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四十五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悬山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怎么可能, 五十六枚上品灵石, 就这样被少年拿出, 而且是为了让自己结成元婴。

    悬山感到自己修炼三百年来的认知被完全颠覆,只是他已经来不及细想了, 无数的灵气自发的钻入他的体内,将他破损的器官修复。

    这样的修复,几乎在瞬息之间完成, 如同神迹一般,这便是高阶聚灵阵的威力,是悬山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在灵气的海洋中打坐是怎样的感觉,终身难忘。

    而每一缕灵气都是少年的牺牲, 不论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如此做, 但双方之间已经结下了因果。

    悬山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感激, 从死到生,从绝望到元婴。

    身体的恢复,让悬山意识彻底苏醒,他用温和的灵力坐在一个中空的罩子, 将少年保护在其中。

    悬山轻轻一推,少年就被推到了洞府的边缘, 他害怕万一结婴的过程有所失误, 让少年受到了一丁点伤害。

    悬山迅速催动法诀打坐, 将身体里的灵气快速炼化, 当第一股灵气化作灵力融入悬山的半婴半丹之时, 小世界再一次出现了共鸣。

    在这一刻,原本王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陡然从天际出现了大片白云,从四面八方向着小山门缓慢地移来,在这白云向着小山门移来时,渐渐变为传说中的祥云,七彩。

    似乎是要昭告天下,小世界终于有元婴修士了。

    这样的异象,一时间惊动了无数修士,经历过百年前的人都知道,这是有人成婴了。

    清灵门的老祖站在最高的灵峰之上,归剑入鞘,陷入沉思,“到底是谁,又触摸到了元婴的门栏?”

    其余门派的老祖纷纷飞上天空,观看流云波动的迹象,猜测这一次触碰到元婴期的人究竟是谁?

    “会不会是悬山?”清灵门门主眼中闪过担忧,他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成婴的,悬山一旦成婴,整个小山门的格局都会被改变!

    清灵门老祖摇了摇头,“不可能是悬山,若悬山真能死关突破,小山门必定不会舍弃大半个宗门的弟子去为凌阳门打头阵。我若猜的不错,悬山可能已经死了,只是秘不发丧罢了。”

    清灵门老祖望着流云滚动,但因为滚得太慢,暂时看不出痕迹方向,但却让他无限动容,毕竟,他已经活得太久,太久,却仍然没有摸到元婴的门派。

    清灵门老祖想,若能成婴,他愿意舍去所有拜师。

    当祥云异象显现的那一刻,整个小山门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激动,元长老带着众位修士在碧凌峰前,跪下一拜。

    拜完后,神识一查,那往日牢固无比的守护法阵,竟然出现了一个破洞,这破洞还被人用特殊的禁制堵住,让后来者无法通过破洞进入。

    “不可原谅。”元长老冷声恨道,“竖子,竟敢。”

    楚无青被丢到洞府长廊最边缘后,很快就听到了大批人马来临的声音,他透过禁制往外一看,果然数千小山门修士正所在洞府外。

    在楚无青望向外面之时,小山门元长老也发现了处在禁制边缘的楚无青,猛然想到,刚才他们对着老祖的一辈,岂不是全被这恶徒受了,他怎么敢,元长老眉头皱起,下令道:“攻。”

    刹那间,万千法术化作长箭有志一同地朝着那薄弱的禁制处射来。

    楚无青处在洞府之中,前进便是悬山老祖,外出便是万箭穿心。

    顾予的阵法再强,也抵不过一个金丹加上数千筑基的一同攻击,很快,那禁制上便出现了裂缝。

    楚无青看一眼那边仍然没有完成的结婴,对禁制外的众人道:“我救了你们老祖,便是让你们如此恩将仇报吗?”他话语中透着瑟缩之意,似乎面临着外面的修士大军十分害怕,却强撑着说出真相。

