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63 第六十三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一巴掌高高扬起, 楚无青眼中满是悲伤和隐忍的痛惜,复杂的情绪将他双瞳中的微光冲散。----

    “啪”地一声响起时,他不忍地闭上了眼睛, 微微张开的双唇犹在颤抖……心痛到无以复加。

    他错过了这个孩子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才使得孩子什么都不懂。

    说出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打在孩子的身上,却痛在他的心里。

    两行浊泪从眼下滚落。

    紧闭的,有眼皮遮盖的双眼中却已经扬起明媚的笑意, 楚无青自己都忍不住为自己的演技叫好起来。

    完美地诠释了一位父亲对孩子又痛又爱,却不得不为了孩子的未来严加管教的样子。

    楚云止会被自己深深打动,会更加依恋。

    等醒过来的楚云疏会被气到破口大骂,什么不忍却不得不掌嘴孩子的父亲, 实在是可笑至极,骗鬼, 鬼都不信,然而哪怕他气到吐血都无法挽回他第二人格做出的一切的事实。

    再也没有那样高高在上,出离于尘世之外的优越。

    怎么办, 好笑得他都哭出来了,连双唇都差点因为控制不住表情,哆嗦着。

    楚无青一掌落下极重, 可没有用上法术,修为,这样的一掌,哪怕再重对于修真者来说都算不上什么。

    重要的是掌嘴带来的侮辱感。

    修为深厚如楚云止甚至觉得像是被轻轻抚摸过一般,只有指尖处有轻微的压迫感, 压迫着他的双唇,让他忍不住张开口舔了舔。

    父亲的味道……是香的。

    一种诱人的,想要啃食入腹的味道。

    未经人事的青年懵懵懂懂,就这样凭借本能舔舐着。

    楚无青被舔得懵逼地张开眼睛,眼中的笑意尚未散去,被泪水染湿的双眼,带着澄澄的水光,将楚云止一瞧。

    “父亲,”楚云止像头小兽般道,“好奇怪,为什么我会想舔您呢?”

    楚无青微微一愣,旋即无奈的摇头,从一开始这个孩子就没有在修士中长大,与灵兽为伍,又怎么能够强要他学会人类的礼仪,又怎么可能让他懂得父子间应该恪守的距离?

    是他欠他的。

    就不应该这样去要求。

    孺慕之情,是所有生灵的本能。

    楚无青微微一笑道,“大概是因为你觉得这样最能表达亲近吧?就像大猫会给小猫舔毛一样。虽然修士之间不能如此做,但你是我的孩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是我对不起你,不应该从一开始就遗失你,没有教养你,现在却来要求你像一个修士那样懂得礼节。”

    “不,”楚云止摇着头,牵起楚无青的手,让楚无青的手指覆盖在自己的脸侧,最能感受到疼痛的位置,温柔地道,“能够被父亲教导,是我的荣幸,阿止想被父亲教导,阿止从来不曾责怪过父亲。”牵住楚无青的手缓缓下移,冰凉的指尖抚摸过火热的双唇时,轻轻一舔,就像小猫伸出舌头,痒痒地一挠。

    艳红的舌,雪白的指。

    楚无青心尖莫名一颤,想要缩回,却看到楚云止目中卑微的波光,那么、那么的小心翼翼。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轻易够牵扯住他的心。

    实在是让人太想铤而走险,太想对他做出更多更过分的举动。

    楚无青的手被楚云止握着缓缓下移,尖削却刚毅的下巴,滚动的喉结,能够感受到其下的血脉的跃动。

    “父亲,你感觉到了吗?你正掌握着,我的脖颈,我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您稍稍用力……”楚云止眼瞳清澈得仿若溪水,可说出的话语却充满了恶魔的蛊惑,“就可以将我的脖颈捏断,就可以断掉我的呼吸。父亲,我可以为您献出生命,何况是我本就应该承受的责骂,本就应该接受的教导。”

    “父亲……”楚云止微微倾身,热烈的呼吸几乎把楚无青的整个耳侧笼罩。

    “您想试试,儿子鲜血的味道吗?”

