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88章 小白脸就是受欢迎

时间:2020-08-13作者:迪巴拉爵士

    宫中。

    “陛下……”

    俏脸绯红的王氏一脸不舍的把李治送了出来。

    李治觉得腰有些酸,强笑道:“晚上朕再来。”

    “臣妾等着陛下。”王氏就像是个刚吃饱的饕餮,连嗝都不打一个。

    李治一路出去,半路‘巧遇’了盛装等候的萧氏。

    “陛下……”

    萧氏抬头,宜嗔宜喜的脸上多了委屈。

    朕实在是没有了啊!

    李治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朕明日就来。”

    萧氏过来挽着她,“陛下,那个女人和外面经常联络呢!”

    “是吗”李治仿佛不知道王氏和小圈子有联系一样。

    但萧氏也不是好鸟!

    他一边听着萧氏在数落着王氏的各种劣迹,一边想着自己的小日子该怎么过。

    前朝很艰难,后宫中也是勾心斗角的,几个女人都是世家门阀的棋子,让他如坐针毡,却必须要装作享受的模样。

    他需要一个帮手。

    想到这里,那双入鬓长眉就在脑海里浮现。

    到了前面,王忠良躬身等候,“陛下,高阳公主那边安静了。”

    李治吁出一口气,坐下,揉着眉心问道:“是打了房遗爱一顿,还是房遗爱跪了”

    王忠良说道:“房遗爱去求见,求公主放过自己。”

    这个蠢货!

    李治的脸上多了一抹青色。

    高阳的脾气不好,又傲娇,房遗爱这般说,不就是在打她的脸吗

    可高阳为何没发飙

    “公主说如此甚好,让房遗爱以后不用再来了。”

    呃!

    说实话,这是李治最渴望的局面,如此皇家就少了一个被外人利用的口子。

    但高阳怎么转性子了

    “高阳怎地……”终究是自己的姐姐,李治皱眉,下面的话没说出来。

    但王忠良却体贴的说出了缘由,“百骑的贾平安先前奉命去见公主,说既然两看相厌,为何要勉强自己。公主恍然大悟,就清醒了。”

    李治一怔,“竟然是这样”

    王忠良笑道:“随后公主就令人上了歌舞,强令贾平安陪侍。陛下,奴婢担心……”

    羔羊要是化身为狼,一口把扫把星吞了咋办

    李治的脸颊颤抖了一下,“那个扫把星却不会如此。”

    雅香和冬至都是长安城的名妓,但凡男子被这样的名妓投怀送抱,没人能忍住。

    贾平安就忍住了,所以李治不认为他们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他此行西北立功不小,此事又帮了朕的忙,如此……赏赐他宝刀一柄,绸缎……”

    ……

    唐旭在等待着贾平安回来,他准备了许多虎狼之词,准备一举镇住那个少年。

    可左等右等,直至快下衙了,才听到外面有人说道:“校尉,贾文书求见。”

    这是放某的鸽子啊!

    唐旭板着脸道:“让他进来。”

    贾平安一进来,唐旭就发现不对,“竟然饮酒了”

    “是啊!”贾平安打个酒嗝,苦笑道:“公主非得留某看歌舞,还被灌了不少酒。”

    呃!

    唐旭愕然,“公主竟然消停了”

    这两天高阳和房遗爱闹腾的人尽皆知,宫中去了几波人都没法劝,怎么就消停了

    贾平安觉得难受,“是啊!校尉,某不喜饮酒,如今难受,还请先告退。”

    “去吧去吧。”唐旭无语。

    晚些邵鹏来了,唐旭叫住他,“老邵,公主是如何消停的”

    邵鹏问道:“你没呵斥小贾吧”

    邵鹏摇头,“那小子喝多了,说是被公主灌的,某想着等明日再说。”

    “不必了。”邵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砸咂舌,“公主消停了,此事算他立功。先前宫中有人出来,带着赏赐,说是去道德坊。”

    擦!

    这不对啊!

    唐旭纳闷的道:“小贾……难道是被吞了”

    不如此的话,高阳咋消停了而且还请他看歌舞。

    邵鹏摇头,“不知,不过据闻小贾说既然两看相厌,为何要勉强自己。公主恍然大悟,对小贾感激零涕……”

    “特么的!这样也行”唐旭不禁笑了起来,“若是这般也行,那某去也能立功。”

    “做梦!”邵鹏不屑的道:“看看你自家满脸的横肉,也能和小贾的小白脸相比”

    唐旭摸摸自己的脸,“可公主也从不给小白脸好脸色啊!”

    “是啊!”高阳也不喜欢小白脸,对此邵鹏也很纳闷,“可公主为何就听他的呢”

    二人坐在那里发呆。

    雷洪准备回去了,路过值房时见二位大佬还在,就拱手告别。

    “那个……”邵鹏叫住了他,“咱问你,若是让女人来选男人,老唐和小贾,她们会选谁”

    一个是天子心腹,一个是小吏,真是个奇葩的问题。

    雷洪干笑一下,“这个……”

    “实话实说,某发誓不怪罪你。”唐旭很大度。

    雷洪干笑道:“她们定然会选贾文书。”

    “为何”唐旭的老脸挂不住了。想他唐旭堂堂的昭武校尉,一旦外放,好歹也能独领一军,竟然在女人的眼中比不过一介少年。

    伤自尊了!

