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落跑小萌妻 193 忆往事

时间:2018-05-24作者:小柚子大叔

    窗外的骤雨下的更大了,像是倾盆而泄。

    黑压压的薄雾笼罩着整个院子。

    没过一分钟,那被吸住了雨水的棉被,压断了不堪重负的晾衣绳,掉到了地上。

    可宛妈依旧没有出现在院子里。

    董宛宛有些诧异,低声问道“妈,妈。你在哪里”

    可屋内除了唰唰雨水拍打声,再无其他的声音。

    她感觉有些害怕,怎么才转瞬之间就没有宛妈的动静了。

    疾步走出了房间,客厅内、厨房里都没有发现宛妈的身影。

    骤然而过的风声,让她汗毛阵阵战栗,凉气从心底冒出了。

    她有些害怕,对这熟悉的房间,她感觉一丝陌生的恐惧感,心也被提到了嗓子眼。

    加了音量,“妈,你在哪里,别吓我”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她。

    凌冽的寒风带着半开的大门,吱嘎吱嘎作响,发出了老旧门板摩擦声。

    黄豆大的雨珠,倾泻而入,打湿了屋内一片。

    董宛宛壮着胆,向着大门口走去。

    这一眼,她吓得一半魂,手抖的如筛子。

    宛妈仰面倒在,通向院子里的楼梯之上,下身全都是血,和着那雨水,很快流淌成一片。

    “妈,你怎么了?别吓我”董宛宛连忙扶起来,已经晕倒的宛妈。

    血流了一地,她心里恐惧到达了顶点。

    怎么办?

    对,对,去医院,先送医院。

    先回家中,拿一件透明的雨衣,给宛妈穿上。

    然后身子一弯,抓着宛妈的两只手,扛到了她那单薄的背上。

    背上宛妈,行动起来有些吃力,但她仍强撑着身子,奔跑在大雨之间,她身上瞬间就浸湿了,冰冷的雨水直接浇在她的身上,从头到尾淋个透彻。

    她也顾不上寒冷,一头扎着直向前冲。

    千万不要有事,不然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大雨倾盆的午后,水雾笼罩,能见度很低。

    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就连过往车辆也是少之又少。

    董宛宛只能一边等会车辆经过,一边被这宛妈向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直到她的力气一点点被消耗,咬着牙强撑着。

    终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她们的身边,愿意带他们一程。

    守在医院手术门口时,董宛宛的心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着急来回踱步。

    千万不要有事,她甚至祈求老天愿意把自己一半的寿命,来交换宛妈的平安。

    不知不觉间,湿透的衣服带着寒气,让她手脚发白,脸色发紫。可她仍顾不得自己身体的寒冷,一心守在门口。

    妈,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她心里真的很害怕。

    每从手术室出来一个人,她总要抓住了对方,询问一遍。

    可是他们总是摇摇头,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等待的时间,一秒钟都变得格外的漫长,此时,她脸色发白的,完全失去了血色皮肤还收失水皱巴起来。

    终于许久之后,手术室的门开了。

    “医生,你妈怎么样了”她照例抓住了医生的手,焦急询问。

    医生皱了皱眉,低眸看一眼,这稚嫩单纯模样的学生。

    “这病人,是你的妈妈?”眼睛又巡视一圈,问道“你爸呢?让你爸过来”

    “是是,那就是我妈妈,她现在没有事吧。我爸现在应该还在上课,你有什么事情,先和我说把”眼角的泪珠,再也控制不住,点点向下滑落。

    医生见着她哭的如此伤心,想起了自己这般大女儿,心里有些动容。

    “暂时没事了,等着麻醉醒后,就可以推出来了。你先把眼泪擦干,把你爸叫来”

    有些事,未必她一个小孩可以处理,需要大人来控制。

    接到董宛宛电话时,宛爸正在他们课外辅导班的学生上课。

    一听说宛妈出事了,他来不及请假了,只是跟学生说了接下来自习之后,就急急忙忙向着医院奔去。

    等宛爸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时,宛妈意识已经清醒,被推进病房中。

    宛妈眼眶中很湿润,有着说不出的哀伤,身体依旧很虚弱,拉着董宛宛的手,询问道“医生,怎么说。我的宝宝,是不是保不住了”

