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91章 伤自尊

时间:2020-08-15作者:迪巴拉爵士

    和娃娃脸‘惜惜相别’后,贾平安带着兄弟们在禁苑里寻了个地方睡觉,一直到下午才出来。

    上班时间能睡觉,这惬意的……

    所有兄弟都对贾师傅投以感激的目光。

    贾师傅在百骑的威望+1。

    回到百骑后,贾平安去寻唐旭禀告。

    “贱人,观棋不语真君子!”

    “狗内侍,可敢与某手谈一局某让你两子。”。

    “呵呵!”

    邵鹏和人在下围棋,唐旭在边上给邵鹏的对手支招。

    贾平安进来,“校尉,今日感业寺平安无事。”

    唐旭摆摆手,贾平安告退。

    “等等。”邵鹏抬头,含笑问道:“小贾,感业寺那个新来的色空……你以为如何”

    这是让我监视色空

    贾平安没有丝毫犹豫,“尽职尽责。”

    邵鹏点头,“知道了。”

    ……

    宫中。

    色空换了女官的衣裳,此刻站在殿前。

    王忠良走了出来,斜睨了她一眼,问道:“那个扫把星如何”

    那个会看手相,有些贱贱的少年……娃娃脸一脸老实的道:“他很老实。”

    王忠良点头,转身进去。

    “陛下,感业寺的人说贾平安很老实。”

    “知道了。”

    李治的目光依旧在奏疏上。

    晚些,王忠良来禀告,“陛下,邵鹏求见。”

    “让他进来。”

    邵鹏进来行礼,白皙的脸上多了恭谨,“陛下,奴婢问了贾平安,他说色空尽职尽责。”

    李治百忙之中抬头看了虚空一眼,沉吟了一下,“如此就好。”

    ……

    贾平安出了皇城,一个官员在前方负手而立。

    “贾文书!”

    “见过崔郎中!”

    崔建微微一笑,“某刚安定下来,正好明日休沐,就订了地方,走,饮酒去。”

    这是主动上钩了!

    二人去了平康坊,在大门外遇到了一个老人。

    “这是某的族叔义玄公,韩王府长史。”

    韩王李元嘉,是李渊的十一子。

    崔义玄看着清瘦,微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

    “老夫此次来长安待选,韩王不舍,但宾主一场,终须有一别。”

    三人一路进去,到了一家酒楼外时,崔建笑道:“这家酒楼最近在平康坊声名鹊起,某想着既然来了长安,好歹也尝尝,请。”

    崔义玄却没进去,而是站在外面,看着左右的楹联……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天然居,妙啊!”

    崔义玄赞道:“这是回文,当年老夫年少时也作过,却不能与此相比。三郎,你来看看。”

    崔建笑道:“叔父有所不知,这里被人称为二绝。其一便是这楹联,堪称妙到巅毫。”

    崔义玄看了贾平安一眼,见他神色平静,就笑了笑。

    少年意气,不服气是常事。

    一进去,有伙计问了,随后带着他们去了房间。

    “把案几靠拢些。”崔建指指房间里。

    崔义玄看了崔建一眼,好似有些怒火。

    这是啥意思

    三人坐下,崔建介绍道:“这里的第二绝便是炒菜,叔父、贾文书可以尝尝。”

    晚些开始上菜。

    一人六道菜,但不是后世那等大碗大碟,分量很讲究,能让你吃饱,却不会浪费。

    “尝尝……”

    三人吃着炒菜,崔建和崔义玄赞不绝口,晚些开始饮酒。

    “某年少,不饮酒。”

    贾平安上次被高阳灌酒,回去难受了半天。

    酒过三巡,崔义玄放下筷子,含笑问道:“三郎两次遇险,贾文书两次出手相助,崔氏感激不尽。”

    “客气了。”贾平安深知此人是千年的老狐狸,和他玩那些弯弯绕太累,干脆就装老实。

    “崔氏有诗书万卷,贾文书可想一观”

    这是想勾搭,也是双方的初接触。

    贾平安笑了笑,“当然。”

    这是答应了。

    郎有情来妾有意,双方+1。

    “若是不嫌弃,以后老夫可指点你诗赋。”崔义玄对崔建点点头,示意贾师傅看来很乖巧。

    贾平安心情也不错,年轻人一高兴尿就多,晚些起身去茅房。

    “拿酒来。”崔义玄喝的高兴,崔建也是如此。

    伙计送酒来了,崔义玄对崔建说道:“那少年若是好学,等老夫在长安安顿下来了,就让他休沐时去老夫家中。”