    雷洪说道:“小贾会作诗,对女人还强硬。”

    “某难道对女人低头了吗”唐旭不解。“某难道对女人软弱了吗”

    邵鹏恍然大悟,“是了,老唐你是不对女人低头,可那满脸横肉看着就倒胃口。而小贾是个美少年,还多才,不对女人低头却是天经地义的。”

    “长得丑不行吗”唐旭怒了。

    “不行。”邵鹏和雷洪齐齐摇头。

    ……

    贾平安一路回到道德坊,刚进去,就被坊正姜融堵住了。

    “见过贾文书。”

    姜融竟然在谄笑。

    这是为何

    贾平安不解,打个呵呵,“坊正忙啊!”

    “不忙。”姜融去帮他牵马,那马脾气不好,长嘶一声,竟然准备踢人。

    “吁……”贾平安安抚了马儿,觉得有些头痛。

    “自从听了贾文书的话之后,坊内最近多了几个孕妇,贾文书果然是高瞻远瞩,英明神武啊!”

    “这话不对,犯忌讳。”贾平安打个哈欠,想睡觉。

    见他喝多了,姜融趁机开始吸气。

    欧气,不,是官气。

    他用力的吸,轻轻的呼,一脸陶醉的模样。

    刚看到家,就见表兄站在门外,和一群坊民说话。

    “不是某吹牛,平安三岁时就能作诗,五岁就能做文章,七岁更是一口气作了十首诗,吓得姑父姑母以为是妖孽,这不就让他在乡学里藏拙,否则什么……木秀什么,要被风吹。”

    众人都点头,“是啊!贾郎君果然是大才。”

    “原来是从小就有才,只是因为才太多了些,所以才要藏着掖着。”

    “正是如此。”杨德利得意的道:“后来……平安!”

    众人回头,就见贾平安牵马在前,往日挺胸腆肚的坊正姜融跟在侧后方,看着小心翼翼的。

    “见过贾郎君。”

    众人行礼,贾平安还礼,心中懵懂。

    杨德利迎过来,欢喜的道:“平安,就在先前宫中送来了赏赐,说是你在西北为国立功了。“

    呃!

    李治竟然还给赏赐了

    可他为啥不说

    贾平安喝了酒,脑袋发蒙,就说道:“那就收着吧。”

    “果然是大才,看看,连陛下的赏赐都不以为然。”

    人群中有个尖刻的声音传来。

    贾平安大怒,骂道:“哪个裤裆没关好,把你这个东西放出来了”

    这人的话太过恶毒,一旦传出去,弄不好就是蔑视皇帝的罪名。

    所以不只是贾平安怒,杨德利更是冲了过去。

    人群闪开,露出了一个瘦高的男子,见杨德利冲过来,他摆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砰砰砰砰砰砰!

    杨德利转身,男子倒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

    那么瘦小的杨德利,某竟然打不过他。

    姜融森然道:“这番话某记住了是你说的,一旦上头怪罪,你就是罪魁祸首。”

    剩下的事儿贾平安就不管了,他刚进家,阿福就扑了过来,顺着裤脚往上爬。

    嘤嘤嘤!

    “平安你看。”

    杨德利搬出了赏赐的东西,绸缎钱财不少,关键是还有一把长刀。

    啧啧!

    李治这里得分+1。

    贾平安抽出长刀,低头不怀好意的看着阿福。

    “嘤嘤嘤!”阿福仰头,一脸憨厚。爸爸,我很老实,别砍我。

    这个吃货,为了稀粥就甘愿出卖灵魂。

    “表兄,晚饭某不吃了,睡一觉。”

    躺在床上,贾平安想着此次的叠州之行,琢磨着大唐和吐蕃随后延绵多年的争斗。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洗漱,拔出御赐长刀开始练习。

    他此次跟在军中,也算是知晓了军中刀法的奥妙。

    没有什么招式,有的只是速度和经验。

    没有速度你就只能等死,而没有经验你就是任人宰割的菜鸟。

    “表兄,陪某练练吧。”

    “好。”杨德利刚压完豆腐,就洗洗手,弄了两根木棍子来当长刀。

    “嗨!”

    两兄弟就在庭院里用木棍操练,你来我往,没几下贾平安就被抽的浑身痛。

    “明日接着来。”贾平安活动了一下身体,晚些吃了早饭,就准备去上衙。

    出了大门,隔壁传来了嘀咕声。

    “你个蠢货,昨日连皇帝都赏赐了贾平安,可见他以后飞黄腾达只是等闲,这样的好夫婿你不去抢,回头就没了。再说了,贾平安对你多和气可见是喜欢你的。”

    “阿娘,平安哥虽然对我和气,可不是那种喜欢的和气,阿娘,你老是这样……”

    “怎么样怎么样那么好的夫婿你不要!要什么”

    “可哪有强迫人的阿娘,我再不去了!”

    “笨!当年你阿耶这般英俊,我就是堵了他一次,他就从了。”

    里面的王大娘:“……”

    外面的贾平安:“……”

    王学友也就是赵贤惠觉得英俊,别说是堵他,赵贤惠当年只需对他笑一下,估摸着王学友就会浑身颤抖,高喊祖坟冒青烟了。

    ……

    王学友一首‘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顺带求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