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越美食国度:兽世狂欢 第237章:

时间:2018-07-21作者:柳林风

    年轻人:我们的偶像既好看又能干!哪个眼瞎、道德败坏、心黑的坏人有这么狠的心来伤害如此高洁的人?!夜小小就是天空上高高挂着永不落的光芒万丈,谁敢动她,就是谁要夺走我们活着的希望,不让我们活,就是我们的敌人!敌人我们就要消灭!消灭!消灭!

    夜小小行医,不少男女老少都受过她的恩惠和帮助。

    她就像一束突然出现的强烈阳光,炽热又霸道的照亮阴暗的角落,带来不少温暖。

    不少家庭,因为她从此过得和睦温馨;不少不良人因为她走上正义之道;不少走投无路陷入绝境的人,因为她,看到了希望……

    在夜小小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她已经累积了数不胜数的功德。

    要不怎么说,行医是最积功德的行业?

    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没多久就传开了。

    毕竟是夜小小这种重要关注人物的新闻,就算现在是冬季了,在没有多少娱乐活动的兽界,大家传的很是勤快。

    一传十,十传百。

    最后,连几岁的孩童都和大人一样,见个面都要问问身边的小孩子这样的问题:

    今天有小小巫医的最新消息了吗?

    哎哟,你们一起猜猜,究竟是谁这么缺德干的坏事?

    今天炎火大英雄醒了没?

    诸如此类的话题,每人都在上演一遍。

    他们每天不厌其烦的问着,就是希望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

    对于之后夜小小即将出发去海域的事情,表示担忧,他们怕夜小小一去不返,再也不回这个家了,大家相处久了,有了感情,他们所有人都不希望被夜小小抛弃。

    感觉被夜小小抛弃,就是被希望给放弃了一样的让人害怕。

    还好最后夜小小临行之前霸气撂下一句话,这才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霸气地回头望着送她离开的人海,只说了一句话,“等我回来再来收拾你们!”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跟她一起出行的人走了。

    还记得那时所有人高兴欢喜的齐声呼喊:“我们等你回来收拾我们,我们的皮可痒了!”

    大家一起吼出来的声音震耳欲聋的,传出很远,送了夜小小一段路。

    在那之后,卡罗部落的兽人们不担心了。

    夜菀的兽人本来就不担心,但他们不能把夜菀里的任何消息透露出去,这是属于夜菀的机密,每走一步都是有计划的,不能乱了计划,在夜菀里可以随便说,但在外面,就要绝对的保密!

    夜菀的兽人,在经过夜小小的手之后,就只剩下了绝对的忠诚!无论老女老少!

    部落的兽人提着的心一被放下,他们的心思就开始活跃起来了。

    是了,他们怎么给忘了,这里有夜小小一手创建的夜菀,这里有着夜小小的心血,还有灼华要留在夜菀看家。

    夜菀对外宣布的是炎火已无大碍,跟随夜小小出行,临行的送别大家都有看到炎火的身影,便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心想,那么重的脑创伤也能恢复的这么快,真是命大,不愧是夜小小的强大伴侣。

    其实那人是跟炎火差不多身形的鬽三假扮的,夜小小给化的妆,一流的技术,愣是骗过了所有不知情的人,就连当事人鬽三,在画完妆之后照镜子,差点都要以为自己就是炎火了,把他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手轻轻碰碰脸,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鬽三的内心很雀跃啊,只要一想到他以后可以顶着炎火的脸兴风作浪,靠近夜小小,保不准还能对夜小小上下其手什么的,想的他都要流鼻血了,他梦寐以求的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管他是不是托了炎火的福。

    打死他也不承认,就算头号情敌现在不行了,那也不能示软!

    鬼才要给炎火长脸!

    这里有夜小小的孩子,这里有夜小小的家,满满的都是与炎火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夜小小怎么会舍得离开这里。

    那些看不见的敌人的下属们,都在暗搓搓的考虑着,他们是不是该跳槽转移阵营了?

