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102章 光芒万丈

时间:2020-08-20作者:迪巴拉爵士

    “某一般不喜去青楼,只是同袍相约,不去也不好,显得不合群……”贾平安在给崔建说着自己的君子人设。

    “贾郎!”

    才将到五香楼的门外,就听到了热情洋溢的有些肥腻的喊声,接着肉团就扑了过来。

    卧槽!

    贾平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老鸨给扑到了。

    “这是……”贾平安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对崔建强笑道:“这是喝多了,她喝多了。”

    哥的人设啊!

    “贾郎。”老鸨挽着他,嗔道:“你多久没来了你可知晓雅香为你瘦了一圈。没良心的负心汉。”

    扯淡!

    贾平安挣开,整理了一下衣裳。

    “雅香!”

    老鸨仰头就是一声呐喊,当真是声震四野。

    崔建眨巴着眼睛,“你这是……”

    贾平安苦笑道:“她们就想某再作一首诗。”

    “有才!”崔建笑了笑,但却觉得贾师傅这个小白脸有吃软饭的潜力。

    雅香急匆匆的下来,见到贾平安,那眼睛就红了。

    这是啥意思

    贾平安觉得自己和雅香压根就是露水关系,甚至都没亲近过,这感情怎么就那么真挚了呢

    雅香陪着他坐下,殷勤的服侍他喝茶,吃东西……

    别人红袖添香,老贾是红袖添饭,倒也有趣。

    吃了个半饱,崔建已经被邵鹏和唐旭给缠住了,二人在灌他酒。

    “贾郎。”雅香巧笑倩兮,“那上云楼的冬至昨日说你看上了她。”

    “无稽之谈。”

    说到无稽之谈,贾平安不禁看了邵公公一眼。

    雅香饮泣,微微低头的姿态,真是我见犹怜。

    可贾平安却安之若素的在喝茶。

    “贾郎。”

    “某不假。”

    贾平安是吃多了和她逗趣。

    欢场上的女人总是贪婪,得陇望蜀。

    贾平安笑吟吟的,只等雅香求诗,然后直接拒绝。

    但装比也得有个度,那么多诗词……这一辈子怎么作的完这让贾平安很是惆怅。

    “贾郎,冬至不是完璧了。”雅香脸颊绯红,“奴是,奴……等你。”

    擦!

    贾师傅可耻的干咳一声,“某才十五。”

    “十五都有成亲的了。”雅香的身体靠过来,“奴不敢苛求,只求……有个地方,有个人不时想到自己。”

    你直接说希望有张床不就得了

    雅香咬着红唇,附耳说道:“前日有人来寻奴,一掷千金,要……要……”

    你要什么

    贾平安皱眉,那边的崔建被灌的面色煞白,还冲着他举杯。

    呵呵。

    小崔,稳住啊!

    “那人问奴……你的情况。”

    贾平安只觉得脊背处一冷,汗毛立了起来。

    “奴说不知。”

    “那人好凶,他带来的那个女人,指甲长长的……”

    贾平安的眸子里全是笑意,说道:“某有了!”

    雅香没想到他竟然会再为自己作诗。

    “别!别!”

    哥没碰你,你别别个什么

    贾平安无语。

    雅香双手捂脸,“奴……奴知晓贾郎聪慧,那些哄人的东西都不敢说出来,但贾郎定然知晓奴以前心中的不堪,所以奴不敢奢求贾郎再度作诗……可贾郎……”

    她呜咽了起来。

    哎!

    女人,为啥要这样感性文青呢

    雅香抹了一把泪,老鸨已经来了,听闻贾师傅愿意为雅香作诗,就喊道:“去把我的好酒拿来。”

    “酒就不必了。”贾平安在想哪首诗应景。

    雅香拍拍手,“把箫取来。”

    箫在手,雅香福身,然后说道:“奴家在姑苏……”

    姑苏,现在叫做苏州,但当地人依旧习惯称之为姑苏。

    “前些年,有高僧修建了寒山寺,奴曾随家人出游城外,正打瞌睡,却听闻钟声……”

    雅香面露回忆之色,“钟声一百零八响,声声让奴难忘……”

    回不去的是故乡,不是说人回不去,而是人回去之后,却不知道自己想在故乡寻觅些什么。于是四处走,四处茫然的去发现和回忆,最后才愕然发现,自己想追寻的只是童年的那些记忆,不舍留恋的是那些无法追回的时光。

    哎!

