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四十四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从不认为, 自己有能力可以在上千筑基, 一名金丹的老巢中来去自如, 随着这声信号发出,他将飞舟的速度提到极致,几息之间就到达了悬山老祖闭关的碧岭峰。

    女修被楚无青从船上放下,一双眼睛望着楚无青深入碧凌峰中的身影, 回不过神来,直到楚无青消失, 才猛然听见早就响起的门派示警钟声。

    七七十九道大钟的声音,笼罩着整个小山山脉, 每一下都沉重无比, 落在女修心间,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

    废除修为逐出宗门都不以足惜的大祸。

    女修心中涌起惶恐慌乱, 却又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愫, 她手指颤抖的摸上腰间,摸上那人束缚在自己腰上的白绫, 触碰间似乎还带着那人的体温, 她收回手指舔了舔, 尝到的是那人身上独有的冷香。

    女修脸上苍白, 后颈耳垂处却爬上难以抑制的羞红, 矛盾至极, 突然之间腰上的束缚消失, 一根银发从腰间掉落, 白绸不见。

    女修赶紧将发丝抓住, 那么纤细的一根,生怕稍稍用力就断裂开来,在阳光下泛着一丝冷光。膘从耳根处爬上了双颊,虽然心中依旧慌乱,女修把发丝小心翼翼地放入香囊中,又贴身佩戴,转身带着决绝向宗门集合处的大殿飞去,她想,如果再来一次,她肯定还是会被少年蛊惑,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抵挡那样的蛊惑……

    因为是闭死关,整个碧凌峰没有一个小山门人守卫,却布满了层层禁制,这些禁制在小世界或许精妙无比,但对于中世界而言却是司空见惯,连楚无青都能够轻易破解。

    但楚无青并没有将符阵完全破解,只开出一个入口,随后取出顾予的禁制布在入口处封锁,抵抗闻讯赶来的小山门门人。

    整个洞府狭窄幽深,逼仄阴暗,没有一丁点灵气,连过道上都结满了蜘蛛网,一股潮湿灰败的气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这是一代开山老祖的闭关之处。

    楚无青取出照明的夜光珠,走到通道的尽头,逼仄的空间豁然开朗,但灰败腐朽的气息却更加严重。

    这里,曾经有着各种高阶的法器,摆满了灵巧的装饰,如今却已经全部腐朽,如同废铁。

    悬山老祖坐在蒲团之上,他身下的蒲团已经半淹没进地底,枯草散落,连他的法衣都沾染上了层层污秽的泥土。

    但这一切,却一丁点没有影响悬山老祖的气度,楚无青以为自己会见到一个因为绝灵而基台崩溃浑身皱纹的老头。

    但坐在蒲团之上的,却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容貌艳丽至极,纵使双眼紧闭,纵使失去了元婴期的威压,他的身上仍然传出足以震慑天下人的气势,让所有人见到他肉身的一刻,不是惊叹于他的容貌,而是双脚虚软,跪拜在地。

    以至于感到这破落的山洞也满室生辉。

    楚无青出身豪族,见过的强者不计其数,自己更是高傲至极,自然不会被悬山老祖的气势所所慑,但也有一瞬间的错愕。

    这错愕仅仅是因为悬山老祖的容貌气质,与他所猜想的出入太大罢了,很快就恢复过来。

    观气度知其人,楚无青知道,哪怕他抛出天外天,小世界外有中世界,他们楚家正是中世界的掌控着,也不可能让悬山老祖听命于他。

    这是属于天才的孤傲,更是不可抹灭的仇恨。

    其他修士或许不会知道,但冲击元婴失败的悬山,怎么可能察觉不多是小世界灵气的流失,天道有恒,怎么可能突然之间,灵气无法支撑人结因,那必定是有人故意打破了平衡,将小世界凝结的灵气取走。

