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 第九章 我来自海外

时间:2018-05-17作者:宁悦岳

    见秦长风和阿飞二人要上马车,赶车的虬髭大汉立刻盯着他们,目光就如鸷鹰般锐利的打量,充满审视与戒备之意,但等到车厢内的中年男子说了句“让他们进来吧”后,目光立刻就变得柔和起来,恭敬的拉开车帘将二人请了进去。

    只不过无论是阿飞还是秦长风都知道,他敬的是他家主人,而不是二人中的任何一个。

    车厢里很温暖很舒适,因为中间燃烧着一个炭盆,在漫天飞雪的寒冬里,一切红色的火焰都能让人感到心安,中年男子双腿盘坐在柔软的貂皮上,他已不再年轻,眼角布满了皱纹,每一条皱纹都仿佛蓄满了他生命中的忧患和不幸,只有他的眼睛却是年轻的。

    “这就是闻名天下的李寻欢么?”秦长风心中莫名一叹,就像确定阿飞的身份一样,只要一眼,他就能确定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李寻欢,除了他之外,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其他人能有这样独特的气质了!

    “你们聊,我先睡一觉再说……”酒性发作,再加上风寒侵袭,甫入温暖的车厢,秦长风就扛不住了,说了一句就躺在左边的锦凳上鼾声如雷。

    余下李寻欢和阿飞二人无语对视,一个手中拿着只剩一口的酒瓶,一个盯着对方的酒瓶……

    古代的马车减震性能基本为零,不过在雪地上走却平稳无比,秦长风这一觉睡得极为踏实,因为丝毫没有担心安全问题,李寻欢是不会让任何一个被他邀请的人,在他眼皮底子下面出事的。

    秦长风查了下编号印记,风寒状态虽然还没有完全消除,但各方面的属相压制都变成了10,显然已经从重度变成轻度,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了。

    “朋友真乃奇人,受了那么重的伤,一觉醒来后竟然就恢复如初了。”见他醒来,李寻欢放下手中的小刀和木雕笑道。

    “在下武功不值一提,但身体却还有几分资本,否则也不敢万里迢迢,从海外跨越千难万险的回来了。”秦长风回道,这个说词是他在睁开眼之前,已经审查过几遍了的。

    “哦,朋友竟然是从海外归来的?”听他这么说,李寻欢和阿飞登时都来了兴趣。

    秦长风坐直了身体,面露悲容的说道:“在下秦长风,本是海外琉球秦氏长孙,八年前东瀛浪人袭扰琉球,爷爷和父亲叔叔们率领秦氏子弟奋起反抗,却不想被从此倭贼恨上视为眼中钉,倭人请动东瀛阴阳流的剑道宗师柳生但马守上门挑战,将我秦氏自族长之下七人尽皆斩于刀下!我忍辱求存,只为拜访名师习得一身高深武功后能杀上东瀛报仇雪恨,只可惜……海外本就只是汉族支脉,又哪里能找到什么名门正统的武学传承?”

    秦长风话说时脸上的悲容无比真切,因为他在回想父亲临死时的画面,每一个字都因此而显得包含深情,让李寻欢和阿飞这两个老江湖都不由为之动容。

    “直到两年前,我意外遇到了一位前辈高人,他文武双全,惊才绝艳为我平生仅见,所学之杂,涉猎之广,让人叹为观止,不但精通星卜星相,琴棋书画都很娴熟,而且医道也很精,易容术也很精,十个人都学不全的,他一个人就学全了……”

    “此人可是生得玉面朱唇,容貌俊美无双?”李寻欢忽然插口道。

    “正是”,秦长风直到他已经猜到自己说的是谁了,却装作不知道的继续说道:“因为我秦氏家传的酿酒之法可为天下第一,故而那位高人在秦家逗留了一段时日,我求他收我为弟子,习得上乘武功,以杀了那柳生但马守为父辈们报仇,但他却说他此生只会收一个弟子,而且几年前就将毕生所学全都托付于中土的一名女子,请她帮自己寻找一个传人。所以他便让我来中土找这女子,若她已经找到传人,我拜师之事便就此作罢,若还没有,便让我成为他的弟子,依照那秘籍修炼……后来直到他的朋友来寻喊他一起离去时,我才知道他尊名王怜花!”

    “果然是他……”

    “那你说的那人呢?”

