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五十六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射了自己爹爹的仙衣一身。

    “爹爹。”□□退却,理智回笼, 楚无青心中的羞耻到达了极致, 看到爹爹那素来整洁的衣冠上布满了自己的白灼, 只觉得难堪不已。

    楚寰之的手仍然虚虚地扶在楚无青的腰上,淡淡道,“无青不必在意,你小时候还尿在过爹爹的身上。”

    “爹爹!”这一下子, 楚无青不再羞耻,只剩下无限窘迫, “我都多大了,你提什么小时候的事情。”

    “是啊, ”楚寰之宽慰道, 清冷语气中第一次带上了红尘春雨的温柔,意有所指道, “青青长大了。”

    “爹爹, ”楚无青怒道, 一抹储物袋, 赶紧胡乱套上一件法衣。

    楚寰之的手按上楚无青的衣襟,一点点为楚无青穿戴好, 他从小被娇养坏了, 连衣服都不会穿。

    可自己就是喜欢宠着他。

    “青青不要害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楚寰之无视楚无青的抵触, 好笑道, “就像小时候爹爹给你把尿一般,现在教你男子汉的事情。人总会长大,青青不想要爹爹教,难道是想要别人教?”

    楚寰之板正楚无青的下颌,那素来温柔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面对他人才会有的杀机,“青青,难道是后悔跟澹台子延退婚了?”

    “没有!”楚无青慌忙摇头,扑入楚寰之的怀中,“只有爹爹才是无青唯一的亲人,除此之外的人,在我眼中,只分有用与无用,而澹台子延便是无用的仇人。”

    楚寰之安抚地摸着儿子的脊背,柔声道,“我现在只是□□虚影降下,不能久留,你我再见便是出小世界后了。青青,你在此间行事不必有所顾忌,届时封印消除,为父会在入口处等你,万不可委屈自己。但凡在遇到不可解决之事,你且告诉他任何人敢动你一根手指,为父必血洗他全族。”

    楚寰之双指并拢如剑,在空中一划,一道杀戮剑意便陡然从虚空中凝结而成,纵使压制不发,整个洞府也微微颤抖。

    更是在出现的这一刻,本在闭关的悬山骤然睁开了眼睛,他感到体内的道意在沸腾,这种沸腾并非兴奋与升华。

    而是一种见到王者的绝对的惧怕,却又本能地崇敬。

    他的道意本是大道,又怎么会被这样绝对压制?更何况他还没有感到任何对方道意的存在。

    悬山看向楚无青闭关之处,微微垂首,心中升起一个惊人的猜测。

    “我乃虚影,并无实招可发出,这道剑意乃是凝结为父所有心血而成,才瞒天过海躲过真仙封锁,虽然无法伤人于实质,但足可震慑,可以让人知道你所言非虚。”楚寰之手指轻轻一点,那剑意便骤然摄入楚无青额头之中,存于丹田之内。

    “青青,爹爹要走了。”楚寰之的身影慢慢变淡,澄澈的双眼中泛出哀愁,摸了摸少年的头发,“亲爹爹一下,好吗?”

    楚寰之从来都是强势的,高高在上地漠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楚寰之的身影都如一道大山般横在楚无青的身前,为他挡下所有的风雨。

    似乎,只要有楚寰之在,他便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哪怕是上一世最落魄之时,有楚家族长在,也没有人敢当面嘲讽于他,还要恭恭敬敬地叫他一声楚公子。

    更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楚寰之将一处灵气浓郁,物产繁茂,人杰辈出的小世界从天虚大世界手中夺下,做他名下之物。

    哪怕他这辈子止步元婴,哪怕他一辈子触碰不到道意 ,但他仍然是人上人。

    楚寰之从未在他面前流露出这种软弱的乞求情绪。

    “爹爹,”楚无青恼羞道,可身体却微微踮起,唇瓣在楚寰之脸颊上一擦而过,“无青也想爹爹。”