    悬山冲击元婴的时候,连世界意志都为他附和,是想要悬山为整个小世界讨回这一切,是想要小世界回到昔日的繁荣。

    用世界之力,降祥云于天,想让悬山结丹,想让悬山走出这一方被侵略的水土,却仍然失败。

    世界的意志与悬山形成共鸣,所有的真相都被悬山所得。

    血海深仇,世世代代,小世界无元婴,纵使天纵奇才,也修到金丹便是尽头,不得不眼睁睁见着寿命耗尽,修为崩溃而亡。

    恐怕悬山醒来的第一刻,便是杀了他吧,用他楚家的血来祭奠小世界。

    楚无青拍了拍悬山的脸颊,“真可惜,你这辈子都报不了仇了。”

    悬山并没有死亡,只是因为半步元婴灵气断绝,吸收的赶不上消耗的,才使得身体陷入假死状态,但整个人仍然留有一丝神志,但却无法调动肉身。

    只能,一复一日,眼睁睁见着灵力流失,眼睁睁见着身体体内的器官陷入衰竭,几百年过去了,悬山的生命几乎走到了尽头……

    神志时而清醒时而迷蒙,再多的恨意也在无可奈何中磋磨散去,只留下无限的遗憾,清醒时他想再看一眼自己一手创立的门派,想看看他的大弟子如今是否结丹……

    想知道宗门是兴盛还是走向消亡,传承是发扬还是断绝,但是他闭死关的神识只能困于洞府之内,看不见也听不着。

    迷蒙之时,脑中混混沌沌,一点点闪过平身的记忆,从少年时的意气风发,到中年时天下伸手可得,以为长生尽在手中,结婴时以为可以改变整个修真界的命运,然后灵气陡然消失,半婴碎裂,不得不选择闭死关,延续生机。

    那时候,他已经虚弱到极致,全凭着莫大的意志力支撑,他要为宗门留下一丝希望,要给世界留一个他突破有望的假象。

    只有这样才能护住小山门不被侵犯,然后任由身体逐渐衰败。

    最近,清醒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混沌中看见的不再只是平身,间或还夹杂着小山门的未来,恍惚间,他看见仙府出世,看见无数人涌入小世界中争夺厮杀,然后一个个小山门弟子倒在血泊之中……

    大弟子自爆。

    楚无青走进来的那一刻,悬山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还在混沌的幻象之中,他看不清楚无青的长相,只能感觉到这是一具极其年轻的身体,带着朝阳般悦动的活力,与他的腐朽衰败是相反的极致。

    走近了,仍然没看清脸,却看清了气质,那是悬山从未看见过的气质,就像月华流泻入密林之中,照破了永寂的黑暗,照亮了他灰败的心。

    就像民间传说中的仙人走下了高渺的云端,要接引他走向另一个国度。

    他自己就是修仙者,这种传说荒谬无比,却在这一刻打动了他孤寂枯萎的内心,甚至觉得,死在这样的幻象下,也不错。

    只是,少年走近了,并没有将他牵引接走,反而十分无礼轻佻地拍打上了他的脸颊,他的脸部已经许久不知道与外物触碰是什么样的感觉。

    只感到少年的手指微凉,指腹皮肤是从感受过的细腻,一感便知是出在大家,从小就在万千宠爱中长大,没吃过一点苦,没劳过一点累。

    冷冽的幽香从少年的指间传来,沉沉落下,并不痛,反而有一种电流般的摩擦感,带起人心异样的瘙痒,以至于他竟然没感觉到无礼,反而希望少年的动作更大些,让他感觉自己生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念头一起,悬山心中悚然一惊,这不是幻觉,终于也听懂了少年在说什么。

    “你这辈子都报不了仇了。”操控修真界的外来者,在修真界之上的那群人!

    悬山虽然身体陷入假死,但感知还在,能够明确感觉到,少年的修为仅仅是筑基,一个筑基期就能够对他如此无礼,更是说出这样轻蔑的话。

    可以想象,修真界在那群人眼中是什么样的样子,他们这群人恐怕如同圈养的畜生罢了,而谁,会管畜生的修行,畜生的生死。

    甚至,连低阶修士都可以对他们任意侮辱。

    就在悬山想着要不要调动最后一丝生机自爆,将这上族狂妄的小辈杀死时,楚无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其实,我也很讨厌楚家,但是谁叫我是楚家人,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放心,你的仇,三百年后自然会有人报,整个楚家都会灭亡。”

    说到这句话时,楚无青态度不再是漫不经心,肆意妄为,语气中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仇恨与狠辣,他固然痛恨临意。

