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81章 贾师傅心动了

时间:2020-08-10作者:迪巴拉爵士

    刚到百骑,邵鹏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陛下要和相公们去禁苑散心,全数出发。”

    瞬间百骑就沸腾了。

    “兵器带好,点检人数。”

    唐旭站在台阶上,看着麾下快速而有序的准备工作,不禁很是满意。

    “某的刀呢”

    “某的甲衣呢”

    一片有序中,贾平安的无序显得格外的刺眼。

    老子想杀人啊!

    唐旭的腮帮子咬得鼓起、落下,鼓起、落下……起伏不停。

    邵鹏干咳一声,“少年人总是这般,他并未操练过,要不,让他留守”

    唐旭摇头,“咱们护卫陛下,也得有个文书在,否则遇到陛下垂询怎么办”

    还有我!还有我!边上的孟亮踮脚,一脸渴望!

    邵鹏无视了他,点头道,“你最近少去了五香楼,于是就聪明了些,可见女人使人迷茫。”

    “你懂个屁!”唐旭认真的道:“女人是男儿的胆。”

    “这话怎么说的”邵鹏变色,“你是说咱没胆吗”

    唐旭:“……”

    你是没蛋!不是没胆!

    “出发!”

    百骑集结完毕,贾师傅混在人群中,缓缓跟着往禁苑去。

    一路从芳林门进了禁苑,皇帝和重臣们已经在了。

    李治看着初秋的禁苑,含笑道:“秋日凉爽,这禁苑也别有一番景致。今日朕与相公们同游,也算是忙里偷闲。”

    百骑有人去了前方探路,其余人紧跟在君臣的周围散开警戒,在更外围,千牛卫已经就位了。

    禁苑很大,也很美。

    时值初秋,偶尔能见到树叶泛红。风吹过,沙沙作响。

    那些养的膘肥体壮的兽类被马蹄声惊动,四处乱跑。

    前方,长孙无忌做了一首诗,赞美秋日景色,得了大家的共同夸赞。

    禁苑的安全系数高,百骑的人也忙里偷闲欣赏景色。

    唐旭诗兴大发,指着前方说道:“某有一首诗了。”

    你也会作诗邵鹏别过脸去。

    伤自尊了啊!

    唐旭怒道:“老邵你啥意思”

    邵鹏冷冷的道:“你做的诗,能活死人。”

    唐旭不禁暗爽,“过誉了,过誉了。”

    贾平安想笑。

    “你的诗能把死人吓活。”

    邵鹏一句话就堵住了唐旭的诗性。

    晚些看到了感业寺。

    贾平安一边听着唐旭和邵鹏斗嘴,一边观察着李治的反应。

    出迎的尼姑不是明德。

    “明德呢”贾平安有些好奇的问道。

    包东随口道:“说是病死了。”

    哦!

    贾平安觉得那就是个没福气的。若是她和武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以后飞黄腾达也只是等闲。

    邵鹏去了前面,回来尖声道:“去些人进去查探。”

    李治要进去

    贾平安心中一动,“感业寺某熟悉。”

    邵鹏点头,“小贾上次在此处置过事情,你带着他们进去查探。”

    “是。”

    贾平安点了十余人,然后进了感业寺。

    感业寺的前面,数十女尼在等候。

    这些是出家人,先帝的嫔妃们在后面。

    贾平安带着人快速通过前面,一一排查殿内的情况。

    随同的女尼说道:“我等都知道规矩,所有人都出来了。”

    贾平安面色严肃,“殿内一律不许有人,但凡有人,做逆贼处置。”

    殿内有人,若是李治恰好进去,这就有行刺的风险。

    “是。”

    女尼心中一凛。

    这是新帝第一次来感业寺,她们心中也没底。

    贾平安指指周围的大殿,“包东,你等各自去查探。”

    “领命。”

    百骑们散开,贾平安这才微笑道:“还请带某去后面看看。”