    外界这么大的压力,他们快顶不住了呀,再说,他们心里也挺喜欢夜小小的,夜小小多好,对自己手下的人好到不行,从不亏待诚心待她的人,这么好的美丽雌性,上头的人干什么要搞人家啊,低下的小喽喽们实在想不通……

    达尔迦因为身份不便,走不开,不能离开卡罗部落,这里还需要他坐镇,所以达尔迦就跟灼华,一起留了下来看家,两人每天度日如年的,眼巴巴的数着日子求夜小小快点回来雨露均沾吧。

    夜小小走了才第一天,两个男人就忍不住了,想要去把夜小小给追回来,或者跟着跑了算了,至少那样他们还能时时刻刻的呆在夜小小的身边,每天都能看见她那张明媚的笑脸。

    好吧,现在出了炎火这件事,夜小小暂时是不会笑的明媚,没心没肺的了。

    可是这个想法他们也只能在脑袋里想一想,转一弯儿过过瘾罢了。

    忍不住他们也得忍啊,不能露出丝毫的马脚让敌方察觉到,乱了夜小小的计划,所以他们每迎接新的一天到来,内心就更痛苦一分,他们当初究竟是有多么想不开,想被夜小小虐的,竟然傻逼逼的答应下了这种苦差事。

    两人悔得肠子都青了。

    哎,兄弟两人勾肩搭背的,两眼泪汪汪,相视却无语凝咽。

    鬽二在救下夜小小之后,就狠狠地忍着心疼严肃地训斥了她一番,一番训斥,说的话也极为难听,但却是大实话,都是在说开导夜小小钻牛角尖思想的话,都是在为她好。

    连灼华回来后了解了情况之下,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虽然难过夜小小竟然骗了他,还是骗的这种事情,灼华心里说不难过没人信,他都把自己的情绪明晃晃的摆在了脸上。

    灼华有心想要装模作样的凶夜小小几句,让她不要想再不开,让他担心,但一颗心怎么也狠不下来。

    他不是炎火,也无法像鬽二那样。

    就算是夜小小错了,他也不忍心看到夜小小受任何的委屈,管他对的错的,谁敢让我媳妇受委屈了,谁就是我的敌人!

    就是他自己也不能委屈了夜小小!

    雷霆呢,则是强忍着要把夜小小紧紧抱进怀里好一通安慰的冲动,阻止灼华扰鬽二的事。

    训一训也好,也省得小小之后会再想不开要寻死。

    夜小小想死,有的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方法,到时候若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后悔也没用。

    有的苗头,就是要在一开始就掐灭的无影无踪!

    不能留有让自己日后可能后悔的任何可能性!

    还记得鬽二是这么说的:

    “夜小小,你现在长能耐了啊,看把你给能耐的,竟然还学会寻死了,谁教的你?炎火还没死呢,你就要死在他前头?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一死,死的倒是干脆,什么都不用管一走了之,打着死了一了百了的想法是吧?”

    “挺行的呀,你死了,我们是不是还要给你陪葬?小喵喵和墨墨是不是要到外面去流浪,无家可归,当没人要,无父无母无人护着的孤儿?你在做事之前有考虑过两个孩子的处境,有想过她们在知道你的一番行为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我们什么感受,大家什么感受吗?”

    “难道你就不怕会寒了我们的心?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狠!她们还那么小,我们有这么多人在这里陪着你,大家有难一起渡过,你究竟是有多狠的心才能想到要去寻死,撒手不管的?啊?!你倒是说啊!谁特么教你这个的?!”

    鬽二气的都飙出脏话来了。

    “要我们这么多人,为了你一个不敢面对现实困境的懦夫负责任,我都替我们自己感到不值!有事不敢勇往直前、迎难而上,就知道退缩让别人上的人能成什么大事?”

    “炎火变成如今这样都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救你!可你倒好,不领炎火的一番苦心救你受苦,竟然敢想不开!你也不想想,你的命是炎火用他自己差点死掉的命换来的,你的命现在已经不属于你自己!属于炎火的明不明白!”

