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四十九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此刻, 在仙灵门与小山门的战场之上。

    仙灵门的修士已经死掉了三分之一,原本坚不可摧的阵法变得凌乱。

    而活下来的修士中,一半者已经是苟延残喘, 气息微弱, 血痕遍布。

    偏偏,已经到了如此危机的地步, 他们却没有一人后退, 更没有一人喊降。

    仙灵门大军中修为第三的筑基修士,体内的灵力已经几乎耗空,一茬又一茬的同门在他周身倒下。

    他们面对的敌人,是曾经最强大的小山门,跟之前的踏月宗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强大门派。

    又一个同门自爆在了他的眼前,以命换命, 杀死了一个小山门的修士。

    温热的血液溅落在仙灵门修士的脸上, 整个战场都被绝望包裹。

    就算以命换命, 以他们四千的人数, 也绝对抵不过对方上万的大军!

    惨绝的气息在战场上蔓延, 然而仙灵门的修士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后退一步。

    许多门派的修士都在暗中观察这一场,仙灵门与小山门之战。

    与其说是仙灵门与小山门之战, 不如说是仙灵门与修真界两个战力顶级的门派之战。

    这决定着修真界以后的格局,更决定着他们以后对待仙灵门的态度。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小山门连掌门都出动,八个金丹出手, 再加上凌阳门的精锐, 这会是一场压倒性的战争。

    这战争的开端, 的的确确是压倒性的,小山门掌门轻易控制住了顾予,控住了整个仙灵门大军的主帅扼要。

    更将顾予当做老鼠一样戏耍,众人都以为仙灵门很快就会被节节逼退,结果却是一个又一个修士,展开了惨烈的自爆。

    纵使身死,也决不后退一步!

    而顾予,也从一开始的困兽之斗,变得越战越勇,开始从容地布阵,从小山门掌门的掌控中脱离出来,再次调遣大军。

    哪怕仙灵门的修士越来越少,可他们的气势却越来越足。

    “如果,给仙灵门修士足够的时间成长,他们一定能够会成长为横扫整个修真界的强军,甚至超越曾经鼎盛时期的凌阳门。”一位暗中观察的金丹长老感叹道。

    “现在这批修士,若是能够经历此次战火后活下来,光凭这股在生死中磨练出的意志,他们便能成为真正的战修精英,若是全部筑基,有顾予这样的帅才,斩杀金丹如杀鸡崽。可惜,他们活不下来了。而顾予,也注定陨落。”另外一位金丹长老,附和道,话语中带着几分遗憾和尊敬,但更多的却是庆幸,庆幸这样强大的对手死在了襁褓之中。

    “楚无青终究是太年轻了,谋划不够周密,都没有想到偷袭啊。不是从一开始进入到了小山门的圈套埋伏中,仙灵门未尝没有一丝先机。年轻人,太急躁了,以为杀了一个金丹,就可以大杀四方了吗?狂妄无知,让他还没成长起来,马上就要毁灭。”

    小山门的长老眼睁睁地看着又一个门人在仙灵门的自爆下死去。

    虽然他的心中已经做好了此战会牺牲良多,用惨烈换取门派未来的准备,但是门人的死去,自己却无法出手相救,还是让他的道心受到强烈的冲击。

    他不得不稳定心神,眼中涌现出疯狂与决绝,“杯水车薪,以卵击石,你们的自爆只不过是将战败稍稍拖延罢了。”

    “可笑至极,你们在前方如此拼命,楚无青却躲在仙灵门中,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看来他根本就没有把你们的命当命。说不定他已经在收到风声后逃走了,可怜你们还为他如此效忠。”

    “依我看,不如都散了吧,四散逃去,说不定还能换得一线生机。”

    仙灵门修士的眼中涌现出愤怒,大师兄竟然被小山门人如此侮辱。

    从始至终他们就没有想过要大师兄出来救他们,大师兄逃得越远越好。

    小山门的人根本不懂,没有楚无青,他们所有人早就在一个月前,便死在踏月宗铁蹄下了。

    没有楚无青,没有他们如今的修为,更不会被一向眼高于顶的五大顶级门派视作平等的对手。

    为了楚无青,为了大师兄,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柯云从人群中临空飞出,以极快地速度飞到小山门大军之中,尽管周身气息微弱,身上更是伤痕累累,可仍然蔑视笑道:“闭嘴,你这样凌阳门下的走狗,根本不配谈论我门大师兄。我们巴不得大师兄能够远离这片是非之地,不过是靠着偷袭取胜的凌阳门好狗罢了。”