    但上辈子亲自将自己交给临意,想要换取平安的楚家,他又怎么可能不恨,那是他的亲人,他一辈子信赖的家族,却亲手将自己交给了仇人侮辱。

    哪怕,后来楚寰之出关,将整个楚家一剑灭亡,也抵消不了这种恨意。

    那恨意真切无比,让少年的声音中都带着颤音,让他所有的高傲与肆意溃散,悬山难以控制的就心中一紧,想要抚平少年的眉头,想要将少年拉入怀中安慰。

    怎么,怎么会有人忍心去打破那样如云在云端的骄傲。

    楚无青并不知道悬山的意识尚在,他只是自说自话罢了,拍完悬山的脸颊,楚无青一抹储物袋,一只临玉盒就出现在他手中。

    盒子打开,一枚丹药盛放在其中,其上传出浓郁至极的灵气波动,连这枯锈的洞府,都焕发出一丝生机。

    但却是一枚实打实的毒药。

    楚无青感到有些肉痛,这毒药只有一枚,是楚寰之花费巨大代价才给他寻到,一旦用了就没了,让元婴修士服下,可以操控元婴修士的神魂,哪怕他仅仅是个筑基期。

    但这药物必须真正入到元婴修士丹田中才彻底起效,试问有哪个非下属势力的元婴修士会臣服筑基期服下这样的药剂,哪怕是重伤的元婴修士,也杀筑基如同杀蚂蚁。

    就因为这样,楚寰之才能够给他弄到一枚,否则纵使楚寰之也无法抢到。

    楚无青将药物塞入悬山的嘴中。

    少年的指尖触碰到悬山的嘴唇,悬山并不知道少年这样是想做什么,只觉得头脑一阵轰鸣,他修道三百年,还从未有人对他做过如此亲密的举动。

    唇上的神经本就密集敏感,被少年挑逗的嘴唇升起一股股异样的感觉,就像有人用羽毛轻轻挠过,一点点从双唇挠到心里最痒的那一处,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悸动。

    把丹药推入悬山的双唇,显然不够,楚无青有些嫌弃,但现在绝不是嫌弃的时候,他将丹药继续推,撬开了悬山的牙齿。

    就这样悬山的双唇含住了少年纤长的手指,而舌头因为少年的动作从指腹滑到指中,入口的肌肤纤细柔嫩,冷香比闻到的更加可口。

    悬山心中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不合规矩了,无论少年想做什么,都不应该做出这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的举动,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人心险恶。

    悬山心中推拒,觉得举动太过亲密,但却又难以抑制的生出一丝渴望,这种渴望刚刚升起,却又让他觉得是一种无礼的亵渎,偏偏他却渴望亵渎。

    楚无青将丹药推入悬山的喉管之中,便取出了手指,用幻化出的清水把双指冲洗干净,又用手帕细细擦拭,然后手指抚上了悬山的下颌根处。

    楚无青双指并拢,催动灵力,那丹药便顺着悬山的喉管一路向下,路过喉结时,灵力出动稍稍的滞缓,楚无青不得不在悬山喉结上按了按,指尖又沿着喉结转上一圈,丹药才顺利通过。

    为了方便,楚无青干脆单膝跪坐在悬山的身上。

    丹药穿过喉管之后,便有了一丝效力发作,纵使悬山因为身体衰败意识迟钝,此刻也知道了少年喂下的是毒药,与此同时他感到神识出现了一丝刺痛。

    是了,他虽然将死,但是元婴修士的神魂,还是极具价值的,若是能够取出附着在灵器之上,成为器灵,将会使得灵器威力大增。

    悬山疑惑过,少年究竟是来做什么,甚至想过少年是为了他的储物袋中所藏,但万万没想到,少年居然是打的猎取他神魂的主意!

