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 第九十八章 今非昔比

时间:2018-05-17作者:宁悦岳

    “试炼者选择获得生命值10的被动提升……强化已完成,下一次将突破的生命极限值是1000!”

    基础生命秦长风是加上了上次回归时黑铁级完成度奖励的50点生命才侥幸达到1000点,而基础防御和基础体力都还差不少,怎么也要金刚不坏神功提升到第三层后才有希望了。

    而基础攻击和基础精神,就差得更远了,暂时没有希望,秦长风强悍的攻击几乎全都是飞箭这个技能带来的,而基础精神……他至今为止唯一用到的地方就是鉴定道具。

    至于从基础能量转换成的内力,已不算是基础属性,所以没有极限突破提升一说了。

    关于这一点,秦长风曾经偶然听土肥圆提起过,那就是曾有试炼者为了贪求基础能量的极限突破奖励,竟然死撑着不肯完成进阶战,在第一层足足经历了近十个世界!

    对于这种疯子,秦长风只能表示自愧弗如,基础能量的提升根本就没有现成的办法,只能通过完成度奖励或者极限训练道场这类方式提升。

    不过内心中,秦长风对于这种人还是钦佩不已的,有句话叫上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反过来说,也不无道理——凡人只有先变成了疯子,才有灭亡上帝的机会!

    “试炼者所有奖励已发放完毕,总共结余1120个试炼点,请试炼者注意查收,本次试炼结束,你的下一次试炼将在三十天后开启,即将回归试练塔……”

    “提示:试炼者修炼的功法和技能,除了试炼模式等特殊原因之外,只能通过用真实卷轴转化的秘籍获得。你修炼的金刚不坏神功,也不可以传授给其它试炼者!剧情人物不在限制之内。”

    主脑机械的声音中,秦长风带着第二层63的金刚不坏神功和转化过的六重九阳神功秘籍回归试练塔。

    虽然在里面消耗了七千多个试炼点,但总体来说,收获仍然空前巨大,首先六重的九阳神功秘籍就能连本带利的全部赚回来,然后第二层93的金刚不坏神功对于列兵试炼者来说,是几万试炼点都换不来的,不夸张的说,除非碰到同样无法理解的妖孽,否则第一层的进阶战,如果是相互杀戮模式,他就可以横着走了。

    再说九层少林金刚不坏神功,他可是没花一张真实卷轴就直接带回来了的,这笔费用最少也值大几千试炼点了。

    而且,主脑最后一条提示中所传达的信息,非常值得寻味。

    秦长风猜测,之所以不能通过口述的方式将自己练成的内功传授给其他试炼者,除了有某些能量转换的规则在内外,恐怕更多的是主脑为了限制功法的泛滥。

    因为一旦没有这样的限制,那么秦长风完全可以将九阳神功的秘籍同时卖给十七八个人,然后瞬间就会暴富,试练塔的实力和经济体系也会因此而立刻崩溃……

    所以,哪怕是记在脑海里的功法,主脑也设置了同样的限制,教不出试炼点购买真实卷轴,就会被直接抹除相关记忆……

    一回到被改造成湖心小筑的专属空间,秦长风就连着收到了两条来自军衔好友的信息。 一流小站首发

    一条是阿德的,说依林洛找到他,想通过他联系到秦长风,有重要的事商量。

    看完这条信息,秦长风微感无语,若说起交情,依林洛是他最早认识的试炼者,仅有的几次交流相处得也还不错,但坏在她身边的人莫名其妙的人实在太多,让秦长风不得不刻意疏远,以至于她现在还要通过阿德才能联系到自己。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阿德和自己有联系,并不值得奇怪,试练塔里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和阿德从同一个危险级幻想世界一起活着回来的事实,只要是有心人就一定有办法打听到。

    倒是阿德的做法一如既往的让秦长风满意,将事情原原本本的陈述出来,然后让他自己做决定,这在秦长风看来就是最好的队友之一,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总是有着自己想法,然后节外生枝的人。

    “如果她没有进入幻想世界的话,一个小时候在酒馆见面吧。”对依林洛这个天真的小姑娘,秦长风实在讨厌不起来,所以不管怎么样,打算还是见一面后再说。

    其实秦长风隐约已经猜到了一些,他在倚天世界呆了二十年,试练塔里就是两个多月过去,上次四个战队通常竞争的第三层进阶任务,这个时候肯定早就已经结束,估计蛮荒战队的结果不太好……

