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四十八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的双眼微微一张, 他不是没见过元婴斗法,他自己也曾修到过元婴修为过。

    但这样的一招绝非元婴可以发出。除非那种即将突破元婴的修士,牺牲自己大半的修为才能使出这样的招式。

    悬山微微侧头, 让那些法术攻击散逸出的威势硬生生的避开了楚无青, 道:“此招非我自己能够使出,乃是生于这方世界, 借助了世界之力,等离开后便不行了。”悬山的语气看似平淡, 实则却透出出一股骄傲, 但说到最后又微微落寞,“等出了此方世界, 公子会嫌弃我吧。”

    楚无青虽然猜到悬山可能已经知道小世界的真相,但被人直接说出,还是有一些诧异窘迫,忍不住抬头看着悬山的眼睛, 确定悬山的眼中并没有丝毫恨意, “你, 不恨我楚氏吗?”

    “公子是公子, 楚氏是楚氏。”悬山说的极为笃定,看向楚无青的眼中甚至还带着几分仰慕。

    “你此招已经有化神巅峰实力, 虽然是借助世界之力,但已经超越无数元婴了, 最重要的是, ”楚无青平静的声音中暗藏着一丝欣赏, “能够有此体会,窥到化神玄妙,对你化神将大有帮助。”

    他上一辈子修到元婴尽头,便修为封顶,绝无化神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曾经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一个个超越自己。

    修道者的道断了,没有人能够体会那种绝望,尤其曾经极致的骄傲。

    楚无青上一世一生都没能体会到过化神的意境,只能欣羡的看着旁人。

    而多少元婴期,哪怕是修的己道,也穷尽一生,都摸不到化神的门栏,五千元婴中才可成就一位化神。

    悬山如此轻易的就体会到了化神的玄妙,怎能不让人诧异,哪怕是大世界的核心弟子也没有这样的机缘。

    但这样波动的情绪,很快就被楚无青抹平。

    悬山不过是稍微比他人多了一点机遇罢了,而楚无青上辈子最大的敌人可是临意,那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命运之子,无数气运加身,然而那样的存在如今却是被自己轻易的踩在脚下。

    他楚无青,如今已经不需要羡慕任何人。

    今生,他会走出自己的路,他在死去之前,一定也能够登峰化神。

    楚无青眼中涌出波澜壮阔。

    悬山睫毛微微一颤,眸光平静不变,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

    化神,这就是元婴的下一步吗?

    悬山临空一指,体会着世界之力带来的无穷玄妙之感,感觉心神都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山峰落下的速度更快,其上的威压让所有小山门修士都匍匐在地。

    似乎,这山脉便是不可抵抗的天地。

    清灵宗老祖心中是无法抑制的震撼。

    那连绵山脉出现的刹那,甚至让他有一种膝盖颤抖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已经八百年不曾有过。

    上一次还是自己只是个凡人,第一次见到修士时出现,那种不可逾越的鸿沟。

    可这一刻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仅仅是旁观,就让人从内心中感到恐惧……甚至,连体内的灵力都变得凝浊起来,调动困难。

    他在此时,似乎再一次成为了凡人。

    那样的一式之下,换做自己面对绝无逃脱的可能,这就是凡人与天神的不同。

    不可抵抗,不可逃脱,唯有臣服!

    唯有献出生命!

    这就是几千年来,所有金丹修士都追求的元婴吗?

    纵使内心颤抖不已,震撼让他的骨髓都感到寒凉,但匍匐在地的清灵宗老祖却在灵力风暴中抬起脑袋,眼中满是狂热。

    成婴……他已经渴望太久,这种渴望,让他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实际上内心中无时无刻不带给他极致的痛苦与折磨。

    尤其,悬山还是一个后辈,眼看着悬山崛起,又看到悬山的结婴梦想破灭……化作一具行尸走肉。

    在悬山结婴失败的那一刻,同样金丹大圆满摸到了成婴门栏,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突破之路的清灵宗老祖,受到了最大的冲击。

    元婴,真的不可能吗?

    修真界的修士,注定都只能止步金丹了吗?

