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四十三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小山门的名字听来再普通不过, 却是小世界的第二大门派。

    只是说是第二, 不过须有其表罢了,五十年前,小山门还是整个修真界的第一大派,如今却连凌阳门, 甚至第五六的门派都不敢招惹。

    十大门派联合大比, 小山门已经连续输了五次, 每一次都要割让掉手里拥有的资源。

    一步退, 步步退,一代弱, 代代弱!

    之所以还能够勉强维持在第二的位置,皆因为悬山老祖。

    悬山老祖,可以说是镇压修真界一个时代的绝世天骄,在修为封顶于金丹的现在, 悬山老祖却凭借着无上天资, 走到了半步元婴。

    非常奇特的半婴半丹,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出现了颤抖, 空中甚至出现了彩云异象, 似乎连世界都有了意志, 为这五百年来唯一的元婴庆贺。

    几乎整个修真界的势力, 无论是敌对还是盟友, 都在这一刻感到动容, 哪怕深深的嫉妒, 都迫切希望悬山老祖能够元婴成功。

    因为这意味着,元婴不再只是传说,金丹的下一步是看得见的,而不是在修为止步中逐渐衰老,不可控制地走向死亡。

    然而,悬山的元婴才刚刚凝结到一半,那浓郁的灵气就骤然消散,就好像整个世界的灵气都被吸空了,却无法补充一般,天空上的五彩祥云也骤然消散。

    修真界就像受到了诅咒,让他们永永远远都只能困到金丹,没有哪一刻,比看到祥云消散,灵气干涸更加绝望。

    悬山不信,他们修真界真的受到了诅咒,不信他这一辈子都无法结成元婴,天道若真不想让人长生,又何必让修士生而有灵根。

    悬山选择了必死关,不结元婴不出。

    五十年过去了,悬山的闭关出没有传出任何消息,昔日因悬山而盛的小山门也逐渐衰败。

    下一个五年,悬山再没有动静,其他门派必定不会再忌惮这个所谓的老祖,小山门会落到十大门派之末,最终甚至会变得跟仙灵门一样,任人欺凌。

    然而,仙灵门已经崛起了,可是……他小山门的希望又在哪里?

    小山门掌门坐在议事大殿的尊坐上,俯身看着众位长老,看着门派的四位核心弟子,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悲痛,复杂难言。

    “掌门,请快下决定,”大长老撑起颤巍巍的病体,半跪下来,他已经很老了,四百岁的金丹可以说已经近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昔日作为强者的风光已经完全不在,连脸上都爬满了皱纹,无法再用修为维持青春,“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为门派拼最后一把。”

    大长老的眼中闪过坚定,“请掌门圆老夫最后一个梦想,让我死的风光,让我死在门派的战场上,而不是龟缩老死,看着小山门一点点衰败。”

    大长老的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原本犹疑不决之人,也随着大长老跪下,对掌门请命道:“吾等,愿为小山门战死。”

    仙灵门的消息,已经被清灵门暗中传回给了凌阳门,小山门则是处在两派要塞之间,仙灵门的大军,想要抵达,就必定经过,若是在此设伏,必定会给仙灵门造成重创!

    比起凌阳门训练有素的修士大军,小山门擅长的则是暗杀,小山门的功法也更加适合在暗夜中行走,这也是为什么在光天化日下的门派联合大比中,小山门总是不见优势。

    凌阳门,为此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只要小山门肯在途中设伏,凌阳门会献上三座灵矿。

    三座灵矿啊!

    足以为小山门再培养出八个核心弟子,八个结丹的希望!

    如今的小山门,包括掌门自己,一共只有四个金丹,其中修为最高的大长老还垂垂老矣,轻易不会出手,因为每一次出手都是生命的消耗。

    而小山门,耗不起。

    不仅如此,凌阳门还答应会将战修训练之法,寄予小山门。

    凌阳门的使者道:“小山门尊主,我派的诚意毋庸置疑,仙灵门大军已经在集结,再不下决定,就没有机会了。而且,您也知道,那仙灵门的现任掌门,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谁知是不是对我是十派联盟居心叵测的邪修,他们所谓的大师兄,一个人就杀了五千筑基炼气修士,这真是筑基期能够做到的吗?能够对友派这般大开杀戒之人,说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话可信吗?”

