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六十一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云止是真的傻的吧, 楚无青有一种被天雷劈中的感觉, 然而看到楚云止真挚卑弱的目光, 他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严厉拒绝的话来。

    似乎这是一件残忍到极点的事情。

    而且隐隐让他不安。

    自己真的完全拒绝, 一定会被楚云止认为自己是再次抛弃他,完全不想履行父亲的职责, 从而导致这位天真无邪的第二人格暴走。

    楚无青只得道:“反哺舔毛都是动物的行为, 修士是绝对不能这样表达亲近的。以前是我不好, 没有及时来接你,现在我一定要把这些年遗失的东西给你补上, 教导你好好做人。”眼中隐隐流露出痛楚,似乎十分自责。

    楚云止目光微微一闪, 似乎在思考楚无青的话, 但是三息之后却抱得更紧了。

    就像溺水的人在紧紧抱住最后一根枯木,一旦放开,便会沉入水底, 彻底失去生命!

    “父亲, ”他放低了声音, 柔柔地道,“您是想再次抛弃我吗?您因为不爱我,所以才……这样说, 我不傻, 您一点都不想跟我亲近。”

    哪里有, 他明明很想占楚云疏的便宜, 趁他现在是第二人格, 什么都不懂,狠狠折辱他。

    对了,自己是在折辱他啊?

    有比把楚云疏骄傲无比的第二人格,养得崩坏,给他建立错误的人生观,让他活得根本不像一个人更有趣的事情吗?

    等楚云疏清醒过来,肯定会疯掉的。

    但是第二人格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一切的东西都已经深入灵魂,他想改变实在太难。

    这样的楚云疏还能成为未来高高在上的魔尊,还能斩魔问道吗?

    楚无青眼中有暗光一闪而过,面色却越发的柔和,红唇上扬,整个人看起来璨然生姿,灼灼不敢逼视。

    楚云止胸腔中的心脏在极速跳动,几乎让他有一种缺氧窒息的感觉,只觉得整个人的灵魂都被眼前人的笑容占据了,浑身生出一种灼烫感。

    为什么,他会对父亲产生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艰难地移开目光,连那雪色的耳廓都微微泛红,目光下移,却看到修长白皙的脖颈,纤弱凸起的精致喉结。

    为什么,会有一种想要舔舐的冲动?

    他眨着天真无邪的目光,无比自然地舔了舔唇角,扯住楚无青宽大的衣摆道,“为什么我会想要吮吸父亲的喉结?”

    顾予骤然睁大眼睛,连那双用兵布阵时从来成竹在握的手上都微微凸起了青筋。

    他才不相信这个人失忆了?分明只是诡计罢了,只是演技太好,伪装的太像,才将主上欺骗过去。

    但偏偏主上对这个游戏非常愉悦。

    顾予低垂下头,眼睛渐渐失去了聚焦。

    怎么办,他好想,好想违抗主上的命令。

    明明,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了主上去修炼,明明已经决定这一生都绝不违抗主上的任何一个命令。

    明明,他只要得到主上的鼓励,只有被主上摸摸头。

    只要主上,让他触碰主上睡过的,坐过的地方,他便能得到满足,让他一次又一次去破解那些难到了极致的符阵。

    为此,甚至精神崩溃……实在是太难了啊,可是一想到他可以因此得到主上欣赏的目光,他便可以无所畏惧。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主上的眼里才会只看见他,看不见别人。

    明明,他最讨厌带领训练那些无用的仙灵门人,可是为了主上,他可以去做任何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为什么,连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骗子,都可以抢走他唯一拥有的东西。

    好恨。

    不!

    他才不满足于,主上的目光,主上手掌心的温度,主上言语的夸奖。

    他想要亲吻主上的眉眼,用舌尖一片片描摹,然后再一点点舔舐掉主上眼里的泪水。

    他想要,碾压过主上的红唇,让它变得红肿冶艳,想要侵占入主上的口腔,吞吃主上的舌头,让主上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

    最最想要的,还是主上的身体。

    想要,主上的眼里,只能看到自己,哪怕是恨意,也比这样无所谓的地步好——那样卑微到,任何人都可以抢走我拥有的唯一的幸福。

    主上,你说这个白发的善于伪装的贱人非常厉害,不是我们可以抵抗。

    可是,主上,我也很厉害呢,远比你想的更厉害。

    顾予抱紧自己的双肩,微微颤抖,但没有人注意到他,注意到无尽的孤独黑暗正在将他完完全全吞噬。

    注意到他脚底的规则在暗暗改变。

    属于符箓的本源之力,正在渗透这一方土地。

    就连楚云止,都因为专注在楚无青的身上,而没有一丁点察觉。

    只有无形的,封印于地底的力量,正被这股本源影响,一点点破开封印。

    那些跟我抢夺主上注意力的人都该死!

    一切都是他们的错,如果不是他们,主上怎么会一次又一次被分走注意力,怎么会越来越看不到我的存在。

    去死吧,一切,都是你们的错!

    主上,过去我怕这股无法掌握的力量伤到你,可是现在……我,我只想……

    顾予抬起头,动作机械僵硬得如同木偶,那双眼睛再也没有过去赤诚专注的目光,只有旋涡般的黑暗。

    如黑洞,会吸没任何误入他视线之中的生灵,绞杀生机。

    “呵呵,”顾予轻轻笑道,身上的僵硬终于消失,脸上的神采渐渐恢复,眼中变得流光烁烁,一切的黑暗都淹没在了笑意中。

    但规则的改变,却比之前更加迅速,连那些真仙布下的符阵考验,都如同拥有了生命般,再一点点,一点点不被人察觉地后移着,想要避开。

    楚无青还没来得及应对楚云止之前的质问,立刻又被楚云止再一次的问题弄懵逼了,但有了前面的缓冲,他已经能够很快适应,反应过来。

    听到这样的话语,首先漫上心头的当然是愤怒,侮辱。

    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什么都不懂的楚云止,再想到自己要折辱他,给他建立错误的人生观,楚无青便睁眼说瞎话道,“大概是因为你从小没有娘亲,本能地看着男人的喉结,便产生如同母乳般的冲动。”

    “是、是吗?”楚云天真懵懂地问道。

    “当然,而且我刚才说不能舔毛反哺,也不是想抛弃你,要知道……”楚无青微微一顿,眼神越发柔和,“你可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失去你十六年,远比你更加伤心难过。你不懂,我可以教你,我不该那么着急,想要你马上就能懂得修士间的礼仪规则,孩子,”楚无青抚摸着楚云止的额头,将他垂下的两缕发丝抚摸到耳后,倾身印下一吻,“爹爹,爱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