    李寻欢和阿飞几乎同时开口,不过关心的问题却截然不同。 一流小站首发

    王怜花是十几年前与沈浪一样名震江湖的人物,可以说那个时代的十年属于沈浪,但王怜花也是主星旁边最闪亮的副星之一,有人说他就是因为太过聪明,所学太多,所以才在武学上输了一筹,不及沈浪。对于此等人物,李寻欢自然是知道的,那个时候的他名扬天下的是小李探花,而不是小李飞刀,此时听到那些老一辈人物的消息,思及自身,自然难免感慨。

    而阿飞则明显更想知道亲爹的消息,其余的王怜花之类的与他何干?

    这个时候,也该给阿飞一个交代了,所以秦长风回道:“前辈同行的朋友中,其中一人就是中土当年的天下第一名侠沈浪,他们在秦家小住了几日后,便一同出海继续往东游历去了,据说是要一直往东,直到到达日出之地才会停止!”

    “竟然是这样么……”阿飞低叹一声的闭上了眼睛,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其他,想来他此刻的心情也是无比复杂,那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他想要超过的榜样,只不过而今开来,此生再见到他的机会已经十分渺茫了。

    车厢内一时陷入沉寂,对于秦长风的话,李寻欢和阿飞都已经信了八成,因为如果假话很难编得这么圆满,那些江湖隐秘不是亲身经历过的人,也是绝难知道得这么详细。就比如说王怜花留下的秘籍,如果不是他亲口告知,谁又能知道这等秘密?

    实际上。秦长风说的话本就是半真半假,关于沈浪和王怜花出海的全部是真,秘籍托付于人也是真,这一点他是先觉先知,假的只是他自己的身份,只不过琉球孤悬海外,在明朝背景的这个时候根本就无从查证,没有证据的假话,自然而然也就成了真话。

    “你将来还会回去的对吧?”片刻后,阿飞突然开口问道。

    秦长风点了点头,肃容道:“这是自然,不管学没学成高深武功,我都必须要去东瀛挑战柳生但马守的。”

    “那好,等我成为天下第一后,再和他一样,跟你出海!”阿飞眼中露出坚定,像是一个不安分的少年,终于有了可以毕生追求的目标。

    秦长风很无言,鬼才带你一起出海,但脸上不露声色的说道:“家仇血恨,我不会借助外人之手。”

    “我又不会帮你,顺路而已!”阿飞认真回道。

    这时,李寻欢岔开话题道:“你说的那个女子方便告知名讳吗,如果认识,我也可以帮你去找她。”

    李寻欢自己最重情义,所以也最敬重有情有义的人,听到秦长风为报血仇不远万里的跨越千难万险来中土,不久前更差点被一群山匪害死,便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他一把。

    “那女子姓林,名诗音,而今应是住在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李圆之中,因为据前辈所说,她与离家的小李探花为表亲,更自小就定了娃娃亲,想必这时早已成亲了。”秦长风一边说着一边心中发笑,林诗音你李寻欢自然认识,而且不仅认识,只怕还日思夜想的念着她的名字。

    果不其然,李寻欢听了“林诗音”这三个字后,立刻陷入魔障般一动不动,足足过了半晌后才轻轻摇头,却是再也提帮秦长风找人的事了。

    往事不堪回首,他是不想再去那个伤心之地,更何况……也不想打扰心爱之人的安宁。

    “李寻欢,我是该说你伟大,还是该说你愚蠢至极?”看着这个被酒伤了心脉,蓦然剧烈咳嗽的男人,秦长风心中感慨万千,十年前他被龙啸云算计,为了所谓的兄弟之情,竟将心爱之人和李圆全都拱手相让,这样的事秦长风自问就算再修炼八辈子也做不到的。

    依他看来,李寻欢极度重情之余也极度无情,他对兄弟朋友全都义薄云天肝胆相照,对于女人却无情之极,跟他扯上关系的女人几乎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只不过……做他的兄弟无疑是一件极幸福的事!

    “风起于清萍,人生于尘世,李寻欢……纵然你再不想,见不见林诗音也由不得你了……”

    车厢内陷入沉寂,三个人都有着各自的心思,而秦长风的心思无疑是最复杂的。

    他开始从头至尾的梳理了一遍自己从进入这个世界到现在发生的一切,总结教训与收获。

    ps:沈浪和王怜花都是古龙“武林外史”中的人物,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一下,照例求推荐!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