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76章 这里是大唐

时间:2020-08-07作者:迪巴拉爵士

    许敬宗承诺三日后动身去迎接吐蕃使团,随后信使留下了带路人,自己回去复命。

    回过身,许敬宗看到了那些诧异的目光。

    他拱手:“老夫要去歇息了。”

    这一路真是够辛苦,说到休息,连贾平安都想倒头就睡。

    王德凯拱手,半晌憋出一句话,“许使君……豪迈!”

    得分了!

    老许心中暗喜,但想到此去有风险,不禁黯然。

    晚些他们到了休息的地方,许敬宗第一时间去寻了贾平安。

    贾平安真的很困。

    但还得撑着眼皮子应付老许。

    “此事不去也行,让他们自己来。”许敬宗觉得为这事儿冒险还是不值得,“至于说什么吐谷浑人,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条线路,那自然不能怨天尤人。”

    “许公,这不是什么意气之争,这是吐蕃人在试探新帝的成色和胆略!”

    许敬宗一怔,“那是先帝的女婿啊!”

    在双方和亲之后,大唐和吐蕃就进入了蜜月期,和气的一塌糊涂。于是许多人都觉得这种和气会延续下去。

    持这个看法的包括朝中的君臣,以及军中的大将,以至于让大唐疏忽了吐蕃人的威胁。直至十余年后,大唐才愕然发现,吐蕃人竟然席卷了双方的隔离地带,兵临大唐了。

    而得了这些新地盘的吐蕃人也欢喜的发现,原来自己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可以打击大唐,还能发兵西域,争夺更大的霸权……

    这个新世界的大门打开后,吐蕃的膨胀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从此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

    贾平安知晓这个变化,所以他才说必须要去。

    “许公,两国相争,可还记得前汉的高祖皇帝吗?”

    许敬宗学问精深,一下就领悟了贾平安的意思。

    汉高祖刘邦,那就是个不要脸的家伙。

    老刘当年被追杀,为了减重赶路,就把儿女丢下车去。后来他的老爹被项羽俘获,说是要拿来熬汤。

    老刘说的啥:拿俺爹熬汤没问题,只是老项啊!那是我爹,记得熬好了汤,分我一碗。

    这便是分一杯羹的典故。

    连亲生儿女和老爹都不顾,一个翁婿关系还能维持两国和平?

    这是做黄粱美梦呢!

    许敬宗明白了。

    但……

    “吐蕃不敢吧。”

    这个也是大唐君臣的共识。

    “敢不敢的总得去看看。”

    贾平安只能这样忽悠老许。

    老许前脚一走,卫无双就进来了。

    你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吗?贾平安缩在薄被里瑟瑟发抖,“你要做什么?”

    卫无双想杀了他。

    “他们都是四人一间屋子……”

    呃!

    叠州也没有余粮啊!

    这次使团一百余人,吃倒是不缺,可住很麻烦,叠州不可能每个人都弄单间。而且军中不能带着女子,卫无双不能自报性别。

    所以……

    贾平安得了个双人间,正在想着谁和自己一个屋,没想到……

    卫无双面瘫脸,“我和人换了。”

    呃!

    贾平安心中暗喜,“跟别人睡不放心吧。”

    还是我贾师傅一身正气的好啊!这不连长腿妹子都主动送上门来了。

    卫无双摇头,坐在床上。

    “那是为啥?”贾平安觉得和长腿妹子一屋睡觉唯一的问题就是自己不能果睡。

    在家里他也想果睡,可阿福却每每爬上床来,那爪子胡乱一抓……要命啊!

    卫无双身体松了一下,“因为你不敢。”

    这是歧视!

    这是蔑视!

    贾平安气抖冷,可……

    “你打不过我。”卫无双很笃定的起身去洗漱。

    马丹!

    被妹纸无视了!

    说是双人间,实际上就是一个小通铺。

    卫无双洗漱进来,天色已经发黑了。

    “睡觉。”

    贾平安闭上眼睛,听着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安静。

    这是长腿妹子第一次和男人一起睡,紧张的不行。

    他会不会来偷袭?

    不会吧,从以往的相处来看,他很君子。

    可万一……他要是化身为禽兽呢?

    这些杂乱的念头让她焦躁不安,晚些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

    当贾平安缓缓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禽兽不如。

    我的腿在哪呢?

    怎么感觉有些软软的?

    他的腿竟然搭在了长腿妹子的大腿上。

    死了死了……

    他悄悄睁开眼睛,长腿妹子的脸就在眼前,呼吸可闻。

    小心再小心……

    缓缓把腿挪下来不靠谱,妹纸绝对会感觉到,但贾师傅就是贾师傅,马上就想到办法。他猛地坐起来,喊道:“起床了!”

    但凡人在睡梦中突然被这么喊一下,只会记得这个喊声,什么被人勾搭了大腿,压根就想不起来。

    嘭的一声,卫无双下意识的一个乌龙绞柱起身,薄被飞舞在空中时,随即警惕的一个扫腿。

    呯!

    刚坐起来的贾师傅被一腿扫中。

    我特么!

    贾平安重重的躺了回去,鼻血就这么不争气的流淌下来。

    “呀!”卫无双这才发现自己踢中了贾平安。

    她蹲了下来,手足无措的道:“我……我不知道,我忘记了是和你一起睡……”

    “某没睡你!”贾平安觉得自己一夜禽兽不如很君子,可这妹纸为啥那么敏感,一起来就玩个乌龙绞柱,裤腿滑下来,两条白生生的大腿都露了出来。

    “某……”贾平安捂着鼻子很难受,一边还得偷看妹纸的大白腿。

    真长,真白啊!

