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89章 无中生有,凭空捏造

时间:2020-08-14作者:迪巴拉爵士

    鼓声依旧回荡在长安城中,贾平安在宽阔的朱雀街上策马缓行。

    街上此刻车马行人不算多,至于两侧,黑乎乎的全是坊墙,再过来就是宽阔的排水沟,其它啥都没有。

    朱雀大街是用黄土铺就,很硬,但大风一吹……就和沙尘暴差不多。

    “咳咳咳!”

    贾平安被吹了一脸黄土,急忙侧脸避开。

    “贾文书”

    贾平安睁开眼睛,包东从后面策马追了上来。

    “贾文书,吃饼。”包东打开油纸包,热情的邀请贾师傅吃早饭。

    “某吃过了。”

    包东的手碰过的食物带着魔性,唐旭和邵鹏都很喜欢。

    “校尉多半是要弄一张。”包东收了油纸包,“贾文书,昨日你是如何说动了公主”

    “这等事吧,其实你要做的只是善解人意。”贾平安当然不会说自己的硬汉人设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包东吸吸鼻子,“就是善解人意公主怕是对你另眼相看吧要不怎会请你看歌舞饮酒。”

    “没有的事。”昨天高阳就是想通了,觉得自己以往就是个蠢货撒比,一朝得了解脱,非得要寻个人来庆祝一番。

    “贾文书。”

    一骑迎面而来,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公主说昨日悔不该让你饮酒,担心你酒后不适,就让某送来了解酒汤。”

    你骗我!包东:“……”

    我真不知道她会这样啊!贾平安:“……”

    到了百骑,包东就留了一张胡饼给唐旭。

    “小贾,昨日干得漂亮!”唐旭一边吃饼,一边冲着贾平安竖起大拇指。

    “呵呵。”贾平安谦逊的道:“都是校尉教导有方。”

    唐旭打个嗝,拔出长刀,说道:“听闻你砍杀了三人,但刀法却不怎么样。我百骑的人,杀人也得是最顶尖的,来,某今日教你六六三十六路唐氏刀法,练成之后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呃……

    贾平安拔刀望天。

    看某取楼上……

    “刀法的紧要之处就是格挡和劈砍,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什么刺,谁让你用长刀刺,你就先刺死他。看着。”

    唐旭开始了,周围围拢了一圈人。

    “多是腰在发力。”包东在边上给贾平安解释。

    贾平安点头。

    用手臂发力砍杀不靠谱,用腰腹来带动手臂,这个才是王道。

    刀光闪闪中,贾平安领悟了许多。

    “来,试试。”唐旭收功,看样子是神功大进,距离筑基期又近了些。

    “试试就试试。”贾平安拔出御赐宝刀,周围一阵吞口水的声音。

    挥刀,格挡……

    贾平安开始有些生疏,但渐渐的就放开了。

    唐旭点头,“有些意思,但比某当年差远了,非得要苦练几年不可。”

    “你当年练了几年”身后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传来。

    唐旭说道:“五年吧。”

    骂人不揭短啊!我特么!

    唐旭回身,邵鹏在后面笑。

    “小贾练两年就妥了,你得练五年,这资质……”

    又被羞辱了!

    唐旭冷哼一声,“咱俩来试试”

    邵鹏走过来和他并肩,“你不一定是咱的对手。”

    唐旭看了他一眼,邵鹏神色从容,隐隐竟然有些宗师气度。

    这个狗内侍,虽然没看到他动过手,但唐旭却觉得自己没把握。

    “走了走了。”贾师傅的刀法太过**,众人觉得无趣,一哄而散。

    贾平安幻想着自己是个绝世高手,一刀挥出,飞沙走石,围观者们纷纷拍手叫好,一人丢了几文钱过来。

    可练习完毕之后,他发现人都走光了。

    伤自尊了啊!

    他回到值房擦汗,刚想歇息一会儿,外面有人来了。

    “邵中官寻你。”

    贾平安整理了一下衣着,去了邵鹏那里。

    狗内侍坐在那里,乌黑的头发一丝不乱,眼睛微眯,肌肤白皙,微微一笑……

    怎么有些像是后世那位姓陈的明星

    这是正式谈话的姿态,贾平安坐好,一脸恭谨模样。

    邵鹏淡淡的道:“禄东赞低头了,朝中的意思是……大唐目下首要是盯着突厥人,所以准备在回书里报复回去。”

    别怀疑大唐的底气,哪怕是吐蕃亲戚,该不给脸就不给脸。

    邵鹏见贾平安依旧沉稳,不禁赞道:“这里有你的功劳,咱与有荣焉。”

    “邵中官,此事某觉得值得商榷。”

    “你说。”邵鹏觉得口渴。

    贾平安想到了以后的局势发展,就知道大唐终究是轻视了吐蕃,最后在战略和战术上吃了不少亏。

    “某在想,吐蕃这般咄咄逼人为何”贾平安侃侃而谈:“某以为,吐蕃在觊觎大唐,他们在等待时机,若是时机恰当,不管是赞普还是谁,都会毫不犹豫的领军和大唐厮杀。”

    咦!

    邵鹏皱眉,“朝中对大唐和吐蕃的关系颇为看好,认为二十年内不会有大问题。”

    这个看法在目前是主流,而起因也很简单,在侯君集当年领军把吐蕃人打了个鼻青脸肿之后,吐蕃上下愕然发现冒险主义没前途了。

    那咋办

    求个公主来吧,咱们低个头,当女婿。

    随后的岁月里,大唐和吐蕃的关系好的蜜里调油,但为啥好

    因为太宗皇帝在!

