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 第九十二章 成昆换九阳

时间:2018-05-17作者:宁悦岳

    这间石室极大,顶上垂下钟乳,显是天然的石洞。中间微微凸起的石台上倒着两具骷髅,骷髅身上衣服尚未烂尽,看得出是一男一女,显然就是阳顶天夫妇无疑了。

    看到这幅场景,慧虚吓了一跳,秦长风却面无表情的径直走向那具男骷髅前面,目光瞬间落在了骷髅手旁的一张羊皮卷上。

    这时慧虚也凑了过来,只见羊皮卷,一面有毛,一面光滑,并无什么稀奇之处。

    秦长风将这隐藏了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羊皮卷捡起来,不动声色的收入怀中后,才将阳顶天骸骨中的那封封皮上写着”夫人亲启”这四个字的信捡了起来,递给一旁极度好奇的慧虚道:“此人便是失踪了二十年的明教教主阳顶天,这是他留的绝笔信,想不想看?”

    慧虚满脸惊愕,看向面前的骷髅,似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年威名赫赫的阳顶天,过来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讪讪说道:“师叔祖说笑了,这种信弟子哪里有资格看。”

    秦长风一边抬头环顾着密室四周,一边淡淡道:“一封死人的信而已,看不看都无所谓。”

    慧虚听后,却依然忍住了好奇心,没有去接信,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师叔祖咱们现在做什么,回去吗?”

    秦长风轻轻摇头,指着石阳顶天夫妇的尸体说道:“把那桶火药洒一半到石台上,用草絮盖上,再把遗体放回去,然后你就可以在外面等着了,无论谁进来都不要管。”

    慧虚最大的好处就是对秦长风言听计行,没办法,从小到大秦长风种种妖孽的表现却都被他看在眼中,他现在对于秦长风的敬畏多于鬼神,所以哪怕明知道是对死人不敬,他也依言做完。

    秦长风这个陷阱自然是给成昆准备的,他现在武功想要打败甚至击杀成昆都不太难,但想要活捉,而且不泄露身份就有些麻烦了,所以才用了这个更加省力一点的办法。

    做完这些,秦长风就坐在两具骷髅旁边,等待起来,在光明顶决战开始之前,成昆肯定会进入密道以借机偷袭明教高手这一点是肯定的,但究竟什么时候会来却是未知。

    原本秦长风以外要等很久,结果才过了两个小时,外面的石道中就传来轻盈的步伐声,显然只有内息深厚的人才能发出这样的走路声。

    这时,秦长风就拿出阳顶天的那封信,捏着嗓音念了起来,“夫人妆次:夫人自归阳门,日夕郁郁。余粗鄙寡德,无足为欢……”

    声音隐约传荡而出,就像是有人意外发现了阳顶天的绝笔信,然后在读一样,外面的成昆听了,自然是惊疑交加,想也不想就飞速赶了过来,心下打定主意,无论是信还是读信的人,都绝不允许离开密道!

    在成昆的脚步声靠近门口之时,秦长风便施展相位突进,直接闯过石壁来到**米外的石壁另一边,他的身影消失时,成昆刚好踏入石室,印入他眼中的,只有两具背对着他的骷髅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影……

    见到那两具背对着自己的骷髅后,成昆脸上立刻露出一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这间石室由于愧疚以及胆怯的缘故,他虽然极少进来,但阳顶天和他师妹死时身体的姿势他还是见过的。

    之前明明是面对着门口的,为什么现在却成了背对?还有刚刚那声音从何而来,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成昆能确定,在他赶来之前,不可能有人离开过,所以……难道真的是活见了鬼?

    怀着将信将疑,以及追根揭底的心理,成昆或者说圆真和尚沿着石台,小心翼翼的绕到道了两具骷髅正面,并仔细打量过去。

    这才赫然发现,他师妹的头上竟然盖着一块红布,端庄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在等待出嫁一样。

    而坐在她旁边的另一具骷髅,则像是即将揭开盖头的新郎。

    “是谁?!”

    “师妹是我的,我不准你嫁给阳顶天!”

    看到这一幕的成昆瞬间双眼赤红,屈辱的往事涌来,饶是他心机再深也在此刻不可抑制的陷入了狂怒,冲上去就要一把将盖头扯掉。

    他的脸色狰狞,神情如此专注,以至于空气中残存的一点淡淡的木炭和硫磺味都被忽略。

    盖头被扯落的瞬间,秦长风无声无息出现在了门口,然后带着雷光的疾重飞箭一指点出,本就是电箭,转瞬即至的落在石台上,射穿草絮的伪装后,擦在下面的火药上,雷光和高温点燃火药,剧烈的爆炸便瞬间爆发。

    暴怒中的成昆根本来不及躲避,在爆炸发生的瞬间,只来得及凝聚内力挡在身前,整个人就被掀飞,然后重重的倒撞在石壁上,肋骨不知断了几根,一口夹杂着内脏碎片的污血就从口中喷了出来。

    那些黑火药的爆炸威力并不足以杀死成昆这样的高手,他虽受了重伤,但还没失去行动力。

    但就在他想要冲向门口逃走的时候,秦长风平静的走了进来。

    这时候,他脸上戴着一张面具,是一张木质的面具,半边脸笑,若佛祖拈花,半边脸恶,若厉鬼索命。

    圆真看到这张诡异的面具后只觉浑身发凉,嘶吼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算计少贫僧?”