    另一条来自于当初借了秦长风1000个试炼点的那个原始人族面瘫脸,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直接寄来了2000个试炼点,显然是偿还当初借给他的本金和利息。

    秦长风看着2000个试炼点沉吟了少许,并不知为何低叹了一声,随后收了1500点契约约定的本金和利息后,将剩下的500点给邮了回去,同时附带着将自己房间的坐标也一起发了过去,并邀请他见一面。

    没过多久,湖心小筑内白光微闪,就有一个人传送了过来,正是当初那个非常落魄的面瘫脸。

    不过看到他的第一眼,秦长风眼中就不由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心中浮现出一句古话——士别三人当刮目相看,而今这位真的是今非昔比了。

    身上穿着一件雕刻着神秘花纹的铠甲,虽然并不华丽,但却透着莫名的端庄和浑重,脚上的战靴踩在木质地板上,都能发出铿锵仿佛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的背脊挺得笔直,哪怕行走时也不曾有半分弯曲,目光沧桑而坚韧,完全就是一个饱经磨砺的精英战士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当初颓废落魄的样子?

    秦长风不由对他生出了更大的兴趣,究竟是怎样的际遇,才能使他在短短几次试炼中就发生这样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在秦长风打量着面瘫的时候,对方也正平静的凝视着秦长风,隐约可见,他眼中闪过一抹好奇,似乎对他这副布衣僧人的样子十分惊奇,但他的神色中却没有丝毫表露。

    如一块坚忍的石头一般,无论风霜雨雪,还是严寒酷暑,都不能让他改变。

    二十年和尚生涯,使得秦长风早已经习惯了光头的模样,习惯了说话时捻着菩提禅珠,习惯了作为一个僧人的一切。

    所以他既没有解释,也没有让主脑还原他的外貌,就这样主动开口,淡笑道:“说起来竟然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面瘫平静回道:“石天,我知道你的名字——秦长风。”

    秦长风不以为意,他的名字并不是什么秘密,点了点头道:“我准备参加进阶战,你要不要一起?”

    “可以,你邀请我加入战队吧。”石天想也没想就回道,并主动将队长的位置让了出来。

    其实就算他不让,秦长风也会将这个位置牢牢抓在手中,否则哪怕一个人成立一个孤家寡人的战队独自参加进阶战,也绝不会将主动权交给别人。

    队长最大的权利就是可以无视任何成员,直接招收或者开除战队成员。

    虽然不经对方或者多数队友的同意,就直接开除队员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但这种随时都可能被别人处置威胁的感觉却是秦长风所无法接受的。

    他之所以坚定要走独行路线,是因为除了能通过仿制的命运罗盘进入想进入的世界外,更不喜欢身边有随时可能会给他制造意外的人出现。

    这些都只是在心里一闪而过,秦长风见石天答应得如此果决,便不由问道:“你经历了几次试炼了。”

    石天回道:“四次。”

    “还不满五次,你就答应我,不怕吗?”

    “若能前进,何惧生死?”

    听到这句话,秦长风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了一个不畏艰险,执着向前的战士的形象,这个形象……很高,很大!

    似乎为了打消秦长风的猜疑,面瘫沉吟了少许,主动补充道:“我见过你与阿古力的擂台战,相信你的能力,而且我也自信自己不会拖后腿。另外……这次咱们是合作,不算我欠你的那个人情。”

    秦长风不置可否,深深的望着石天,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这个人了,对方如此的光明磊落,莫名缘由的让他感受到了一股压力,也许是一个伪君子面对一个真君子时,自然而然生出的自卑感?

    狗屁!老子现在是秦长风,又不是空愚……我心黑,我自豪!

