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9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时间:2020-07-30作者:迪巴拉爵士

    许敬宗回到了州衙,先去自己的房间里待了一会儿。

    “使君呢?”长史廖全来求见,可许敬宗的随从却拦住了他,“使君在写奏疏。”

    房间里,此刻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神像,许敬宗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低声祷告:“……恳请神灵护佑信徒,不受扫把星的带累,回头信徒定然供奉丰厚……”

    他良久才起身,把神像收好了。

    “使君,廖长史求见。”有小吏来通禀。

    许敬宗回身,干咳一声,威严重新回来了,“让他来。”。他微微眯眼,“老夫本在思索华州的将来,却被他这一下打断了。”

    小吏敬佩的道:“使君为了华州废寝忘食,真是华州百姓之福啊!”

    随后长史廖全进来,行礼后说道:“使君,公廨钱亏空的厉害,如今公厨连菜都买不起了,今日中午……大家怕是只能喝粥了。”

    公廨钱放贷的利息除去支付官员们的一部分俸禄之外,还要负责衙门的食堂,也就是公厨的开支。

    大唐的规矩,各级官衙都有自己的小食堂,大伙儿一起去吃饭,聊聊天,气氛融洽的就把事情办了。

    现在连小食堂都办不下去了,可见那笔钱亏空的多厉害。

    许敬宗看了廖全一眼,心中却在犯嘀咕。

    他来华州就是贬职,顺带来看看那个扫把星,可谁曾想前任留下了这么大的一个窟窿。想他堂堂太子殿下的心腹,竟然只能喝粥,这真是不能忍啊!

    “那是梁波的亏空,对了,那些钱为何没能追回来?”

    捉钱户都是有钱人,至少能承担借贷出去的钱,也就是说,若是他们放贷亏空了,官府只管让他们全部赔来,不赔就抄没家产。

    廖全很是无奈的道:“那两个捉钱户放贷给了一个商人,商人运送货物的两艘船沉了,使君亲自审讯,最终却是天灾,就去抄没那两个捉钱户的家产,谁知道那二人竟然在外面欠债,家产早就被典当的差不多了,于是那笔钱就没了着落。”

    捉钱户穷的一比,还在外面装有钱人,这不就坑了华州州衙。

    “贱狗奴!”许敬宗骂骂咧咧的道:“此事与老夫何干?去借来,把公厨弄好,午饭老夫要吃羊肉。”

    廖全无语,心想堂堂华州州衙,竟然要去借钱来维系公厨的开支,这传出去,怕是连长安城里的官吏们都会笑喷了。

    “使君,这面子……”廖全觉得面子还是要要的。

    “面子值钱?”许敬宗此刻把威严的嘴脸一收,活脱脱的就是个无赖,“那梁波老夫见过一次,一看就是个没本事的,就靠着谄媚才做到了华州刺史。如今他弄了个窟窿让老夫来填补,凭什么?”

    众人不禁愕然。

    想那梁波乃是有名的贤臣,可在许敬宗的口中,却变成了个奸臣。关键是许敬宗说梁波是靠着谄媚上位的,这让人不禁倍感荒谬。

    这般尖酸刻薄,真的是太过分了。你老许才是靠着谄媚上位的吧?

    可官大一级压死人,廖全只能出去借钱,出了州衙后,他不禁呸了一口,骂道:“狗官!”

    许敬宗的名声早就在数十年前就臭大街了,大唐著名的奸臣,贪生怕死,贪求权势的小人。得知是他来接任华州刺史后,廖全和不少人都觉得华州的劫难来了。

    这样的奸臣和小人执掌华州,华州官吏的日子只怕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啊!

    晚些廖全去借了钱来,好歹中午弄了羊肉。

    午饭时,有资格的人都出现在了饭堂里,旁人都自己去打饭,就许敬宗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这是以前某位刺史留下的习惯,说是不管官职高低,都要自己去打饭,有点儿与民同乐的意思,也是放低身份,让大家在午饭时间里能畅所欲言的意思。

    随后的每一任刺史都遵循了这个习惯,可老许却不屑一顾。他觉得自己既然是上官,那该有的威严为啥不享受?

    一个小吏打了饭,恭恭敬敬的送过来,老许嗯了一声,然后开吃。

    那些官吏不时看他的一眼,眼神中多是无奈。

    有这么一位上官,咱们的日子怕是没指望了。

    吃完饭,廖全跟着许敬宗回去。他看着这位著名奸臣,忍着不满的情绪问道:“使君,那扫把星的事……长安有人派来了使者,说是……”

    他看看左右,这是暗示:派使者来的人,都是大佬。

    “那个扫把星让他们慌了?老夫怎地就倍感欣慰呢?”许敬宗只觉得浑身舒爽,就像是那个啥……刚敦伦了一般。

    所谓的大佬,多是那些世家门阀的人。这些人和皇室天然是对手。前隋时,就是这些人让隋炀帝如芒在背,随后玩了几次大动作,都有针对这些门阀世家的意思。

    结果杨广针对门阀世家的大动作失败,导致处处烽烟,随后那些门阀世家把老李家顶出来造反,最后成功的改朝换代。

    老李家造反成功,关陇的门阀世家出力不少。但成为皇族后,老李家的屁股就坐歪了,心中犯嘀咕,觉得这些门阀世家的势力太庞大了,很危险,要削弱一番才行。

    于是两边就从队友隐隐成了对头,而作为皇室忠犬的老许,自然就是他们的眼中钉。、

    所以他们就算是传话,也只是让廖全来转达,而不是亲自去找许敬宗。

    他们觉得老许应当会给力,可却不知道老许这个人就是那种恩怨分明的。

    那些人以往没少给老许下绊子,所以此刻得知他们因为扫把星的事儿慌得一批,老许不禁暗爽不已。

    廖全从未见过哪位上官这般尖酸刻薄,竟然直接说老夫很欣慰。他无奈的道:“是,那些人有些担心。”