    “踏月宗的的确确跟仙灵门有仇,但那是仙灵门的仇,关楚无青主仆二人何事,您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一个弱小门派报仇吗?不过是借口罢了,想借着仙灵门的手,来除去其他门派,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唇亡齿寒,如今是踏月宗,凌阳门,下一个焉知不是小山门!过去,我等门派为了排名之争,虽然多有摩擦,但不论怎样都会给彼此留一线,留下道种,不至于真正的断了传承。但仙灵门怎样,对着踏月宗可是直接整个宗门抹去。”说到这里,使者的脸上满是悲恸,“掌门,是让小山门从此壮大,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门派,还是让悬山老祖的门派从此成为历史,全都在于您了。”

    修真界人人都知,小山门当代长老,原本只是个炉鼎,却被悬山老祖买下,买下之后是悬山老祖教会了他尊严,教会了他御人之道。

    更让他成为了金丹修士,站在修真界顶峰的金丹大圆满,恩同再造。

    无论如何,小山门的掌门都要守护住小山门,都要守护住悬山老祖的传承。

    原本,还有着对于仙灵门的忌惮,不肯淌这一趟浑水,这一刻,掌门彻底动摇。

    凌阳门使者再接再厉道:“小山门所依仗的不过是顾予和战舟罢了,战舟需要金丹修士才能操控,整个仙灵门除了掌门之外,根本没有一个金丹。最重要的是,贵派擅长暗杀,若能杀死顾予,仙灵门便是一盘散沙。”

    掌门彻底被说服,咬牙道:“既然如此,为保万无一失,便由我来结束顾予的生命吧,但是,凌阳门需要付出五座灵矿。”

    使者道:“好!”

    这一次楚无青仍然没有出行,只是将三滴鲜血交与了顾予,让顾予凭借血脉之力操纵,唤回战舟。

    楚无青在祖峰中闭关打坐,他才刚刚筑基,正是修为最不稳的时候,便遭遇了楚云疏的袭击,不得不巩固修为。

    只是,大军才出发不到半个时辰,楚无青就感到心中一紧,随即,一个浑身鲜血的修士颤巍巍地爬上了祖峰,正是上次的筑基修士之一。

    “大师兄,我等遭受了小山门伏击,顾予大人重伤,大势不妙。”

    小山门擅长暗杀并非说说而已,悬山何等惊才绝艳之辈,若非困于小世界,必定也能成为名动各派,问仙榜留名的顶级天才。

    小山掌门以金丹圆满的修为暗杀,几乎如同一张天网,难以逃脱。

    凌阳门更派遣了一只战队,供小山门调动,这一队战队的每个人都立下了死誓,战争结束,便归小山门所有。

    重伤的顾予用隐匿法阵躲了起来,小山门的掌门却不急不慢,重伤的顾予没有高阶修士疗伤,几乎可以称得上性命垂危,从隐匿中掉出不过是早晚之事。

    小山门掌门甚至有几次故意放过顾予,如同猫捉耗子一般,这样的顾予已经没有办法发号施令,却能够影响仙灵门人的心神。

    他们的主帅被人戏弄,他们却无可奈何,士气一点点减弱。

    使者不由得提醒道:“掌门,还是快杀死顾予吧?这样的戏弄虽然能动摇仙灵门军心,但晚则生变。”

    小山门掌门的眼睛一闭,“我要的就是变。”收起的目光中是难以掩藏的哀恸,却又不得不装出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样子。

    用顾予吊出楚无青,自己与那金丹掌门周旋,一直藏匿在空气中没有现身的大长老,就可以以自爆的方法,将楚无青杀死!

