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敌小药农 第一章穿越

时间:2018-05-18作者:天午

    庄周瘸着一条腿来到院子里,抬眼看向记忆深处快要消失的二间茅草房,一时间百感交集,眼眶微微有些酸涩、湿润……

    家里一个老旧的日历上写着:1993年,七月。

    也就是说,他重生了,回到了那个错与乱交织的少年时代。

    明明前一刻还在和几个狐朋狗友把酒言欢,醉生梦死。喝大了,躺床上就睡,然后一睁眼,就这么直挺挺的穿越了?要不要这么随意啊?

    “呵呵……”

    庄周心头苦笑着,原本已经快要模糊的记忆,一个个片段缓慢的在脑海中浮现,恍如昨日。

    他是家里的老二,上头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双亲都还健在,只是母亲的身体不太好。

    穷。

    很穷。

    穷到什么程度呢?

    印象中,自己今年二十一岁,中专毕业后回来,自己创业。一家六口人,两间卧室。

    父母和幺妹一间,姐姐一间,自己和弟弟打地铺,挨着灶台睡,有时候也睡过牛棚。

    全家人吃的是苞米糊糊,那玩意儿不顶饱,容易嗓子发炎,一发炎,再吃下去,就像咽刀子一样。

    夏天没有薄衣服,冬天没有棉被子,吃不饱,穿不暖……

    这就是庄周对这个家,对自己童年所有的记忆。

    不堪回首,也没有勇气重新来过。

    其实,他家里还不算最穷的。

    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家里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人们奇怪的发现了一个规律,每逢135单日,他家的男孩就跑出来野,撒欢……

    每逢246双日,他家闺女再出来。

    一开始,很多人都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家两个孩子,只有一身衣服,男孩出来玩时,姐姐就待在家,光屁股钻进被窝里。姐姐出来时,弟弟就待在家……

    所以不只是庄周他们家,全村人都穷。

    关于少年的记忆就这么多,大概是穷怕了,穷疯了,所以庄周才会在中专刚刚毕业,就回来创业。第一次创业,自然是以失败告终。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

    人到中年,他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酒那阵,事业已经差不多稳定了。

    有了房,买了车,有一笔不小的存款。

    那天晚上,他正和几个朋友吹嘘,打算在四环以内搞一个厕所那么大的房子,牛皮吹了没多久,他就穿了……

    所以人们总是说,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其实想想,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个十七八岁晒得黝黑的大小伙子从屋里出来,走上前,手里的一副拐递给了庄周。

    “哥,你腿刚好,娘不让你出来,这个给你。我去下地干活了。”

    这小伙子名叫庄石。

    这幅拐是他昨晚上没睡,纯手工赶出来的。

    庄周接在手里,很沉实,只是木头表面有一些毛糙没处理干净,隐隐有种扎手的感觉。

    “去吧。晚点我也要去一趟药田,有你的这幅拐,这点路不碍事的。”庄周笑了笑说。

    庄石闷闷的“恩”了一声,低着头,二兄弟擦肩而过。

    这小子性格就这样,是个闷葫芦,庄周自己记得没少骂他,一棍子打不出个响屁来。

    日历。

    茅草房。

    弟弟。

    所以……自己是真的穿越回来了,不是做梦?

    本应该高兴的,可为什么偏偏高兴不起来?心里头还隐隐有种想哭的感觉?

    站在院子门口,看了二间快要塌了的土房子一会,庄周转过身,闷头拄着拐默默的朝村东一座不大的荒山上走去。

    庄周几乎花光了上学时所有兼职赚来的一点积蓄,又从家里拿了点钱,包了一座山头,种药材。

    他是一个中专生。

    很多人也许不了解,在那个年代,有那么一个阶段,中专生是很牛很牛的存在。而庄周,是整个村子里,乃至整个乡里第三个走出去上学的中专生。

    开学的那天,他们家破天荒的请了全村老少吃了一天宴席。

    鸡鸭鱼肉,鞭炮,锣鼓……

    那一年,中专生是包分配的,而且分配的工作大多是公务员,岗位也是千挑万选。

    那一年也是庄周,人生中最风光的一次。

    然后……

    又过去两年。

    国家取消了分配制度。

    又过去一年。

    中专生地位急转而下,大学生一飞冲天,一时无两。

    庄周没有抓住时代的尾巴,很可惜的从九天之上打落凡泥,他不甘心,所以毕业后从大城市回来,自主创业。

    但此时,村子里的风言风语已经很多了。

    “读书读傻了吧?”

    “供你上大学,就是让你回来种地的?”

    “瓜娃子!”

    最惨的是,就在一个月前,庄周上山,不小心摔断了腿。

    “屁!他那是想不开,上山自杀去了。”

    “啥?那龟儿子当初嚷嚷着包山的时候,还借了我不少钱呢,他可不能死。”

    “走,去他家,要钱去。”

    庄周现在背着一身债,其实这么说也不对,这些钱大部分是他爹和村里人借的。

    但……父债子偿。

    还有,当初别人借钱的时候,还不是因为他“大学生”的身份,而且肯吃苦。

    所以重生回来的庄周才会无所适从,欲哭无泪。

    那些年的艰难,和苦难……

    第一次创业的失败……

    药田本就收成一般,半个月后,一场虫病席卷,彻底清空了庄周家的家底,并且背负了十年之后才还完最后一笔的巨债。那笔债,就像一个枷锁,无论是第一次创业,第二次,第三次……枷锁始终束缚着他,长达十年,望不到前路,举步维艰。

    “细菌性穿孔病。对,就是这个!”

    “半个月后,药田几乎全部感染了这种病虫害,眼看就要收成了,却在一夜之间,叶片上出现半透明水渍状小斑点,逐渐扩大成紫褐色至黑褐色病斑。然后叶子溃烂,病毒蔓延到根部,直至土壤也一起发生病变。”

    “在后世,细菌性穿孔病,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病虫害。能够及早通过农药防疫,也能通过虫药及时的将病虫杀死,从根源上加以控制。”

    “还有半个月,应该……还来得及。”

    庄周步子渐渐加快,既然已经意识到这场病虫害对他今后的事业生活,造成了多么大的困扰和不便,而且其实是能够板正甚至杜绝的,自然不可能再让事态恶化下去。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家里的现状,也已经不能允许任何一点不安定的因素存在。

    将所有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钱!

    庄周走在路上,感慨着空气中满满都是钱的味道。

    有了钱,他似乎才能改变一些东西,至少,假如这次病虫害没有威胁到药田,一个月后,药田丰收,药材变成了钱,他就可以不用再吃那种难以下咽的苞米糊糊了。

    没多久,庄周来到了荒山上。

    眼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药田,身后是一个不大的小木房子。

    这间木房子还是庄周亲手盖的,偶尔家里来了客人,他会住在木房子里,一来腾地方,二来也能方便着照看药田。

    想一想第一次创业时的热情,和劲头……

    后来,

    那场虫病,一夜之间,所有的努力和心血,付之一炬……

    庄周走上前,蹲下身去,手掌摩挲着抚摸着一小片嫩绿色的叶子。

    “虫病还没发生。”

    “还有的救。”

    很快,他又皱了一下眉头。时间过的太久,他已经忘记了,对付这种虫害需要哪一种农药。

    还有一个问题是,即便他想起来,如今市面上,以现在的科技水平,那种农药研发出来了吗?

    “叮!”

    “妖王系统激活,识别中……”

    “宿主符合绑定条件,自动绑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