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65章 肠子悔青了

时间:2020-08-02作者:迪巴拉爵士

    贾平安先去东市转悠了一圈,在华州竹器店那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他视察了一番,问了如今竹器的销售情况,很是满意。

    现在华州上下都形成了一股研究竹器的风气,各种新颖的竹器不断上市,引得商人们闻风而动。

    “贾郎君,当初你说的要与时俱进,不可故步自封,所以华州上下都以出新为荣。”

    掌柜带着他看了一番那些新式竹器。

    “这个是何物”贾平安拿起一个圆润小巧的竹片问道。

    “这便是听了贾郎君的教诲之后,咱们华州最新弄出来的宝贝。”掌柜得意的道:“长安城里卖的最好的就是这个,供不应求啊!那些有钱人家,权贵人家都趋之若鹜……”

    你特娘的说重点!

    贾平安觉得掌柜是个话唠。

    “这东西……”掌柜一脸猥琐,“就是厕筹。”

    我去。

    贾平安看着手中的小东西,不禁无语。

    做工真的很精致,每一个地方都有倒角,只管刮,不必担心刮破菊花,简直就是精加工的典范。

    “开始只是做给女人用的,后来那些贵人也喜欢,这不,就越卖越好了。”

    果然是人才。

    边上一个伙计刚忙完,凑趣道:“其实一个土坷垃也行,在野外随便抓一把野草也能擦。”

    掌柜皱眉:“你懂什么。贵人吃的好,擦屁股的东西自然也要好。”

    这两个不学无术的家伙!

    被恶心到的贾平安丢下这个东西,拍拍手,“西方有一国,皇宫中的茅厕里没有厕筹。”

    “那他们用什么擦屁股”

    “他们弄一根绳子,直接拉,皇帝拉完了皇后拉,皇后拉完了大臣拉……”

    呕!

    贾平安绝壁不会承认自己是在报复,见掌柜和伙计在干呕,这才心满意足。

    “扫把神……”

    贾平安虎躯一震……

    这个称呼久违了啊!

    刘架就站在他的身后,一脸欢喜。

    “扫把神,某总算是寻到你了。”

    “你寻某作甚还有,这里是长安,别什么神啊鬼的,小心被抓进去。”

    “是,扫把神。”刘架和他走出去,“某的酒楼正要开张,那韩进请了几个人来吃饭,说是给酒楼取个名。某心中不安,就想请扫把神出手……”

    “为何不安”

    贾平安这是明知故问。

    “虽然某占股五成,可韩进认识不少人,还是地主,若是某被他压住,用不了多久就得卷铺盖回华州。”

    就如同是后世一样,你入股一家公司,若是你没啥背景,对方背景深厚,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边缘化。

    “扫把神,咱们都是华州出来的,某若是灰溜溜的回去不打紧……可丢的却是咱们华州的人呐!”

    你丢人关我屁事

    贾平安对此没兴趣。

    刘架突然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

    卧槽!

    这里是东市,这货是想让他老贾出名呢

    贾平安一把拽起他,骂道:“想作死呢!”

    刘架泪眼模糊的道:“扫把神,他们欺负人啊!”

    想到刘架对自己的崇敬,贾平安叹道:“说来听听。”

    “某做炒菜时,韩进的人就在边上看着,这看了一阵子,也能像模像样的做了出来,某……”

    “他想过河拆桥”贾平安神色平静,这等事儿后世多见。

    刘架点头,“虽然没明说,可他对某越发的冷淡了。”

    这怎么像是两口子之间的情况呢

    但韩进胆儿挺肥的啊!

    “去看看。”

    稍后二人去了平康坊,新建的酒楼已经差不多完工了,剩下些洒扫的事儿。

    大堂里,身材魁梧的韩进在陪着两个男子喝酒。

    “你来了。”他对刘架的态度果然是有些冷淡。

    刘架点头,令人弄了两张案几出来,上酒菜。

    贾平安对酒楼还是有些兴趣,不时看看周围。

    来了个乡巴佬。

    韩进等人嘴角噙笑,继续说话。

    “某这个酒楼……”

    “不是你一人的。”贾平安拿起酒杯,心中希望韩进能暴起,这样他就有理由出手。

    韩进:“……”

    贾平安举杯嗅了一下酒,觉得味道不咋滴。

    韩进强笑了一下,“这便是刘架,这酒楼也有他的份子。”

    刘架木然。

    从贾平安答应出手开始,他就决定听扫把神的,扫把神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

    韩进指着两个男子说道:“黄靖,常硕。”

    黄靖看着温文尔雅,拱手问好。

    常硕脸上有肥肉,闪闪发光,一看就是油腻男。

    贾平安拱手,然后开始吃菜。

    尝了一下之后,他放下筷子。

    那边的韩进正在请黄靖和常硕为酒楼取名。

    “某看闻香来不错。”黄靖抚须微笑,“香乃酒菜香,闻香而来,这便是极好的寓意。”