    但他眼中一片平静,哪里有丁点害怕之意,唇角甚至恶意的扬起,似乎遇到了极其好玩的事。

    禁制外的众人,听到这话,纷纷一顿,就连手里的法术都稍稍一慢。

    半息后爆发出哄然大笑。

    这楚无青简直不可理喻,别说他们两个门派正在对战,恨不能多杀对方一人,光是小小筑基,竟然觉得自己可以救得了半步元婴,可以让大能修士成婴,就是天大的笑话。

    元长老脸色铁青,金丹的威压骤然放出,盖住整个战场,也向着楚无青袭来,怒道“肃静,给我杀。”在他看来这不是楚无青疯了,痴心妄想,而是在侮辱他小山门,侮辱老祖,这群弟子竟然还笑得出来。

    元长老的态度,让大笑的众人也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楚无青是在辱没他们的道统啊。

    这一次,众人的利箭更加锋芒。

    元长老伸手一招,一道波光出现在他手中,化作一柄长弓,这长弓没有弦,却发出惊人的煞气,阳光流泻之时,隐隐能看到一条无形的线。

    在这弓出现的刹那,所有小山门人都激动难掩。

    元长老右手手指一拨,按在无形的弦上,刹那之间,空中的灵气快速流转,汇聚到元长老指间。小山门门人感到胸中一紧,他们的身上有无形的战意被抽出,同样汇聚到了元长老的指间,最终与灵气一起形成一支长箭。

    尚在弦上,长箭就发出凶鸣,连唐长老都额头出汗,手指微微颤动,才勉强掌握这弓,这箭,此箭一旦离弦,必定猎走一条生命!

    箭尖将楚无青牢牢锁定。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元长老冷笑道,利箭刹那离弦而出,速度快到连空气都发出摩擦声,一箭,禁制破碎,楚无青身上的罩子猛然颤动,出现裂痕。

    “竟然没死?”元长老惊奇道,“原来是有防护法器,这防护法器护得了你第一次可护主你第二次,受死吧,小儿。”

    在这利箭飞出的刹那,没人注意到碧凌峰上来了一位青年,青年席地而坐,一具长琴放在他的腿上,缓缓而弹,有无形的音律奏出,让空中的灵气变得更加纯粹。

    青年的手指轻轻一拨,一道琴弦便骤然随着利箭射出,附着上利箭之时,箭上的凶煞之气消失大半,速度更是变得缓慢起来。

    似乎这一拨,只是一道极小的插曲,青年重新低头,弹奏起琴来,唇角微不可查的扬起,阴霾掩藏在明亮的目光后,“这是我的猎物,只有我才有资格杀他。”

    如果此时有化神以上大能在,便会注意到,青年的弹奏虽然让灵气变得更加纯粹,却有一丝丝无形的魔力,进入到那灵气之中。

    第二箭,竟然进入洞府之中便没了声响,元长老猜测,必定是老祖百年前设下的禁制符阵起了作用,为楚无青挡了这一遭,实在是可恶。

    偏偏他们不能冒犯老祖,进入到洞府之中。

    元长老的手指再一次按在弓箭之上想要拉开第三箭。

    楚无青进入到洞府之中,悬山的元婴已经在最后一刻,这时候靠近已经没有危险,在他走到只剩半步距离之时,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悬山身上传来。

    那巨力将周遭剩下的所有灵气吸附,也将靠近的楚无青吸附住了。

    所有上品灵石纷纷爆裂开来,化作粉灰。

    悬山的元婴成了。

    楚无青抬起头,就见悬山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明明是少年的容貌,眼中却已经饱含了岁月的沧桑。

    若是心智定力稍差者,可能在看到这眼睛的一刻,便会精神崩溃,陷入无尽的岁月洪流和自我怀疑之中。

    楚无青在悬山的眼睛中看见了万千丘壑,就像这小世界成了一个缩影,投放在了他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

    在悬山睁眼的这一刻,整个碧凌峰陡然爆发出巨大的生机,原本已经成为枯峰的山头,瞬息之间绿草生长,大树苍天。

    千般翠绿从峰上垂落,这一刻,碧凌峰才符合了碧凌之名,如同从腐朽的岁月中活了过来。

    这就是悬山的道,观山悟山,将万千丘壑千般峰脉注入心中,悟得突破。

    在外看到异象的小山门众人已经顾不得山内的楚无青,老祖元婴大成,楚无青必死无疑。

    所有修士在元长老的带领下,盘膝打坐,刚才碧凌峰的变化,和其上传来的悠悠沧桑之气,给他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门,无论修为如何都有所感悟。