    “你……”女尼有些顾忌。

    “某还是个少年。”贾师傅笑了笑。

    女尼点头,带着他去了后面。

    一路过去,树木森然,青苔在石阶的缝隙里绿油油的。

    再往后有一堵围墙,中间有拱门。

    女尼坚定的道:“后面不能去。”

    贾平安知道后面就是嫔妃们的栖身地,就露出了那种纯洁的微笑:“某也怕犯忌讳。”

    女尼摇头,“也不是忌讳,只是上面说了,要让她们死心,而男子能勾的她们心神不宁。”

    “陛下来了。”

    后面有人在说话,女尼心中一慌,急忙迎了过去。

    贾平安顺势到了拱门那里,往里一看。

    十余女尼就站在外面,有老有年轻的……

    她们三五成群,看着竟然有些小兴奋。

    一个女尼就独自站在台阶上,腰挺的笔直。

    她背对贾平安,并不和那些女尼说话。

    在场的没有武妹妹!

    贾平安扫了一眼,就断定武妹妹不在这里。

    “陛下来了。”

    外面的声音传来,那些女尼们纷纷转身看过来。

    台阶上的女尼也缓缓转身……

    鹅蛋脸,挺直的鼻梁,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那一双眉。

    入鬓长眉!

    那双眼睛冷漠的扫了过来。

    呀!

    攻气十足!

    “有人!”

    一个女尼喊了一嗓子。

    贾师傅赶紧缩了回去,然后装作勤勉的模样在周围巡查。

    那定然是武妹妹!

    贾平安满脑子都是先前那个女尼的模样,特别是那入鬓长眉和一双冷漠的眼睛。

    英气

    不全对。

    他总结了许久,就一个感受:攻气十足!

    李治来了。

    宰相们没来。

    他在周围看了看,关切的问了先帝嫔妃们的情况,吩咐要关心她们的衣食。

    李治就站在拱门外作指示,最后缓缓回身。

    那些女尼,也就是先帝嫔妃们束手而立。

    唯有一人大胆的抬头。

    那一双入鬓长眉啊!

    四目相对……

    ……

    直至回到百骑后,贾平安的脑子里依旧全是那一双眉。

    唐旭在总结,“今日兄弟们表现的不错,下衙后某请客,老邵!”

    邵鹏铁青着脸,“咱出一半。”

    下衙后,百骑的人浩浩荡荡的去了五香楼。

    站在牌匾下,唐旭踌躇满志的道:“五香楼这个名字不好,上次小贾说的什么来着……”

    “十三香。”

    “夜来香也不错。”唐旭摇头晃脑的,问道:“某的文采如何”

    邵鹏冷冷的道:“腋下的腋吗”

    腋来香唐旭:“……”

    “哟……”

    老鸨来了。

    她径直走出来,唐旭笑哈哈的准备揩油,可老鸨却和他错身而过,几乎是扑进了贾平安的怀里。

    一股子浓烈的脂粉香扑面而来。

    贾平安被一堆肉包围了。

    “贾郎来了。”老鸨侧身挽着贾平安的手臂,殷勤的道:“贾郎为何这般姗姗来迟雅香为你茶饭不思,夜里孤枕难眠……你这个负心汉。”

    呵呵!女人!

    贾平安笑了笑。

    前世他也出入过欢场,一旦放开,那……

    他伸手揽住老鸨的腰,笑道:“某自从离了长安城,却日夜思念你,怎地今日你给某做个道场”

    他看似亲昵,可举止却让人觉得落落大方。

    男子上青楼,骨子里不就是那个啥吗可贾平安往日看着很老实,这一变化,让人吃惊。

    这是小贾老鸨有些懵。

    “好说,好说。”

    老鸨觉得自己气势弱了,就反击道:“贾郎可来奴的房间,奴一生所学,今夜就为贾郎施展。”

    你一介少年,一看就是菜鸟,装什么老公鸡

    老鸨心中冷笑。

    “某有一法。”

    贾平安正色道:“今夜你可令人立柱于房间中央,你着薄纱持柱而舞,为某助兴。”

    正在愤慨自己被冷落的唐旭等人的脑海里不禁浮现了贾平安所说的场景……

    太香艳了呀!