    在那个时候,虽然未对任何人说过,但清灵宗老祖的心中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修真界第一人的位置他已经呆了太久,哪怕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这样的虚名,也几乎不主动出手干扰修真界的运转。

    但那是因为以他的实力地位,只要他不喜,无论之前修真联盟做出多大建设付出多大心血,他一句话就足以否定。

    谁也不想在自己头上出现一个可以将自己完全否决的人。

    可是如今悬山活了过来,不仅活了过来,还结婴成功,拥有了本该他第一个拥有的元婴之威!

    眼前意境降临的一幕对清灵宗老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已经远远超过了他过去对元婴的所有想象,他的眼中呈现出痴迷与癫狂。

    这就是元婴。

    悬山能够成婴,都是因为楚无青吗?

    清灵宗老祖努力地抬起头,看到那个被悬山护在身后的少年,少年的身上的的确确是筑基的气息,根本承受不住一点元婴的冲击。

    看起来更是年轻至极。

    但偏偏素不相识之下,悬山却对他处处维护……眼中更有着绝对不会对低阶修士出现的恭敬。

    这少年,绝不是什么普通人物。

    清灵宗老祖的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着,脑海中瞬间涌出了许多的念头。

    他想,若是能够成婴,能够踏出那一步,能够再续五百年寿命,换做修真界的任何一个金丹大圆满,为奴都愿意。

    尊严,比起生命与修为,算得上什么。

    可是……几日前,他才将临意带走。

    虽然看起来,他的行为像是给临意一锄遇,更因为他的出现,解了仙灵门被围困之危,似乎把仙灵门纳入了保护之中。

    然而这些东西,都不过是光面堂皇的看起来罢了,实际上从始至终都把仙灵门摆在可以任意践踏的位置。

    无视着他们的意志,还把抢夺天才弟子美其名曰为恩赐。

    暗中,更加传递其他门派可以灭仙灵门的暗示,虽然他们明面上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都保持着第一门派的高冷。

    但楚无青怎么可能不懂,而且……清灵宗老祖,在楚无青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

    这股气息只有在他两百年前,进入到一处上古大能秘境时感受到,就是在那里他得到了真正的剑道传承。

    让自己早该圆寂的金丹生命延长,走到无限接近元婴的位置。

    那位前辈便是这样表面和善,实际上心中肆意妄为,睚眦必报,只要他喜欢,可以赐予你一切,只要他不喜,任你做出了再多,都会被轻易抹杀。

    所有的事情都不过是他的一场游戏。

    虽然楚无青现在的修为还非常弱小,那样的气息也非常微弱,但却极其相似。

    他敢肯定,他在楚无青的心中,绝对不是有意思,值得喜欢的一员,可也应该庆幸楚无青现在的弱小,他才能显得有用起来。

    清灵宗老祖用莫大的意志闭上眼睛,决定不再偷窥,回去做些什么,他要让楚无青感受到他的诚意。

    比起结婴,比起更上一层,区区一个剑道天才算得上什么,虽然这个天才的确亘古未见。

    悬山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这一次牺牲的代价虽然巨大,但换来的会是无上机遇。

    是修真界其他金丹绝对不会明白的无上机遇!

    悬山道意的施加,使得整个小山门的山脉都如同有了灵魂一般,微微颤抖,似乎是在臣服,是在害怕。

    “下界蝼修,外物之力罢了。”楚云疏望着头顶的山脉,对着回望楚无青的悬山冷哼道。

    没有手臂的大袖在空中迎风招展,一股无形之力从他周身显现,木琴轻轻飘移到身后背负。

    楚云疏周身魔气滔天,随着大山压下,藏在暗中的身形变得渐渐透明。

    在这连绵山峰压至头顶的刹那,楚云疏透明的身形骤然崩溃,竟然化作魔雾四散而开。

    众人只见那无与伦比的山峰之下,黑气涌动,恍若大海从无形中涌出,将高山包裹。

    那黑气之中,有无数人影显现,每一个都包含了极致的怨愤之气,可见他们死时经历的痛苦。

    这些人影,有炼气,有筑基,甚至有金丹大圆满!