    “你别动。”卫无双匆匆穿衣出去,再回来时,手中拿着毛巾。

    “抬头!”长腿妹子的声音也很飒。

    贾平安抬头,卫无双把浸湿的毛巾放在他的颈后。

    这是冰镇的意思?

    她在托,贾师傅这个君子的脑袋就被托到了她的胸前。

    吐蕃的吐字,记得是大的意思。

    贾平安就觉得眼前的很吐。

    鼻子很痒啊!

    贾平安猛地打个喷嚏。

    “出血了!”

    “你别动,出了好多血!”

    “疼!”

    外面站着个许敬宗。

    唯一知晓卫无双身份的他,此刻炸裂了。

    小贾你这个禽兽,竟然吃了卫无双,你这是想死吗?

    ……

    三天后,王德凯和周果等人送走了许敬宗一行。

    为了老许等人的安全,他把监控吐谷浑叛军的骑兵调了回来,派了两千五百骑兵跟随。

    剩下的五百骑兵,王德凯让他们盯住叛军。

    但王德凯一直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这个情绪的来由,寻了周果,周果说这是对许敬宗的不放心导致的。

    是了。

    奸臣许这次看着不错,但也只是这次罢了。

    王德凯渐渐恢复。

    直至第二天夜里,他在睡梦中被叩门声惊醒。

    叩门声很急切,让王德凯有些不祥的预感。

    他一边起来一边骂道:“敲敲敲……敲魂呢!这是长安城的扫把星来了不成?”

    他去开了门,当看到门外衣衫不整的周果时,王德凯心中一凉……

    “都督,吐谷浑叛军留下五百骑牵制我军,全军消失了。”

    王德凯只觉得一股子凉气从脊椎骨那里爬升上来,让他不禁颤栗着。

    “这是知晓使团出动了……”

    “是。”周果同样在颤栗,“吐蕃人不会动手,他们的双手将会无比清白。”

    王德凯一巴掌拍在门框上,“那些叛军是他们在支持!”

    此刻他明白了所有。

    “为何那些叛军咱们屡次绞杀不尽?当时还觉着奇怪,这下算是清楚了。那就是吐蕃人支持圈养的叛军。他们得了令,此刻定然是去袭杀使团,都督,大事不好了。”

    “不,某觉着他们会恐吓,却不敢截杀许使君一行。”王德凯冷静了下来,“但不能冒险。既然吐蕃人不要脸,那就让许使君他们缓缓而行,莫要急切!”

    喊声在夜间回荡着,引发了一阵犬吠。

    ……

    白兰国和吐谷浑都是大唐和吐蕃之间的缓冲地带,两者中间有一条缝隙,算是三不管地带,但若是出兵就得小心被包饺子。

    大唐迎接吐蕃使团的队伍已经出发两天了,带路的说使团就在三十里开外。

    此刻已经是下午了。

    哪怕是盛夏,可气温也开始渐渐降低。

    卫无双看了前方的许敬宗一眼,心中有些疑惑。

    从半个时辰前开始,许敬宗就说大家都累了,让缓行。

    他这是想干什么?

    卫无双策马靠了过去,可却被百骑的人拦截了,“使君和贾文书在商议大事。”

    ……

    “斥候还没回来。”许敬宗在嘀咕,“吐蕃人说不得会动手,老夫觉着回去还来得及。”

    贾平安的脸上蒙了一层面纱,他看了左边一眼,说道:“许公你就不能多些胆略吗?此刻回去,大唐上下将会视你为小人,连陛下都无法直视你……”

    许敬宗不禁摸摸老脸,觉得自己长得还算是可以,“可老夫总是觉着心惊胆战的……这话不许对外说。”

    贾平安伸手,老许心痛的道:“你这又想要什么?”

    “钱!”贾平安觉得老许生财有道,想做一回梁山好汉。

    “斥候回来了。”有百骑在喊,许敬宗趁机拍掉贾平安的手,一脸正气的说道:“大事当前,莫要玩笑。”

    斥候飞快而来,近前禀告道:“左侧发现马蹄印记,数千骑的规模。”

    老夫休矣!

    许敬宗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跑路,往回跑。

    包东上前,严肃的道:“贾文书,吐蕃人不敢,这多半是恐吓。”

    这和贾平安的判断一致,“吐蕃人截杀咱们,那形同于开战,如此他们还不如去偷袭叠州,或是攻打吐谷浑更有力。所以某断言这是恐吓。”

    此刻的吐蕃依旧在踌躇犹豫,直至他们观察到大唐内部似乎不怎么团结后,这才渐渐开始蚕食。

    “那就回去吧。”许敬宗松了一口气,“说是恐吓,可终究怕万一。吐蕃人不要脸,那咱们还给他们什么脸?迎接个什么?回去。”

    众人都点头。

    贾师傅摸摸光溜溜的下巴……

    “其实……来而不往非礼也。那些恐吓咱们的就像是青楼里的女子,欲拒还迎,许公,作为男子,咱们需要主动些……”

    众人一阵笑,卫无双皱眉。

    许敬宗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咱们若是回去,回头吐蕃人就会说咱们失信,既然如此……”贾平安既然知道了吐蕃人的心态,骨子里的冒险因子就开始发作了,“许公,敌军在左近肆无忌惮的把行踪亮了出来,咱们为何不能去……”

    他想到了许多,眼睛发红,脸上发红,若是有内窥镜,定然能看到他的心脏在疯狂跳动,心肝肚肺都在躁动着,“他们定然以为咱们看到痕迹后会跑,可咱们若是来一个夜袭呢?”

    骚操作!

    疯子!

    所有人都惊讶了。

    但越来越多的人眼睛在发亮。

    “寇可往,吾亦可往!”

    贾平安挥拳。

    “我们该去告诉那些地老鼠,这里是大唐!”

    ……

    感谢书友:“夜亂天”的盟主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