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 第九十章 婊子无情

时间:2018-05-17作者:宁悦岳

    在路上,秦长风才从慧虚口中知道他这几年的情况。

    实际上,自当初偷偷离开后,他就辗转来到了大都,并通过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开了之前那座青楼,那中年美妇是他老婆,也是妓院的老鸨。

    听到这里,秦长风就不得不佩服这胖子心真大,让老婆当妓院老鸨,也不知道头上绿了没有。

    他之所以选择开青楼,就是因为待在这种地方最容易躲开少林弟子的追查,毕竟正常情况下,和尚是万万进不了青楼的。

    当然,除此之外,肯定也顺便满足了他蓬勃的**。

    可以看出来,当初在少林地位卑微的胖和尚这几年过得很滋润,住的地方都是三进的院落,走进大堂,还有一个约莫二十出头娇滴滴的小娘子带着丫鬟守在门口。

    面对秦长风诡异的目光,慧虚讪笑道:“这是正房,刚刚的是二房。”

    秦长风只剩无言……

    慧虚将秦长风引到收拾妥当的客房后问道:“师叔祖,要不要准备斋宴?”

    秦长风摆了摆手道:“不必了,你让其他人都离开,我有事跟你说。” 一流小站首发

    “有什么事,师叔祖请说!”慧虚让丫鬟小厮都远远退开后,才关上房门恭敬说道。

    秦长风沉吟道:“你那个万花楼平日里接待的都是一些什么人,有没有达官贵人?”

    慧虚聪明的没有问秦长风为什么问这些,思索了片刻直接回道:“回师叔祖,万花楼在大都的青楼行中,只能排在中等,甚至中等偏下,接待的也大多是平民百姓或者一些小官小吏,大人物是不可能来的。”

    “也就是说你楼里的姑娘也大多没什么名声了?”

    “是。”

    秦长风闻言挑了挑眉头,淡淡道:“明天把你那里长得最好看的姑娘送两三个过来,另外在外面的院子里立三根来两丈长的铜管,铜管要打磨光滑,每个地方都要像铜镜一样光可照人,明白吗?”

    慧虚闻言呆若木鸡,过了好半晌才吞吞吐吐道:“这……弟子斗胆问一句,师叔祖究竟要做什么,如果是……是是需要修炼欢喜神功的话,弟子可以去买几个处子来,楼里的姑娘都太……”

    “滚!”秦长风满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贫僧堂堂少林圣僧,会破色戒?就算破也肯定不会让你个憨货知道。

    “你只管去准备就是,到时候自然会知道原因。”秦长风懒得和这思想肮脏的胖子多解释,挥手把他赶出去后,开始闭目回忆,莞式三十六式究竟有哪些什么花样来着……

    十天后,当三个只穿着薄纱的美人在立起的铜管上上下翻飞,酥胸,用眼神和腿做着各种妩媚姿势的时候,慧虚早已经弓着腰口干舌燥起来,若不是秦长风在,他只怕立刻就抓着三人就地正法了。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秦长风讥讽道:“这才开始呢,接下来还有真刀真枪的天女散发,鲤跃龙门、十八重地狱、毒龙钻等共三十六式,这三个人能学会三分之一,就能让你那破楼名扬大都了。”

    慧虚吞了吞口水狐疑道:“我打小和你一起长大,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都是这两年学会的?”

    秦长风一副惊讶的样子看向他道:“贫僧什么时候教过这些?这都是你王老板教的与我何关?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若再敢污蔑贫僧清名,决不轻饶!”

    慧虚:“……”。

    其实这些秦长风也只是道听途说,很多都只是根据名字来反推动作的,不过即便如此,也足以让没见识过这么多花样的古代人叹为观止了。

    又过了两个月,那三个女人终于练得有模有样了,秦长风便开始在那个名叫绮红,学得最好,也最会勾引人的女人饭菜里下药,药自然是从王难姑那里拿来的九九合欢散。

    同时,他也终于告诉了慧虚训练这三个女人的目的,但却隐瞒了毒药的事。

    又过了一个月,除了被下药的那个女人外,其余两个训练有成的妓女回到万花楼,凭借脱衣舞和钢管舞结合的舞蹈,就轻易间一夜成名,万花楼也因此名声大噪。

    其中来得最多的客人就是汝阳王府的人,因为秦长风让慧虚收买了几个汝阳王府的小厮,让他们免费尝试过一次后,回王府极力宣扬那欲仙欲死,妙不可言的滋味。

    在慧虚的刻意引导下,万花楼的名气很快就在汝阳王府内传开,在秦长风又等了大半个月后,目标人物鹿杖客终于在某个王府侍卫的带领下,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来到了万花楼。