    许敬宗板着脸道:“他们担心他们的,他们死了与老夫何干?休要啰嗦,老夫自有道理。”

    廖全无语望天,觉得那些门阀世家的大佬们若是听到许敬宗的话,估摸着想飞到华州来掐死他。

    晚些老许就出门了,径直去了寺庙。

    寺庙里听闻这等事,觉得就是对自家的莫大看重,哪有不答应的道理,都说一定要用无边佛法镇压住那个扫把星,若是不行,就建造个那啥塔来镇压。

    许敬宗再次来到了杨家坞,村正杨忠顺出迎,说道:“贾平安昨夜一直在家中,并未外出。”

    从昨日许敬宗离去了开始,杨忠顺就让人盯住了贾平安,就怕他跑了。

    “你很好。”老许颔首,然后径直去了贾家。

    老贾家很醒目,中间是他家,两个邻居家被爬藤给爬满了,看着竟然有些出尘的味道。

    “这两边……莫不是有隐士在?”一个随从觉得爬满青藤的意境很不错,不禁想着两边住的是什么人。

    杨忠顺一脸便秘的神色,“中间是贾家,隔壁的两户人家,当年养狗狗死,养鸡,那鸡大半夜飞到屋顶上打鸣……”

    卧槽!

    众人想想大半夜听到公鸡打鸣的场景,不禁觉得格外的诡异。

    “后来那两户人家就搬家了。”杨忠顺叹息一声。

    许敬宗觉得脊背发寒,就干咳一声,然后握紧了手心里的佛像,说道:“叫他出来。”

    杨忠顺喊道:“贾平安,出来!”

    里面很安静,一个随从低声道:“莫不是……自尽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这时里面传来脚步声,众人纷纷看去。

    贾平安穿着一袭白衣出来了。

    所谓白衣胜雪,所谓白衣飘飘,看似潇洒,实则就是麻衣,下等人的衣裳罢了。

    贾平安缓缓出来,行礼,然后目视许敬宗,说道:“使君可能屏开左右?学生有要紧话要说。”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许敬宗身后的几个小吏,心想这套方案若是不行,自己该怎么在寺庙里煎熬。

    许敬宗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了那些大佬通过廖全来给自己施压的事儿,鬼使神差的道:“都避开。”

    在老许看来,若是扫把星能指定克人就好了,把那些门阀世家的人全给克成傻子。

    众人避开后,许敬宗冷冷的道:“你有何话说?”

    在老许看来,这个扫把星虽然读了几年书,可乡下地方就是乡下地方,能有什么见识?所谓有话要说,怕不是扫把星的一些内幕。

    比如说他是怎么成为一个倒霉蛋,又是怎么克死两位帝王的。

    人人都有八卦心,老许也不例外,甚至还有些小期待。

    让八卦来的更猛烈些吧!

    贾平安觉得老许的表情有些古怪,就像是期冀着什么,“学生虽然在乡间,可也曾听闻有人诽谤使君,那些人恨不能让使君一生都待在华州,不得跨入长安一步。”

    后世对老许的研究不多,大多是承袭唐宋史家的态度,认为老许是个奸臣。

    可沈安却觉得老许这人是看得明白,站队站的彻底,帮着帝王削弱了门阀世家的影响力,所以得罪了不少人。那些人都是大佬,自然要让他在各种记载中臭名远扬。

    许敬宗微微皱眉,实际上心中却是暗爽之极。外面诸多人对他横眉怒目,都说他是奸臣,可在这里,却有个少年说那些都是诽谤。

    但这等程度的话无法让老许停手,他淡淡的道:“寺里准备给你建个塔,去了好生修炼。”

    卧槽!

    贾平安瞬间想到的是雷峰塔。雷峰塔下面镇压着白娘子,那这个塔难道就镇压着我?

    他忍着荒谬感说道:“使君若是想回长安,必然要在华州做出一番事业,否则……那些人就有理由压住使君。”

    这话没错,许敬宗没想到一个少年竟然能有这番见识,就高看了贾平安一眼。

    “可华州六山三田一分水,想要做出一番政绩来,在学生看来……难!”

    贾平安在后世对所谓的政绩真心听的太多了,而大唐说句难听的就是个农业国家,官员想要政绩,除去教化和劝耕之外,毛都没有。

    若论对政绩的了解,大唐的官员真心的差远了。

    所以他就用这个试探了一番,若是老许再不动心,那他就只能去塔里蹲着了,变身为男版白蛇。

    想着在暗无天日的塔里青灯古佛,每日吃的素净,关键是还清静,贾平安就想直接穿越回去。

    他看似平静,可心中却已经把各路神仙的名号都念诵了一遍。

    许敬宗看着他,突然笑道:“你一介少年,知道什么叫做政绩?”

    贾平安先前的一番话正如同那些说客一见面就说道:“某特来凭吊公!”

    主人家一听这话定然就怒了,啥?你把某当做是死人来凭吊?

    这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许敬宗果然那个啥了,沈安心中一喜,说道:“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学生这里倒是知道一事,可为使君解困。”

    ……

    新书发布三把火,第一把火:推荐票,第二把火: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