    如此,纵使那具炼尸傀儡,也无法护住。

    留在仙灵门的修士和两位筑基执事,听到顾予重伤的消息都面色大变,不约而同地望向楚无青。

    所有人都以为楚无青会愤怒,会慌乱,会立刻召唤楚幽大人,去为顾予报仇。

    但是楚无青的面色却没有丝毫改变,甚至笑了起来,低语道:“小山门吗?”他纤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膝盖上敲了敲,对着炼尸傀儡道:“徐,我们去看看。”说完便踏上飞舟,消失在了天际中。

    只是,消失的方向,却不是众人以为的战场。

    楚无青的飞舟,在炼气期时仅仅靠着灵石发动,便速度极快,如今筑基,全力发动之下,更是一日万里。

    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楚无青便到了小山门山门之前。

    与其他门派山门尽可能庄严华丽不同,小山门的山门充满了古朴之气,用料甚至只是普通的一品灵木,哪怕是仙灵门之前的山门都远远超过了它。

    门上的匾额更不是小山门,而是其老祖的称号,悬山。

    这悬山二字,传出莫大的威势,使得这本该简陋的山门,竟然比那些巨资建造的山门更加庄严高大,充满了岁月沧桑之感。

    仿佛这不是一座门派的山门,而是远古道门。

    楚无青双眼一缩,纵使是他,也对悬山老祖的天资感到惊叹。

    楚无青的到来,使得原本有些瞌睡的守门弟子,精神一震,几乎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但伸手将旁边同样打瞌睡的同伴一打,同伴竟然也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呢喃道:“我看到了真正的神仙吗?”

    眼前的绝色美人,是真人,不是虚幻。

    “快醒醒,是有人拜访,”守门的弟子终于全部醒来,有一个人望着楚无青,几乎痴迷,就在同伴以为需要再打他一顿的时候,这人道:“听说,仙灵门的此代大师兄,容貌清艳绝伦,非言语可以描述。我原本还不信,世上有这样的人,如今才知道,竟然还有人比传闻中的楚无青更美。”

    此人的话语,让所有守门弟子心中一惊,第一个清醒的弟子赶紧道:“什么比传闻中的楚无青更美,这分明就是楚无青,他是来夺我等性命的。”

    以一人之力,杀死五千炼气筑基修士,整个修真界金丹以下,没有人不害怕。

    所有人都回过神来,那点惊艳立刻消散在了死亡的惶恐中,但却没有一个人后退,而是很快的结成了法阵,放出信号道:“元长老,楚无青来犯!”

    元长老正是留守小山门的最后一位金丹修士。

    只见那信号朝着后山发出,护山大阵即刻就要开启,几名留守弟子的气终于一松。

    楚无青手轻轻一扬,一道杀戮剑气从他指尖迸发而出,只不过刹那之间,那信号竟然被森然截断。

    守门弟子们好不容易松了的气,又被堵了回来,恰在此时楚无青下了飞舟。

    美色当头,越来越近,但所有人却没有一丁点惊艳幸福感,反而越来越怕,在楚无青距离他们只有一步之时,唯一的女弟子竟然膝盖一软,吓得骤然瘫倒在了地上。

    楚无青哈哈笑道,“别怕,虽然你小山门杀我仙灵门弟子,但我却是来以德报怨,给你们一场大造化,”楚无青微微轻身,伸出手,拉起瘫坐在地上的弟子,唇角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

    那声音是瘫吓弟子从未听过的好听,仿佛仙乐破天而来,明明高不可攀,却那么近的响在耳边,“告诉我,你们老祖闭关在哪里?”

    纵使心中的恐惧还未消散,瘫吓的女弟子却控制不住的红了双颊,脱口而出,“在碧凝峰下。”

    “碧凌峰?”楚无青好看的长眉微微一皱,一条仙绫从手中幻化而出,束缚在了少女纤细的腰肢上,只是轻轻一拉,那少女便随着楚无青回到仙舟之上。

    楚无青澄澈如冰湖澄澈的双眸倒映着少女的身影,轻轻道:“你带我去,好吗?”

    “好。”

    瞬息之间,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众位守门弟子的眼前,等到他们回过神时,楚无青已经深入小山门中,消失不见。

    “快,通知元长老。”这一次信号发出,一路直上,整个小山门,戒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