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五十一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青青喂得,哪怕是草都好吃。

    萧衍双眼微眯, 将青草一点点咽下, 嘴中明明是带着泥土的苦涩, 他却觉得分外甘甜,甚至就着姿势,兔牙轻轻咬住那白嫩的指腹。

    唇舌将指尖一点点舔咬,如同幼儿吮吸奶/头一般。

    苏北辞的心中生出强烈的嫉妒, 但偏偏神识探查之下, 这只兔子没有任何异样。

    他从来不知道, 一心追求逍遥大道的自己,会在问道金丹后, 对着一只没有智商的畜生,生出这种不可抑制的嫉妒情绪。

    却又偏偏,不得不强行压制下来。

    显然, 楚无青非常喜欢这只兔子。

    然而苏北辞在刚刚靠近,乖乖吃草的兔子就陡然抬起头来, 龇牙咧嘴, 咕咕咕地叫着, 如同一只护食的狗一般。

    偏偏, 还做出一副双腿发抖的样子, 似乎苏北辞是非常可怕的存在。

    竟然不咩咩叫了吗?楚无青心中觉得好笑, 难不成这只兔子消失了几日, 是为了去模仿真兔子的叫声习性?

    如同印证楚无青心中猜测一般, 一道清亮的女声响了起来。

    “万兽阁高阶驯兽师白酌, 拜见仙灵门少门主。”

    楚无青和苏北辞同时转过头去,就看到半里地外,跪着一名女修。

    在女修出现的刹那,瑟瑟发抖的兔子,就像得到了勇气一般,扯着楚无青的下摆,身子一耸一耸地敏捷地跳上了楚无青的肩膀上,然后冲着女修点了点兔子头,表明他们之间存在着关联。

    来了个兔子,还不够,竟然还来个女修?

    苏北辞心中可是真真切切地知道,楚无青并不喜欢男子,喜欢的乃是女子。

    虽然楚无青并不是见到一个女子就喜欢,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对情爱一事毫无兴趣,但这并不妨碍苏北辞对突然出现的女修的愤恨嫉妒。

    金丹修士的威压,悉数向着女修压去。

    “不经通报,你是如何闯入仙灵门的?”

    金丹威压之下,白酌跪姿无法维持,一下子狼狈地摔到在了地,身上是被无数重物挤压地剧痛,她仓皇抬起头,然后就看见了这辈子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容貌。

    萧衍化作的兔子,雪玉可爱,是任何女修都会恨不得捧在手里逗弄的模样。

    萧衍的原型,更是衬得上是一句风华无双。

    那样一个天纵奇才修士,为什么会染上这种特殊的癖好,白酌的心中一直在腹诽,直到看到萧衍依靠着的那个人。

    只要这个人在,再可爱的动物也无法吸引到旁人半分的目光,再多的风华也只是沦为陪衬。

    怪不得,怪不得这位出身显贵,灵石无数的前辈,会化作一只兔子。

    这并不是什么修炼到走火入魔的癖好。

    白酌微微出神,甚至忍不住羡慕起这只控制了自己命魂的兔子来。

    能够被这样的手指一下下抚摸,该是怎样的感觉,白酌从来不知道,有人会长成这样无暇,浑身上下如同被天公精雕细琢而成,连手都可以用完美形容。

    玉雪包裹着纤长的指骨,不知道被抚摸过时,是否会有暗香留下。

    被那样的目光注意着,又是怎样的幸福。

    在楚无青的目光陡然从兔子身上移开,扫到白酌脸上时,白酌感到自己被无数生意来往早已锻炼得波澜不惊的内心翻起层层巨浪。

    心潮让整个身体都有一种春意弥漫的感觉。

    甚至连脸皮都变薄了,如十六七岁未经人情未懂事故的少女般,克制不住地羞红,连脉搏的跳动都带着丝丝缕缕说不清道不明的窃喜。

    明明,明明还在金丹的威压下,明明感到杀机扼在脖子上,她却停止不住臆想。

    苏北辞眼中晦暗,眼睑微闭,下垂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中浮动的浓重杀机。

    他是想给此女一个教训,结果却适得其反!