    她虽然全程昏迷的,但醒来之后,就感觉身上少了什么。

    闻言,董宛宛犹如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呆傻坐在一般,迟迟动弹不得。任由那肆意流淌眼泪滴落。眼神空洞的看向她的肚子,。

    一家人为了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做了很充分准备,就连宛爸平时那古板的脸上,也总是洋溢着笑容。

    “老婆,我来了”这时宛爸急冲冲的赶过来,抱住了有些虚弱得宛妈。

    一旁的护士见了,赶忙过来制止。“病人,现在很虚弱,让她平躺着休息”

    说罢,便把宛爸叫了出去,两人站在医院走廊的角落里,窃窃私语在讨论着,宛爸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眸中带着一丝低落忧伤。

    有什么大事,还要避开他们的,董宛宛眼睛时不时的飘向那里。

    宛妈的脸色发白得厉害,像是猜到了什么。等着宛爸回来时,她就已经迫不及待了拉着他,问道“是不是,孩子没了。医生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由于身体过于虚弱,即便是扯着嗓子说话,音量也不大,带着一丝的沙哑。

    宛爸扶着她的身体,让她慢慢躺回到病床上。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

    “你好好休息。别想着那么多,让自己情绪开心起来。”宛爸勉强扯出一丝苦笑。

    宛妈面色麻木,眸色空洞直愣愣的看着上方。

    “这孩子终究还是与我们无缘。”

    顿时,这一家人都陷入了哀伤之中。

    宛爸发现董宛宛浑身都湿漉漉的,便先让她回家去。

    行走在冬日冷冽的寒风中,湿透的衣服凝结成块。

    她并没有坐车回家,而是沿着马路回去,也许这样做才能够让她好受些,是一种对自己的惩罚。

    如果,她自己出门去收被子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也许,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但现在这一切,归根结底,还都是她造成的。

    等她到家的时候,身体已经被发紫了,浑身瑟瑟发抖,干瘪发白的皮肤,枯瘦地厉害。

    一摸额头,发烫,头也混混的。

    但她不想去医院。

    便吃了家里备着的退烧药,狠狠地倒在床上,睡了二天二夜。

    宛爸因为要在医院照顾宛妈,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周边邻居对这一家人,却更为好奇了。

    第三天,宛妈不顾医生的劝阻,硬是要出院。

    董宛宛和宛爸一早,就收拾了东西,带着宛妈回家了。

    可是,连小院的门口,都没有进来。

    平时一群并不熟悉的街里街坊的围了上来,貌似是好心的关心,眼神却一直在董宛宛的身上瞟。

    “老董,你们这几天去哪里,怎么都不见人”提问的正是,那常年混迹在各大公园,打听八卦的刘大妈,颧骨高,下巴窄,眼神中透着精光。

    宛爸,依旧一脸冷漠古板,并没有搭理他们,开了门,向着自己院子走去。

    从宛宛出事之后,他们这一群八卦的中年妇女,总是想方设法到他家来打听,可每一次他都会吃到宛爸的闭门羹。

    对于这班成天说风就是雨,东家短西家长的妇女,宛爸也是相当的反感的。

    见着宛爸不理人,便拉住了跟在宛爸后面的董宛宛,“这不是宛宛,今天难得出来一趟,到阿姨家来坐坐”声音尖锐,带着兴奋,像是抓住了什么猎物一般。

    董宛宛可是他们近半个月来的谈资,茶余饭后的八卦的对象。

    董宛宛低垂着眼,手一甩,挣脱了他们的手“各位阿姨,回去吧”

    小院的门一拉,把他们都挡在了外面。

    刘大妈像是被激怒一般,嘴角轻嗤“装什么装,我们都知道,你们从哪里回来了。怎么害怕人知道吗?”