    能够近距离观察一个金丹成婴,还是摸到了大道门栏的道意,这在大世界都是非常稀少的事情,何况还是小世界,简直亘古未见。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机缘。

    而这其中,冲击最大的便是已经金丹却摸不到一丁点元婴门栏的元长老。

    他望着山峰陷入痴迷,他浑然不觉地打坐,又浑然不觉地站起。

    这一刻,他感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他的神识变得无限博大,能将眼前的所有事物观之入微,更穿透了老祖布置的符阵防守,看到了山洞中的一切。

    但看到的一切却让他陷入了暴怒之中,楚无青竟然没死,反而挨着老祖站立,他怎么敢,筑基卑贱之躯,也敢如此冒犯这天地间唯一的尊者。

    老祖的防护符阵无人能破,楚无青能够进入,想必是让老祖误会成了小山门人。

    已经从道意外露中恢复的老祖,看向楚无青的双眼透着温柔和无限的包容,必定是因为老祖死关百年,一醒来就看见了所谓的小山门得意后辈。

    元长老再次拿起弓,手指扣上了弦,有了那一场老祖赐下的道意领悟,这一次他打开弦时已经不再手指颤抖。

    这一箭包含了他的道意。

    这一箭,包含了无尽的信念,与必杀之机。

    长弓与楚无青之间只是一个点,这一点穿透,必死无疑。

    巨大的危机感出现在楚无青心中,仿佛这世界都形成了天罗地网,避无可避,只剩下那一支长箭。

    只是瞬息之间,那长箭便到达了楚无青的身后。

    但就在这时,悬山的手指轻轻抬起,长箭就如同失去了所有灵性一般,凶杀之气陡然而灭,掉落地面。

    元长老原本射不出这样一箭,是就着悬山的道意,进入奇妙之境才射出,灵箭被抹除的一刻,元长老也受到巨大的反噬,吐出三口鲜血,不敢置信道:“老祖?”

    楚无青站起身,唇角挂着笑意,似乎觉得仗势欺人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哪有一点点刚才险些陷入死地的劫后惶恐,似乎从一开始,这便是他设下的一个局,仅仅是为了好玩罢了。

    偏偏,悬山心中却没有半分苛责,只有无奈,甚至觉得这才是少年该有的样子,让人不觉得厌恶,只觉得可爱。

    悬山站起来,他本就比楚无青高,这样的姿势,更显得身形修长高大,他微微低头,冲楚无青伸出一只手,“你要随我一同出去吗?”

    “好,”楚无青答道,却极不识抬举的没有把手放在悬山的手上,而是纵身一跃跃上了飞舟。

    悬山微微错愕,随机无可奈何地一笑,手不容抗拒地握上少年的肩膀,刹那之间,两人便出了山洞。

    悬山老祖与楚无青同时出现,而老祖还是一副爱护的模样,让所有小山门修士震惊到失声,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怎么可能?

    难道楚无青跟悬山老祖认识?

    但这种极度不靠谱的猜测只是一瞬间,就被所有人打破了,他们也是震惊糊涂了,老祖闭关百年,楚无青才多大,怎么可能有旧。

    看到楚无青的那张脸,所有人心中生出一种猜测,难道是老祖被这仙灵门的执掌者的美貌所诱,想要将其收下,做个侍妾。

    这样一想,老祖对他的维护也所得通了。

    所有人心中不由得生出鄙夷,却又夹杂着羡慕嫉妒的情绪,其中以元长老最甚。

    当初老祖闭关时,他还没有结丹,是听着老祖的传说长大,在他心中老祖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形象,一心追求大道,心无旁骛,惊才绝艳,逆天而行,更一力开创了小山门。

    这样的老祖,怎么能够被小小仙灵门的弟子迷惑,怎么能够让楚无青成为老祖的污点。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心中碎裂,但望向眼前元婴大能的目光却更加虔诚,悬山老祖是修真界五千年来的第一个元婴啊!