    “爹爹不必担心,我对机缘中之物已筹谋多时,那东西必定属于我,有顾予在,幻境之事绝不会再次发生,爹爹就静候佳音,等再见时,我不会是现在的我。”

    同样是单灵根,天灵根与变异灵根却天差地别。

    越于天道上的完美筑基加上冰灵根,哪怕他这辈子注定要死,也可以走出一条无人敢阻的路,肆意快活三百年。

    楚寰之消失之后,楚无青便立刻闭关,不懈怠分毫光阴。

    第二日,众多门派之人前来朝见。

    稍远的门派对于仙灵门的印象还处于往日那个人人可欺的门派,在别的门派只能做执事的筑基弟子,在仙灵门却能够成为长老。

    仙灵门修士修为之低,炼气初期占了三分之二,筑基者不到十人!简直是十大门派之耻。

    他们的消息也大多在于悬山如何厉害,以及那关于仙灵门现在掌权者绝美容貌的香艳传闻。

    可到了山脚下,看到的却是踏月宗金丹的尸首,煞气四溢!

    仙灵门山门的镇守者,竟然是一队筑基修士,怎么可能,传说中弱小的仙灵门竟然如此厉害了。

    作为第二门派的雷崖楼掌门,心中已经对仙灵门的信息做了大概了解,更围观了一次战役,可此刻看到仍然感到了惊讶。

    能够用二十人筑基修士看守门派的,也只有十大门派之首清灵宗。

    难道说,仙灵门为了打肿脸充胖子,可就算这样他们的身上竟然穿着法衣。

    修真界高阶法器流通极少,但法衣同样珍贵,哪怕是低阶的法衣也一件难得,稍次一些的门派,只有金丹长老才会身着法衣。

    可仙灵门的守门修士竟然人人一件。

    被各位金丹用目光打量,那些站到外围的当权者更是眼中流露出灼热,这是仙灵门修士几个月前从未想过的事情,哪怕是做梦都不敢这样做,实在是太荒谬了。

    可现在却真真正正发生。

    按道理来说,被众多金丹注视,哪怕这些金丹不刻意流露威压,但却能够形成无声的气场,对低一级的修士形成压制。

    可仙灵门的修士却站的笔直,不曾动弹分毫,似乎这些金丹的目光都不存在一般。

    他们绝对不能跟楚师兄丢人。

    “好一股大派气度。”雷崖楼掌门笑道,带领着一众修士向前道。

    这群金丹修士才刚刚跨入山门,突然一阵清风便迎面吹来,这风肆意柔和,可落在每个人身上却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是一种境界的压制。

    不少假丹都忍不住膝盖颤抖起来。

    与此同时,一个极其俊美的男子从虚空中走出,拱手道,“仙灵门欢迎各位道友的道来,我乃仙灵门长老苏北辞,请各位道友随我前往大殿。”

    这个玉树临风的青年竟然是苏北辞?

    小世界没有人不知道苏北辞,仙灵门上代掌门之女,修真界第一美人,筑基后期修为,他什么时候结丹了?

    竟然还是大道金丹!

    悬山乃是与楚无青私交的外人,但苏北辞却是仙灵门真真正正的传承门人。

    先前的筑基守门卫队,给众人是出乎意料,可现在却是真正在他们心中形成了一道震慑,仙灵门早已不是昨日阿蒙,不是靠着悬山崛起。

    他们的实力,已经有了质的提升,在十大门派之中也不可小觑,更何况他们还有了战舟!

