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77章 万胜

时间:2020-08-08作者:迪巴拉爵士

    西北的早晚温差大,当夕阳落下时,气温也跟着一起落下。

    三千余骑兵正在原上扎营。

    帐篷搭好,几个将领在巡查。

    一个留着大胡须的将领沉声道:“夜里要安排人值守。”

    边上的将领点头,“唐人会远遁,这毋庸置疑,随后吐蕃该给咱们好处了。”

    大胡须将领皱眉,“此次为他们恐吓唐人,咱们那五百个兄弟怕是要损失大半,没有好处……下次他们休想驱使咱们。”

    巡查了一圈后,大胡须将领谨慎的命令只许百人点火一堆,烧一锅水后马上熄灭火焰。

    夜色降临,火头看着星星点点的,渐渐熄灭。

    远方。

    一个唐军斥候站在马背上,右手遮在眉上,低声道:“发现敌军大营,火头……数十,正在熄灭。”

    后方,两千余骑正在候命。

    带队的将领袁晨蹲在那里,和几个将领在商议。

    气氛有些紧张。

    两千余人突袭优势敌军,一旦被发现,在黑夜中混战起来的话,会很麻烦。

    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有夜盲症,战斗力再牛笔,看不清楚也是白搭。

    所以对于贾平安夜袭的建议,大伙儿虽然赞同,但依旧有些担忧。

    最担心的就是查不清敌军的数目。

    斥候回来了。

    “数十火头……”

    按照大唐军中的规矩,一伙就是一个伙食单位,单独做饭。也就是说,一伙人就是一个火头。

    数十……

    “数百人,这不对!”

    许敬宗觉得这不是敌军主力。

    袁晨问道:“间隔多少”

    斥候说道:“按照咱们的算法,间隔很大,大约……咱们七八个火头的距离。”

    “贾文书立功了。”袁晨冲着贾平安拱手,黑暗中,只能隐约看到。

    众人不解,袁晨解释道:“这是减灶法。”

    所谓减灶法,就是大军减少灶的数目,让人低估己方的人马数目。

    “好!”许敬宗不禁欢喜的拍了贾平安的肩膀一下,“若是成功,你功莫大焉。”

    “贾文书,好汉子!”

    众人拱手,气氛热烈。

    随即大家原地等待,给战马塞口塞,给马蹄裹上厚布。

    “贾文书在京城做什么”袁晨和贾平安坐在一起,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就是军中的文书。”贾平安拿了一块干饼在吃。

    袁晨看了远处的许敬宗一眼,低声道:“京城诸军都是看门狗,整日戍守长安,想立功也没机会。可不立功……咱从军作甚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大唐军队为啥这般彪悍,就是因为军功封赏!

    大伙儿种地或是去干活也能养活自己,可哪有军功封赏的多。

    加之天下太平没多久,民风依旧彪悍,所以从军成了许多人的选择。

    “从军不立功,那不就是女人吗”袁晨嘀咕着,“可愿来叠州”

    “呃……”贾平安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遭遇挖墙脚。

    “某却不好走。”他当然不能说自己在百骑是李治的默许,同样,没有李治的默许,他这个扫把星也不能调动到长安之外。

    可袁晨却觉得这是机会,“如此就这么说定了,你安心等着,某去寻你们的人说话。”

    袁晨摸到了百骑那边,寻到了包东。

    “某这里给十个悍卒,换取贾文书,如何”

    这种粗鲁直接的手段在军中常见,所以包东不奇怪,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呼叫老许:“许使君。”

    尼玛!

    袁晨怒了,“一个文书罢了,还惊动许使君。”

    包东怒了,“你可知晓贾文书在百骑的名号”

    “啥名号”

    “百骑之虎!”

    擦!

    遇到硬茬子了。

    袁晨灰溜溜的准备回去,老许闻声而来,听到他的要求后就骂道:“小贾乃是老夫的智囊,就凭你也想挖墙脚”

    尼玛!