    一代宗师,连天道有缺都没能阻止他破开金丹的束缚,到达半步元婴,最后却落得成为器灵的下场。

    悬山知道,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反抗,也更知道,唯一让自己获得最后的尊严,并且给门派示警的方法,是就地自爆。

    这样的自爆,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一种解脱,每一分每一秒的活着都是极大的痛苦,能够撑到如今,全是为了他一手建立起来的门派。

    但此时此刻,他却生出一种依恋,甚至强行说服自己,再等等,再看看,等少年将他带出死关之处时再自爆,这样更能让门派惊醒,还可借此传出他临终之言。

    少年的膝盖跪在了他的大腿上,随后几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依托在他身上,那么的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少年的吐息,和他透过衣物传出的身体的冷香。

    为了方便接下来的丹药运输,楚无青干脆直接解开了悬山的衣衫,使得悬山整个上半身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悬山有些弄不懂少年究竟想做什么了,捕捉他的神魂……至于,至于用脱下衣服吗?

    他心中呵斥着无礼,耳垂处却爬上膘,只是这红意实在太薄,以至于专注丹药的楚无青根本没有发现。

    楚无青冰凉的手指顺着脖颈向下,一路沿着经脉将散开的药力运入丹田之中,指腹沿着悬山胸上的肌肉起起伏伏,间或因为灵力滞缓画着圈,最终停留在脐下三分的位置。

    悬山只觉得楚无青手指在他身体上划动的每一分钟都是异常的煎熬,一股股奇异的感觉如同过电流般透过楚无青的手指传向他的神经,传向他的四肢百骸,带起一种让整个心都沉醉却又空虚的瘙痒,连头皮都发麻起来。

    而最后又停留在了那样羞耻之处。

    悬山身上的肌肉并不夸张,正是最好看流畅的独属于少年的肌肉线条,腹部上更有着六块腹肌,不薄不厚的附着在骨架上,白皙的皮肤呈现出如玉的光泽,美丽却又不失男性的阳刚,让楚无青有些嫉妒。

    手指停留在腹肌上后,楚无青忍不住按了按,在用手掌划开药力时,更是格外的用力,想要再悬山的肌肤上留下侮辱的红痕。

    但他是筑基,悬山乃是元婴又怎么可能会留下一丁点痕迹,只是让那手掌触摸的感觉无限放大的传递入悬山的神经,悬山的脑海,悬山快速跳动的心,如同挑逗一般。

    当药力彻底划开,悬山感到自己的神魂似乎与少年建立了莫名的联系,这种联系让他无法对少年出手,甚至通过特定的功法,还可以让自己听从少年的命令。

    悬山将神识收回,让一切陷入黑暗,接下来,便该是神魂抽离的痛苦。

    楚无青站起身,看向座位之上,因为自己而衣着狼狈的元婴修士,纵使是这样也没有减损他一点点的气度,反而因为衣物的破损,更添了一种别样的魅力,洒脱不羁。

    楚无青心想,这悬山应该很好用,哪怕用气势都可以震慑不少敌人。

    悬山身体衰败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没有足够的灵气,可以让他一点点溃散的元婴道基聚拢,他的身体就如同一个黑洞,将周围所有的灵气吸附,才导致了整个洞府成为绝灵之地。

    相救悬山更加简单,楚无青掏出上品灵石,开始布置起了高阶聚灵阵。

    当第一刻灵石放下,悬山便感到有一股博大浩渺之气,闯入到他身体之中,让衰败的器官,出现了一丝生机。

    上品灵石!

    只要是修士,就没人不知道上品灵石的珍贵,纵使是悬山,一生所得,也不过十一枚上品灵石,但这十一枚上品灵石已足以让整个修真界艳羡。

    可筑基期的少年,却轻轻松松拿出一枚,可见其出身的家族该是怎样的世家豪强,更可见他在家族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少年不是想要捕捉他的神魂,而是想要救他,想要一个活着的元婴修士?