    楚无青瞳孔微缩,心脏在胸腔中跳动,有一种极致兴奋的感觉在他身体中爆炸开来,看着楚云止近在眼前的脖颈,不知道为何就产生了一种进食的冲动。

    想要咬开楚云止的皮肤,想要尝尝其下鲜血的味道。

    想要这个永远高傲冷漠的天之骄子,忍受痛苦耻辱。

    楚无青身体微微向前,迷迷糊糊中却感到周遭的空气陡然阴冷下来,整个人如同笼罩在噩梦中。

    楚云止的声音轻柔地春风般在他耳边拂过,“但是要付出代价哦,父亲大人,要了我的命……”

    青年微长的指尖摩擦着少年透白的肌肤,银瞳中暗流涌动,森冷得不像是人类。

    “您就再也不能离开我了。”

    冰凉的湿润的舌尖在耳廓上微微一舔。

    浸透血气的花香窜入肺腑。

    楚无青一个激灵,陡然清醒过来!

    他定神一看,看到的却是楚云止天真无邪的脸孔,刚才的一切都如同幻觉。

    “父亲,您怎么了?”楚云止紧张地问道,眼神中是不含任何杂质的初生般的纯粹。

    楚无青想要揉一揉有些倦怠的眉心,此处是符阵考验之关,难道就在刚才,他已经陷入幻阵之中了吗?

    在他抬起手之前,太阳穴上便一重,楚云止已经按着他的太阳穴揉了起来,无数清透的灵气随着指腹传入,让他头脑一清。

    “父亲,您先在这里打坐休息吧,”楚云止担忧道,“我先去解除此方符阵。”

    望着楚云止的背影,楚无青微微皱眉,略一沉吟道,“阿止,你先回来。”

    “父亲?”楚云止微微惊喜道,“您想要阿止做什么?”

    楚无青仔细观察着楚云止的神情,青年的眼中是毫不作为的孺慕和期盼。

    但是他仍然不放心。

    虽然楚云疏完全没有禁锢他的理由,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楚云疏都想杀死他,杀掉所有楚家人。

    对他,楚云疏甚至高傲到看都不屑看一眼。

    但事实总有意外,万一楚云疏突然想要换种方式折磨楚家人,想要降低他的戒心后,诱惑控制他的灵魂变成傀儡,以此来威胁爹爹,牵制楚家,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这听起来很不靠谱。

    楚无青招了招手,双眼微微一眯道:“阿止,蹲下。”

    楚云止非常听话的蹲下,对楚无青的话没有一丝质疑。

    楚无青拉住楚云止的衣领,一点点拉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地步。

    哪怕到了这样,楚云止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破绽,看起来是那么的顺从,本来是清冷出尘的眉眼,万物不染的气质,面对着他时却像是兔子一般乖巧。

    所思所想全在双眼中,一眼便可以看到底,再透明不过。

    楚云止耳根微红,眼中既紧张又期待,好看的薄唇微微一张,却又不敢说出来。

    但终究是鼓足了勇气。

    “父亲,是……愿意给阿止反哺了吗?”

    楚无青:“……”

    他发誓,现在这个绝对是楚云止!

    楚云疏无论到什么地步,为了达到怎样的目的,都做不出这么傻的事情。

    “我只是想要提醒您,此处有幻阵,小心。”楚云止微微躬身,随手一挥,一座凉亭拔地而起,其内的几案上摆满了灵气浓郁的食物,“父亲就在此处等待吧,阿止很快会为您扫清障碍。”

    ……

    顾予望着楚云止走近,微眯的双眼中寒芒一闪而过,“你可以骗过主上,但是无法骗过我。”只有在说到主上二字时,冷毅的脸上才透露出一丝柔情。

    “欺骗?”

    楚云止眼皮都不动一下,面色一片冰冷,语气中满是嘲讽,“一个刚刚筑基的小东西罢了,凭你这些三脚猫功夫也配守卫父亲,追随他?”