    只要那位战功赫赫的皇帝在,就没人敢来大唐讨野火。

    李治这个小老弟登基后,赞普姐夫用书信来敲打大唐的宰相们,看似僭越,实则就是在试探。

    我跋扈了,小老弟,你敢不敢冲着我咆哮

    若是没有西北的那一次夜袭,此次外交行动堪称完美。

    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邵鹏起身,觉得此次百骑也跟着得了彩头,算是功德圆满了。

    “邵中官。”贾平安抬头,“某有个想法。”

    “你说。”邵鹏走过去,坐下,开始点火烹茶。

    烟雾缥缈,贾平安觉得眼睛很难受。

    “这谁弄的松果都没干透,咳咳咳!”邵鹏几次没把火点燃,怒了。

    你这是不会烧火吧装什么老司机。贾平安觉得这事儿让包东来干更好。

    “罢了!”邵鹏丢下煮茶的事儿,“你说。”

    “此事某觉着大唐吃亏了。”

    “嗯”邵鹏的眼中多了厉色,“大唐吃亏了”

    “是,你想想,赞普几封书信就调戏了大唐君臣,他们驱使吐谷浑叛军威胁使团,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邵鹏眯眼,“可朝中却说此事就此作罢。”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寻到更好的报复法子。”

    但凡有报复的好办法,那群宰相都不带犹豫的,马上全部举手。

    这就是此刻大唐的作风,彪悍的一塌糊涂。

    邵鹏:“你有何法子”

    ……

    晚些,邵鹏急匆匆的去求见皇帝。

    “何事”李治很忙,刚和一位刺史谈话完毕,正在消化他说的那些内容。

    “陛下,有人说吐蕃对大唐有野心,不可不防。”

    嗯

    李治抬头,疲惫的眼中多了些别的意味,“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大唐对吐蕃的外交太过保守,虽然吐蕃居高临下不好攻打,可该给的教训也必不可少,否则会鼓动吐蕃人的野心。”

    李治揉揉眉心,“吐蕃此次算是谋划了一番,目的就是想试探朕,试探朝中是否离心。若是朝中君臣离心,这便是机会。不过朕并未给他机会,相公们也并未给他机会。”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宰相们也统一了立场,赞普顿时就成了小丑。但你要说报复,为了这等事儿谈不上出兵,那还能怎么着

    所以李治有些好奇那人的看法,“他还说了些什么”

    邵鹏说道:“陛下,他说……赞普之子早逝,就只有年幼的孙儿……若是赞普逝去,吐蕃主少国疑,禄东赞将会成为权臣……”

    李治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身影,却是舅舅长孙无忌。

    “可赞普才三十余岁,正值壮年。”

    “陛下。”邵鹏低头,“就算是赞普不死,可禄东赞的权势也太大了些。”

    “那又如何”李治有些不耐烦了。

    邵鹏说道:“陛下,可以让人散播谣言,说禄东赞野心勃勃,一心想谋害赞普篡位,他来大唐就是想低头寻求大唐支持,随后……”

    嘶!

    这纯属是无中生有,凭空想象,凭空捏造……

    但很毒辣!

    李治非常清楚帝王的心思。

    但凡有臣子出现权臣的苗头,帝王的心中就像是被种了一根刺……

    造谣,给那位便宜姐夫的心中种根刺,妙啊!

    “禄东赞乃是赞普的左膀右臂,堪称是之下第一人,不管是民生还是政事,赞普都缺不得他,若是能让他们君臣猜忌,妙啊!

    再有,若是朕在见他时格外亲切……这个谣言更加的得力了。”

    “满朝文武都无人想到这等妙计,可见此人大才,让朕很是欢喜。”李治问道:“谁的主意”

    邵鹏说道:“贾平安。”

    李治的嘴唇动了几下,邵鹏看得真真的,分明就是想说三个字。

    骚得很!

    晚些宰相们被叫了来。

    “禄东赞准备陛见,在此之前,朕想问问诸卿,此次大唐可是吃亏了”

    瞬间宰相们的眼中就多了煞气。

    长孙无忌杀气腾腾的道:“陛下,从击败突厥之后,大唐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若非是吐蕃在高处,大唐就该发兵攻打,擒了赞普来长安给陛下跳舞助兴!”

    连褚遂良都须发贲张,“当呵斥赞普,不,若是可以,老臣以为当出动军队,给吐蕃一点颜色看看。”

    这是要制造边境地带摩擦。

    这便是大唐的霸道。

    但李治却觉得有些不圆满。

    动辄就喊打喊杀固然解气,可手段呢

    “大唐不但能攻伐,手段也不能少。”

    宰相们愕然,在一次接着一次的胜利之中,他们早就习惯了用刀枪去解决问题。你要说外交手段,那就看看王玄策。使团被截杀,他也不哔哔,回过头就带着雇佣兵横扫天竺。

    这便是大唐此刻解决问题的主要方式,热血炸裂!

    都是一群硬邦邦的臣子,不好,火气太大!李治含笑道:“有人建言,可令人去吐蕃散播谣言,就说禄东赞狼子野心,来长安对朕低头,想寻求大唐的支持,暗地里与人密谋想毒害赞普。赞普之子早逝……”

    长孙无忌眼睛一亮,“赞普须得提防自家一旦去了之后的朝局,那禄东赞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旦赞普有不测,那年少的继位者如何是他的对手如此赞普不得不猜忌禄东赞……此计大妙,陛下英明!”

    于志宁抚掌笑道:“等陛见时,陛下对禄东赞和颜悦色,这个谣言就如同真的一般。妙啊!”

    “陛下英明!”

    群臣俯首,都觉得皇帝果真是长进不少,就是这个主意有些骚。

    李治微笑道:“这却不是朕的主意。”

    长孙无忌一听就喜翻了,“这等贤才当重用,还请陛下告知老臣此人为谁。”

    李治沉吟了一下,“贾平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