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95章 谢大哥不杀之恩

时间:2020-08-17作者:迪巴拉爵士

    “小贾!”邵鹏第一个冲了过去。

    百骑的人知道他身手不错,但怎么不错,连唐旭都不清楚。

    几个官员在狂奔。

    粮仓内部的小吏纵火,这个事儿爆出去,秋后算账谁都跑不了。可若是表现积极,说不得能戴罪立功。

    所以他们使出了吃奶的劲头,就想过去出把力。哪怕是踩一脚也好啊!事后也能吹嘘:某当时和肖特殊死搏斗!

    他们跑得飞快,可一个身影却轻松的超过了他们。

    贾平安压住了肖特,可肖特不反抗,就和死人般的麻木。

    他不反抗,贾平安的功劳就不能最大化。

    所以……

    你动一下啊!

    你反抗一下啊!

    肖特麻木不仁。

    贾平安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咬牙,就抱着肖特来了个翻身。

    “啊!”

    他惨叫一声,听着就像是被刺了一剑。

    “咱杀了你!”

    邵鹏怒了。

    好,小邵……不,老邵配合的不错。

    贾平安躺在地上,心中暗自得意。

    邵鹏已经腾空而起,半空中,怒目圆瞪,右拳蓄力……目标就是肖特的后脑勺!

    我去!

    这是要杀人还是怎地

    杀了肖特,口供就没了,李勣那边他的人情也没法最大化……

    怎么办

    贾平安看着生无可恋的肖特,咬牙……

    “啊!”

    他又惨叫了一声,然后挪动了一下肖特。

    拳头来了。

    呯!

    这一拳本来是冲着肖特的后脑勺去的,贾师傅搬运了一下,就变成了肩膀。

    可邵鹏也突然觉得不对劲,觉得这个部位打不得,就临时挪动了一下目标,结果阴差阳错打在肖特的手臂上。

    贾平安发誓自己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小邵好厉害的拳头。

    “嗷……”

    本来浑浑噩噩的肖特惨叫一声,随后目露凶光,单手卡住了贾平安的脖颈,一张嘴,满口白生生的牙齿,就和狼似的咬了下来。

    卧槽!

    这要是被咬到不得破相

    贾平安猛地抬头,呯,一头撞了上去。

    咦!

    怎么……这满眼的金星,咋回事

    “小贾!”

    “小贾!”

    “贾文书!”

    ……

    高连玉带着三十余人,浩浩荡荡的往粮仓来了。

    “怎地还没火头”

    距离粮仓还有一里地,按照事先的安排,这时候粮仓的火头都该冲起来了。

    身边有人低声道:“估摸着是要躲开同僚。”

    “别等着咱们进了门才点火,那就说不清了。”高连玉有些恼火。

    “不会,此事他们谋划的天衣无缝,油料是每日带饭顺带弄进去的,积少成多。值房距离粮仓很近,倒油点火,瞬息可成,此事……万无一失!”

    高连玉点点头,刚想说话,就见前方疾步来了一人。

    “这是咱们的人。”身边的男子低声介绍着。

    来人目不斜视的往前走,突然插进了队伍里。

    高连玉觉得不大对劲。

    “去问问。”

    身边的男子去了,晚些就听他喊道:“停步。”

    队伍停住了,高连玉回身,“何事”

    他的脸颊颤抖了一下。

    男子面如死灰的过来,“就在先前,百骑的人潜入粮仓,就在那人准备点火之际,突然出手……”

    高连玉只觉得就像是掉进了冰窖之中,浑身冰冷。

    “他们这是有准备”

    “应该是。”

    高连玉喘息了一下,“那人如何可被灭口了”

    男子摇头,“被当场拿获。”

    “无用的畜生!”高连玉想哭,“邵鹏竟然有这等手段,某却是小看了他!该死!该死!”

    男子低头,颤声道:“不是邵鹏。”

    嗯

    高连玉一怔,“是谁”

    男子说道:“是那个扫把星!”

    高连玉:“……”

    “那人正在打火,贾平安扑倒了他……”

    高连玉下意识的问道:“他不怕被烧死吗”

    油料一旦被点燃,在场的很有可能都跑不掉,贾平安有那么大无畏

    “贾平安……”男子也有些震惊,“在百骑内部,说他是君子。”

    “君子不畏死。”高连玉面色铁青,“竟然是他!回去,不,不能回去。”

    男子点头,“一旦咱们半途回去,邵鹏就敢上书长安,说咱们纵火不成,畏罪潜逃。”

    高连玉深吸一口气,“走!”

    才将重新出发,就见前方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就是邵鹏,身后是背着人的包东。

    “那人是谁”高连玉皱眉。

    有人说道:“是贾平安。”

    “这是被捅死了”有人恶毒的诅咒着。

    “此人悍勇!”高连玉知道自己危险了,此刻最该做的是平常心。

    他下马,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邵鹏抬头,见是他,毫不犹豫的开口,“he呸!”

    一口唾沫就这么喷在了高连玉的脸上。

    “快,去寻郎中!”

    邵鹏等人走的飞快,转眼就不见了。

    高连玉回想了此行贾平安的言行,觉得自己小瞧了此人。不禁叹道:“某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可没想到竟然毁在了此人手中。当初在路上一首诗为隋炀帝鸣不平,某只是觉着那少年文采了得,没想到他不但能文,还能武,人才难得啊!可惜却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可惜,可叹!”

