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唐扫把星 第64章 狗内侍

时间:2020-08-02作者:迪巴拉爵士

    卫无双一路进宫。

    “那边事了了”王忠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个命硬的女人。

    “是。”卫无双面无表情,也就是面瘫脸,“奴求见陛下。”

    王忠良摇头,“陛下刚用饭,正在打盹,有话你只管对某说。”

    他就是皇帝身边的一道堤坝,把那些琐事按照轻重缓急分类,随后禀告上去。

    感业寺的事儿既然解决了,那就不是要紧事,明日再禀告也一样。

    “让她进来。”

    皇帝的声音听着很清醒,不像是打盹的模样。

    王忠良:“……”

    卫无双依旧是面瘫脸。

    随后她走了进去。

    烛光中,李治已经恢复了清醒。

    “细细说来。”

    “臣跟着百骑到了感业寺,贾平安突然令人拿下明德拷打……”

    卫无双飞快的看了李治一眼。

    李治面无表情。

    这是对明德被拷打无所谓

    无所谓……

    卫无双心中一松,觉得贾平安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否则皇帝大怒之下,说不得就能镇压了他。

    “明德招认,五日前有几户先帝嫔妃的家人筹钱进献了一尊金佛,在运送进感业寺时被人发现了。”

    “这是谋财!”李治的眉间多了轻松,“此事可禀告了”

    金佛这等事自然无法传到到李治这里,在王忠良这里就会被拦截。若是王忠良说金佛之事禀告了,那么明德就会脱罪,若是相反,那就是大罪。

    可那是感业寺的事儿,再说了,私下进献金佛虽然违规,可用心却是好的,明德说不定只会被轻微出发,而那几家权贵屁事没有,到时候他还能卖个好……

    他在做选择题,所以犹豫了一下。

    卫无双却依旧面瘫脸,“后来去查探,发现那尊金佛已经被明德调换了。拷打之后,她招认是自己寻人来把金佛给弄成几块,一块块的偷运出去。”

    李治看了王忠良一眼,“此等狡黠之辈,乱了感业寺的规矩,重惩。”

    王忠良的选择题已经不用做了,赶紧应了。

    “你去吧。”

    卫无双告退。

    王忠良把她送出去,觉得自己今日连续两次犯错真不该,幸而不是大错。

    “王忠良。”

    “奴婢在。”他回身进去。

    皇帝神色淡然,“跪边上去。”

    王忠良:“”

    皇帝从未责罚过他,所以这话听着有些……

    咱莫不是幻听了

    他想掏掏耳朵。

    “跪边上去!”李治的脸上多了阴郁。

    王忠良一个滑跪就滑了过去,吓得浑身冷汗。

    咱是哪错了

    李治起身往外走。

    夜风吹拂,吹来的却是热风。

    “此事百骑无能,若非是贾平安查出了明德藏奸,朕如何对得起先帝在天之灵”

    “是。”王忠良觉得皇帝是真孝顺,爱屋及乌,对先帝留下的那些嫔妃才多了关注。

    “明德得罪了佛祖。”

    王忠良低头,“是,想来她会被天谴,活不了几日了。”

    李治默然,负手看着夜空。

    ……

    禁苑今夜动静很大,几百个火把燃烧着,照亮了一小片天空。

    第二日,唐旭在上衙的路上得知了消息,急匆匆的赶去百骑。

    包东已经到了,坐在台阶上抠脚,那龇牙咧嘴的模样,让人以为他是哪抽了。

    “校尉来的好早。”外面传来了门子的声音,包东飞快的穿好袜子和鞋子,然后起身,拔刀操练。

    昨晚他们弄完已经很晚了,贾平安请了百骑的人喝酒,席间给包东说了一番话。

    ——要想升官,首要是让上官知道你勤勉听话。

    咱不一定听话,但勤勉总是可以装一装的。

    唐旭急匆匆的进来,见他在操练不禁很是满意,“某正想寻人问昨夜之事,说说。”

    包东把油纸包打开,翻找了一张最大的胡饼递过去,“校尉先吃个饼。”

    老子想吃瓜!