    秦长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随后脸上微微含笑的说道:“我会以战队的名义去保命,三天后你再来,和其他队友认识一下。战队除了你之外,我还内定了一个人,所以还剩下两个名额,你如果有合适的,可以推荐,但是否能加入,还须要通过我的审核”

    “我知道了”,石天闻言,轻轻点头后便即离开,毫不拖泥带水,对于秦长风,对于湖心小筑的美景,全都没有半分留恋,好像他心中只有一道唯一的信念,任何与这道信念无关的东西,对他都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过了片刻,秦长风也传送到了广场上,并走进了酒馆,进门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桌子边的依林洛。

    没办法,耳朵上咬着的两条红色小蛇,以及童颜ju乳的外貌实在太引人侧目了。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阿德一个大男人,坐在同一张桌子旁边却毫无存在感,莫名其妙的就会被人自动忽略。

    “找我什么事?”秦长风在依林洛对面坐下,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土豪哥哥,听说你会参加这次的进阶战?”小姑娘似乎心情不好,而且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完全没有以往的古灵精怪。

    不过在看到秦长风卤蛋一样光头的形象后,还是忍不住噗嗤笑道:“土豪哥哥,你这是操劳过度肾虚秃顶了吗?”

    秦长风闻言,也摇头开启玩笑来:“我这是太聪明的缘故,有个词你没听说过吗?聪明绝顶!”

    说完,秦长风看了眼阿德后,接着道:你也要参加这次进阶战吗?”

    “嗯“,依林洛点了点头,恢复了少许以往的神采说道:“我希望你能带上我,我……我付不起太高的价,最多一千个试炼点。”

    秦长风笑道:“试炼点就不用了,我保证带你晋升到第二层。”

    “谢谢”,依林洛扬起笑脸,终于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红色的宫装纱裙穿在她身上,透着纯洁与妖娆并存的气息,而呆萌的样子更让人很想伸手去揉她的头,不过秦长风手臂微微动了一下后就忍住了,毕竟人家身后貌似有个很严苛的家长,再被人家误会了就不好了。

    这时,小姑娘似乎收到了什么信息,脸色微微一变后,就向秦长风告辞后急急忙忙的离开,不过这次终于没忘记加上秦长风的好友。

    秦长风将目光从小萝莉身上移回来时,就见阿德正吃惊的看着自己,便笑道:“你是在好奇我为什么连酬劳都不要,就肯带她参加进阶战吗?”

    阿德默然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艰难得到秦长风认可的过程,再和依林洛一比,登时有种同人不同命的悲催感。

    秦长风叹道:“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我愿意帮她……只是因为她是试练塔中第一个主动问我名字的人,真的仅此而已。”

    这时,阿德却突然动容,认真说道:“我明白,有些时候,认同和尊重是无价的。”

    他当然明白,因为他从小就是在被歧视的环境中长大的,深知在一片恶意的环境中出现的善意,是何等的可贵。

    随后,阿德就话锋一转的主动说道:“上次第三层的进阶战,四个玄级战队同场竞争,最后霜灵战队大获全胜,战队六名成员全部晋升第四层,蛮荒和磐石各死了两个成员,元气大伤,最后一个天擎则直接只有队长活下来,其余队员全部死了。”

    他猜到秦长风是刚刚才从幻想世界回来,所以依林洛一走,就主动帮他介绍起试练塔发生的大事来。

    秦长风听了沉吟道:“磐石的岳山怎么样了?蛮荒战队死的又是谁?”

    阿德回道:“岳山活了下来,虽然磐石元气大伤,但他这个队长倒是并没有什么损失。至于蛮荒……其实比天擎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们的队长蒙荒死了!”

    “原来如此!”秦长风心中立刻就明白了依林洛性格大变的原因了,那蒙荒极有可能就是她哥哥,蛮荒发生这样的剧变,她的状态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要知道在任何一个战队,队长通常都是战队的灵魂所在,可以说有队长和没有队长的战队是天地云泥之别。而这小妮子急着升级到第二层,恐怕也是蛮荒战队处境不妙,她想尽快提升实力去帮忙的缘故。

    “知道蒙荒是怎么死的吗?”秦长风多问这一句,是想知道是不是和岳山和霜灵有关,这两个势力前者是他的死敌,后者因为若琉璃的缘故,目前来看可以当做不错的盟友。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不是死在试炼者手中。”

    秦长风沉默了片刻,随后不再多问,转而说道:“最近几天,你去打听一下这次进阶战究竟有哪些战队参加,以及这些战队的具体情报,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试炼点买,事后我会给你报销的。

    “好!”阿德和石天一样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只不过二者给秦长风的感觉却完全不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