    哪怕被老祖所伤,他仍然要上谏,要说出真相,元长老心中满怀大意之气,擦了擦唇角的鲜血,扬声道:“老祖,小山门正在与仙灵门死战,掌门亲率上万门人前往。此人正是仙灵门当代掌权者,他来这里是为了刺杀老祖,是为了毁我小山门。楚无青此子诡计多端,心狠手辣,万万不可留。”

    楚无青将悬山的手从肩膀上轻轻一拂,微笑着看着元长老敢言直谏,待元长老说完,甚至施施然鼓起掌来,叹道:“好一个忠臣,字字肺腑,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这一幕落到众多小山门人眼中,让原本惊于楚无青美貌,感叹老祖好福气的修士们,纷纷回过神来,被完全激怒,楚无青竟然这样对待元长老。

    他不过是个侍妾罢了,老祖为了护他性命,才错手让元长老遭到反噬,难道他以为英明无双的老祖会纵容他践踏嘲笑自己的门人吗?

    然而,楚无青话完,他们惊奇的发现,老祖居然没有丝毫的表示,反而看向楚无青的眼神中是显而易见的无奈,以及纵容。

    众人几乎以为自己见鬼了,难不成,老祖结婴的过程出现差错,走火入魔了吗?

    楚无青拍完掌,又转过头,笑嘻嘻地问道:“悬山,你觉得啦?”

    楚无青竟然直呼老祖姓名!

    奇耻大辱,所有小山门人都握紧了拳头,隐忍地看向悬山老祖,希望悬山老祖能够惩治这个犯上不尊之人。

    楚无青看似嬉笑无度,但这笑意却未达到眼底,你觉得三字,悬山怎能不懂。

    仙灵门与小山门实力差距巨大,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上门挑衅,就算仙灵门在他闭死关的一百年崛起了,想要吞没小山门,那战场必定在小山门处。

    悬山出关看到的就会是一片惨烈了,而不是整个山门一片祥和,所有弟子未伤分毫。

    难怪,楚无青会冒着被整个小山门追杀的危险,闯入自己的洞府,助自己结婴。

    “胡闹,”悬山呵道,这呵斥声并不大,却包含着无限威压,两字一出,若有大山压顶而来。

    在场众人,无论什么样的心思,都在这山之威压下溃散,只剩下无限的惶恐与敬意。

    楚无青双眼微闭,悬山的元婴期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普通的元婴,这便是以世界之力结婴带来的吗?看来自己的丹药,并不能操控他太久,最多五年,便会药力彻底消散。

    但仙府不到三年便会出事,这点时间足够了。

    “我闭关百年,生机已经消耗一空,这件事众位弟子不知,元长老,你不知道吗?”悬山的声音无悲无喜,却让元长老在这声音下冷汗沉沉。

    恰在此时,清灵门老祖推算出流云的波动方向,随着波动方向赶到,在算出流云是往着小山门而去,他的心中就出现了不可思议之感。

    但悬山生机耗尽,这件事他是知道的,绝不可能是悬山,这股不可思议很快被他压下,心中猜测结婴之人,想必是仰慕悬山,所以才选择隐修在小山门,于小山门处结婴。

    但当他看见,碧凌峰上站着的人是悬山时,清灵宗老祖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惊诧中,喃喃道:“怎么可能?”

    此时又听到悬山亲自说起生机耗尽,清灵宗老祖心中的诧异更重,更生出巨大的好奇,到底是什么让悬山断绝的生机延续,更立刻结婴?

    清灵宗老祖第一次觉得自己养气的功夫不够,他摸了摸自己的丹田,仿佛能够隔着丹田摸到其下的金丹,这颗金丹已经待到他丹田中太久太久。

    久到让他每一天都要面临生死,面临一生追随的道,可能会溃散。

    老祖抛出的消息实在是太过惊悚,所有弟子都被这消息炸得有些愣住,毕竟在他们心中老祖只是在闭关而已,早晚都会结婴而出。

    现在,老祖却亲口说出,他的生机已经断绝,马上就要生死道消。

    而且看元长老的模样,这的的确确是事实。

    那究竟是什么让老祖的生机恢复,让老祖在与仙灵门对战的关键时刻结婴出关?这实在是太过颠覆他们的认知,都不知道从何方猜测起走。

    难道,这凌碧峰下有什么他们不知道机缘,一直埋藏着,直到老祖生机快要耗尽时,才被陡然触发。

    那些话本之中,都是这样说的,往往主角走到绝境之时,就会得到莫大机缘,然后整个人都得道升华,修为飞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