    这个胆小的许使君,竟然为了这个贾文书发飙。

    为啥

    袁晨回去,有副将低声道:“挖不动”

    袁晨没好气的道:“某觉着那贾文书主意骚,先帝就说过,为将不骚,前程不高。可惜了这么一个人才。”

    先帝说过这样的话

    副将:“……”

    寅时,这是一个听了容易产生误解的时辰。

    贾平安被唤醒,起身看到大家都在默默的准备。

    一直在他身后的卫无双有些紧张。

    身手好是一回事,杀人是另一回事。

    贾平安感觉到了她在颤栗,就回身,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安心。”

    他不喜欢说这等话,但说出来定然是要实现的。

    卫无双心中感动,刚想说话,那只手呲溜一下就往下滑。

    老娘弄死你!

    卫无双在黑暗中出腿。

    贾平安赶紧低头,等长腿从头上飞过,在说道:“莫出高腿。”

    一番闹腾后,卫无双惊讶的发现自己不紧张了。

    可贾平安呢

    他只是个农夫,会怯吗

    前方,众人集结。

    袁晨在交代事情。

    “留一百骑护着许使君等人。”

    许敬宗点头,觉得这个安排不错。

    “某要去。”

    贾平安从边上冒了出来,许敬宗想骂他,“小贾你……”

    袁晨也有些不解,“为何”

    使团留在后面看热闹就好了。

    “黑夜中不小心就会误伤。”

    “某不怕。”贾平安的脚在颤抖,他慌得一批。

    兴奋加恐惧的情绪交织着。

    “为何”黑夜中,袁晨觉得看不懂这个少年。

    贾平安在深呼吸,他的眼睛很亮,“为了大唐。”

    他从未想过为了皇帝拼命,此刻的脑海里全是后世的那些记载。

    陌刀手如墙而进,人马俱碎。

    大唐铁骑,横扫草原……

    那个盛世大唐,无敌的大唐,他不去见识一番,还不如死了算逑。

    袁晨拍拍他的肩膀,“某越发的后悔没能把你招致麾下了,出发!你跟在某的身边。”

    许敬宗想拉住贾平安,却被他溜了。

    众人一路摸了过去,卫无双想跟去,被许敬宗一把拉住,“你不能去。”

    “为何”卫无双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想动手。她看着模糊的老许,想一拳撂倒他。

    许敬宗低声道:“女子不能上阵。再说了,你和小贾同房,若是小贾……你还能给他留个儿种。”

    卫无双:“……”

    我哪里和他同房了

    众人看着前方,心中涌出了担忧来。

    百骑跟去了十余人,剩下的恪守保护许敬宗的命令,但心痒难耐。

    “起火了!”

    一声惊呼后,前方敌军大营方向突然冒出了几个火头,接着火头越来越多……

    “小贾!”许敬宗紧张的双手互握,就担心贾平安出事。

    前方。

    火光熊熊中,袁晨拔刀。

    呛啷!

    无数拔刀声,贾平安也在其中。

    前方,敌军在混乱中冲出了帐篷,战马在长嘶,有人在尖叫……

    混乱发生了。

    袁晨就趁着这个时间观察到了敌军的反应,判定并非是陷阱。

    他举刀。

    两千余将士举刀。

    贾平安举刀,浑身颤栗。

    长刀林立!

    “万胜!”

    众人开始摧动战马,随即掩杀进去。

    甲衣和长刀在火光中闪耀着。

    那些敌军回头一看,不禁惊呼。

    “是唐军!”

    轰!

    随即就乱了。

    袁晨喊道:“左右包抄!”

    左右两翼冲杀了过去。

    长刀挥舞,仓促中没有准备的敌军纷纷倒下。

    “跟随某!”

    袁晨第一个冲杀了过去。

    这是贾平安第一次见识战阵。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前方,一个落单的唐军陷入了重围。

    “救他!”贾平安下意识的喊着。

    没人有反应。

    包东喊道:“大军厮杀,不可为一人而变动!”

    这是军中的规矩。

    “但凡武人,不得抗命!”

    那个唐军在奋力厮杀,长刀挥动,两个叛军倒地,但他也被拉下马来。

    “啊!”