    苏北辞一转身,无数仙娥便驾着仙鹤落在众位掌权者的身前。

    这些女子无一不身着白色法衣,披帛在空中飘动,身上传出的俨然也是筑基修为。

    有这样一队女修,用筑基修士守山门,绝对不是打肿脸充面子。

    仙娥们双手交叠于腰前,柔柔行礼,那二品灵兽的仙鹤也随之埋下修长的脖颈,朝众位掌权者做出请的姿态。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十大门派之列的各位掌权者,此时都有一点微微发蒙,觉得似乎自己才是那不入流的小门派。

    “大人,请,”仙娥微微一笑。

    可这一笑却让所有人都心中警惕起来,仙灵门摆足了姿态,除了让他们心中赞叹更感到这是一次鸿门宴。

    这是气派,更是众多筑基修士组成的庞大战力。

    ****************

    到达大殿。

    众人看悬山不在,心中也没有异议,毕竟想想也知道,悬山可是元婴尊者,怎么可能随便接见他们这些小门派的金丹修士。

    虽然元婴和金丹只不过差了一个境界,但实力却堪称是天差地别,不知多少修士卡在了突破这一关上。

    而这方小世界,甚至五千年来只有悬山一人结婴。曾几何时,众人都已经以为金丹便是修为的顶端,那结婴就似乎是传说中的东西一般。

    对元婴尊者而言,他们金丹期的人就好像地上的蚂蚁一般,轻易就能踩死,对方能说上一个字对他们就已经是万分荣幸了。

    尤其悬山尊者灭掉凌阳门的那一日还释放出威压遍布了所有门派,简直是将所有人都纳入了自己的掌控之中,不知道多少门派的修士们因此而心神纷乱无法修行的,这种被强者所压制的感觉甚至让不少修为低微之人情绪失控,引起不少混乱。

    这也是这些人一接到消息就马上赶来的原因。

    不管悬山和仙灵门想要做什么,现在赶快给他们个痛快吧。

    众人在大殿之中等候着。说起来这里的条件倒是不错,甚至还给每人奉上一杯由三品灵植所制的热茶。这茶极为清澈,而其中那灵气浓郁的几乎要化为实质,却又带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要知道这宣碧叶在这一方世界里可是极为罕见的茶叶,不但能让人心平气和宁静下来,甚至还有益于修行和吸收灵气的速度,往日里就算是这些人在各自的门派里地位不低,也是不能轻易享用的。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谁有这个心情去喝茶,这些人心中都抱着警惕之意,虽然觉得悬山不可能会使用如此下作的下毒手段来算计他们,但那个楚无青却是有可能的。

    在众人的心中楚无青的形象因为各种原因,基本上都是个形容极其不堪的如同炉鼎一般的人,相貌艳丽庸俗如妓子,不知道使用了何种手段居然与悬山搭上关系,简直让人可恨。

    所以当楚无青从里间出来的时候,众人一下子都没能反应过来。

    他们无法认出,眼前这个让人惊艳,气度非凡,浑身上下充满着贵气的美貌青年居然就是那传说中的楚无青。

    他们甚至去联想,这必然是那楚无青的男宠,被那楚无青所强壤夺。这样气度尊贵,飘逸出尘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个楚无青呢。

    但事与愿违,当楚无青开口之后,便击碎了众人心中的幻想。

    楚无青连寒暄都懒得,直接开门见山,“诸如如今聚集在此,想必心中都已经有所决断。我仙灵门不收有二心之人,诸位曾经都明里暗里对我仙灵门不利,想让我消除疑虑,便种下禁制吧。如此,我仙灵门也必不会亏待诸位。”

    众人当即诧异起来,在这样的时候就算楚无青的模样再美好,在众人心中都凶神恶煞起来。

    毕竟禁制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起来,是否悬山有变,出了什么问题?

    否则以悬山修为,何需要动用禁制,只要他们胆敢有一点异心,悬山一指便可消灭。

    凌阳门就是让所有人心惧臣服的下场!