    “呵呵,”顾予笑了,手上一刻未停下破解符阵,几乎是眨眼间,就已经推进十里,俯身手指轻轻一扫地面,又是一大片符箓被破开,回望楚云止道:“我配不配只有主上能够评说,而你,别想活着出去。”

    破开的符箓并没有因此破碎,反而汇聚成一道道凶杀之气,向着楚云止袭来。

    “符箓规则吗?”楚云止眼中的平静终于起了一丝变化,“可惜……你还没成长起来,便要陨落在这里了。那么,我便看在父亲的份上,教教你,什么叫实力的碾压,让你死个明白。”

    白字一落,清灵美妙的乐曲顿时从四面八方传来,明明是祥和之乐,所过之处,却让顾予的符阵禁制如山岭崩塌,空中的凶杀之气弥散无踪。

    顾予神色一凝,调动全身灵气汇聚于指尖,指尖所过之处,无数金色符文闪现于空中,竟然凭空绘下阵法,于无中生有。

    顾予手指向前一按,一股浩然之气从他身上爆发而出,随着这一指按下,无数金色符文注入大地之中,竟然崩塌之势为之一止。

    “这就是你所谓的碾压吗?”

    楚云止唇角露出一丝讥笑,双手一翻,一柄古琴浮现在他身前。

    随着手指的拨弄,徐徐天音从琴弦中传出,一股浩劫般的力量陡然从空中降临,好似洪水一般,向着顾予凝结成的符文轰去。

    顾予面色大变,手中金光一闪,一只符笔出现,挥毫间,无数高阶符文汇聚成一条金龙,形成杀戮大阵向前抵抗。

    两相撞击之下,本该滔天轰鸣,让这方世界的规则被破坏,忽然,一切变得寂静无声,两人斗法产生威势,就如同被人生生抹去一般。

    死亡般的寂静!

    顾予心中第一次浮现出致命的危机感。

    他向前望去,却见楚云止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慌乱,只在接触到顾予的目光时,绽放出一个诡异至极的微笑。

    心中骤然一紧,顾予若有所感地抬头,天空之中忽然出现巨大的阵图,朝着他迎头罩下!

    这阵图之上传来的恐怖气息,根本不是凡间所有之物,俨然是仙人之宝!

    顾予立刻取出瞬移符篆,想要带着楚无青一起逃遁出去,不过转瞬间他的眼神便被怒意所代替——他亲手炼制的高阶瞬移符篆竟然无法使用!

    阵图笼罩的空间之下居然自行形成了如同天道般的禁制法则,禁止一切符篆和飞行。

    这种程度的禁制法则,立刻就叫他之前的准备全落了空!甚至他连迈步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收起符篆后便试图走出去,然而他方踏出去一步,脚下的土地便瞬间成了流浆奔溃坍塌!他没有办法,只能收回步子,仍立在原地,却找不出任何逃离此地的办法。

    唯有心中阵阵滴血。

    “杀你,只会让父亲不高兴,让父亲感到不高兴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去做,”楚云止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那么,你便在这阵图中孤独的活着吧……直到精神崩溃,化作虚无。”

    头顶的阵图迅速压下,顾予面如死灰,一下子明白过来,从他最开始的出手就在楚云止的算计之中,利用两人的斗法产生的巨大能量,激活第四层最高阶的符阵,来将他困住。

    顾予的目光之中透露着悲痛,愤怒与不甘在他身上爆发开来,“没有,没有任何人,可以把我从主上身边赶走!”

    他双手翻飞,无数法诀禁制从他手指间急速泄下,层层包裹在双腿之上。

    顾不得眼前刀山火海,顾予疯狂迈步向前跑去,符箓法诀噼噼啪啪地在他身下爆破开,熔岩流酱竟然被生生隔绝在他身体一尺之外,如同形成一个真空的保护罩。

    ——纵使是仙宝也无法拦住他。

    阵图之上层层雷云翻滚,有闪电在其中游走,好似两道洞彻世间万物的目光从阵图之中乍现,看向顾予。

    区区筑基期的修士,怎么敢挑战仙家阵图?