    无论他们将死时对杀死他们的人是怎样的痛苦怨愤,现在都已经化作了魔气的一部分。

    只有吞噬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在绝望中死去,他们才能得到片刻的喘息。

    这样的吞噬会将他们的神志渐渐抹去,最后只剩下怨愤,最终化作一具具只知道战斗的魔兵。

    这邪气肆意漫天之下,稍微心智不稳的修士,在看到这些怨影后,立刻心神崩溃。

    小山门的修士超过五分之一修者,陷入幻境之中,纷纷回到最不堪回首的过去,被迫看着那些自己此生再也不想看到的画面。

    先前还肃整的队伍,刹那混乱,修士们有的抱头痛哭,有的癫狂地开始踢打起周围的同伴,有的陷入狂喜之中,疯狂的大笑起来……

    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一枚黑色的月牙印记,周身灵气□□,似乎下一刻体内灵力的便会溃散。

    楚无青心智坚定,兼之在悬山身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但楚云疏的对抗却给他带来了冲击。

    楚云疏竟然已经强到如此地步了吗?

    仙人洞府,楚幽不能进入,悬山更不能进入,唯有金丹以下方可进入。

    在这样的限制下,楚云疏简直可以称为洞府中的帝王,杀所有人易如反掌。

    唯一的办法只有抢占先机,设置多处法阵,将楚云疏的脚步困住,让楚云疏永远晚自己进入洞府试炼的下一层。

    楚无青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袭来,他摇了摇头,让自己心神平复,心中道,“不可能的,楚云疏不可能现在就做到这样的地步,上一世的记忆明明不是如此。哪怕因为我的原因,所有人都发生了变化,也不可能让楚云疏一下子到了这等地步。”

    “楚云疏此招,必定是以命换命,只能使用上一次。他若真到如此地步,完全不必隐藏在暗中,从一开始就可以统治整个小世界。”

    这陡然出现的混乱场面,让沉着若定的悬山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纠结,究竟是该先杀魔修,还是先让弟子清醒。

    可以预料,双方如此斗法下去,必定几乎整个小山门的弟子都会陷入心魔之中,神志崩溃,化作雾中亡魂。

    “这便是楚云疏的打算,”楚无青的声音陡然响起,若利剑劈开了云雾,“别管,你继续攻击,他绝对没有使用下一式之力。”

    悬山猛然清醒,一股寒意从心底蔓延,他竟然也受到了这魔雾的影响,哪怕只有一式之力,也足以见其可怕!

    楚云疏的的确确没有后继之力,这样的招式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无法使出,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甚至连经脉都出现了一丝裂痕,但是唯有这样才能让他保持清明,才能不忘记自己的仇恨。

    才能,不再做出这样跟踪的事情。

    其实……他本可以不暴露丝毫,只是为了逼退自己罢了。

    “不愧是族长之子,楚家这一代的绝世天骄。”楚云疏的声音中饱含恨意,似乎恨不得将戳破他后继无力的楚无青撕裂。

    可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楚无青,就像盯着一具猎物,一具最最可口的猎物,眼中深藏着欲望的涌动。

    他知道如今的自己实力并不如那拥有元婴之力的悬山,但楚云疏,还是选择了现出身形。

    因为他不想要这样下去,不想要再这样不断追随着楚无青,不想要自己的所有心神都被那人所牵引。

    只要这样现出身形,就定然会陷入到不离开不行的状况,而这正是楚云疏所追求的。

    而与此同时,悬山的一击再次使出!

    那强大的攻击,若是直接落到修士的身上,怕是元婴以下修士都会直接灰飞烟灭。

    楚云疏的身影却是在承受了那攻击的瞬间当即隐去。

    一道透明的人形出现在十里之外,渐渐凝实成楚云疏的样子。

    楚云疏双指凭空向前一点,那无数动摇人心的黑气,便刹那穿越空间,汇聚到了他指尖,化作一道细小的,跳动的黑色火焰。

    楚云疏手指轻轻一弹,如弹掉灰尘般,黑焰消失不见。

    他施施然转过头,一只眼睛,如万千星辰落入湖中,一只眼睛,赤红如地狱魔火燃烧。

    “现在的我,的确打不过你。但是,凭你,想要杀死我,根本不可能。”

