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五十四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晚上照常打坐, 只是却已经没在以往的蒲团上,而是换了个地方,据说这一处的幻阵已经被顾予拔了个干净。

    深夜子时, 若是人间, 此时应是万籁俱静, 灯火俱灭,但在修真界,筑基之后向来没有什么朝日之分,大部分的修士还在练功。

    楚无青已经不知道是今日第几次运转周身灵气,突然一只手覆盖在了他的头上。

    手指修长却掌心宽厚, 用最适宜的力道顺着他的头发轻轻抚摸,白日里的烦心事被一扫而空。

    冷香扑鼻而来。

    楚无青漠然睁开眼,“爹爹?”

    楚寰之竟然真地就站在他面前,楚无青几乎以为自己这是又一次出现错觉了。

    楚寰之的手指是冰凉如玉的温度, 顺着他额边的鬓发缓缓摸下, 摸过楚无青的耳朵。

    少年的耳朵是小巧,半遮在银色的发丝下, 因为皮肤极白, 连耳廓都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色泽,好像雪耳一般, 耳珠却是圆润饱满,引人舔/舐的样子。

    楚无青的耳朵动了动, 稍稍低下头道, “爹爹, 这样摸着痒。”还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描绘不清,却让他本能地感到羞耻,尤其是出现在自己最尊敬的父亲面前,更是让他恨不得钻进洞里去。

    楚寰之的手指夹住他的耳垂,轻轻一捏,放开,指腹顺着脸部的轮廓下移,将他的下颚不容抗拒地抬起。

    因为打坐,这是仰望的角度,楚无青能够清楚的看到父亲湛然出尘的五官,以及那迫人的锋芒。

    “爹爹?”他又一次问道,不敢确认,上一次他筑基之时楚寰之虚影降下有多困难,楚无青还记得清清楚楚。

    “青青,”那仿佛被万年霜雪冰封的眉眼,在念着这两个字时有了温度,冷硬的唇角更是微微扬起,“别害怕,是我。”

    说到是我之时,陡然俯身一举揽上了楚无青的腰身。

    刹那之间天旋地转,等视野恢复正常之时,楚无青已经坐在了楚寰之的身上,还是最最羞耻地双腿分开的姿势,楚寰之位于他的下方,端坐着。

    这种姿势在他五岁之后就再也没有缠着父亲玩过。

    “爹爹,”楚无青长眉一挑,有些恼怒地道,“我已经不是孝子了。”这样说着却没有半分分开的意思,本来只是虚虚挂在楚寰之肩上的胳膊,偏往楚寰之颈项上收拢,真真正正地圈住,几乎是贪恋一般圈住。

    楚无青知道,他在楚寰之心中从来没有长大过,对楚寰之来说他永远都像孩童一样,时时刻刻需要呵护。

    一种深入骨髓的溺爱。

    从来都不在乎世俗的言论。

    在乎这一些的从来都是楚无青,所以他才会在读书懂礼后,毅然决绝地搬出楚寰之的族长宫殿,与所有核心弟子同住,才会避开楚寰之亲密的动作,让自己显得成熟。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楚家的承认,他不甘心,不甘心输给楚无隽,不甘心在所有人心中他只是一个靠着父亲庇护的人。

    可事实上他从来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反而……

    这是他的父亲,让他享有一切,为他谋划一切,用生命来爱他的父亲,他为什么要在乎世俗礼教,要在乎他人的看法?

    楚无青睫毛微微抖动,眼中已经聚集起些微湿意,一双胳膊收的更紧,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楚寰之的胸膛上,隔着布料能够感受到其下紧实的肌理和心脏的跳动,那么的鲜活。

    “爹爹。”楚无青第一次用出撒娇的声音。

    因为不习惯,因为害羞,这声爹爹非常的轻,带着少年软糯的湿意,就像羽毛轻飘飘地落下,不经意地在人心最痒处一搔,带给你前所未有的酥麻,让灵魂都微痒起来,却又马上离开。

    楚寰之瞳色微微一暗,扶在楚无青腰上的手变得更紧,但那声音却更加空明出尘,“乖,别乱动。”

    楚无青第一次冲着楚寰之撒娇,还被呵斥了,哪怕这样的一声严格来说算不上呵斥,可是被骄纵出来的脾气,却已经成为了习惯,在父亲面前肆无忌惮的习惯。

    他从来都是那样,别人不让他做,他偏要,真让他随意而为,反而会很快失去兴趣。

    楚寰之从来都是嫌弃他不够亲近,不像孩童时候那般,时时刻刻都缠着父亲,他好不容易决定放开一切心理束缚,楚寰之居然对他呵斥起来?

    而且,他哪里乱动了,只是贴在自己父亲身上而已,这些,不都是楚寰之想要的天伦之乐吗?