    ……

    李勣依旧在等待。

    赵鹤却没他的静气本事,急得不行,频繁出去打探消息。

    “英国公。”

    赵鹤又回来了,李勣微笑道:“何苦如此。”

    赵鹤一脸震惊,“英国公,先前有人纵火,准备烧掉粮仓。”

    李勣的眼中多了厉色,“哪座粮仓”

    “城南的那座。”

    李勣摆手,眼中的温润消散了,变成了冷漠,“高连玉一来就去查探粮仓,他明知此举无谓,却乐此不疲。一旦烧了粮仓,高连玉就能说发现了老夫贪腐粮食的端倪,随后老夫下手纵火烧毁粮仓,如此……老夫百口莫辩,好手段,好歹毒的手段!”

    这等名将,只需开个头,他就能把事情的经过推演的清清楚楚的。

    “可纵火之人刚动手,就被百骑的人当场拿获,英国公,长安!你要去长安了!”

    李勣霍然起身,然后眯眼,整个事情的过程都被他推演了一遍。

    “百骑的人在蹲守,动手的那人悍勇,老夫欠了他的情。另外,邵鹏也算是帮了老夫的大忙,不过内侍的情,老夫想还他也不敢要。”

    赵鹤心情舒爽,说道:“邵鹏带着人,护送着一个百骑去了医馆,据说邵鹏心急如焚,路上还喷了高连玉一脸口水。”

    “哦!弄不好就是他,老夫去看看那人。”

    李勣精通医术,晚些带着人寻到了医馆。

    邵鹏冷笑道:“英国公敢出门了”

    对于李勣装孙子的行径邵鹏非常不满,此刻百骑大获全胜,他不趁机发泄就不是邵鹏。

    李勣目光温润,“老夫略懂医术。”

    邵鹏犹豫了一下,带着他进去。

    郎中正在给贾平安诊脉,见李勣来了,赶紧起身。

    这位名将的医术可不简单。

    李勣轻轻搭脉,耳边是郎中的低声讲述:“此人是头部受到撞击,昏迷不醒,身上有伤,不过多是擦伤,某已经处置过了。”

    李勣点头,然后翻了一下贾平安的眼皮。

    恰此时,贾平安幽幽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我的手机呢”

    他觉得头晕,有些想呕吐。

    目光转动……

    卧槽!

    李勣!

    “手机什么东西谁看到了”邵鹏此刻慈祥的就和贾师傅他哥一样。

    “是首级,某竟然没能杀了那人”贾平安摇头,然后侧脸,“想吐。”

    李勣是标准的男中音,加之儒雅,堪称是美大叔一个。

    “军中有军士头部被撞击,恶心呕吐,静养数日就好。”

    这是脑震荡了。

    贾平安的脑子此刻反应有些慢。

    李勣来了,也就是说,他觉得欠了某的情。

    得分了!

    这个世间想让李勣欠情的人有许多,可老李善于藏拙,大多都寻不到机会。

    李勣拱手谢了邵鹏,“多谢了。”

    邵鹏冷笑道:“这谢你却谢错了人。本来咱也没发现他们的谋划,是小贾推算了出来,说他们会纵火栽赃。”

    “咦!”李勣郑重拱手:“多谢了。”

    他没想到这事儿是被贾平安看穿的,惊讶了一下,随即平静。

    “没有小贾看穿了此事,英国公你想回长安城,怕是还得继续等待时机。”邵鹏今日对贾师傅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所以想借机为他要人情。

    李勣点头,表示领情了。

    可不够啊!

    邵鹏说道:“小贾上次去叠州,叠州都督王德凯说他有为将的天赋,甚至上疏陛下,想把小贾弄到叠州去,他亲自教导。英国公……”

    在李靖去了之后,李勣隐隐就是大唐头号名将。

    邵鹏觉得若是促成了小贾拜师李勣,对小贾而言就是一场造化。

    “昏迷醒来,第一件事就惦记着首级,可谓悍勇,难得。”李勣赞赏的点点头,然后沉吟。

    大哥!

    万万不能啊!

    贾平安差点被吓尿了。

    求大哥手下留情,放我一条生路!

    李勣有个孙子叫做李敬业,后来武妹妹称帝,李敬业起兵讨伐,武妹妹大怒,令人掘了李勣的墓,不少人跟着被清算。

    他可以和李勣交好,但拜师就免了吧。

    但这等事儿不好直接拒绝。

    贾平安心中微动,诚恳的道:“某一介文书,机缘巧合帮了英国公的忙,若是以此来要挟英国公收某为弟子,愧对祖宗。”

    众人不禁动容。

    “好一个少年!”李勣颔首,赞赏之色不加掩饰。

    这是火上添油了贾平安把肠子都悔青了。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说了内情就是了。”邵鹏补枪,贾平安中弹。

    贾平安绝望中想到了一个说法,就挣扎着起来,“可一旦开了头,以后有人出手相助,就能伸手要好处,如此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某之罪也!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呀!”

    李勣不禁频频颔首,觉得这个少年的品德当真是冰清玉洁,堪称是君子。

    “少年君子,老夫领情了。”

    李勣拱手,贾平安拱手。

    谢大哥不杀之恩!

    ……

    吆喝一声,要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