    他的腿挨了一刀,不禁惨叫出声。

    中路唐军就在前方二十步开外前进,可无人看他一眼。

    这是大军厮杀!

    他咬牙喊道:“来,耶耶送你们上天!”

    吐谷浑人淹没了他。

    他的嘶吼声不断传来。

    没人来救某!

    除非是优势,否则大军不会为了一个军士而改变作战计划,那是愚蠢的。

    “某不是武人!”

    贾平安不知怎地就冲了出来。

    “贾文书!”

    包东第一个反应过来,策马跟随,随后百骑随行的跟随。

    “你等抗命!”有人厉喝道。

    “不能让贾文书出事,这是陛下的交代!”

    怎么听着像是某大佬来了一般,为毛厉喝的将领愕然。

    贾平安冲出来后就怕了,但一股子血勇支撑着他继续向前。

    这时候脑海里想啥

    啥都没想。

    他只想着要活!

    “啊……”

    他奋力一刀砍去,背对他的吐谷浑叛军被这一刀从肩膀劈进去半截,但却还能转身。

    卧槽!

    贾平安手一松,长刀就被叛军的肩胛骨带走了。

    随即叛军举刀,狞笑着。

    老子要归西了!

    贾平安心中绝望,此刻最后悔的就是每日早上练刀不该偷懒。

    咻!

    箭矢飞来,叛军胸口中箭,愕然倒下。

    “放箭!”百骑来了,箭矢覆盖了后面一波,旋即就冲了进去。

    那个唐军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有人来救自己,就狂吼一声,冲杀了出来。

    “上马!”

    有百骑牵着一匹无主的战马过来,唐军艰难的爬了上来,随即跟上。

    “是谁救了某!”唐军见是百骑,就拱手感谢。

    包东指指前方的贾平安。

    “多谢贾文书!”唐军策马过去,不顾腿上的伤势道谢。

    贾平安此刻脑子里依旧有些白。

    他强笑一下。

    “冲杀!”袁晨已经指挥着唐军完成了切割,剩下的就是绞杀。

    他策马过来,见贾平安无事,就怒道:“你怎敢违令”

    包东认真的道:“贾文书不是军籍。”

    袁晨心中一松,若贾师傅是军籍,那就麻烦了。

    “可敢杀人”袁晨指着前方的混乱敌军问道。

    “敢!”贾平安伸手要刀。

    袁晨吩咐道:“护着他。”

    杀人总有第一次,他欣赏贾平安,愿意为他创造这个条件。

    贾平安被护着冲了过去。

    那群被绞杀的吐谷浑人见有唐军来,越发的混乱了。

    包东和雷洪护着贾平安冲了进去。

    一个吐谷浑人发现贾师傅被众星拱月,就毫不犹豫的冲杀过来。

    铛!

    包东格挡,雷洪喊道:“动手!”

    贾平安奋力劈砍。

    噗!

    鲜血飙射出来,喷了他一头一脸。

    叛军的脖颈被砍掉一些,一时间不得死,在惨叫着。

    “再补刀!”身后传来了袁晨的厉喝。

    这是沙场!

    不是刑场!

    贾平安机械的拔出长刀,再次挥动。

    叛军低头避开,贾平安收不住,长刀顺着砍向了左边。

    卧槽!

    包东低头闪避,差点被砍中,心中不禁狂念佛号。

    老子差点死在贾文书的手中!

    “再砍!”袁晨压根不在意这个。

    贾平安再次挥刀,直至砍死这个叛军。

    途中,包东等人为他格挡两次,堪称是保姆中的战斗机。

    这是一次刻意的杀敌经历。

    “第一次杀敌,当杀三人!”袁晨指挥战斗之余,甚至还能指导贾平安这个菜鸟,可见游刃有余。

    “杀!”贾平安的眼睛都红了,两边护着他的人听到了喘息声,就和拉扯风箱似的。

    他斩杀第三人,然后振臂高呼,“万胜!”

    火光中,他满是鲜血的脸被映照着,恍如厉鬼。

    袁晨颔首,“是个狠人!可惜没从军!”

    无数唐军在振臂高呼,“万胜!”

    ……

    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