    包东觉得鼻子发热,就摸了摸。

    殷红一片。

    擦!

    流鼻血了。

    老鸨的眼中却浮现异彩,身体贴在贾平安的身侧,恨不能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柔声道:“好贾郎,可还有别的主意说吧,以后你来不收钱。”

    不过是钢管舞的变种罢了。

    哥不是那种人。贾平安摇摇头。

    老鸨笑了笑,“这是待价而沽也罢,咱们日久生情。”

    她仰头喊道:“雅香……”

    声音很大。

    里面的人齐齐回头。

    就在这一瞬,老鸨挽着贾平安走了进来。

    “那少年是谁”

    有人问。

    有人眯眼看着贾平安,“百骑之虎,扫把星!”

    “就是他作出了红豆。”

    “红豆竟然是他作的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某家中的妻女对此诗颇为喜爱,常说此诗的作者当是饱经风霜的男子,没想到竟然是一翩翩少年。”

    “雅香出来了。”

    众人齐齐回头。

    雅香穿着一身淡雅长裙出来,面色绯红,就像是见到心爱男子的少女般的雀跃。

    “见过贾郎。”

    她微微福身,却难掩欢喜之色。

    老鸨低声道:“贾郎为何给上云楼的冬至作了一首诗难道是雅香不够好”

    难怪今日这般亲热,这是担心贾平安对冬至感兴趣,以后移情别恋去那边捧场。

    雅香也香,但目前没法下手!

    贾平安淡淡的道:“随性而为。”

    我不是谁的人,想为谁作诗就为谁作诗。

    雅香惶然,但贾平安却看到了一抹欢喜。

    随性而为,就说明不是事先起意,也就是说,贾师傅对冬至没啥感觉。

    雅香的演技在贾平安的评价中属于中上,老鸨才是好手。

    “哟!雅香,带着贾郎回去。”

    老鸨推着贾平安,有人讶然道:“某出百贯求雅香一夜也不得,这是……白送”

    可贾师傅却没兴趣,“今日某和同袍们一起,莫要纠缠。”

    雅香嗔了他一眼,然后挽着他往里去,在最好的地方陪着他坐下。

    包东在另一侧坐下,低声道:“这里是百骑收消息的地方。”

    贾平安点头。

    再美的女人,次数多了看着和普通人没啥区别,所谓左手摸右手就是这个意思。若非如此,唐旭怎会每次都来五香楼。

    “贾郎……”身边是雅香的温热躯体和呢喃,贾平安就像是个负心汉般的置之不理,目光转动,却在寻找着唐旭。

    唐旭就在二楼,目光淡淡看下来。老鸨就在他的身边,看似和他亲昵玩笑,可嘴巴不停在动啊动。

    唐旭微微点头,晚些下来,贾平安问道:“校尉,可有大事”

    “想立功”唐旭笑了笑。

    “是啊!”贾平安想寻找刷好感的机会。

    “没啥事,就是……狗咬狗。”唐旭微微眯眼看着大堂里的人,瞬间竟然让贾平安觉得有些狰狞之意。

    这才是真正的唐旭。

    没有狠辣,他哪里掌的住百骑。

    “校尉,给某说说吧。”贾平安一脸饥渴的模样。

    唐旭脸上的横肉松散了些,变得和气起来,“蓝田县县令崔建,记得上次你还救了他一次,崔氏出手补偿了他。”

    “什么意思”提到崔氏,贾平安就觉得这是个大金矿。

    “崔建要来长安,进吏部,可你知道的,那些人上次失败,一直耿耿于怀,说是要弄他。咱们不管,看热闹好了。”

    对于李治而言,小圈子和山东世家的倾轧就是狗咬狗,所以他乐于看热闹。

    可对于一直想刷好感的贾平安来说,这就是大好时机!

    贾师傅心动了。

    ……

    求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