    并且,众人认为最不满的肯定就是原本乃是第一门派的清灵宗和位高权重的清灵老祖。

    从来,在这个世界都是清灵宗老祖说一不二,乾坤独断,可现在竟然要被一个黄口小儿种下禁制,奇耻大辱。

    清灵宗老祖坐在首位,听到这样的话语,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但众人心中却已经认定,清灵宗老祖必定会出声违抗,与他们这些后辈不同,清灵宗老祖当年可是与悬山同辈论交之人。

    既然是同辈论交,那便是老祖纡尊降贵,哪怕是悬山的师尊看到老祖都要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老祖道体安好。”

    楚无青竟然敢说出这种话,真是活腻了。

    “我不相信悬山尊者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人开口道。

    “你是怀疑悬山尊者?”楚无青冷冷的看了过去。

    “我不怀疑悬山尊者。”那人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只是不能信服像是你这样的晚辈,我要见悬山尊者。”

    “所以你们这些人过来是来挑衅的?”

    楚无青神情冷淡,心中却是知道眼下的情况对他并不是最好的,毕竟悬山在结成元婴之后,就要被这个小世界排斥出去了。而悬山如今勉强留在小世界中,却是不能动弹,只能靠着闭关维持笼罩整个门派的威压,今日一过,便会彻底离开。

    气氛一时间僵持下来,随即另一人连忙开口打圆场,看似温和,说出的话却,“楚道友,我们只是想要见悬山尊者罢了,毕竟禁制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见到悬山尊者,我们一定恭恭敬敬地让您给我们下禁制。”

    “你们说要见,就能见?”楚无青冷冷的看了过去。

    “你这样藏着掖着,是不是心里有鬼!”一个急脾气的人已经忍不住开口了,“悬山尊者就算是闭关,现在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时间吗?”

    众人一边说着,一边心想那清灵老祖怎么还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这可是和他关系最要紧的事情了吧,清灵派的威严可是都被人踩在脚底下了。

    他们喊得厉害,可实际上并不敢自己出头去挑衅悬山的威严,虽然悬山极有可能出现问题。

    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没有,他们便是把自己的命给交代在了这里,能够好不容易修成金丹者,谁不惜命。

    没有人敢去赌这万分之一。

    就在众人僵持不下之时,清灵老祖欣然站了出来。

    他神色庄严肃穆,似乎就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之语。

    众门派之人纷纷松了口气,他们的命终于不要悬挂在腰上了。

    毕竟对于悬山是否真的出现了问题,他们还是有所顾虑,万一悬山没事,他们就是下一个凌阳门。

    想起凌阳门那样一个大门派,不过是得罪了原本已没什么人,几乎就要沦落成小门派的仙灵派,居然就惨遭灭门,他们心中就是一寒。

    自己的命丢了也就罢了,若是门派因此灭门,他们就是千古罪人。

    而造成了这样原因的人,显然正是站在那边的楚无青。

    若没有他,灭门的就要换成仙灵门了。

    清灵门的老祖两步上前,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却在下一刻,恭敬地对楚无青行礼,“无青大人,老朽愿意被种下禁制。”

    他等的便是这一刻,悬山可能出了问题他早就已经料到,否则楚无青何至于对会见众门派一拖再拖。

    这种问题绝对不可能是出在修为上,否则悬山绝对不会散出威压给楚无青撑场,极有可能是悬山修为已到要离开这方世界了。

    没了悬山正好有他的展现舞台,说不定自己也能够突破成元婴了。

    他的阴阳剑道,亦是大道之一,自己更在金丹多年,厚积薄发,必定能跃然悬山之上。

    “哦?”楚无青自己心中都有一丝诧异,没想到之前那样嚣张无比的清灵老祖竟是这幅态度,他不禁玩味的开口,“清灵老祖,你竟这样就愿意被下禁制,不担心我动什么手脚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扫视那边的一排人,众人心中不禁七上八下,怀疑自己莫非真的是想太多了。

    清灵门老祖本来还在纠结没有让自己出场替楚无青表忠心的机会,现在又怎么会放过,态度越发谦卑,就如楚无青的仆人一般。

    “老朽怎么敢质疑您呢?”清灵门老祖一副恨不得做楚无青奴仆的态度,“您的意志就是老朽的意志,无论有没有悬山尊者在,老朽都毕竟听从,老朽要追随的并非悬山尊者,而是您。”