    文青了啊!妹纸。

    雅香抬头看着贾平安,“贾郎可能为奴的家乡作一首诗吗”

    “为某吹箫。”

    雅香竟然面对巨款而不动心,不肯出卖贾师傅,这个值得鼓励。

    美人玉立,箫声呜咽。

    那边喝酒喝多的一个男子喊道:“聒噪!”

    “做什么诗”

    伙计就在他的边上,怒目而视。

    同伴骂道:“是贾平安,你特么闭嘴,别吵!”

    “某……”

    同伴挥拳。

    呯!

    世界安静了。

    伙计冲着同伴竖起大拇指。

    崔建眯眼,手中拿着酒杯却忘记了喝。

    邵鹏和唐旭并肩而坐。

    孟亮搂着巧云,也停止了舔狗的谄媚。

    贾平安微微垂首,屈指在案几上轻叩。

    这叩击的声音和箫声配合的天衣无缝。

    他突然站了起来。

    来了来了,他来了!

    众人屏住呼吸,有新人不知道贾师傅名号,跟着压住动静,好奇的看着贾平安。

    这一刻,在雅香的眼中,少年光芒万丈。

    贾平安抬头,迎上了雅香那欢喜的目光。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好!”

    一声大喊后,众人木然闻声看去。

    一个男子情不自禁的叫好,此刻却后悔了,担心打乱了贾平安的思路,急忙拱手致歉。

    “畜生!”唐旭骂骂咧咧的,然后说道:“小贾的诗,真特娘的好!好的不得了!”

    “住口!”

    崔建听到前面两句已是欢喜的不行,恨不能马上听到后续。所以也顾不得什么身份,直接就呵斥了众人。

    众人安静,箫声继续呜咽……

    贾平安负手而立,老鸨看的心神迷醉。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箫声呜咽……渐渐停歇。

    太安静了吧

    贾平安觉得不对劲。

    好歹你们吆喝一声啊!

    “贾郎!”

    雅香突然扑了过来。

    你别这样啊!

    贾平安不知道这首诗的力量之大,一下就击中了雅香的心肝肺。

    雅香紧紧地抱住他,“贾郎,奴愿意去贾家为奴为婢……”

    这是喝多了说的话。

    大唐的奴婢不算人,真的,越是身份高贵的人家,就越不把奴婢当人看。

    所以这等话贾师傅只是左耳进右耳出。

    “好诗!”

    崔建霍然起身冲了过来。

    雅香被他吓了一跳,贾平安趁机摆脱了她的纠缠,可随即把肠子都悔青了。

    崔建握着他的手,兴奋的压根没有崔氏子的矜持,“好诗啊!小贾!”

    “这意境,句句不离愁字,刻画景,却让景入了诗,人与景合,景入人心,妙到巅毫,妙到巅毫啊!”

    崔建仰头眯眼,“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人在船中愁绪万千……”

    他看了雅香一眼。

    这个女人想来也是年少不幸,最后才落入了欢场,这愁绪……恰到好处。

    “寒山寺的钟声突然而至,敲散了愁绪,皎洁月光照在江水之上,落在小船之上……禅意也有了,这等诗……小贾,你怎能作出这等诗!”

    这是名篇!

    看看那些嫖客吧,个个都一脸兴奋,那种见证了名篇诞生的欢喜和荣幸,让他们轰然欢呼起来。

    “好诗!”

    所谓名篇,就算是初识文墨的人也能品出不凡来。

    百骑的粗汉们举杯高呼,“贾文书,干杯!”

    举目看去,大堂里的人都高举酒杯在邀饮。

    “贾文书,干杯!”

    雅香送上了一杯酒,低声道:“贾郎为奴这般用心,奴为贾郎……死而无怨。”

    卧槽!

    贾平安最头痛女人说什么死去活来的。

    他举杯,一饮而尽。

    一个百骑进来,俯身对唐旭说着些什么,但目光却是在看着贾平安。

    唐旭的神色未变,甚至还灌了邵鹏一杯,然后招手:“小贾,来,咱们喝一杯。”

    贾平安拿着空酒杯过去,近前后,唐旭低声道:“发现了那些人的踪迹,就在外面,不知为何。”

    那些人,指的是小圈子的人。

    定然是为了雅香。

    贾平安知晓自己破坏了小圈子的几次谋划,定然被某些人纳入了视线内。杀了他,估摸着没人敢,否则皇帝会咆哮,谁都挡不住。

    雅香和老鸨造势,让不少人都以为雅香是他贾某人的禁脔,于是这些人先礼后兵……

    给钱你不要,那么刀子要不要

    贾平安低声道:“校尉,今夜某带着几个兄弟和他们玩玩”

    唐旭看着他,“要小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