    小山门掌门眼中涌现出强烈的杀机,他是为了小山门的未来而战,是凌阳门在对小山门苦苦哀求,哪怕事实如此。

    可已经式微的小山门,却愿意为凌阳门打头阵,举全派之力偷袭仙灵门,可以想象这场战争哪怕胜利,也会在其他门派中留下不好的名声。

    哪怕凌阳门就此衰落,小山门从此大盛,在那些枉顾事实的敌对门派的眼里,他们只会是凌阳门的走狗。

    柯云的话难听至极,却全都戳在了小山门掌门心中最痛的地方。

    “既然楚无青根本不在乎你们的性命,你们也失去了诱饵的价值,是时候结束战争了。”带着强烈杀机的声音,冷漠宣判,小山门掌门手臂轻轻一扬,本命法宝便从他口中飞出。

    那是一座小山一扬的印章,是由悬山老祖赐下,这本来只是一枚普通的十阶法器。

    但小山门长老却自己莫大的意志,对悬山老祖的无限敬仰,生生将这法器,在丹田中蕴养成了与金丹息息相联的本命法宝。

    这法宝一经飞出,迅速变大成一座高峰,悬山老祖燃烧修为,以巅峰之力,向着在场的所有仙灵门修士压下。

    看着陷入疯狂的小山门掌门,柯云的神志却格外清明,脸上的狰狞也已平复,胸中生出无限毫意,身上的修为同样开始燃烧。

    但是与小山门掌门为了短暂提升实力的燃烧不同,柯云是在为自爆蓄力!

    如同一道流星,柯云向着小山门掌门投去,“我柯云纵使死,也要拉上你小山门作为垫背,我杀不了你这走狗,也要让你受到不复恢复的伤害!”

    随着柯云这一声喊出,所有的仙灵门修士都开始燃烧修士,换取生命最后的修为爆发,让自爆造成的伤害来得更加猛烈。

    无数流星,在大地上划过,这样的景象,何其美丽。

    但所有的围观修士却没有一丁点行赏美丽的心思,更没有他们所以为的仙灵门战败的庆幸……有的,只是对仙灵门修士的无限敬意。

    他们想,他们永远也无法忘记这一幕,曾经有那样一个门派,宁可全部燃烧修为自爆惨死,也绝不忍辱偷生。

    修真界素来无情,人走茶凉,一个门派一旦败落,必定会被其他门派,迅速抢占留下的法宝地势。

    众人肃然起敬的同时,却并不妨碍,他们已经开始想起如何从凌阳门,小山门的手下,抢占仙灵门的地盘了。

    然而,就在柯云撞到小山门掌门跟前,自爆就要展开之时,变故突生。

    天空中一座连绵的山脉降下,在这山脉出现的刹那,众人才明白何为高山仰止。

    小山门长老的本命法宝,与这山脉一比,如同纸糊的玩物般,刹那崩溃。

    这山脉上的威压让所有人心惊,膝盖颤抖,但却在压下之时,让仙灵门所有修士身上燃烧的火焰刹那熄灭,纷纷轻柔地落回地面,如同被大掌包裹住一般。

    随即,一道身影从云层中走出,在这身影走出的刹那。

    小山门掌门眼中的所有疯狂决绝消散殆尽,只剩下不可置信,他睁大了眼睛,如同一个孩童见到了满天星辰,见到了银河落下一般,双腿无力地跪下,喃喃道:“老祖。”

    所有金丹修士,无论是否身处战场,都在小山门掌门这声老祖中回过神来,心中涌现出无限的恐惧。

    那是被一个人统治一个时代的恐惧,这样的恐惧深深烙印在了他们的灵魂里。

    小山门掌门浑身颤抖,激动地向前爬行着,“老祖,您结婴成功了。”说完,恭敬地屈身一拜。

    所有小山门修士都屈身一拜。

    仙灵门的修士个个心如死灰,若说之前他们靠着自爆还能挽回一点局面,还能在战败中赢得尊严,但如今元婴的到来,他们连自爆都无法做到了。

    可以想象,接下来他们讲面临怎样的侮辱折磨。

    彻底的绝望。

    “老祖,仙灵门修士竟敢辱我小山门,恭请老祖出手。”大长老激动地道,他知道,此战必定会引起其他门派的暗中窥视,那么便借着仙灵门,让这些宵小,看看元婴期的强大吧。

    他小山门将会再次回到天下第一的位置!

    看谁还敢侮辱小山门,看谁还敢对小山门有丝毫的不敬。

    “哦?”一道带着笑意的少年声音在空中响起,紧接着楚无青从云层中走了出来,脚下踩着的俨然是悬山的道意,“你说,我仙灵门辱你小山门?”

    在他出现的那一刻,似乎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被悬山法术所惊的众人,所有的惊诧都移到了少年的身上。

    “楚无青?!”

    小山门掌门不认得楚无青,但却从少年身上的绝代风华,那张非人类语言可以描述其美的脸上,一下子猜出了来者的身份。

    楚无青怎么会跟老祖一起出现,难道老祖是因为楚无青才从生机灭绝到成就元婴的?这绝不可能!