    无形的威压落在顾予的身上,顾予双肩陡然一沉,如同负重千钧,整个身体被压得深深下陷,滚烫的岩浆立刻将他包围,防护罩被蚕食到只剩一寸!

    顾予的身子轻轻一颤,双目通红,他双手匍匐在地面上,手脚并用地向外攀爬,想要将自己的身体从岩浆中拔出。

    这样狼狈粗鄙的姿势,自从主上把他从顾家带走后他就再也没有做过。

    他永远记得那天,那个一身白衣的人,为他带来无尽的希望。

    那样好看的脸,垂落在白衣上的乌发,悲悯的神情,恍若九天之上的神明,将他从无尽的泥潭与苦难中拔出。

    “我来带你成为最厉害的符阵师。”

    只因为这个人的一句话,他拼尽一切,无数个日日夜夜不眠不休地研究符阵,哪怕身体陷入萎靡,精神却依旧焕发。

    哪怕明知道,主上对他不过是利用。

    所有的温情和悲悯都只是假象,主上不过是想要一条又凶狠又听话的狗。

    但这就足够了,只要主上愿意利用他,他便能永远待在主上身边,成为距离主上最近的人。

    小世界战场之上,一次又一次在生死中搏杀,一次又一次在绝境中翻盘。

    因为他知道,对楚无青而言,没有生死,只有胜负。

    自己一旦败了,便失去了利用价值,自然会有无数的人顶上。

    从那一日起,他就知道,他的一生,他的道,他的所有,都只是为了追逐一个叫楚无青的人。

    所以他越发的要求自己的言行举止,让一举一动一姿一态尽可能的优雅完美,去符合主上口中“最厉害的符阵师”。

    可现在,顾予却用最不愿回顾,生生被他从记忆中割裂的过去最难堪的姿势向前爬行着。

    好像一条落水的狗。

    “主上,主上……”他抬起头,抬头望着原本瞬息就可到达,现在却如同天堑的十里外的长亭,想要看到楚无青的身影,但长亭已被楚云止布下禁制幻阵,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阵图越来越低,肉眼可见的外面世界越来越少。

    “不!”顾予双目睚眦,眼角血红,“楚云止,你以为仙宝就可以阻我吗?”

    顾予掐诀的速度越来越快,体内的灵力迅速流失,干枯的经脉出现裂痕,可识海却越发空明,无数符文却不需绘制便从他身体四周显现,化作层层防护。

    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顾予半跑半爬向着阵图边缘而去。

    “居然又突破了?”楚云止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他知道顾予是符阵天才,但绝对没想到居然会天才至此,悄无声息地领悟了符阵规则不说,居然还在这种情况下突破。

    如果说之前的顾予只是碰到了规则的皮毛,那么现在就已经登堂入室。

    可以说,整个修真界历史上都从未出现过这种事情,区区筑基期,便掌握一道大道法则。

    如果不是,此处是秘境,有着仙府限制,顾予符阵的突破必定会引发天地灵气的变化,为他重塑肉身,一举进入金丹,甚至更高层次。

    可惜,此处是金仙洞府,规则的限制,哪怕顾予的神魂到了化神层次,也仍然无法撼动。

    楚云止冷眼看着,顾予地速度陡然加快,但却在距离阵图边缘只有不到十丈之时——空中聚集多时的雷云,终于猛然劈下!

    顾予迅速演化符阵抵抗,于头顶之上凭空升起一座本命阵盘,其中包含了顾予的道之精髓。但凡人之力怎可撼神宝之威,阵盘刹那之间破碎开来,虽然挡住了致命一击。

    但顾予的身体却被这一击力道远远抛出十里,再一次落入了阵心之中,神魂更是受到重击。

    不待顾予爬起来再战,阵盘就已经迅速压下,与大地之间只剩人高距离。

    顾予身体一颤,绝望将他彻底埋葬,他张嘴想要喊楚无青,想要最后喊一声喊了无数次的主上,可张口却是粘稠的血块,将他虚弱的声音完完全全淹没。

    在阵盘彻底与大地合拢之前,顾予却见到同样身处阵图规则之中的楚云止竟然化作一道青烟,丝毫不受影响轻飘飘地向外飞了出去,向着楚无青飞去!

