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69 第六十九章

时间:2018-05-18作者:糖心汤圆

    被子中, 楚无青能够感受到男人夸大的手掌覆盖在了他的保护壳上, 带着一种不明的意味, 指尖顺着他的头顶滑下, 从脖颈到脊椎到难以启齿处,哪怕隔着一层层的蚕丝被那感觉却仍然分明。()

    “徒徒,”男人的唇瓣贴近了他的头顶, 带着松墨香味的吐息穿透缠丝被, “师父要剥了哦, 就是刚才划过的那条线路。”

    楚无青微微颤抖,只觉得意识越发的不清晰, 他的灵魂似乎跟这环境中的蓄爷合为了一体,双手死死握住被缝。

    但男人的力量哪里是他能够反抗的, 第一缕光照射入, 随即整个脑袋都暴露出来。

    因为在被子中捂得久了, 雪白的肌肤泛出桃花般的膘,双眼里的泪水还没有干掉,即恐惧又憎恨地望着楚云疏靠得无比近的脸孔, 细长的睫毛抖了又抖。

    “滚,滚开, ”他恨恨地骂道, “我一定会给父亲揭穿你的真面目!”

    “我的真面目是什么?”楚云疏的笑声越发温和,手指勾过小徒弟气鼓鼓的脸颊, 用仅仅两个人能够听到的低语, 吹气耳边道, “逼迫你上药吗?”

    那轻快的笑声落入楚无青的耳中,只让他更加的恐惧,偏偏他的体力是那么弱小,根本反抗不了丝毫。

    男人的嘴唇离他的皮肤太近太近,只消稍动弹,他的耳垂他的脸颊便会贴到男人的嘴里,让他连骂人还嘴都不敢了,只是愤恨的眼睛瞪得越发的大,眼角酸胀,泪水又不小心撒了出来。

    丢人极了。

    脸上陡然一凉,一个滑腻的东西就舔上了他的脸颊。

    “男儿有泪不轻弹,无青你怎么哭了,”楚云疏幽幽叹息道,“作为你的师父,你父亲把你教到我手里,希望改掉你这一身的娇弱习气,我就不能放纵你。”

    男人的舌头从脸颊舔到他的睫毛。

    “这样不就没有泪水了吗?”

    楚无青敢怒不敢言,眼中的泪水死死包着,不肯落下,眼圈通红,他越是愤怒,越是厌恶,

    楚云疏十指修长的双手,不容抗拒地将被子从他身上剥下,因为本就是病卧床上,楚无青身上穿的却是一套洁白的中衣。

    夏日天热,中衣是蝉翼纱做成,略略透明。

    凌乱的头发深入到半开的衣领之中,那身毫不逊色白玉的肌肤若隐若现。

    楚云疏眼中溢满先生柔情的关怀,手里拿着药**,“你是自己脱了让我帮你,还是为师给你脱了抹。”

    声音亦的温柔到了极致,却不容任何抗拒和第三种答案。

    “我、我自己抹……”楚无青咬牙切齿道,只是还没等他说完,男人的手掌就陡然揽住了他的腰身,把他整个翻过面来,呈现出跪趴在书桌上的姿势。

    *****************

    楚云疏的药好得极快,但是抹药的耻辱却是楚无青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

    “怎么会这样变态,比上次那个梦还要变态,这楚云疏分明是把我当做了女人,”楚无青假装背着书,暗暗嘀咕道,“难道是因为我羞辱了楚云止,所以才会梦到楚云疏来给他的第二人格报仇,要羞辱回去?”

    距离那日抹药,已经六日过去,只要楚云疏在他眼前,他就会神志迷糊,产生自己真的是承恩侯府蓄爷的错觉。

    这些日子,他也尝试过修炼,却连一丁点灵气都感受不到,俨然是个完完全全的凡人。

    “怎么办,也不知道当初临意有没有碰到这样的试炼,他又是怎么破解的?”楚无青叹气道,无法修炼,也没有灵石可以摆弄阵法,甚至他连一盆水都端不起,更别说使剑了,完全找不到破出幻阵的办法。早知道他就不要榜首奖励了,安安稳稳过通过剑道之关,得到神魄就离开,不是很好吗?

    “无青!你又在做什么?”一道严厉的中年人呵斥声音响起。

    楚无青只感到满头大汗,立刻端正态度,背起书来,原主虽然被祖母千娇万宠,但是父亲却极为严格,

    “楚先生离开不到三日,你就变得如此懈怠,我得重新多找几个夫子对你严加管教才行。”承恩侯皱眉道。

    “不了!”楚无青心中一凛。

    前天,宫中下旨再次让楚云疏做起太子太傅,同时教导皇帝其他几位已经年满十岁的皇子。他这才终于有去空思考如何破解眼前的幻阵,如果真的被好几个夫子看守着背书写文,那他不一辈子都困在幻境中了吗!

    被承恩侯慑人的目光俯视着,楚无青赶忙补救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我实在舍不得楚先生,如果楚先生能一直教导我,说不定明年我都能成为秀才了,先生大恩没齿难忘。换了其他夫子,我只会觉得背叛师门,心中愧疚,更加无法专心念书了。”

    “是吗?”承恩侯抚摸着自己骸下的山羊胡,“胡说八道!”

