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半个娱乐圈 第三节 投名状

时间:2018-05-17作者:黄金芽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前台小姐进去了有一会儿,把那个硕大的牛皮纸信封递交给她主管。

    主管打开瞄了一眼,然后抬头狐疑地看了前台小姐一眼,眼神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你去吧,叫那个人在外头坐一会儿。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摇了摇头,主管还是推开了宋可办公室的玻璃门。

    事出反常必有妖,主管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看了信封里的东西,他还真不敢自己做主把人给打发走。

    办公室里,宋可正和矮大紧还有濮树坐着饮茶。他俩今天来找宋可纯属无聊,大家一起谈谈音乐。

    “高老师,现在想找一首能听的歌儿真是太难了。你看我这愁的。”宋可递给矮大紧一杯陈年普洱,色泽暗沉均匀。

    “嗨,甭提了。今年的格莱美我不去了,年年去我都觉得特没劲,人家外头的东西每年都不一样。我们这儿还是在各种抄,你们懂的。我现在特别想听点有新意的,不过原创这东西,真是可遇不可求。”高晓松抿着普洱像吹牛又像是在发牢骚。

    濮树很木讷,穿着一条休闲短裤,不说话,就低着头喝茶。

    “宋总,有个人送来一个信封,说要见您。我看着有点奇怪,过来请您的示下。”

    “什么东西?”宋可边摆弄着茶道,边不经意地问道。

    “是……”主管也不知道咋说,拿着东西呆呆地站在原地。

    矮大紧也瞥了一眼他手里鼓鼓的黄色牛皮纸袋,开了个玩笑道:“别是一包现金吧?”

    “呵呵。”

    宋可放下茶杯,指着矮大紧笑了笑。

    “拿过来吧。”

    主管把信封交给宋可,宋可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墨绿色的证书和一张光盘。

    “什么东西??”矮大紧看见证书也来了兴致。

    平时是有这样的人,来唱片公司送歌儿,喜欢夹带一些过去歌唱比赛的证书,以抬高自己的身价,以此希望得到宋可的青睐。

    不过证书和证书也不一样,br县群艺馆歌唱优胜奖和中青赛苏省第四名的含金量就不同。

    但以往宋可收到证书还真是县级比赛的居多,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有成名的野心,却没有成名的门路,才会做出递投名状这种冒失的事儿。

    宋可有些不耐烦地翻开墨绿色的证书封皮儿,扫了一眼,眼珠子突然变大了。

    矮大紧看着他那便秘的表情,笑着问道:“这回是县级的还是乡级的?”

    “都不是。”

    宋可把眼睛戴起来,对着证书又看了一遍,然后突然“噗”一声笑出声说道:“是京城表演学院的硕士学位证!”

    “嗯?你再说一遍?”矮大紧以为自己听岔了。

    宋可嗤笑着,把证书递给矮大紧。

    矮大紧觉得不可思议,将信将疑地接过证书。

    “嘿,还真是京电的学位证。我今天可真是开了眼了,还真的有人会去读京电表演系的硕士啊?”

    濮树听着矮大紧的咋呼声,也凑过来看了一眼,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兴趣。

    “欸,他这学表演的,投名状应该往影视公司送啊,怎么往咱们太格麦田送啊?这小子别是拜错了庙门了吧?”高晓松拿着那本写着袁帅名字的学位证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这小子不是缺心眼,就是病急乱投医。”

    “他也不怕,万一咱要不把这证还给他,他这三年不就白读了吗?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够大的,真是为了出名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宋可显然浸淫这个圈子多年,很多事情看一眼就透。

    平时,想出名想疯了的人他见得多了,所以什么标新立异的事情,在他这都是雕虫小技。

    “把证还给他,叫他回去吧。”宋可脸色有些阴沉地对主管说道,“下次别什么东西都往我这送,我又不是底裤,是个p都得兜着。”

    主管面红耳赤地说了一声“是”,急急忙忙地从矮大紧手里接过证书,就退了出去。

    但他的动作太慌忙,走的时候,夹在证书里的那张光盘不经意地掉在了濮树的手边。

    濮树是个对人生尚有天真好奇心的人,而且他搞音乐这么多年,落下了一堆职业病,比如看见光盘就憋不住想放进音响,看见吉他就忍不住要上去拨两把。

    宋可和矮大紧继续胡侃八侃,沉默的濮树自顾自地捡起那张光盘,塞进了宋可办公室里的音响。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于是可以不回头的逆风飞翔,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守着我的善良,催着我成长,

    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

    当宛转悠扬的歌声从宋可那台六十几万的音响中传出来的时候,濮树拧音量的手明显抖了一下。

    宋可和矮大紧本来正热火朝天地继续批判着内地流行音乐,听到这段旋律,两人也默契十足地同时沉默了下来。

    “这是……谁的歌……?”矮大紧不自觉地问道。

    濮树并没有搭理他,而是全神贯注地倾听着音响里传出的旋律。

    宋可也静静地听着,以他多年的经验,这首歌虽然只唱了几十个小节,但就凭这几十个小节就够红遍大江南北了。

    “树,这是谁的歌?”宋可一脸严肃地从茶几前走下来,来到濮树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刚才那张证书里掉出来的吧……”濮树头也不回,死死地盯着音响,一动不动。

    “张主管!!!!”

    宋可似乎想起了什么,风一般地拉开自己办公室的玻璃门,铆足了洪荒之力冲外头嚎了一嗓子!

    主管脸上还挂着汗,他以为宋可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连忙屁滚尿流地奔了过来,点头哈腰地道歉:“对不起,宋总!人我已经打发走了,证书也还给他了,以后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对不起!非常对不起!!”

    “滚!——!”宋可又是歇斯底里的一声。

    主管吓得脸都变了色,他入行七八年了,一入行就在太格麦田做,从来没见宋可这么激动过,看来自己今天真是犯下滔天大错了。

    “宋总息怒,宋总息怒。我这就滚~这就滚!”主管腿一软差点没给宋可跪下,他这一声狮吼实在是太气势逼人了。

    “我是叫你滚出去把刚才那人追回来!”宋可狠狠瞪了他一眼,恨不得一脚把主管踹出去。

    “啊?!!”主管一脸懵比。

    今天老板这是几个意思??到底是叫自己滚蛋,还是叫自己去追人啊?

    “听不懂人话吗?赶紧给我百米冲刺把人追回来!”此时的宋可已经完全是咆哮的状态了,“人追不回来,你就一起卷铺盖卷儿,滚蛋!!追回来,老子立马给你升职加薪!!”

    “好的,宋总!”

    主管这回算是听得明明白白,立刻跺直了发软的腿,一路狂奔下楼,连电梯都没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