    楚云止飞出阵盘后,轻轻咳嗽两声,头轻轻一歪道,“虽然那个坏人对父亲不轨,可父亲恐怕不会相信我,真是没有办法啊,”他微微一笑,如沐春风,却举起一掌,朝着胸腹处狠狠劈去。

    刹那之间,脸色苍白,楚云止身体猛地一颤,轻轻擦掉唇角溢出的一丝鲜血,楚云止转身向长亭跑去。

    长亭之中,楚无青早就被阵图的动静惊动,但是因为幻阵的缘故,他只看到两人无意中触发了顶级符阵,两人一同陷入其中。

    偏偏这阵图形成了禁制,将他拦截在了长亭内,根本没有一丁点办法。

    在禁制消失,一切恢复平静的刹那。

    “父亲!”

    楚云止跌跌撞撞地从烟雾中跑了出来,居然一头撞入了楚无青怀中,拱来拱去,好像一只小兽一般。

    虽然被楚云止如此幼稚的姿态给惊到了,但想到楚云止什么都不懂,他身上更是传来浓浓地思念气息,明明才分开不到半个时辰而已,楚无青好笑地抚摸着他的脊背,“怎么了,顾予呢?”

    “阿止差点就死掉了,父亲却只知道询问精通符阵的顾予?”楚云止委屈地抬起头,眼中竟然挂满了泪水,说话间又是一口鲜血溢出,“父亲果然不爱阿止。”

    “怎么会?”楚无青暗自查了一下储物袋中顾予的命魂玉牌,没有碎裂,证明性命无忧,等临意掌握了洞府传承,顾予必定会被自动传送出仙府,也就不再担心。

    但是楚云止居然会哭,这着实把楚无青给震惊到了,那样脆弱的模样哪有一点点未来乾坤独断的魔尊威严。

    楚无青忍不住暗自开启一道留影符,想要把楚云止这幅哭着朝自己撒娇的模样录下来,以后当众放给楚云疏看,狠狠羞辱他。

    “就是,”楚云止委屈更浓,“阿止差点就死在里面了,为了见到父亲才拼命出来,父亲却不抱抱阿止,安慰,难道还不是吗?”

    说话间,楚无青感到腰间抱住自己的双臂力量更紧了,“哼,父亲不抱阿止,就只有阿止自己来了。”

    “好了,好了,”楚无青叹息道,“是我疏忽了,都是我的错,好吧。”

    楚云止终于肯站直腰身,苍白失血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淡淡地红晕,身高的差距,足以让他对楚无青形成俯视的角度。

    父亲,怎么会这么好看,仰视好看,俯视也好看……抱着,让人根本不想放开手。

    可是……这样是不能可持续发展的,竭泽而渔,事缓则圆,他必须得忍痛放手,如此才能有更多抱父亲的机会。

    “父亲的道歉根本毫无诚意,”楚云止目光一沉,幽幽地闪烁,“除非父亲亲亲我。”

    楚云止怎么如此喜欢亲亲?

    不待楚无青有所反应,楚云止便先捧起楚无青的脸,吻上了楚无青的额头,不忘传音道:“这次陷入阵图的生死危机中,给我带来了全新的体悟,让我明白,我是父亲的孩子啊,父亲又不会抛弃我,对不对?父亲不愿意的时候,我应当主动地,理所当然地争取自己的权益。”

    什么鬼?别人的生死体悟都是道意突破,修为更上一层,法术更加精进?

    楚云止是变得更加粘人,体悟是这个?