    尖锐的声音很大,董宛宛听这格外的刺耳。

    “xx附二院,是不是。还是妇科,对不对”说罢,响起了一阵嘲笑的声音。

    董宛宛不想理会这群无聊的妇女,锁好门,向着里面走去。

    但门外的刘大妈,显然是没有说够,继而又开口说道“这怎么,没想到吧。我们连你去妇科的事都知道吧”

    和着一群妇女的嗤笑声,随着风声,显得格外的冰冷。

    “诶,就是有人亲眼看到了,就是这么巧。怎么,是不是去堕胎了,还是去看妇科病了”嘴角裂的更大,那笑声更加肆无忌惮了。

    自从她们得知这消息之后,之前他们就猜测她在做援交。

    现在她又出现去妇科,那思维自然都是直接向着那个方向去了。

    而刚才她们显然也看到了宛妈更像是刚出院的病人,但她们更愿意相信自己认为的那样。

    这次,另一个粗犷些的女声,开口说道“她从呆了医院这么久才回来。肯定是大手术,你看那小脸惨白的,肯定就是去堕胎了”

    “哎,你说现在的女孩怎么就这么不自爱呢”

    “就是,这一辈子也算是毁了,平时看着乖巧的小孩,背地里还指不定做着什么肮脏的交易”

    “怪不得,上次警察怎么都没有查到线索呢?肯定是她隐瞒了。不然这么久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我表弟的同事的大哥的外甥,就在警局工作。他都说了,这件事件的背后有猫腻”这无非又是以讹传讹一次流言。

    “做了这样的事,自己肯定是要瞒住啦。”

    “我要要是她,直接就一头撞死的了,不愿意这样没皮没脸活着”

    一群人,喋喋不休的围着她们门口,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讨论开了。

    一句句粗言秽语,一字不拉的落入她的耳里。

    很痛苦,字字扎心,心就像被撕碎了一般。

    这时,宛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她背后冒了出来,从她眼前,随着风呼啸而过,速度很快,向着小院门口冲去。

    她脸色虚弱苍白,眸底带着怒火,双手紧握着了,发白的双拳,骨节分明。

    刚打开门,就开始怒骂“你们这些人,一天天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在别人嚼舌根,小心生儿子,没屁眼。从我家口滚开,滚得远远的,再让我听到这些话,我就报警了。”

    一向温顺和蔼的宛妈,忍不出对着他们破口大骂。

    推搡着,让她们离开。

    “走,我们走。哼,自己管不好女儿,还不让我们说了”刘阿姨眼底满是不屑,嘴一瘪,脸色十分难看。

    那些整天闲聊的妇女个个体性硕大,加之宛宛刚从医院出来身体很虚弱。

    也不知道谁推了一下,宛妈脚底一滑,直愣愣向着后面倒去了。

    宛妈头磕在楼梯的边缘,血瞬时就流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了”董宛宛见状,连忙冲了过来。

    眼神发狠,眸底充满了红血丝,愤恨看了一圈围着人。

    这一群完全没有泯灭人性的畜生。

    刚才还围着看热闹的妇女,脸色变得有些惊慌,皆不敢上去帮忙。“是她,自己摔得,不关我们的事”

    说罢,一群人,脚底像是抹了油一般,四处逃散而去。

    生怕晚一秒,会被她们赖上了。

    宛爸听到声响,也从屋里冲了出来,见着宛妈晕倒在地,血又流了一地,瞬间腿就被吓软了。

    这刚从医院了出来,一时没有照顾不到她,她怎么又受伤了。

    顾上其他的,背上宛妈一路奔跑着向着医院冲去。

    而这一次,宛妈在医院住得时间更久。

    医生说,本来流产之后,身体很是虚弱。

    在加上这次,头磕到了石头上,重重的伤了脑袋。

    接下来的日子,就需要安静的修养,保持情绪稳定。

    宛妈醒过来之后,就变得沉闷寡言,痴痴呆呆的躺在床上,对什么东西失去了兴趣。

    有些人,有些事,似乎都已经不记得了,一病就是这么多年了。

    但好在人还是活生生,这已经让他们很宽心了,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为了给宛妈治病,也为了逃避过往的一切记忆,宛爸把自己住了半辈子的房子卖掉了。

    带着两母女,远走他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