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五十九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轻轻一抹储物袋, 一只二阶的灵兽窜了出来,“这里所有的东西你们都不要动。”

    眼前的灵草是如此诱人任何修士都会为此疯狂, 得到一株,这一辈子的修炼都不用愁了, 炼制成灵丹妙药, 更是可以让自己的实力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可是, 因为楚无青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动, 甚至不曾迈开半步。

    无条件地服从相信, 哪怕滔天利益摆在他们面前都无法动摇, 这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

    虎形的巨大灵兽迅速窜到一株万年份的灵草面前,楚无青轻轻摘下一片叶子, 喂到了灵兽的口中,灵兽满足地嚼着, 身上浮现出一圈白光,修为一下子到了三阶,还在继续增长。

    所有人都眼热地望着这一幕, 那样珍贵的灵药, 就这样喂给了一只低阶灵兽。

    然而, 距离楚无青喂下灵草才刚过十息,修为犹在迅速增长中的灵兽突停住了动作,那张开地嘴竟然无法合拢, 面部的肌肉都在痉挛。

    下一刻, 它便痛苦至极地翻滚在地, 随着翻滚,他浑身上下渐渐化作了血水,这血水极其诡异地汇成一道小流流到灵草根茎之下。

    十息过后,虎形灵兽与血水同时消失,草地之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万年灵草绽放出的的雪色花朵在微风中徐徐摇曳,刚才的一切似乎都只是错觉。

    寂静!

    良久,才有人声音颤栗地问道,“大师兄,这里真的是仙府,而不是魔修洞府吗?”

    “当然是仙府,仙人也是修士修炼得道而成,与修真界的人心没有任何区别,仙府中的资源都是他留给传承弟子的,岂能让人轻易取走?谁润服用,便是送上自己的命。但他不会告诉你,反而以此来激起你的杀欲,让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如同养蛊一般,而抉择出的蛊王就是他的弟子。”楚无青微笑着摘下一株千年份的灵草,“这些还是能够摘下的。”

    但哪怕是蛊王也没有算准,有着临意这个意外,“不可贪心。”

    就在楚无青摘下灵草的一刻,那漂浮在云端上的天宫之中陡然发射出数块令牌,皆精准无比地落在了在场众人的手里。

    “本尊仙府共有六层,传承位于第六,第一层考验你们的修为法术,取彼此令牌超过一百者,可在天宫正殿之中传入第二层内。”

    沧桑浩渺,真正仙府主人的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那漂浮在云中的正殿也显露出七彩的光芒,却居于所有殿堂之后。

    仙府主人的用心,与楚无青一模一样,正是要那得到一百令牌者,有足够的时间被其他人击杀。

    如此,还能通过第一关考验,当为人杰。

    接下来的洞府之中的东西,便可真正带走,算作奖赏。

    此次进入到洞府中的修士一共有三百六十八人,那话语一结束,所有人都把令牌拿了出来,道:“大师兄,快走吧,抓紧时间。” 同时对于自己接下来无法再帮到大师兄感到非常沮丧。

    进入洞府中的修士,未尝没有精通阵法者,发现他们的阴谋。

    但这样的人绝不可能说出,只会秘密瞒下,告诉心腹好友,减少竞争者。

    楚无青取了一百令牌道,“第二关非常难,不急在一时,你们留在此处,可是大有用处。”

    听到楚无青说到大用处,所有人的眼睛皆亮了起来。

    “那些天才之间互相竞争,心高气傲的他们绝不可能结成同盟,到时候你们便展开拍卖,将一百令牌拍卖出去,价格者得。若是有人不服,想要夺取,那就让他们尝尝我们战阵的厉害。”

    经过三年的严训磨合,仙灵门的精英修士已经能够与战舟配合无间隙,三百人足以同时杀死十名金丹!

    加上顾予的法阵干扰,楚无青有信心,对上十位数以下的天才,根本没有问题。

    而这些天才,最多好友之间结成短暂的同盟,是绝对不可能因此全部团结在一起,只要仙灵门不主动想要去灭掉他们。

    “实在不行,还可以……”楚无青的目光暗了暗,“宋青,你将万年灵草炼制成丹药。”

    “到时候谁若不服,或者拍下不肯乖乖掏钱,你们便把丹药射入那人口中。”

    楚无青嘱咐完毕,打算离开,他一个中世界的家主之子都能够拥有如此多的资源,那些大世界的传承弟子,拥有的东西可见一斑。

    他若没记错,这次还有人是带着仙宝前来。

    但仙宝岂是筑基修为的修士能够轻易驾驭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

    楚家尚且有一个小世界蕴养极品灵石,大世界这样的地方更是众多,这些子弟哪个身上不怀揣着令楚家子弟每年争破头的极品灵石。

    可以想象,这次能够如何狠狠敲这些人一笔,楚无青微笑着补充道,“所有参加拍卖者,必须交上一块极品灵石的入场费。”