    楚无青有些生气地抬起头,那湿意还未散去的眼中愤怒地瞪视着,雪玉通透的双颊更是因为之前的摩擦浮现出桃花一般的膘,不满地嘟囔,“爹爹!”

    如此的没大没小,当真是被骄纵坏了。

    楚寰之的手掌微微一抖,漆黑的眼中蒙上了迷离的白雾,将楚无青的身体掰正,神情清冷凝重,“你白日里出了那样的事情,触发了我留在你身上的符文,才能让我再降临一次。”

    难怪,他在幻境中会听到楚寰之的声音,居然是真实的,现在的父亲也是真实的。

    楚无青一时之间有些羞赧起来,他能够放开心理束缚的很大原因,在于并不能确定眼前父亲的真假。

    他身下的父亲,就像神山上的道莲,清冷不可亵渎,现在自己却这样撒娇耍横,尤其父亲是为了来关心他白日的事情。

    实在是……太羞耻了。

    楚无青想要从楚寰之身上下地,却再一次被楚寰之紧紧按住,眼中露出疑惑。

    楚寰之微微低头,吐息之间云雾缭绕,声音清冷至极,“别动,让爹爹检查下你的身体,是否有碍?”

    那检查二字,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被楚寰之咬得极重,仿佛这是一件非常郑重的事情,如同领悟大道一般,严肃不可亵渎。

    但楚无青心中的羞恼却更甚,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那环境的残余影响,这再正常不过的检查,竟然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明明在过去,他每一次外出历练归来,楚寰之的手掌都会摸上他的头,让灵力神识在他体内走一遭,进行检查。

    三息过去,楚无青没有动静,楚寰之的声音再次响起,也更加冰冷,“无青,还不脱掉外衫?”

    楚无青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错觉,为什么会需要脱掉衣服,他下意识地都以为出现在了幻境中。

    然而这并不是幻境,眼前之人更是真真切切的楚寰之,甚至连对他的称呼,都因为严肃郑重从青青换成了无青。

    虽然不懂为什么,但楚寰之行事一定有他的道理,楚无青只得忍下羞耻,将上衣缓缓剥下,动作慢得就像有巨物压在他的身上一般。

    尤其在楚寰之冷淡的视线下,楚无青的压力更大了。

    “怎么这么慢?”楚寰之微微颔首,冰凉如水的目光落在楚无青解开外刨的手指上,“难不成,青青已经忘记如何穿衣脱衣,还需要为父教你?”

    楚无青在楚家时有人伺候,穿衣脱衣自然不需要自己,但出门在外,当然一切自理,是绝不可能连穿脱衣物都不会的,此时被自己父亲这样一说,更加窘迫羞恼。

    “我……”他刚想辩驳一方,楚寰之的手却已经将他的手握住,成年人的手掌能够将楚无青纤细的手指完全包裹住。

    “那就让爹爹再教你一次。”楚寰之淡淡道,握着楚无青的双手,将衣衫完全剥落。

    踏入筑基,修士便不再受普通气候的影响,纵使暴露在寒风中,也不会觉得丁点寒凉,可此时此刻,上身赤/裸相对,却让楚无青忍不住有些瑟缩,仿佛沾染到了风寒一般。

    楚寰之的手指点上楚无青的肌肤,从纤细的脖颈开始,指腹冰凉,就像楚寰之的人一般,不带着任何人间的烟火气,但说出的话却,“这里,有被人吻过吗?”

    楚无青身体陡然僵硬,心中的羞恼再也克制不住,连耳垂都爬上了膘,却也明白了楚寰之的脱衣检查是何意,是怕他的身上被人借此也种下了幻阵。

    楚无青呼吸渐重,双唇微张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但这一次楚寰之却没有像过去那般纵容他,双指更是在落下的位置,反复摩擦,“青青,告诉爹爹,这里有被人吻过吗?”一点都不肯放过已经明显表现出异样的少年,非要逼他亲口说出。

    “有,有被人吻过。”楚无青提起一口气说出来后,就再也支撑不住,不敢与楚寰之对视,迅速埋下头来,脑海中又回忆起了被他强行遗忘掉的幻境中的一幕幕。

    虽然明知道那不过是为了乱他心神的邪阵,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却不由自主地羞耻。

    但楚寰之却强行挑起楚无青的下颌,逼迫楚无青与他对视,手指继续下移,每到一处就问道,“青青,这里有被人吻过吗?”

    更在被吻过的地方仿佛揉搓,指腹出传出馥郁的灵气,要将那留在楚无青身上的邪晦尽皆祛除。

    从脖颈,到肩甲,从肩甲到其下的珠红,再到胸膛与腰身,身上每一处的记忆都被唤醒。

    楚无青抗拒,却被楚寰之牢牢按住,按在身上,不得不在父亲冰冷的目光中被检查,被治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