    话音一落,整个人便隐入空气中,消失不见。

    整个小山门都恢复了宁静,先前滔天的魔气根本没有一丝弥留,只有他现身的地方留下的斑斑血迹,证明着魔修的来过。

    楚云疏明明受了重伤,但悬山神识横扫之下,却没有发现任何气息,根本不知道楚云疏逃到了哪里。

    能在承受了这样的攻击后不但没命丧当场,还施施然逃开,楚云疏的实力让众人都感觉到了惊愕。

    “根本无法找到那人的下落。”悬山皱了皱眉。

    “不必追了,你找不到他的。”楚无青淡淡道。

    “他是你此次试炼的竞争者?”悬山皱眉一问,自己竟然连个筑基期修士都奈何不了。

    “不是,他虽然姓楚,但在他心中,自己早已不是楚家人。他来小世界,只有一个目的,杀光我们这代楚家弟子,然后叛出楚家,”楚无青冷冷道,“他的修为看起来是筑基,实际上恐怕已经是金丹大圆满。”

    楚云疏上一世将除自己以外的弟子屠戮一空,整个家族都被震动。

    楚家嫡系核心哪一个不是精心培养,绝大多数都是族中大佬的后代子弟,楚家当即发出了对楚云疏的追杀令。

    更是出动十二名元婴长老,却全都没有发现楚云疏的踪迹。

    甚至,最后连楚家唯一的炼虚老祖,以无上仙法展开演算,都没能推算出楚云疏所在。

    楚云疏的修为或许不是同阶第一,但是论隐匿,无人能出其左右。

    除了带着主角光环的临意。

    ***********

    小山脉百里之外,无人发现,一具放大的古朴的木琴正从他们头顶飞速的越过。

    那木琴之上,匍匐着一位极其俊美的青年,空荡荡的衣袖如流云般倾泻而下,那身白衣已经有些破烂,其上血迹斑斑,可凌乱驳杂并没有减少半分他的气质,反而如同上古隐士般疏狂出尘。

    男子脸色病态到极致的苍白,修长的剑眉隐忍地皱起,张嘴就是一口黑血吐出,但每吐出一口,他的脸色就好上一分,似乎连带着病痛都吐了出去。

    终于,他可以说出完整的话了,低低喃喃着“要杀楚无青,必须先杀死悬山。”

    不知道是为了强调……还是,为了说服自己,他绝对不是嫉妒,重复道:“必须先杀悬山。”

    可是……还是好嫉妒。

    嫉妒悬山可以无所顾忌地守护在楚无青的身边,嫉妒楚无青那样依赖信任地看着悬山……他微微侧过头,仿佛能看见少年也躲在自己的身后。

    他所有的风华都藏在了自己的身后,只在偏头时泄露出一丝,那唯一的一丝也是对着自己,眼中包含信任。

    似乎有光落入了楚云疏枯寂的内心,将无尽的黑气吹散,所有的怨恨都在触碰着灼热的光线时灰飞烟灭,他想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唯一的光线。

    楚云疏下意识的伸出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双臂,根本不可能触摸,他的手臂已经被自己斩断,如同那根本不可能的恋慕一般。

    想到这里,楚云疏不禁低低一笑,这笑声带着几分癫狂,还有几分悲哀。

    是啊,他和楚无青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何况自己还在之前做出了最疯狂的举动,显露真身,斩断一切可能!

    楚无青已经知道自己要杀他,未来也会发现楚家族人的死去。

    楚无青对他只会有恨意,正如同他对楚家一般,完完全全地对立。

    而他,同时也绝不可能放弃杀死楚家的族人,更不可能放过有着继承楚家资格的楚无青!

    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了他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多么可笑啊,他居然对自己的仇人,产生了不该有的迷恋,甚至有那么一瞬,想要为了和对方在一起而放弃自己现在的仇恨。

    放弃自己以楚家作为祭奠的道心。

    “呵呵……楚云疏……你真是可笑。”鲜血顺着嘴角滑下,楚云疏却恍若没有察觉到一般,只是闭上了双眼,再睁开之时,其中却已满是冰冷之意。

    一股迫人的气势从楚云疏身上爆发,有仙乐缓缓降下,弹奏的旋律饱含了无上大道。

    却无悲无喜,无情无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