    楚无青说完便要转身离开,下面的考验,他上辈子就已经通过,倒是不再需要人辅助。

    “主上,请带上我,”这时候一旁的顾予忽然开口了。

    顾予望着楚无青的眼中满是倾慕与挣扎,他知道他不该公然违抗楚无青的命令,他更知道楚无青想让留在这里,布置阵法,辅助仙灵门的人。

    这是他的存在价值,也是唯一能够让他永远站在主上身边的办法,做最听话最有用的仆从,让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他。

    ……可是,不甘心。

    顾予垂下头颅,越众而出,单膝跪下,细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目光,那双眼睛中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可当抬起头时,眼中却变成了最卑微地请求, “主上,这仙府主人何其恶毒,之后必定还有重重手段,如第一层的灵草血水一般夺人性命。”

    “至于在第一层之中布置的法阵,属下早在一年前便着手准备,做成阵盘交到各小队队长手中,只需开启,便可生成各种杀阵,您完全不必担心,”顾予重重扣头,“请主上务必带上我,若有意外,顾予方可以死相替!”

    楚无青微微动容,不禁想到楚云疏等的实力已经与自己上辈子记忆有所偏差,万一真起了变故,一切可就来不及了。

    下面的关卡中,可是法阵考验,虽然这考验考的是悟性,每个人对符阵的造诣不同,分到的考验便不同,有顾予一起,难度会增加到极致。

    但是,楚无青相信,顾予一定会破除一切。

    相反若是没有顾予,真出变故,自己一定会深陷其中。

    “好,”楚无青手轻轻一挥,再取一百,便带着顾予一同向着最高处宫殿飞去。

    当两人一同将一百枚令牌放入传送阵中时,仙府主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那高高在上冷漠至极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惊异。

    “才不过十息,便取得令牌,你二人当真天赋异禀,纵使是本尊当年通过恩师考验时,也花上足足了一个时辰,后生可畏啊。”

    话音一落,楚无青便感到冥冥之中有一双眼睛从他们二人看来,内心陡然生出极致的恐惧。

    仿佛他们正在面对开天辟地的神魔,一切都在这目光下无所遁形。

    从头到脚的审视,只持续了短短一息,楚无青就感觉过了一个世纪,终于从溺水中清醒过来,冷汗沉沉。

    “咦?超越天道筑基,杀戮剑意,难怪,难怪。”

    “小小年纪,便在阵法上有此造诣,可惜本尊乃是剑修,无法给你最好传承,白白浪费天赋。如此,便奖励你二人直接入第四层吧,其中有一份机缘可取。”

    第四层,正是阵法考验之关!

    楚无青上辈子,与人拼杀一日才集齐令牌,何曾受过此优待,原著中更未有人触发了仙人神识的审视,一切都朝着未知而去。

    第四层,机缘吗?能够被那位称为机缘者,可不是普普通通改变资质那么简单。

    别人不知道,以为洞府主人只是真仙,仙人当然可以称自称本尊。

    但楚无青可知道,这陨落的主人乃是真正的仙尊,真仙十二重,每一重的晋级都极其艰难,一旦晋升,便会实力暴增,岁寿再添一倍。

    十二重之后,方可成大罗金仙,与天地同寿。

    金仙之上,才是仙尊,号令群仙,整个仙界也不过八人。

    至于这仙尊因何陨落,他看到的部分却还没有提起。

    思索间,传送阵的光芒已经亮起,三息之后,他们已经来到群山万壑之中。

    一道瀑布从天降落,每一滴水珠都闪耀着密集的星光,仿佛这不是瀑布,而是从天上借来的银河,正汇入苍茫。

    楚无青深深呼吸一口,便感到浓郁至极的灵气奔入四肢百骸,其浓郁程度,唯有高阶聚灵阵可比。

    仙雾环绕加身。

    任何人被第一次传送到第四关时,都会误以为此处乃是仙境,哪里与符阵考验有一分关系。但是只需要稍稍移动一步,符阵禁制便会被触发,将你深深束缚,唯有破除才可前进。

    甚至不少人,因为这第一步毫无准备,就此丧命。

    第四层乃是随机传送,下一关的入口,便在那瀑布之中,每个人看到的瀑布都同样遥远,到达的方式,乃是最先达成对符阵的领悟。

    领悟之时,便会有清风自脚下升起,送他飞跃过所有竞争者头顶,进入瀑布之中,这是唯一的办法。

    而上一世,楚无青就是在第四关,初步摸到了自己的道,有了模糊的影子,但随即便在第五关被临意斩断了双臂。

    他的道还未真正孕育出,他的仙途才刚刚踏上第一步,就一切被斩断,被扼杀,从此沦为了众人的笑柄。

    三百年活在怨愤之中,直到凌迟而死。

    顾予,没有迈出第一步,“主上,您先别动。”

    哪怕对顾予的天赋早就有所了解,楚无青这一刻也感到了惊异,因为上一世,没有人是在迈步前发现异样。

    顾予,竟然能侦破仙人的陷阱?