    韩进赞道:“黄兄大才,某只是听了这个名字就觉着口舌生津,胃口大开。”

    黄靖笑了笑,举杯邀饮。

    常硕打个呵呵,“闻香来是不错,某这里也有个名字。”

    “哦!”韩进放下酒杯,“某洗耳恭听。”

    常硕沉吟了一下,肥脸上油光闪闪,“金乌每日从东边升起,紫气东来,紫气楼,如何”

    “好名字!”韩进眼中多了欢喜之色,“紫气阁,这名字一听就……怎么说……”

    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贾平安笑了笑。

    三人一阵切磋,最后觉得紫气楼这个名字极好。

    刘架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扫把……”

    扫你妹!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迟早有一日会被这货连累进大牢里去。

    但刘架把姿态摆的极低,这是臣服的意思。

    韩进在长安认识些官员和权贵,所以自诩不凡,和刘架合伙不过是权宜之计,目的就是套出炒菜的绝活。

    过分了。

    贾平安把筷子一丢。

    声音很清脆。

    三人看过来,韩进拱手,“还未请教客人名讳。”

    这人确实是嘚瑟过头了。

    刘架说道:“这是某请来的大才,为咱们酒楼取个名字。”

    韩进不禁笑了,心想一个少年也来取名字……过家家吗

    黄靖微笑,但却有些不以为然。

    常硕大笑道:“那某洗耳恭听。”

    “取了纸笔来。”贾平安最近练字不辍,觉得大有进步,至少不会出丑。

    这年头纸张贵,要想练字,要么你玩沙盘,要么在桌子上书写……

    刘架脆生生的应了,亲自跑去弄文房四宝。

    就在这个时间里,韩进好奇的问道:“少年为何不肯说姓名”

    贾平安笑眯眯的看着他,“只因你不配!”

    呯!

    韩进大怒,一巴掌拍在案几上,刚想发飙,刘架回来了。

    摊开纸,磨墨,送上毛笔……

    刘架的神色近乎于虔诚,让想发飙的韩进止住了冲动。

    贾平安提笔,一挥而就。

    刘架拿起纸张,他的文化水平也仅仅是识字。

    “什么名字”韩进冷笑道:“可有紫气楼好”

    “说这个作甚”常硕含笑,云淡风轻的姿态保持的不错。

    刘架的眼睛一亮,看了贾平安一眼。

    这一眼里带着崇敬,让贾平安有些心虚。

    这货不会回头又去供奉我的牌位吧

    想到这个贾平安就肝颤。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温文尔雅,正在抚须的黄靖脱口而出道:“好诗!好诗!好诗!”

    常硕正在喝酒,听到这两句后,神色一滞。

    “这……”

    而韩进已经是彻底的懵了。

    刘架只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舒坦,一种逆袭过电的感觉让他颤栗了起来。

    某的扫把神啊!

    “名字叫做,天然居!”

    刘架目光炯炯,“如何比之紫气楼如何”

    常硕放下酒杯,以袖遮脸,“某不如,某不如!”

    黄靖喃喃的道:“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这是回文体,妙到巅毫,加上天然居的名字,这便是绝妙的回文体。”

    他起身拱手,肃然道:“黄靖见过郎君,谨受教。”

    他躬身。

    常硕也起身,“常硕见过郎君,谨受教。”

    文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当你表现出能碾压他们的实力后,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们都会低头臣服。

    贾平安拱手,起身道:“酒不好,菜也普通,告辞了。”

    他扬长而去,到了门口时,韩琦这才反应过来,“敢问郎君名讳。”

    “贾平安。”

    韩进猛地站起来,“扫把星……百骑之虎”

    最近贾平安在百骑里颇为得意,昨日拿获了那些贼人后,百骑免于责罚,内部就有人在嘀咕,说这是百骑之虎。韩进消息灵通,也得知了此事。

    刘架起身相送。

    韩进也赶紧追上来,躬身相送。

    他此刻把肠子都悔青了,低声道:“贾郎君如此大才,刘郎君,以后咱们要多亲近才是。”

    他怕了。

    背后有人的刘架,不是他想撇开就能撇开的。

    刘架的心情极为舒畅,说道:“炒菜本就是贾郎君弄出来的。”

    “韩郎君……”

    “韩郎君”

    韩进呆滞站在那里。

    炒菜就是酒楼最大的倚仗,也是他未来的发财核心。可现在炒菜的发明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肯告诉他:你不配!

    “某见真神而弃之如敝履,愚不可及……”

    他拔足就追。

    “贾郎君!”

    ……

    求支持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