    楚无青躬身行礼,“孩儿所言千真万确,先生离开不到三日,孩儿已经茶饭不思,又怎么看得进去书?”是啊,他为了想出破解办法,连粥都喝不下了。

    至于楚云疏?他说得再想念,承恩侯可能跟皇帝抢人?让太子太傅来教他儿子吗?

    “如此甚好,”承恩侯点头道,“今日下朝,你表兄就跟我提起让你入宫伴读,好继续接受楚大人的熏陶。我本来怕你受不了宫中生活,学业不思进取,门门倒数第一,把我脸丢光不敢答应。既然你能有此上进心,我就舍掉这张老脸,现在去回复太子,你明天一早滚进宫去。”

    “什么!?”

    ************

    楚无青瞄了一眼站在上方的楚云疏,再看看周围的太监宫女,还有他的几位皇子表兄,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无论如何,楚云疏都不敢在上书房内乱来。

    “你们每人写一篇《兰亭集序》交上来,”楚云疏布置道。

    虽是修士,但像楚家这样的大世家,不会不教子弟琴棋书画,楚无青的字历经两世,更是苍劲有力,充满风骨。

    他敛袖举笔,端得是行云流水,只是站在那里还未开写,就让人想起雪胎梅骨。午后的阳光打在他身上,镀上一层薄雾般柔和的光晕,整个人都显得不真切起来。

    仿佛随时都会临风飞去。

    太子倒吸一口气,他一直知道自己这个小表弟长得好看,哪次出门不是引起全城女子奔走围观,钗环水果不要钱的砸。

    但从来不知道能够好看成这样。

    过去的表弟美在皮囊,现在却多了一股无法用语言诗词描述的风采,一种让人无法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的韵味。

    麟凤芝兰,皎若玉树,过去他想象不出被这样描绘的古代名士是何等风姿,直到现在他懂了……因为这两个词配不上表弟。

    太子忍不住把目光移到楚无青的手上,那是一双天生合该握笔的手,他五指纤长,每一寸肌理都生得恰到好处,不胖不瘦地覆盖住指骨,多一份,减一分都嫌不好,只有这样才是完美。

    梅枝做傲骨,冰雪凝肌肤。

    他握着笔,就让人忍不住觉得这只笔下会写出无尽风流的篇章。

    楚无青毛笔笔尖才刚刚触上宣纸……所有人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纸上。

    飞龙走凤,一气呵成——收笔后,其丑无比,歪七竖八的一排字……甚至还有三个字是错的。

    太子……太子惊得合不拢嘴,就算他才学写字的时候,也没写过这么丑的字啊!

    “表弟……你,”太子实在不敢相信。

    “哈哈哈哈哈,表哥,如果我把你的字给父皇看,父皇肯定再也不会每次见面都训斥我的字丑了。”最小的六皇子洋洋得意,“表哥,你不要气馁,你再练个一二十年,一定能达到我的水平。”

    楚无青面色黑如锅底,这哪里是他的字,分明是原主的,该死的楚云疏,一定又是他影响了自己!

    果然,下一刻,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已经站在了他的书桌前。

    因为先生的到来,周围的嘲笑声都停止下来,他们并不敢在这位曾经入阁拜相,却又在当上首辅后洪流急退的太子少傅面前端皇室架子。

    他们的父皇绝对不会给他们撑腰,只会加倍责罚他们。

    更何况,楚先生身上现在虽然已经没有任何实职,但是朝堂之上,一半文臣都出自他门下。

    朝廷之外的士林中,楚先生更是所有清流的楷模,被称作名士中的名士。

    十四岁状元,二十岁入阁,二十三首辅,不到三十辞官归乡,一年后又被他皇帝亲自请回来教导太子,却不在沾染任何政事。

    不知道多少名士狂生,为他具天纵之才,却傲视功名朝廷的风骨所倾倒,做下多少诗赋。

    众位皇子都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规规矩矩地练起字来。

    “老师,”楚无青强装出恭敬道,“学生会好好练字的。”

    楚云疏却手指轻轻一蘸茶水,写出三个透明的字体,“臭流氓。”

    楚无青脸色烧得绯红,这个人分明是在嘲讽他的伪装,上次还全是各种流氓变态的脏话,现在就变成老师了。

    欺人太甚!

    哼,楚无青抬眸挑衅地看去……是啊,你就是臭流氓,换了个地方仍然是臭流氓,怎么地,这里可是上书房,你以为小爷还会怕你这个阴暗见不得人的变态?

    不写了,楚无青把笔一摔,干脆坐了下来。

    “无青,你这样是练不好字的,”楚云疏神色一凛,严厉的声音却中溢满了师长慈爱的关怀。

    宽阔的手掌覆盖住楚无青纤弱的五指,从后握住劣徒的手,迫使他重新握起笔。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根本来不及反抗!

    楚无青就整个人落入了男人的胸膛中,单薄的身子被男人完完全全从后包裹住,牢牢禁锢,呼吸间全是男人身上传来的阵阵松墨香。

    “徒徒,”款款耳语,男人低低一笑,浑厚的吐息全落在楚无青圆润小巧的耳垂上,“让为师来教你怎么写臭流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