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4章 河东狮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刘架回到家中,径直去了房间里躺下。

    妻子王氏进来,见他面色煞白,双目无神的躺着,就把一双眉毛皱成了一个八字,然后怒吼道:“生意不做了?不吃饭了?”

    往常她这么一吼,刘架绝对会蹦起来,然后赔笑着说些好话,赶紧回市场里去。

    可今日的刘架却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神都不动一下。

    王氏心中一个咯噔,伸手摸摸他的额头,“不烫啊!这是怎么了?”

    “某没事。”刘架才将安慰妻子,泪水却忍不住从脸颊滑落,一路顺着耳畔流淌下去。

    “怎么了?”王氏见他不肯说话,就一把把他揪起来,焦躁的道:“亏你还是男儿,有话就说!”

    刘架哽咽道:“为夫先前撞到了……撞到了扫把星。”

    “那个贾平安?”王氏一惊,缓缓松开手,茫然道:“你……你如何撞到了他?”

    扫把星的名声现在越传越响亮,华州的百姓堪称是闻风丧胆。

    刘架双手捂脸,哽咽道:“为夫吃了他弄的美食,想追问……脚下却踩到了菜叶,就撞到了他。”

    恐惧在这对夫妇之间涌起,王氏无力的坐下,“难怪……先前妾身遇到彭大书,他笑的那般得意,还说咱们家的酒肆何时售卖,原先的价钱不给了,得再低三成。他这是笃定你会被扫把星给克死了。”

    刘架深吸一口气,恨恨的道:“咱们家的酒肆地段好,生意也好,彭大书一直垂涎。只是为夫哪里会理他?这两年为何经常有恶少来酒肆闹事?就是彭大书在使坏。”

    所谓恶少,就是以后的混混泼皮。

    “刘架……刘架!”

    外面传来了喊声,刘架起身,骂道:“是彭大书,他这是想趁火打劫!反正某也没好结果,弄死他!”

    王氏更快,一下冲进了厨房,再出来时,手中拎着一把菜刀,径直出门。

    大唐的街道两边都是围墙,围墙里是坊。你说街道两侧都是店铺,那是不可能的。刘家就住在坊内,里面照样有街道和小巷。

    彭大书就站在大门边上,见王氏出来就肃然道:“见过王娘子。”

    王氏举起菜刀,喝问道:“你来我家作甚?若是趁火打劫,我今日砍死你!”

    彭大书从袖子里摸出个佛像,说道:“某今日亲眼看到刘架扑倒了贾平安,就怕他熬不过去,这不就去庙里给他求了个佛像。王娘子只管拿去,若是管用,某不胜欢喜。”

    这姿态,闻讯出来的邻居们不禁微微点头,有人说道:“是个有情有义的!”

    刘架出来了,他扶着门框,冷笑道:“你觊觎我家酒肆多年,为此不择手段,若非是某一一化解了,此刻市场里的酒肆就是你一家独大了。某告诉你,痴心妄想!”

    众人这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恩怨在,看向彭大书的目光中都带着鄙夷。

    “哎!”彭大书叹息一声,“那些恩怨某不会辩驳,不过那贾平安乃是扫把星,今日你扑倒了他,怕是沾上了。回头若是被克了……你才将借钱修了宅子,到时候生意不好,你再出点事……那钱怎么还?难道你想让自家娘子去做生意?”

    嘶!

    刘架不禁倒下一口凉气,“你好毒!”

    他才将从捉钱户的手中借钱把自家的宅子近乎于重建般的修整了一遍,那可是公廨钱,一旦捉钱户得知他要倒霉了,定然会提前上门要债,到时候把酒肆给没收卖了,他找谁哭去?

    这便是釜底抽薪,让你刘架毫无还手之力。

    彭大书叹道:“你误解了,某只是想着,如今给你个好价钱,也算是帮你一把。若是等你被扫把星给克了,那时候,你的妻儿孤苦无依,何苦呢!”

    “好手段!”刘架咬牙切齿的指着彭大书道:“最多低一成。”

    “三成!”彭大书正色道:“扫把星触霉头,你倒霉了,说不得酒肆的生意也会跟着不好,那些都是钱呐!”

    刘架心中犹豫,他想硬气一把,可一旦出事,妻儿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就痛苦的闭上眼睛,“也……”

    好字未曾出口,边上就传来一声厉喝。

    “贱狗奴!”

    彭大书正在得意,就见王氏冲了出来,那高举的菜刀寒光闪闪,不禁就乐了,谑笑道:“怎地,你这举刀想吓唬谁呢?来,有胆子冲着某来!”

    刘架已经傻眼了,喊道:“娘子,别啊!”

    王氏的眼中全是疯狂之色,冲到了彭大书的身前,毫不犹豫的挥刀。

    彭大书本觉得王氏是在虚张声势,他和那些恶少有些交情,见惯了那些虚张声势的斗勇好狠,哪里会怕这个,所以只是笑着。

    等他看到王氏眼中的疯狂之色时,菜刀也来了。

    彭大书下意识的低头,菜刀从他的头顶上掠过。他只觉得头顶一凉,接着一团乌黑的长发就落了下来。

    我曰!