    这种想法,实在是狂妄,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懂得珍惜灵石的可贵,这是天道有缺的修真界,这是不允许他们出现元婴的修真界。

    五千年了,代代如此。

    他当初用性命深入各种险境,换来十一枚灵石,全都花在了结婴上,最后仍然是失败,一枚灵石怎么可能。

    悬山不由得为少年感到心痛,或许真的是家族把他保护的太好了,根本不知道一枚上品灵石代表着,一旦拿到明处足以让整个修真界出动抢夺,居然就这样轻易的花在他身上。

    日后,他修真途上,用上的灵石的地方还很多,他年纪尚小,或许能够靠着家中大权在握的长辈得到一枚上品灵石,但以后又怎么可能将如此宝贵之物,再交到一个筑基期少年手中。

    除非这位掌权者,想要整个家族都因为自己对少年的溺爱而葬送。

    这一枚上品灵石,不说用在生命垂危之时,也至少该用在结丹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一枚上品灵石可以为结丹增加多少的可能。

    “停下,快停下……”悬山在心中焦急地呼唤,但楚无青根本听不到。

    楚无青放下阵眼的灵石,经过测量计算后,又快速掏出七枚,布置在阵眼的周围,整个洞府之中刹那之间出现浓郁到极致的灵气,浓郁到甚至呈现出液化的雾态。

    但绝大多数的灵气都汇聚成一股长龙,钻入悬山的身体之中,把悬山给钻懵了。

    怎么可能,筑基期的少年拥有一颗上品灵石也就罢了,怎么会再拿出七颗,这完全违背常理。是什么样的人家,什么样的长辈,才会让一个筑基修士随身携带着如此多的上品灵石。

    悬山甚至忍不住猜测,少年是偷偷拿走,未曾经过家人的允许。

    浪费,浪费啊,有这样八颗上品灵石,他在外界,何愁没有灵气修炼,何愁不能一路顺遂的修到金丹,然后结成元婴。

    悬山心中虽然震惊不已,但这八颗灵石只不过是能够把他将熄的生命火焰长缓,根本不可能让他复原,更不可能结婴出关。

    但很快,悬山又感到西南方有新的聚灵阵生成,刹那之间,又是大量的灵气汇入。

    怎么可能,一十六枚上品灵石?

    没待悬山将震惊消化。

    楚无青神色严肃的快速抹动储物袋,一颗颗上品灵石从储物袋中滚出,经过他指尖灵力的牵引,落入阵法之中。

    前后一共五十六枚上品灵石,一共七个聚灵阵围绕着悬山展开,形成高阶聚灵大阵,而悬山打坐之处正是阵眼。

    在这大阵成型的那一刻,浓郁到极致的灵气化作风暴冲天而起,哪怕有禁制遮盖,仍然有一股冲出了碧岭峰巅,形成灵气龙卷。

    这等异象立刻惊到了集合完毕的小山门门人。

    大殿之上,元长老本在让全部小山门门人集结大阵,“阵成,立刻随老夫去碧岭山脉,务必不能让那贼人惊到老祖。”

    元长老手掌一挥,大殿之上跪着的女修便被灵力扇出大殿,经脉呈现出破势之状,吐出一口鲜血。

    “等把楚无青捉住,再废除她修为。”女修立刻被刑法堂拖下去,拖下去时,心中涌现出绝望。

    她知道,刑法堂一定不会等到楚无青被捉拿再对她执行刑法,甚至还会加上其他的私刑。

    她一个筑基期的女修,按道理来说,是会被所有男修追捧,为何会被派去做守山门这种苦差,不过是因为得罪了刑罚堂堂主的女儿。

    而得罪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她比那个宠坏娇女先筑基,更比她长得漂亮,引起了连绵的嫉妒,但纵使是这样她也没向任何一个窥觑着自己美貌的当权执事求助,而是毅然的选择了去守山门,守住清静。

    突然,空中出现了阵阵轰鸣之声,一股巨大的气浪出现在碧凌峰的峰头,整个小山脉可见,原本还忧心忡忡的元长老陷入狂喜之中,“老祖,是老祖要再次结婴了,我小山门将大兴。”

    被拖走的女修,也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灵气龙卷,他们门派将诞生修真界第一位元婴大能,而这一切都跟她这位要被废除修为,驱逐出山的人没有关系了……

    整个小山门在这龙卷出现的刹那,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激动中,就在小山门走向衰败,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老祖肯定快道消的时候,老祖竟然开始结婴了。

    小山门大幸!

    元长老激动地挥舞手臂,“快,快去碧凌峰,务必抓住楚无青。让老祖闭关之处被贼人闯入,是我等的无能,不必再捉拿,直接将他碎尸万段,怎么能够让老祖被这样的人惊动,怎么能够让老祖对我们如今的实力感到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