    楚无青抱住兔子上前两步,左手五指插入了苏北辞的手指中。

    皮肤的摩擦带来一种异样的触感,十指相扣,苏北辞心中的杀意被安抚,只得将威压稍稍收拢,让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修,可以重新跪回去。

    “你与小兔子是什么关系?”楚无青问道。

    明明楚无青没有任何怀疑,眼中一片清明,可白酌却有一种自己被人从头到脚看穿的感觉。

    他们之间所有的把戏,都在这位看似温和无害的少年眼中无所遁形。

    白酌心中甚至生出一种想要就此说出真相的悸动,不知道这样说出来,会不会……会不会就被记住。

    但这样的想法才刚刚冒头,灵魂中就传来一股剧痛,那个对着楚无青娇弱无比的兔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是不带任何感情的森冷,如同看一具尸体。

    白酌脊背冷汗沉沉,惶恐道:“您怀中的灵兽是万兽阁唯一一只五品灵兽碧游兽,与具有犼血脉的飞雪兽所生。小兽因为怀相不好,导致虚弱早产,使得它看起来似乎只有一品,实际上是四阶灵兽,体内的血脉更比其父亲还要浓郁,未来不出意外,一定能够到达六阶,甚至七阶。这小兽,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跑了出来,还跑到了仙灵门,认您为主,可见这神兽血脉的灵宠天生便该是属于少门主的。”

    “哦?”

    楚无青似乎有些兴趣,眼中甚至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如四月的风伴着柳絮杨花扑面而来,白酌却觉得透体生寒。

    自己所说的一切谎言,都摆放在了楚无青的面前,浑身赤裸,对方不揭穿,不过是当做了一个好玩的游戏。

    从来没有他们以为的天衣无缝,尺度与方寸,开始和结束至始至终都掌握在对方的手里。

    却偏偏对方没有说停,她就不得不继续演下去,还要演的让另外一个主人公满意。

    白酌感到自己的心脏在迅速跳动,这种被人看穿的窘迫,和一切都在对方掌握中的辖制,不仅没有让她瑟缩,反而在恐惧中生出一种诡异的兴奋。

    那种能够为对方呈现出一种精妙表演的兴奋。

    这种复杂的情绪实在是太过诡异,白酌深吸口气后才能继续说道:“万兽阁愿意献上此兽,白酌愿献上命魂,成为少门主的仆人,为您驯养灵兽,只求让万兽阁得到仙灵门的庇护。”

    白酌说完后深深一跪。

    这一切都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也解释了一只灵雪兔模样的娇弱小兽,为何能够拥有不被金丹察觉到靠近的实力。

    但苏北辞绝不相信事实如此,他并没有再像过去一般喜怒于色,也没有一掌击向让他厌恶到极致的白酌。

    不过是一个驯兽师罢了,一个筑基期的女修,竟然也敢对青青露出那样的神情,反而轻轻点了点头,“既然你是此兽的驯兽师,那就应该将他严加看管,不能再像过去一般随意的让它跑出来,没有半点规矩。作为阿青的灵兽,怎么能够跟过去没有主人的野兽一般无礼,丢我仙灵门的脸,更丢青青的脸。”

    苏北辞说着,就要向楚无青手中的兔子抓去。

    萧衍心中愤怒到了极致,什么仙灵门的脸面,没有楚无青,仙灵门根本一文不值,就算有他最爱的青青辅助,也不过是小世界中的一个鼎盛门派罢了。

    竟然说他上元宗少宗主,堕了他仙灵门的面子,还强行说他堕了青青的面子。

    满口光面堂皇,实际上不过是嫉妒他可以随意接近青青罢了,也幸亏他不是一只真兔子,如果是真兔子,恐怕早就被此人暗中杀死了吧。

    萧衍咕咕地叫着,一翻身躲进了楚无青的衣襟里,躲进去后还不忘用手将衣襟收拢,绝不泄露一丝的春光,决不能让外人占了半分的便宜,只是不停地发出尖锐的声音。

    白酌站起身,按照萧衍对他的神识传音,上前两步复述道:“这小兽与他父辈的一丝血脉传承,生来就得到了血脉中的返祖传承,开启了灵智,所以能够听懂人言。再加上他还小,有雏鸟情节在,恐怕把少门主当做了父母一般,不舍得离开半分。兔类灵兽发出这样的叫声,是非常愤怒的意思,他现在心智不成熟,如果强行把他跟主人分开,恐怕会心魔发作抑郁而死。”

    一只灵兽,还抑郁而死,尤其是一只四阶灵兽,堪比人类结丹初期的存在,这是在搞笑吗?