    这个疯女人竟然来真的?

    “我砍死你!”王氏再度举刀。

    彭大书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刘架,你特么的在市场里吹嘘自己的娘子和猫一般的柔顺,对你百依百顺,你……你缺大德了你!救命啊!”

    王氏已经追来了,彭大书赶紧狂奔,两人一前一后就跑不见了。

    街坊们都面面相觑,有人试探着问道:“那是……王氏?”

    “是啊!”

    “那往日刘家有女人在咆哮……”

    众人看着呆滞的刘架,有人说道:“刘架说什么……是婢女有躁狂的毛病在嘶吼,原来不是呀!”

    往日大伙儿经常听到刘家有女人在吼叫,难免就怀疑一番,可刘架却说是婢女得了病发狂……

    如今看来,什么婢女发狂,分明就是王氏发飙,刘架低头。

    可这人却在街坊和市场里吹牛,说自家娘子温柔的和猫似的,叫东不往西。现在真相大白……

    “这刘架说的那人莫不是他自己?”

    “是啊!说东不往西,柔顺的和猫似的,这说的怕是他自己吧!”

    刘架苦笑着,若是往日,他定然要为自己辩驳一番,可现在的他却对世间的一切都麻木了。

    晚些王氏回来了,面对街坊们的惊讶眼神,坚定的道:“刘家就算是活不下去了,也不会把酒肆卖给那等小人。”

    “可你和孩子怎么办?”刘架想到妻儿,不禁心如刀绞。

    那可是连帝王都能克死的扫把星,自家的一家子,外祖父一家子都被克死光了,这样的人,谁敢去扑倒他?

    王氏淡淡的道:“若是你真被扫把星给克了,我就带着孩子去市场给他们做饭去,堂堂正正的养活孩子,不会给你丢人!”

    旁边的街坊们闻言不禁肃然起敬,拱手道:“好一个烈性的女子!”

    随后市场里就有了传言,说是刘架扑倒了扫把星,要倒霉了。消息渐渐传开了,刘架不禁大怒,既担心捉钱户来提前要债,又担心酒肆的生意变差了,一夜之间嘴角就长了几个火泡。

    而就在此时,长安的嘉奖也到了州衙。

    许敬宗带着廖全等人恭谨的站着,一个内侍在念着太子的交代。

    “……许卿一到华州,就破了此案,我颇为欢喜。往日卿寡言,世人多有猜测,此案一出,谣言不攻自破……”

    这是说:老许你这事儿干的太漂亮了,我高兴的不行。你往日话不多,外面都说你是个奸臣,这个案子一破,你的名声又好了些……

    许敬宗不禁感激的拱手道:“臣对殿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这是大唐,臣子这般赤果果表忠心的少见,但许敬宗神色真挚,廖全不禁频频点头,觉得老许这是纯忠心,并无杂质,不愧是自己的典范。他又想起自己对先帝和太子的忠心,好像很少啊!不禁大为惭愧,觉得要和老许学学。

    内侍满意的点点头,问道:“那个扫把星如何?”

    许敬宗正色道:“请转告殿下,那扫把星只是听闻凶狠,可老夫见过他数次,很有灵气,老夫以为,既然不能弄死他,那何不善待他?到时候多看看就是了。”

    内侍一听就明白了,说道:“也是,此事要谨慎才好。许使君高见。”

    你既然不敢弄死扫把星,那又何必搞得这般紧张呢?该被克的自然会倒霉,不该被克的你别管就是。

    “呵呵!”许敬宗见他知趣,下意识的就想给点好处,可想到自己的崇拜者廖全就在身边,却不好弄这等手段,就一脸正气凛然的说道:“使者难得来一次,公厨那边有些羊肉,可吃了再回去。”

    内侍不禁一惊,认真的看了许敬宗一眼,觉得自己怕是看错人了。

    以往老许喜欢给那些有头有脸的内侍一些好处,想让他们在先帝的面前给自己说些好话。可现在呢?他竟然不给了?

    内侍迷惑不解,等他走后,许敬宗沉声道:“不管是对谁,都要恪守本分,莫要行贿去要好处,更不能去跑官,那等人,老夫不齿!”

    廖全不禁感动了,“外官都喜欢给天使好处,想让他们回长安帮自己说话,使君正气凛然,下官不禁肃然起敬呐!”

    老许眨巴了一下眼睛,想到自己怕是得罪了这个内侍,不禁有些心痛。但看到廖全那崇敬的模样,心中又不禁暗爽。

    不过这内侍显然不是那等小气的,晚些走的时候还给许敬宗说了些京城的情况,让他欢喜不胜。

    装比成功了呀!

    老许心情一高兴,就说道:“老夫来了华州也没说去市场看看,且等明日都去,老夫请你等饮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