    慧虚自然是按照秦长风的要求,直接将他给领进了绮红房中。

    如果说实话,这女人的长相真的算不上绝色,只能评个中上,也就是80分左右,但身材却好得惊人,丰乳肥臀让人看一眼后就忍不住流连忘返,更何况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对于服侍男人的花样更是已经炉火纯青。

    鹿杖客这个原著中连小王妃都敢玩的色中饿鬼,尝过一次那仿佛帝王天堂般的享受后,哪里还有不食髓知味的道理?

    其实,这东西也会上瘾,当一个人吃过山珍海味后,还能再吃进粗茶淡饭的概率几乎不存在,尤其是对于只讲**,不讲感情的人。

    在绮红身上尝了两次滋味后,鹿杖客就陷入了这种情况,他发现自己对其他女人和普通的交流方式竟然提不起兴趣了,日思夜想的只有万花楼天上人间般的温柔乡。

    这一日,绮红将秦长风生搬硬套,加上慧虚补充后的三十六式全部在鹿杖客身上使了一遍后,终于气喘吁吁的累到在他身上,眼双迷离的娇哼道:“大爷好厉害啊,万花楼开业至今还没听说过其他男人能挺过全部的三十六式呢,爷肯定是唯一一个。”

    鹿杖客在她肥臀上重重拍了一笑,嘿笑道:“别看老夫年龄大了,可是老当益壮,那些文人公子哥十个也比不上老夫一个。”

    他说话时耳朵都在微微抖动,并且余光也瞟向门窗的方向,其实不止是这是,任何时候他都是这样,在青楼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他的注意力就从来没有放松过。

    与此同时,在万花楼的地窖中,秦长风和慧虚隔着一塘篝火相对而坐。

    慧虚嘿嘿笑道:“小师叔祖,我看再来两三次,那老小子就会对绮红有求必应,到时候就可以直接让绮红一刀结果了他了。”

    秦长风停下手中的刻刀,看向他惊讶道:“你竟然相信一个妓女?”

    慧虚皱眉道:“自从我把她从奴隶市场买回来都三年了,没有感情也有恩情,为什么不能相信?”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秦长风心里暗叹了一声,随之说道:“有一句话你没听说过吗?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慧虚默然,但眼神却告诉秦长风,他对这句话仍然不以为然。

    “这两天把你大老婆送到城外安全的地方去吧,她是一个好女人”,秦长风莫名其妙的说了这样一句,然后意味深长的一笑。

    慧虚闻言惊疑了许久,最后行礼后告辞离开,出了青楼后匆匆往家里的方向赶去。

    但在他走上台阶时,秦长风却又突然说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过半个月后和绮红谈谈,让她帮忙杀死鹿杖客,如果她成了,要求任她提。”

    慧虚听了轻轻点头,但没有再问秦长风为什么,就像他发现秦长风晚上经常悄悄潜入汝阳王府却并没有告诉他一样,很多事,他不应该知道。

    又过了大半个月,鹿杖客这一日又来万花楼找绮红,这时鹿杖客和绮红交合的第几次秦长风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止九次了,因为有时候这老小子会做一夜三次,甚至四五次郎。

    这一晚万花楼的客人不多,因为很多姑娘都身体抱恙不接客。

    当二楼绮红房间里的窗台上,火烛照耀的影子中变幻出一个奇怪的手势后,早已等候在庭院大树下多时的慧虚立刻一拍手掌,惊笑道:“成了!”

    “成了么?”

    秦长风带着他大步上楼,随之砰的一声推开房门,然而走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并不是一个妓女杀死了一个老东西的画面,而是一个恩客抱着一个头牌,一副情意浓浓的样子。

    “我说过婊子无情,你现在信了吧?”秦长风扭头看向身旁的慧虚说道,而后者正愤怒的看着那位绮红姑娘。

    绮红姑娘则朝他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然后娇笑道:“老板,实在对不住了,这位爷答应会把我介绍给汝阳王府的小王爷,哪怕是给他做个玩物,也比跟着您强不是?”