    清灵宗老祖一番话说得如此不要脸,连楚无青都心中一惊,这样的清灵宗老祖哪还有之前的半分淡然,仙风傲骨,高高在上。

    几乎要让人怀疑他是被人夺舍了。

    楚无青淡淡道,“可,老祖您修为高深,怎能做晚辈奴仆,就做我仙灵门大长老吧。”

    其他人本来都想着这位前修真界第一人带头出声,肯定是因为不愿意居于人下的,结果他居然如此不要脸,对楚无青的态度更是让众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眼前这个恨不得跪下舔楚无青鞋子的人,真的是过去在他们面前无比傲慢的那个清灵门老祖吗。

    要不是对方的修为和威压还在,他们几乎要以为眼前不过是个易容成清灵门老祖的人了。

    但这样的一幕却是敲证明了楚无青在这里的地位,清灵门老祖这幅模样,更是让众人开始猜测,楚无青是否是悬山的私生子之类的,虽然悬山看上去十分年轻,但仔细想想,他怎么看都是有百八十个私生子也不过分的年龄了。

    所以困于金丹多年的清灵宗老祖才说出这样一番话,为了讨好楚无青,间接讨好悬山,连脸都不要了。

    是了,无论悬山是否出了问题,他都是这五千年来唯一成就元婴者,不成元婴,他们又不像清灵宗老祖那般修为通天,四百年岁寿一过,便不得不迎接死亡。

    不成元婴,哪敢称仙。

    清灵宗老祖果然人老成精,远比他们想的透彻,都是他们成全了清灵宗老祖,悬山与他本来就有私交,如此又怎么可能传道他们这些挑衅楚无青的人。

    这样一来,楚无青说的话看来也是不得不从了,就算他不算什么,众人也得忌惮他身后的悬山尊者啊,更何况楚无青本人就是如此张扬跋扈难以对付的类型。

    原本那些想要挑衅之人立马偃旗息鼓,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甚至之前那第一个出声的人,因为怕被楚无青记恨而第一个跑出来,恭敬道:“无青大人,我第一个愿意被下禁制。”

    看他这样,哪里有之前那副嚣张的模样。

    “哦,看来你的觉悟不错。”楚无青点了点头,“可不像是其他人啊……”

    其他人简直恨上了那个说话的人,觉得那人见风使舵的速度也太快了。但在场之人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修行才达到如今的境界,一个个都和人精似的,脸皮也不知道有多厚,当即纷纷转变了态度。

    “我也愿意。”“不过就是禁制罢了,难道悬山尊者还要靠这个来威胁我们吗?”“既然是悬山尊者的意思,我当然没什么好反对的。”众人纷纷同意,同时话里话外还不断的奉承着楚无青。

    清灵门老祖心中甚至有几分不悦,他原本还想着要是这些人再挑衅,他就亲自站出去教训他们,来增加在楚无青心中的分量。

    没想到这些人一个个都如此厚颜无耻。

    这么想着的清灵门老祖完全没思考自己才是最无耻的那一个。

    “那好。”楚无青手中绽放出了光芒,其上浮现出一个金色的纹路,可以看出是一个强大的禁制。

    甚至,光是看着这个禁制,众人心中便生出拜服之意。

    这是何等精妙绝伦的禁制啊,比起来他们所使用的禁制简直粗糙至极。这定然是有着元婴修为的悬山所研究出来,授予那楚无青的。

    一时间众人对楚无青更是信服起来,再没人胆敢有什么质疑的心思。

    “你们一个个过来便是。”

    谁人能够想到这禁制会是炼气期的顾予研制。

    门派事毕,楚无青将门中重大事情交与楚幽和苏北辞二人,自己则打算为了三年后的腥风血雨,彻底闭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