    但是,这是堂堂小山门元婴老祖与敌对门派藐小的筑基修士同行的唯一解释。

    “是我,”这一次楚无青的声音没有了笑意,他伸手轻轻一抓,顾予便卸去所有抵抗来到了他的战舟之上。

    除了初见的那一日,楚无青再没有见过顾予如此浪白的样子,身上满是伤痕。

    纵使如此,顾予却没有发出一声疼痛的叫声,反而恭敬地朝着楚无青下跪道,“主上,顾予幸不辱命,我仙灵门战修经此一役,如脱胎换骨,实力大涨。”

    顾予的身上气息微弱,却显现出一股强烈的突破气息。

    仙灵门的每一个修士身上都浮现出突破的气息,纷纷向着楚无青跪下。

    楚无青将一枚丹药喂入顾予的口中。

    顾予仰望着楚无青,乖乖张口,这丹药之上沾着主上的气息,是主上亲自对他喂下,这一刻他感到自己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似乎那些伤痕根本不存在。

    苦涩的丹药含在口中,顾予却感觉一股甜蜜在唇舌间绽开,他好想伸出舌头,就着楚无青喂药之时,舔一舔楚无青的手指。

    但是,不能。

    现在,还不到时候,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的举动,必定会引起主上的反感。

    最终,顾予只是借着虚弱,状若无意地唇角在楚无青手指上擦过,擦过时他感到脉搏在激烈地颤动,偷得那一点点暗香时,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悬山,”楚无青微微侧头,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喊出了在众人心中恐惧无比的名字,甚至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我要凌阳门死,小山门,我给你一个面子,所有金丹修士做我仙灵门筑基修士之奴。”

    楚无青的语气冰冷平淡,但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怒意。

    小山门修士不可置信地听着楚无青嚣张的话语,将目光投向了高高在上的悬山老祖,然而他们的老祖却根本没有对着仙灵门出手,甚至在楚无青说完之后,微微点头。

    小山门众位金丹心中升起无限的恐惧,最后的侥幸也湮灭在了悬山这一点头之下。

    “大师兄!”与小山门这边的绝望崩溃不同,整个仙灵门弟子惨白的脸上浮现起阵阵红晕,疯狂地朝着空中的楚无青朝拜着,“大师兄。”

    似乎只有反复地跪拜,反复地呐喊才能平息他们从死到生,从绝望到希望的激动。

    悬山十指轻轻一扬,刹那之间,八名金丹的魂血便从他们眉心间飞出,悬于半空之中。

    楚无青低头问道:“顾予,你需要金丹奴仆吗?”

    顾予摇了摇头,“我是阵修,当以阵法行天下,而不是依靠外物。是我侍奉保护主上,而不是主上派人保护顾予。”神色坚定。

    楚无青微微点头,伸手一指,悬山便随着楚无青手指一指,将八颗魂血落入到了楚无青指定的筑基修士手中。

    其中,小山门掌门的命魂落入到了柯云的手中。

    这一举动,震慑住了所有偷偷围观的金丹修士,在他们过去的信念中,他们便是修真界最顶级阶层的人,只有他们决定筑基修士的命运。

    只有他们,任意以筑基修士为奴,可现在却变得如同筑基炼气一般,无法反抗。

    寒意从他们脊背上升起,怎么都挥之不去,却偏偏,在悬山下令之前,他们没有一人敢擅自离开。

    不知道是谁先跪下喊起,“鄙门愿成为仙灵门附属,为讨伐凌阳门做先锋。”

    随后所有的金丹修士都跪下道,“鄙门愿成为仙灵门附属,为讨伐凌阳门做先锋。”声音连绵起伏。

    直到悬山和楚无青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金丹修士们才敢站起身来。

    *************

    凌阳门内,掌门和众位金丹长老,仍然在大殿中端坐着,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愁虑。

    掌门端起茶杯,悠悠地喝了一口灵茶道,“算算时辰,小山门应该已经把仙灵门大军覆灭了,诸位,是时候去仙灵门收取胜利的成果了。那楚无青胆敢杀我门金丹长老,胆敢侮辱我派战舟,决不能让他随随便便死了。”

    死实在是太便宜,生不如死,才是最可怕的。

    凌阳门掌门与一众金丹修士才刚刚站起,天空之中就突然金芒大涨。

    金芒之上流转着各种玄妙反而符文,正是被触发凌阳门大阵。

    “难道,小山门竟然已经废物到如此地步,连个仙灵门都杀不了。”凌阳门掌门怒道,“也罢,就让这不入流的门派,见识下我凌阳门护山大阵的无穷变化吧,我凌阳门可不是只有进攻的战舟。”

    凌阳门的护山大阵亦是凌阳门的骄傲,正是靠着这大阵,凌阳门才在衰落时几次躲过了灭门危机,靠着战舟反击,将修真界地位稳住。

    “许长老,你随我一同去操控大阵,”掌门的话语刚落,牢不可破的护山大阵便被破开,金光消散。

    与此同时,掌门感到自己身下的大殿竟然如同地震般颤动起来,随即整个大殿从屋顶到墙壁被无形的力量拔起,如同打开一个盒子般。

    他们所有人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凌阳门掌门惊惶地抬起头,恐惧在心中如海浪爆发,刹那间将他从头到脚淹没。

    “悬山老祖。”

    “楚无青。”

    随即,整个凌阳门在元婴的无上术法中,灰飞烟灭。

    这一战的结局,震惊整个修真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