    慧虚的脸色瞬间惨白,他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失败,原以为自己在短短一年时间就建立起这座青楼已经多么了不起了,到现在才发现竟然连一个妓女都玩不过。

    “和尚,我这两年没找到你,本以为你已经躲起来不敢现身了,哪想到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竟然想出指使女人在床上杀我这样下作的法子,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三天前她就跟我坦明了一切,我为了等你现身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呢。”这时,鹿杖客也满面讥讽之意,哈哈大笑的着朝秦长风说道。

    “这叫做作天作孽尤可避,自作孽不可活!这次可没有张三丰来就你了,今日你插翅难逃!”

    身后传来说话声的同时,又有两个人走了出来,一个自然是鹤笔翁,另一个却是布巾蒙着脸的头陀,将门口给堵死。

    这样一来,秦长风现在的处境倒真像是被瓮中捉鳖了。

    见此,秦长风微微一叹,对鹿杖客说道:“老色鬼,你这最近沉浸在温柔乡中,已经多久没和人动手了?”

    鹿杖客哼道:“不劳你操心,老夫练功一甲子,就算一年不动手,武功也不会退步。”

    “哦,是吗?”秦长风淡淡说道:“那么贫僧接下来会以一指点你眉心杀死你,你可要当心了!”

    话音一落,秦长风就激活相位突进,整个人瞬间前冲,同时抬起一指,按照刚才说的直接点向鹿杖客眉心。

    后者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同时死死的盯着秦长风,他跟秦长风交手过七八次,对于相位突进的能力早就摸得一清二楚,知道既可以停在他身前,也能停在身后,所以全神贯注的警戒着,看到秦长风的前冲身影在他身前停下后,就毫不犹豫的抬起双掌向前拍了出去,一掌挡在眉心,一掌拍向秦长风胸口。

    见秦长风仍然不知死活的用手指点向自己眉心,他心中不禁冷笑:你最多也就把我的手掌点穿,我却能震伤你的内腑!

    然而下一刻他就直接一口血水喷了出来,同时蓦然发现内力与秦长风的金刚不坏内力碰撞后,受到莫名震荡,随后在经脉里运行时竟立刻传出刀割一般的剧痛,这让他的内力运转变得极为滞涩,仿若功力全是。

    这使得他的后续攻击由于没有内力加持,所以变得轻飘飘的,拍在秦长风的金刚不坏体上,就跟开玩笑一样。

    随之只听到“嗤”的一声轻响,秦长风强势架开鹿杖客的双手,以手指射出第二枚飞箭,更在他眉心破开一个血洞,没有内体护体的他,根本无法抵挡飞箭的伤害。

    “师兄!”

    鹤笔翁在门口失声大叫,刚才的变故发生得太突然,这时眼见自己的师兄遇难,登时惊怒交加的向着秦长风背后扑去。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在他才冲出两步的时候,听到背后利剑出鞘之声一响,便只觉背后一凉,随之低头就看见一截剑尖从头胸前透了出来。

    “苦头陀,你……”他艰难的转过头,望着原本请来当帮手的头陀,满目都是难以置信,然而后者手腕一抖,就无情的将他最后一丝力气也斩掉。

    这时,秦长风上前扶住鹤笔翁的尸体,朝苦头陀说道:“范右使,阳教主已经死了,乃是被成昆害死,他师妹就是阳教主的夫人,所以与阳教主可谓有夺妻之恨……至于能不能抓到成昆,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说完,就把被连番惊变吓得石化的慧虚拍醒,让他背上鹿杖客的尸体跟自己一起离开。

    苦头陀脸色非常难看,这些年他一直在找阳顶天,而今听到的却是死讯,而且还无法证实真伪……他也没有阻挡秦长风离开,他们曾交过手,难分胜负,所以才在秦长风揭穿他的身份后,答应帮他暗算玄冥二老。

    秦长风和慧虚走后不,一道尖锐的惨叫声立刻在房间内响起……

    ps:这是两章合的一章,为了看起来连贯就没有分章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