    主动羞辱楚云止让楚无青有一种极度的愉悦,但这样被楚云止反客为主,却让楚无青产生轻微地不适,总有一种自己似乎正在被不好地对待的错觉。

    但这样的错觉微乎其微,羞辱楚云疏的快感又占据了上峰,他很快压下,毕竟知道自己的第二人格主动撒娇亲吻他,楚云疏肯定会被气死吧。

    光是脑补楚云疏清醒过来震怒痛苦的心情,楚无青便感到愉悦无比。

    楚无青的皮肤极白极细,脸上更是浑身最柔嫩之处,光洁额头的触感让楚云止不可自拔,情不自禁地想要更多,甚至偷偷地将舌头伸出,想要舔/吻这雪嫩至极的肌肤。

    只是舌尖才腼腆羞涩地一点,就在楚无青察觉之前迅速收了回去——舌尖似弥漫着馥郁撩人之香,让他的心口微微颤动,只觉得连道意都不稳起来。

    本能的冲动携裹着灼热的情感刹那冲垮理智的堤坝,楚云止瞳色一深,没头没脑,莽莽撞撞地吻落在楚无青的双唇上。

    楚无青睁大了眼睛,有一股违和诡异之感在他心中蔓延开来,只觉得有什么发展不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不就是跟个男人接吻吗?这样的吻却能够折辱他曾经痛恨的仇人,充分满足他心中报复的。反正自己活不长,你们也别想开心,可为什么,那股诡异为何之感却怎么都挥之不去?楚无青因为吃惊微微张开的双唇,却让楚云止趁虚而入,一下子撬开他的唇瓣,舌尖伸入到他齿关之中。

    不知为何,楚无青心中竟然因此生出一股愤怒羞涩之意,但双方修为天差地别,他又被楚云止牢牢扣在腰身,所谓的挣扎不过是欲拒还迎,将自己送到对方口中。想要用舌头推开楚云止的侵/犯,却偏偏因此被对方捉住纠缠起来。

    “楚云止!”楚无青不得不努力地稳住心神才从那种灼热的浑身虚软的感觉中抽离来,用神识传音怒喝道。

    楚云止才长长的睫毛如同刷子般在楚无青皮肤上轻轻扫过,睁开的眼睛能够完完全全看到对方的倒影,呼吸可闻,琉璃般剔透的黑瞳湿漉漉的,带着一丝迷茫?

    似乎不懂,为什么父亲要拒绝亲热,拒绝安慰自己,楚云止长睫微微一颤,按住楚无青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在楚无青怒意到达顶峰时 ,一股暖流从唇舌间传递迷茫开来。

    这股暖流很快顺着舌根经脉而下,奔向楚无青全身,将楚无青的经脉尽数洗刷了一遍,如同洗精伐髓一般,只感到浑身轻盈无比,杂质全除,暖流最终汇聚到丹田之中,在楚无青的筑基道台上留下一枚道印。

    这是?符箓的一丝本源,楚无青瞳孔微微一缩,有这丝本源在,符箓一途没有天分如他,也可以驱动许多高阶符阵!

    楚云止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楚无青的双唇,脸颊烧红,水光辘辘的双眼中如含着星子,小心翼翼地道:“这是我从阵图中得到的,父亲不肯反哺阿止,那么阿止便自己做。”

    说完不待楚无青出口训斥,楚云止哼地转过头,“父亲放心,阿止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这样做,丢了楚家的体统。我只会悄悄的,只有我和父亲在的时候……”他脑袋微微一侧,观察着楚无青的神情,骤然紧张道:“……可以吗?”

    “当、当然可以。”楚无青眉眼微微一弯,原来楚云止刚才反常的作为是为了执着于反哺,给他献上法阵中得到的宝物。

    也就只有楚云止才会那么天真,完完全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楚无青越看楚云止越是满意,越能想象出等楚云疏醒过来时会是怎样的愤恨,偏偏这一切还都是他第二人格主动向自己乞求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楚云止瞳孔倏地张大,眼中是毫不掩饰地喜意,如同得到了世上最贵重的宝物,只觉得眼耳神思都被楚无青的话占满了。

    同意亲亲抱抱,那下一步是不是就是舔毛,再下一步……楚云止双颊滚烫,整个人都要被燃烧起来,想要握住楚无青冰凉的手指降温,却在触碰到那滑腻的冰寒时,温度更加飙升,整个人都要融掉了。

    他用尽全力屏住心神,强行将翻腾的思绪按下去,磕磕碰碰地道:“父亲……趁现在阵图封闭,我们快通过第四层试炼吧。”

    “走吧,”楚无青知道,他的计谋能够困住绝大部分的修士,却不可能永远拖住所有修士的脚步,必定会有极个别精通术算预测的修士发现其中蹊跷,还是别浪费时间为好。

    “愿为父亲驱使,”楚云止上前两步,走到楚无青身前,要替他破除所有障碍,动身前,有些犹豫地说,“只是……顾予可能要永远留在这一层了,父亲,不需要救他吗?”