    “你想死,炎火同意了吗?你就算真的很想去死,难道不该等他醒来问问他,你能不能死?早知道如此,炎火当初就不应该救你,反正你都是要死的人了,救你干吗,还要白白赔上他自己一条命,我们一群人还要看你的脸色!替你的骄纵任性买单。”

    “以为会点医术你就能天下无敌了?傲娇上了?我们大家都要围着你转?你若真的这么有能耐,你怎么不去把事情弄清楚了再死,还可以还炎火一个公平。有本事就把火往外撒,对想要伤害你和炎火的人尽情地撒。”

    “你有本事你把幕后黑手,那个做坏事的人揪出来,就算到时候你把人当出气筒、一颗球在地上踢滚,我们都没有意见,那是你有能耐!说不定届时我们还能帮忙踹上几脚。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现在在做什么?”

    “逃避现实,不敢去面对,不想给炎火报仇,任由凶手逍遥法外!若最后炎火真的死了,那请你认真地仔细的记住,都是因为你,都是你夜小小——害——死——炎——火的!”

    ……此处省略一篇长篇训话文……

    鬽二说的那叫一个口干舌燥,他说了好久好久,站着说累了就坐下说,坐下说累了,继续站着说。

    口渴了,就喝了口旁边灼华不知何时泡上的茶润润喉,然后继续讲!

    灼华想呼他拳头,这是他要给小小泡的,小小听鬽二讲这么久的话,肯定口渴了,他心疼,小小今天一天都还未进食呢,鬽二干嘛这么啰里啰嗦的,长话短说不行?鬽二敢把小小当作出气筒,问过他没?小心他把鬽二当成马蜂窝!

    众人:……原来听别人说话也是会口渴的呀,真神奇。

    鬽二的唾沫,硬生生把夜小小给说的一愣一愣的,所有的伤心,在这一刻仿佛都消失不见。

    把一个在想不开的牛角尖思想里转悠的人给强制性的掰了回来。

    不过夜小小这次的举动真的是做的太过分了,竟然不顾一切不声不吭的要寻死,管她是不是因为钻牛角尖或者因为心中郁结无人开导的原因造成的。

    反正这事给鬽二留下了心里阴影,当时在小脸上察觉出夜小小的意向时,把他给惊得从房梁上头直接掉下来,还好他的技术过关,平稳落地。

    但依旧阻止不了他当时的那种心惊,现在人来多了,夜小小也不敢了,如今还一副傻愣愣地盯着他看,乖乖听他训话的模样。

    于是鬽二的胆子一下子就壮了起来,心中的惊吓表示急需一个突破口来发泄,不然他寝食难安!

    (鬽二:作者君,老子平时的胆子就挺大的,你看不起我?!

    作者君:比如?

    鬽二:我强势霸气的上了夜小小的床,扑倒她!

    作者君:呵呵,上夜小小的床在冬季给她暖被窝后就走,这貌似你有义务吧?还是说每次在欺负完夜小小就溜的人是谁啊——

    鬽二:……本人显示已下线……)

    所以这会儿鬽二是给急的,长篇大论的训斥了夜小小一顿,语速快,有些话都说重复了也不知道,还继续说。

    藏在门后一直在偷听的达尔迦不得不对鬽二竖起大拇指夸赞他,哥们,你真行!你真厉害!你好伟大!你好样的!

    只要你日后不后悔,你今天说这么多重话对夜小小就好。

    你舍身取义的自我牺牲精神值得我敬佩,崇拜,但我并不崇尚……

    想让夜小小知道这些道理,我们可以说的委婉点嘛,实在不行那就换其他的方法来,可是哥们你偏偏用了最不该用,但效果确是最好的套路。

    哎,达尔迦在心里轻叹了口气,我该说你脑短路了好,还是该夸你傻呢?

    不过达尔迦并不打算出面提醒自家兄弟犯错,难得看见鬽二冲动一次,达尔迦还是挺新奇的瞅着看。

    这家伙以前总爱装作一副木头冷漠脸,对什么仿佛都不感冒的样子,好像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感兴趣,一副生无可恋的英俊脸,那阵子鬽二身上低靡的,死气的模样,跟现在一对比,简直派若两然!

    这时候的鬽二还没有感觉,自己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3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