    唐旭接过胡饼咬了一口,“快说。”

    “昨夜……”

    包东一番话说下来,让唐旭也傻了眼。

    “他竟然敢拷打明德”

    邵鹏来了,唐旭给他使个眼色,二人去了值房。

    到了值房时,唐旭也吃完了胡饼,“有些咸腥,就像是……豆豉的味道,不过却更好吃了。”

    他关上房门,回身,邵鹏已经迫不及待了,“昨夜之事咱只是知道了个大概,详细如何”

    “贾平安拷打了明德,查出有人进献金佛,被明德换了……运送金佛时被那些贼人发现了,于是一群恶少亡命徒就聚集在一起来抢。”

    “拷打明德”邵鹏白皙的脸上多了红晕,“那贾平安好大的胆子,不,他好大的气魄!老唐咱问你,就算是你知晓明德有嫌疑,可敢拷打她吗”

    唐旭想都不用想,“某不敢。只能让你去和宫中交涉。”

    邵鹏苦笑道:“某也没这个胆子。可贾平安……那个少年就敢。昨夜若是没有他的果断,此事百骑更麻烦了。”

    “什么意思”唐旭心中一紧,“难道宫中不满了”

    百骑作为帝王的心腹力量,荣辱都来自于帝王一言。

    邵鹏点头,眼中多了些不满,“咱出宫时遇到了王忠良,他呵斥咱,说百骑无能,竟然不能及时查出明德之事。”

    “放特么的屁!”唐旭涨红着脸,怒道:“那是感业寺,先帝嫔妃的清修地,咱们哪里能干涉”

    “可差点就出了大事!”邵鹏冷冷的道:“宫中的那些人不会管咱们的死活,只要结果。而且以后感业寺那边百骑要多看顾,这是王忠良的原话。”

    “这是丢锅!”唐旭怒不可遏,“这是欺咱们百骑无人能在陛下那里说话。”

    “说了。”邵鹏的眼中多了些兴奋之色,“咱打听到了消息,昨夜和贾平安同骑的那个女官卫无双,她给陛下禀告了实情,随后王忠良被罚跪……你要知晓,这是陛下登基后第一次罚人,王忠良心中不安,这才冲着咱们百骑使劲。可他却不敢冲着贾平安去,你可知为何”

    “那是扫把星,他是陛下的身边人,哪里敢冲着小贾动手”唐旭一大腿,“昨夜若非是贾平安,感业寺内里的脏事会一直被瞒着。这般说来,咱们还是托了他的福,这才避免了被罚。”

    他觉得自己逃过一劫,心情大好,“也不知昨夜贾平安做出决断时是如何的煎熬,说来倒是辛苦了他。”

    “问问。”邵鹏叫来了包东。

    “昨夜贾平安令你等拿下明德时,可是多番考量”

    唐旭和邵鹏是在琢磨贾平安的资质,若是可以,以后自然要慢慢的培养他。

    包东提起这个就来劲,“没有,他突然就令某拿下了明德,随后果断让某拷打,没有一丝犹豫。”

    “嘶……”唐旭觉得有些牙痛,“这少年是莽撞还是果断”

    “莽撞莽撞他能看出明德藏奸”邵鹏冷笑道:“你老唐不学无术,整日就知道吃喝嫖赌,再这般下去,那少年迟早会做了你的上官,到时候咱看你羞不羞。”

    唐旭一拍案几,“邵鹏你这是看不起某吗”

    “对。”邵鹏骂道:“百骑在你的统领之下,越发的没了规矩,某先前进来时,说是有一人还没来,贱人!看看你做的好事。”

    “狗内侍!”唐旭也火了,“点名!”

    随后点名……

    “校尉,是贾平安没来。”

    唐旭看了邵鹏一眼,狗内侍,就是你哔哔,非得要查谁没来。现在好了,贾平安没来,你去重惩他吧。

    邵鹏站在那里,面色微变,尖声喊道:“昨日贾平安去禁苑辛苦,咱特许了他今日休沐!”

    他看了唐旭一眼,眼神轻蔑:“散了吧。”

    唐旭过来,邵鹏冷笑道:“这等手段某信手拈来,你可能”

    这是说唐旭是蠢货。

    不能忍啊!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哎……”

    邵鹏面色一变,唐旭冷笑:“六次五香楼。”

    邵鹏气的发抖,“最多三次!”

    唐旭冲了出去,随即传来他爽朗的声音,“你这个小贾,邵中官昨日不是许了你今日休沐,你还来作甚”

    呃……

    贾平安今天没起晚,可阿福却抓住他的胸口不放,一扯胸前就痛的不行,这不就迟到了。

    他一脸懵逼,“这……”

    邵鹏啥时候说过这话

    老唐莫不是昨晚在五香楼嫖多了

    唐旭低声道:“快走。”

    得!

    既然有免费的假期,不要白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