    “怎么?”楚无青好笑道,“你不是不待见顾予吗?刚才还吃醋,现在却关心起他了?”

    楚云止微微一笑,一点都没有被戳穿地窘迫,得意地道:“那是因为父亲答应会跟阿止亲近了啊,既然如此……我也可以小小容忍下那个小东西,虽然他弱小又讨厌,但是谁叫父亲需要他。”

    楚无青摇头道:“走吧,没事的,等有人通过考验继承仙府,其他修士全都会被洞府自动传送出去,顾予不会有性命之忧。”

    “真的吗?”楚云止微微点头,似乎放下心来,带着楚无青一路向着瀑布出口走去。

    ——可是父亲啊,这幅阵图仙宝独立于洞府规则之外,并不能被仙府主人继承操控,在您心中比我重要的顾予永远都只能待在其内了。

    阵盘彻底落下后没再遮挡住顾予的视线,反而化作透明的无形光罩。顾予坐在阵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剑外面发生的一切……楚云止是如何向着主上撒娇,又是如何询问是否救自己……

    顾予眼中的神色越来越晦暗,眼睁睁看着楚无青随同楚云止离开,最后的希望彻底断绝。

    还要活着吗?

    你看,你的主上已经抛弃你了,你这辈子都无法成为最厉害的阵法师。

    你永永远远只能待在阵图上,再也无法看到,触碰到那个你奉为信仰的人了。

    如此的你,还不如死去得好。

    一层层黑雾从顾予身上溢出,这黑雾只有合道以上大能者才能看到,才能懂得这黑雾是何物?

    天之骄子,常用来形容天资卓绝之人,但只有掌握规则者才是真真正正的天骄,被天道所眷顾,只要不陨落,必定能证道真仙。

    当天骄万念俱灰之时,体内生机便会化作死气,从身体中溢出,成了带着毁灭规则的黑雾。

    “主上……”体内的器官越来越衰竭,顾予干枯的手指抚摸着腰上的储物袋,正是楚无青所赠,他一遍又一遍反复抚摩,似乎想要透过这储物袋摸到袋子曾经的主人……

    但是摸不到呢,这只是个储物袋罢了,反而抚摩加快了黑气的渗透,竟然将储物袋破碎开来。

    最后一丝楚无青的气息也没了。

    “不!”顾予突然抬起头,双目赤红。

    不可以,绝不可以,他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主上离开自己,不就是仙宝吗?不就是死亡吗?

    极致的寒芒在顾予眼中乍现,他双手极速掐诀,无数符阵在他周身闪现,只是与之前的金光熠熠不同,这一次却是接近与阵图的虚无之色,偏偏其上却传来恐怖至极的毁灭之力。

    一丝无形的天道之威在符文中流转。

    顾予抬起手,引动重重符阵透支全身生机一掌向着阵盘光障劈去。

    道之规则!

    撞击之下,阵盘的光罩没有出现一丝裂痕,却如同被激活了般,光芒大涨起来。

    这些光芒化作星星点点,最终汇聚于高空之上,凝聚成一道模糊的人影。

    仅仅是虚影出现,整个四层洞府便如同面对的君王降临一般,万物匍匐,符阵休止。

    “符箓规则,竟然是符箓规则,三十万年了,老夫终于再一次见到了符箓规则,”虚影叹息道,“老夫道号北虚,以符箓生造化之道证位金仙,十万年前不慎同道友陨落于此,仅留下一丝神念,你若能破解此方阵图,我便收你为传承弟子。”

    作者有话要说:辛苦各位读者大人了_(:3∠)_。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