    但女修的话,却无一不戳住真正想要一只灵兽战宠的人的心,还有什么能够比雏鸟情节更忠诚,会想尽一切办法待在主人身边,一旦离开便会抑郁而死。

    这意味着这样一只战兽,任何人都无法夺走。

    楚无青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怀中的小家伙,竟然编造出了这样一套,实在太有趣了。

    楚无青轻轻捏住兔子的脖子,将他从怀中捏了出来,装作想要将他甩走的样子。

    小家伙立刻双爪双脚的保住他的手指缩成一团,连长长的耳朵都缠绕在了他的手指上,一双兔眼中流露出人类的恐慌情绪。

    甚至极其悲伤地叫着,似乎在印证女修的会抑郁而死一般。

    楚无青的手将兔子提到苏北辞怀中,小雪团的脚便立刻扑腾起来,似乎要把苏北辞踢走。

    然而这样柔弱的身躯,不过拇指粗壮的小腿,看似随意的踢蹬,竟然将金丹修士的法衣划破,哪怕这法衣还是筑基期时使用的七品法器,但也足以让人震撼。

    甚至小兔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在楚无青放开手后,一下子如同犬类一般冲着苏北辞嚎叫着,后腿一蹬一弹,如同一把利刃,朝着苏北辞喉咙处击去。

    这绝不是小狗的嬉闹,而是属于四阶灵兽的致命一击!

    苏北辞手指向前一点,无数清风从他手中传出,看似温和无比,却包含着毁灭之力。

    他脚下青草,周身大树,都在这清风之下碎裂成粉灰,远远站着的女修更是被一举掀走半里,吐出一口血来。

    正是逍遥自在道的道意攻击。

    杀机必露!

    刚刚出生的幼兽,自然不是苏北辞道意攻击的对手,那如同利剑出鞘的气势,却在毁灭之风中崩溃,自己更是皮毛都被划伤,吐出一口血来,但却精准无误地倒回到了楚无青的怀里。

    纵使受伤到了这种程度,兔子也努力地抖动着皮毛,不想让楚无青的白衣被污血玷污,一双眼睛中满是乞求,眼泪在红色的眼眸上打转,不肯掉落。

    它输了,它竟然在主人面前输了,可是……真的,真的不想被送走,我很乖的,绝对,绝对不会给主人带来麻烦。

    这样一番作态,简直让苏北辞叹为观止,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无耻的动物,苏北辞都忍不壮疑起来,这只兔子根本不是因为敌不过他输掉,而是故意装作被他打伤的样子博取同情。

    无耻这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苏北辞的心中愤怒到了极致,甚至忍不住觉得,难道他刚才就不应该出手,而应该让那兔子咬破他的喉咙。

    这样,便可以将这只兔子光明正大地杀死,弑主是最大的禁忌,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无青名义上的未婚妻。

    如果他脖子被咬伤,无青是否会亲自给他上药,是否会附身亲吻他。

    可这样一来,他便成了累赘,便无法处理教务,他绝对不可能像这只兔子一样不管不顾。

    苏北辞心中更愤怒了。

    “好了,我不会把你送走的,”楚无青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将女修召回,赐下一瓶恢复伤口的丹药问道,“阿辞毕竟是我的未婚妻,也算是它的主人,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白酌摇了摇头,叹气道,“此话不敬,但却不得不言明。看灵兽的表现,显然没有把苏前辈当做跟少门主您一样的人类,主人,甚至有可能被他当做了灵兽,还是比他低阶,争不到主人宠爱的存在,所以他为了捍卫自己的地位,会做出非常极端的表现。别说是苏前辈,哪怕是您的父亲,在他眼中,也属于争夺他宠爱的范畴,只会把您一人当做主人,哪怕您未来有了立下天道盟誓的道侣也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