    这是教导之意,也是为崔氏拉拢一个年轻俊彦的意思。

    崔建点头,放下筷子,问伙计,“门口的那个回文是谁所作”

    伙计打开酒封,抬头笑道:“百骑之虎。”

    “百骑之虎……谁”

    崔义玄才将到长安,崔建也是如此,叔侄俩一脸懵逼。

    “贾文书。”伙计惊讶的道:“客人,你们竟然不知”

    请客竟然不知道客人的底细,真够可以的。

    老夫先前还说指点他作诗……崔义玄:“……”

    崔建再忍,终究忍不住,加之和崔义玄太熟,就笑喷了。

    “住口!”老崔瞪了他一眼,最后自己也撑不住笑了,“能作出这等绝妙的回文之人,哪里需要老夫的指点。”

    晚些贾平安放水回来,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随后继续喝。

    “叔父,你这几年受苦了。”

    崔建握着崔义玄的手,情真意切的说着。

    呃!

    小崔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始下手了。

    贾平安赶紧往边上磨蹭。

    老崔微笑道:“韩王雅致,日子倒也不错。”

    他用力挣扎了一下,可崔建却不松手,更热情了些。

    小崽子!

    崔义玄知道侄子的这个毛病,本想呵斥,但有外客在,只能强忍。

    一番话说完,崔建回身,发现不知何时,贾平安的案几已经远离了自己。

    他起身过去坐下,握着贾平安的手,“贾文书这般高才,某……”

    贾平安想挣脱,可却觉得有些无礼,等他无意间看到崔义玄如释重负的神色后,才知道小崔这个毛病谁都怕。

    一顿宴请下来,崔义玄和贾平安的手被崔建握了又握。

    最后买单。

    “客人无需付钱。”伙计笑道:“贾文书来了天然居还给钱,说出去掌柜羞也羞死。”

    崔义玄看了崔建一眼。

    ——这是利用百骑的身份敲诈勒索收黑钱

    也有可能是卖了楹联得的待遇吧崔建摇摇头。

    贾平安觉得伙计是个蠢的。

    这都摆明了有人请客,不收钱你傻啊!

    一番你来我往后,最终还是没能付钱。

    在门口,贾平安和崔氏叔侄分手。

    崔义玄走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崔氏要和谁交往,必然先看人品,若是贾平安人品不好,却是不妥,回去问问。”

    崔建看看天色,“叔父,就怕夜禁呢!”

    “来得及。”

    二人又来到了天然居,寻了伙计,一串铜钱递过去,“那贾文书为何能不给钱可是敲诈你等还是说他用楹联来换取酒菜”

    用楹联来换取酒菜,这就是卖文。在崔氏看来不可取。

    伙计本来满心欢喜的准备接过铜钱,闻言松手,正色道:“客人却是误会了,咱们这个天然居,名字是贾文书取的,可最要紧的却是炒菜,那也是贾文书弄出来的。”

    崔氏叔侄面面相觑。

    “竟然是他弄出来的”

    二人震惊,缓缓往外走。

    “先前说此人是扫把星,可却对崔氏多有助力。”崔义玄负手站着,心中有些那种神怪的谬感,“有人说他蠢笨如豕,先生教的羞愧难当,跳河自尽。可那回文如何”

    “妙到巅毫!”崔建赞道:“叔父,小贾还有个好处,当初小侄在蓝田县出事时,谁都认定是小侄的错,可贾平安却说崔氏子不至于此,随后一举破了此案,那手段,真是不凡。”

    崔义玄微微颔首,“所谓扫把星,除去克人之外,定然也有不凡之处,这便是他的不凡之处,甚好。对了,比你少年时好了许多。”

    为啥拿某来作比较伤自尊!崔建:“……”

    咚咚咚!

    鼓声起,坊门那里一阵忙碌的进进出出,随即关闭,想进出的明日请早。

    崔氏叔侄愕然。

    “回不去了。”

    崔建无助的道:“某和娘子说过会赶回家中,这下娘子定然以为某在外面眠花宿柳……”

    他的妻子也是山东世家出身,最重信诺,这下算是完蛋了。

    崔义玄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怒道:“你从小就喜欢和人握手,打都打不好,老夫今日被你握得心神不宁,否则怎会忘记了时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