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 第052章 救命恩人

时间:2018-06-12作者:木羽年華

    苏婉容仿佛坠入了一个冰冷而无望的万丈深渊。

    深渊内到处黑漆漆的,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彻骨的冷水自她的眼耳口鼻疯狂地汩汩往里面灌。急流肆意地冲刷,水势大得出奇,好似要将她的心肺四肢全数狠狠挤烂揉碎了一般。

    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没有求生的欲望是绝不可能的。苏婉容她不想死。可是她丝毫不通水性,她企图费力挣扎,可却发觉自己在四面八方的强烈水压之下,她连动弹小指的气力都无。

    鼻腔里感到因为呛水产生的胀痛,她如何扑腾也无法阻止不断下陷的身体逐渐被河水吞噬的剧烈恐慌。

    这种恐慌,苏婉容不陌生。那是上一世被人毒死的最后一刻,她所熟识的绝望感窒息感。

    苏婉容的意识模糊了,思绪再一次飘回重生以来每每纠缠着她的那个噩梦。

    一片黑暗之中,她粗糙的指尖紧紧捏着手心的半块玉佩。那是父亲生前几经周折,托人送去齐王府邸的唯一遗物。苏婉容认得玉佩上的纹路,可是到她手上的时候,玉佩已经生生裂成两半。

    碎裂的痕迹十分整齐,她晓得这是人为所致。可她如何也想不透,究竟是谁如此恨她。太傅府没落,那时的她只是一介孤女,一个王府弃妇,一个不受宠的齐王妃。

    她一无所有了,却总是有人企图把她仅剩的那丁点念想连根拔起,全部斩断。

    苏婉容难以抑制地感到不甘心,上苍悯人,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盘算好了一切,人算不如天算,她竟将要在第二世,这么年轻的年纪如此轻易地死去了。

    活了两辈子,她觉得自己每一世活得都像一个笑话。她自以为是地行得谨慎,却荒谬得连最后是谁害了她,她依旧无从得知。

    她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人生,更没有能力逆转父亲或是太傅府的未来。苏婉容在这一刻感到茫然,她不想死,可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活着,重生的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

    苏婉容渐渐放弃了挣扎,或者说她已经意识到挣扎的无济于事。不再试图施力,身子沉得更快,一切却仿佛反而变得轻松起来。

    水流依旧湍急,粘腻湿滑的水花带着刺痛感,反复冲溅在她的肌肤上。她终是没力气了,索性彻底闭上了双眼。

    河水的翻滚之中,苏婉容放弃了生念。孰料却在这个时候,又一股同样巨大的力道,就这么逆着急流如同凭空而降。

    腰间仿佛被什么坚硬强壮的东西给死死拦截住了。她在水里浮浮沉沉停留的时间实在太长,胸腔腰腹被迫灌入了太多河水,这一番挤压硌得生疼,反着欲呕的恶心,苏婉容觉得十分难受。

    她无法睁开眼,四肢却下意识开始不安地挣扎。可腰间力道奇大无比,不允她动,近乎粗暴地拖拽着她使劲往水面上带。

    接下来就是令人眩晕的一阵天旋地转。

    突然被带出了水面,苏婉容急不可耐地张开嘴,毫无顾忌地贪婪迫切大口喘息。新鲜的空气猛地吸入肺叶,稍稍带走了一些被河水呛灌的疼痛感。

    视线被河水模糊了,即便苏婉容睁开眼睛也看不清事物。等她呼吸终于平复了一些,腰腹间传来的挤压感让她忽然忆起方才她命悬一线,及时带她脱离险境的救命恩人。

    然而当苏婉容微微转过头去,不曾想,望见的竟是胤莽冷硬阴霾的面孔。

    男人黑沉沉的眸子仿佛蕴藏着狂风骤雨一般,此刻正愤怒地盯着她,他的面上发上湿漉漉流淌着的全都是水,残留着的河水顺着他刚毅的眉峰滴答滚落,成了连作一线的珠子。

    苏婉容杏眸大睁,心跳当即漏了一拍。

    竟然是他!

    苏婉容料想不到,所谓的“救命恩人”,竟然是他。

    这个原本应该已经出发狩猎四日,这个她避之不及,每每恨得她咬牙切齿、逼得她迫不得已连夜逃出离宫的可恶男人。

    如若没有这个男人,今时今刻,她又如何能够沦落到现下这样的地步?倘若没有他,她的父亲也不会深陷太傅府可能发生的劫难。苏婉容突然觉得,她宁可溺死在水里也不愿被这个男人所救。

    苏婉容想要挣扎,胳膊开始扑腾,胡乱推打男人硬如硕石的胸膛。她开嘴欲要惊呼,可嗓子里一个音尚未发出,耳畔却赫然传来男人怒声一道暴喝。

    那暴喝混着滔天的怒意,震耳欲聋,将轰隆隆翻滚着的水花都给硬生生掩盖了下去。

    “你他娘的再给老子动一下,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整个人绑起来?!”

    苏婉容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呆在了那里。

    ------题外话------

    会不会有人不喜欢黄桑爆粗口?好的,你们都尽情地讨厌黄桑吧,把黄桑留给我。

    啊啊啊啊,陛下求粗暴,求宠幸,求强吻(shang)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好懒啊,只想在床上躺尸。需要小可爱们热情洋溢的爱与鼓舞,才能站起来继续码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