    “贫僧?”秦长风背着双手踱步前行,淡淡道:“你不叫圆真,而叫混元霹雳手成昆。”

    “你怎么知道的?”圆真的瞳孔一缩,脸上露出惊骇之色,但身体却在突然间向前猛然窜出,瞬间来到秦长风身前后,就是成名绝技霹雳拳当胸捶来。

    秦长风一动不动,任他拳头轰在身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响,却反而将重伤的成昆震得后退后,才淡淡说道:“如何?” 一流小站首发

    “金刚不坏神功!”成昆满眼都是难以置信之色。

    成昆还想再说什么,但秦长风却不给他机会了,相位突进启动,身影蓦然出现在他身后,随之就是一掌朝他后脑拍了过去,重伤的成昆反应不及,登时就被拍昏了过去。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贫僧也是为了抓住这丧尽天良的恶徒才不得不毁坏了你们的遗骨,还请见谅!如果还是不甘,那就去找佛祖赔吧。”

    秦长风朝着粉身碎骨的阳顶天夫妇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后,就扛着昏迷的成昆走了出去。

    密道出口,慧虚见他扛着圆真走了出来,登时一惊:“还真是圆真师叔,他怎么……”他在少林寺呆了十几年,自然也是见过圆真的。

    秦长风一边沿着来路下山,一边回道:“圆真就是当年的混元霹雳手成昆,待会儿下山之后,你去武当的营地让张翠山的儿子张无忌出来见你……”

    下山的路上,秦长风如此这般的嘱咐了慧虚一遍后,来到武当营地外几百米处的一株大树下,就把昏迷的成昆交给了慧虚,自己则闪身藏进了三百多米外的一块巨石顶上,可以俯视着树下的一切,但只要他不发出动静的话,就没有人能发现他。

    慧虚以少林弟子的身份去请张无忌,一刻钟后,而今已经九阳大成的张无忌和他一起来到了大树下。

    “张少侠,此人法号圆真,现在虽是少林弟子,但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个名字——叫混元霹雳手成昆!”

    慧虚说完就盯着张无忌,见他脸上露出既惊又喜之色,心中登时更加凛然,对于自己那位小师叔祖的无所不知又敬畏了几分,同时接着道:“有人让我用他来和张少侠换九阳神功的秘籍,不知张少侠意下如何?”

    张无忌听了一怔,道:“那人是谁,少林的高僧吗?”

    慧虚摇头嘿笑道:“实不相瞒,敝人乃是私自离开少林的逆徒,所以早就不是少林弟子了,至于那人是谁,我就是不说张少侠相比也能猜到一二,又何必问这么多?”

    张无忌闻言默然,他心里的确已经有了答案,因为他和武当找到全本九阳真经的事从来没有透露出去过,而且由于张三丰闭关,为了保守这个秘密的缘故,现在的武当也只有武当六侠知道这件事,修炼完整九阳神功的更只有他一个人。

    所以,武当之外能猜他身上有九阳神功的人,屈指可数,或者说根本就只有一个!

    “哎,我能活得今日全都靠他指点,他想要九阳神功直接找我就是,我若有半分拒绝推诿,便不能算是人了。”一刻钟后,张无忌带着默写的九阳神功秘籍回来交给慧虚时,忍不住神情低沉的叹道。

    “多谢张少侠,告辞!”慧虚接过秘籍,又将阳顶天的那封绝笔信也一并交给张无忌后笑着离开,心里却暗自哂笑道:还是年青,不通世事,师叔祖堂堂少林圣僧,怎能亲自开口向你这个后辈讨要武功秘籍?如果不小心泄密,师叔祖和少林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实际上,秦长风虽然也有这样的考量,但更多的却是为了将成昆交给张无忌,让他来揭露出成昆的罪孽而已,此外,秦长风也并不确定自己直接开口,张无忌就一定会把九阳神功的秘籍给他,所以才抓了成昆,用这个张无忌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的筹码来和他交换。

    拿到秘籍后,秦长风没翻开看就确定这秘籍是真品无疑,以张无忌的人品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作假。

    但是你要是以为秦长风也是这么就相信了,那就太天真了,他是看到了日志中他发现九阳神功秘籍可以真实化转换带回试练塔的提示后,才确认的……

    和慧虚分别后,秦长风就趁着夜色往少林的营地赶去。

    从他出发到现在才过去两个多时辰,但他的收货去丰厚的很,九阳真经和乾坤大挪移两门神功入手,他在这个世界几乎再无遗憾。

    当然,还要忧愁的是由于真实卷轴价格暴涨,他怎样才能将两本秘籍带回去……

    此时大概是凌晨一两点左右,正是人最困乏的时间。

    从武当营地回到少林那边,要经过峨眉的营地附近。

    想到五年前被他交给灭绝师太的那个小姑娘,秦长风心中涌起一丝莫名的暖意,不由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驻足遥望起来。

    小姑娘虽是他埋下的一颗棋子,但与以往的任何一次算计都不同,这一次他用了真心,而且没有夹杂丝毫不好的念头。

    如果给信任的人排一个名,那么秦长风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排在第一。

    来到这个世界后,也只有在当初的小姑娘面前,秦长风才暴露过自己的真实面目……

    就在秦长风不由自主陷入回忆之际,忽然就听到丁铃、丁铃的驼铃声响,仿佛有一头骆驼远远奔来。

    但如果是这样,那这骆驼奔跑的声音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刚刚还是从西南方响来,片刻间就自南而北,响到了西北方。随即转而趋东,铃声竟又在东北方出现。如此忽东忽西,行同鬼魅。

    又过了一会儿,驼铃声自近而远,越响越轻,陡然之间,东南方铃声大振,竟似那骆驼像飞鸟般飞了过去。

    “青翼蝠王韦一笑!”秦长风眉头一轩,口中就略带寒意的念出了这个名字。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