    这天赋,实在是太恐怖了!

    顾予右手临空一抹,一道高级符纸凭空浮现,他向前一指,“去。”

    那符箓化作人形,赫然显露出筑基大圆满的气息,立刻向顾予命令的方向飞去。但是它才刚刚飞出成人一步的距离,火焰毫无征兆地突然从地底升起,瞬息之间就将这符纸烧了个干净。

    甚至,连烟灰都没有留下。

    致命的寒意在心中浮起,但顾予的眼中却迸发出浓厚到近乎疯狂的兴趣,他腼腆一笑道,“主上,这第四关倒是有趣,仙人的符阵考验果然精妙非凡,且容我试试吧。”

    说话间,顾予便半跪下身,五指之间光芒闪动,一道道术法从他手指中流倾而下。

    三炷香后,顾予便清出了一条半丈宽,十丈长的道路。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刻,周遭景致突然一变!

    群山万壑,如同画布被一道无形大手撕开,露出其后亭台楼阁,花团锦簇,陡然变成了人间巨富之家的后花园。

    顾予回到楚无青身边,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得到主上一个赞赏的眼神,却发现楚无青呆愣在了原地。

    他从未见到过主上的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顾予心中顿时大乱起来,顺着楚无青的目光望去,微微一惊,前方花丛之中赫然躺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的气息显然不是幻阵发出,竟然有人超越他们先一步进入到了洞府之中,怎么可能?

    可就算如此,主上从来都是处变不惊临危不惧的,怎么会因此就将惊诧挂在了脸上。

    不过,是一个走了大运得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罢了,他有什么资格,让主上露出这种表情。

    嫉妒,瞬间填满了顾予的心脏,他努力维持着神情的冷静,抬起头,微微笑道,“主上,顾予这就去除掉这个不该出现之人。”

    “不可!”楚无青终于回过神来,专注看着前方昏迷青年的他,却没有注意到顾予瞬间晦暗了的眼神。

    楚无青也不知道,为什么楚云疏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想到楚云疏那惊人的实力,他并不感到意外。

    何况楚云疏是如同临意一般,生来便有大运气之人,与他这等小反派不同。机缘巧合之下比他还先一步进入洞府之中,从而躲过了他的筹谋暗算,也不是不可能。

    真正令楚云疏惊讶的是,卧在那里的人,是一头白发。

    他心中浮现出种种思绪,但只有亲自过去,才能看出到底如何。

    楚无青上前一步,仅仅是这一步迈出,就有无数冰棱从昏睡的楚云疏身上射出。

    刹那间,连周遭空气都被冻结,但那青年身下的蔷薇却仍然完全无损,越发衬托出躺在其中的青年容貌俊美非凡,让人想起种种美好的词语。

    而与那如画般美好无害的景象截然相反的,却是针对周遭之人的杀机。徐徐天音从四面八方而来,楚无青纵使早有准备,法宝护体,也丹田中灵气一荡,几乎识海不稳,但比起这个,另一件事却是让他脸色再一次变化了。

    顾予在一旁见到主上如此心神大乱的模样,心中越发嫉妒,几乎都要失去平日里的冷静自持了,只恨不得能亲手杀死那个夺走楚无青注意力的人。

    楚无青看着眼前之人,终于确定了。

    “没错……是楚云止!”

    只是,楚云止怎么会现在出现?

    原文设定之中,楚云疏的第二人格楚云止天性率真,纯洁,不谙世事,却几乎不曾出现,所以才没有人知道他有双重人格之事。

    如果说楚云疏修魔,对大道之音的掌控就足以秒杀金丹,当真正领悟的楚云止出现时,更是恐怖至极。

    也只有真正心神空明,品性纯粹之人,才会领悟大道之音。

    但是原文设定,往往只有楚云心神崩溃之时,才会被第二人格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因为修炼大道之音,楚云止心神纯粹至极,一头黑发化雪,连双眼都变成了银瞳。

    而男主临意,之所以能够楚云疏成为朋友,就是因为一次变故,导致楚云疏的第二人格陡然意外出现,使他差点走火入魔,陷入巨大危机。

    男主临意却在一旁守护,从而建立了友情,第二人格实在是单纯好骗至极。

    但这样的剧情,却是在临意和楚云疏结成金丹之后,楚云疏被楚家老祖联合其他老怪追杀之时。

    就算是那时,也是作者故意让他在意外中诱发出了第二人格。楚云疏是何等意识坚定之人,非作者故意为之,怎么可能精神崩溃到丧失身体控制权?

    而仙府之中,又哪里会东西能够影响楚云疏意志,以至于让他精神崩溃,导致第二人格的出现?

    楚无青尚在心中思索,顾予突然道,“主上,他快要醒了,请您允许我立刻除去他,为主上绝除后患。”

    楚无青眉心一跳,果然见到前方楚云止修长的手指动了动。花丛中青年的睫毛微微一颤,那双紧闭的眼睛即将睁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