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三十九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凌厉的眉眼略略弯曲, 便有无限水波从他眼中流出,可以想象这双眼睛蒙上水雾之时,该会是怎样潋滟生姿。

    连那素来冷漠的眼角, 也会变得微微泛红, 就像桃花扫过的晕, 一点点晕进人的心里,让一池清水变得浑浊,连最刚烈正直的卫道士都会忍不住想要看到他哭出来的样子。

    然后再舔掉他从眼眶流落的泪水。

    从鼻梁到唇瓣到下颌。

    没有人发现,此时此刻有一个人影隐藏在暗中,更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影隐藏了多久,就连小世界修为最顶尖的清灵宗老祖都没有丝毫察觉。

    人影的手指微微弯曲, 修长无暇的手指上因为忍耐凸起狰狞的青筋。

    有无形的魔气从人影手中流出, 那魔气渗入地底之中, 其下的万年灵脉刹那枯竭,可土地之上的草地却依旧青悠。

    除非有化神修为的大能, 用灵力深入探查,才会发现变故。

    楚无青望着顾予小心翼翼索求的样子,那目光中的依恋就像是孩子在苛求严厉的师长的温暖, 但是却又恪守着主仆间的严规。

    这是顾予啊,那个曾经助临意将楚家逼到绝境的顾予。

    那个曾经凭借着法阵, 甚至困住了楚家炼虚老祖的顾予!

    他还那么小,还怀着人性的温暖, 楚无青的唇角微微扬起, 心中的恶意无限滋长, 伸出手对着长高了不少的小少年道:“准尔。”

    冰玉击石的声音透着天生的矜骄,高高在上得不近人情,但却让人生出无限的遐想,忍不住想要看到他骄傲被打破的样子,想要这冰冷的声音染上媚色。

    每一个音节到心都落到人心口最痒的那一处,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不管怀着什么样的心思,都忍不住对顾予伸出无限的嫉妒,恨不得代替,恨不得把顾予抹杀。

    顾予,怎么敢?

    卑鄙无耻的小崽。

    楚无青的衣衫,纵使经过战斗,也没有凌乱半分,但微张的领口,却泄露了一丝春光,那包裹在素白衣领下的喉结,敞露开来。

    精致凸起下的风景虽然被遮盖得严严实实,但只要他稍稍弯下身,投入他怀抱中的顾予,便可以窥见半分锁骨……

    不可以,不可以,人影手背上的青筋变得微褐,身上覆盖住霜雪让自己强自冷静,一滴滴鲜血从指间流出。

    楚无青的声音犹如天籁落入顾予的耳中,恍若得到了莫大的恩德,顾予努力维持着表面的镇定,但胸腔中的心脏却鼓鼓跳动着。

    顾予伸出手,指尖微微颤抖,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他的呼吸变得格外的沉重,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压抑而暧昧。

    为了不屑露已经崩到极致的情绪,顾予缓缓闭上了眼睛。

    然而在快要触碰到楚无青的衣角时,突然一阵白光闪过,顾予的手指刹那间被利爪抓出血来,等睁开眼凝神一看,竟然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兔子。

    这兔子身上传出的气息,分明只有一品,是最微不足道的食物,小小的雪白的一团,看起来无害至极。

    然而顾予却诡异地从这食物的身上看出了得意和嚣张,甚至在被划破手指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机。

    这杀机绝对不是错觉。

    顾予想要弄死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诡异兔子,却见那本该笨拙的生物,居然十分灵巧地攀上了楚无青的衣角,迅速地爬上了楚无青的胸口。

    然后那该死兔子不可原谅地钻入了主上的衣襟里,只露出脑袋和一双搭下的长耳朵,顾予甚至看到这只兔子享受地眯了眯一双红眼睛。

    明明只是一只食物级别的兔子,顾予却从兔子的眼中看出了人类的挑衅情绪。

    甚至,在顾予想要对着兔子发火的时候 ,那兔子伸出毛茸茸的爪子,肉垫上寒光一闪,就出现了如猫般的利爪,然后还不忘用耳朵在楚无青的胸口捞来捞去的卖萌。

    实在是世界上最卑鄙,最下贱,最阴暗,最无耻的兔子,让人彻底刷新了对兔子这一生物的认知。

    让人真想把它放进油锅里,炸熟后喂给凡间乡下的野狗,不……估计野狗都会嫌弃这种兔肉。

    偏偏,心中涌过万千情绪,却不能泄露分毫,顾予的脸上挂上得体的微笑,用一种万分担忧的目光询问道:“主上,这东西是?”

    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兔子浑身的毛都炸了开来,看起来更像是一团球了。

    楚无青安抚地摸了摸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操/进了他衣襟中的兔球,随后拧着他的脖子把他逮了出来。

    在楚无青的手指触碰上萧衍皮肤的那一刻,萧衍就感到浑身血液都克制不住地沸腾起来。

    楚无青的手指是冰凉的,因为杀戮剑意筑基后,更使得这冰凉透出一股漠然在上,可落在萧衍身上,却比烈酒更让他沉醉,每一寸皮肤都火烧火燎起来,若非毛发乃是幻化,恐怕发根处都会变得通红。

    到楚无青的手指掐上萧衍的脖颈时。

    顾予就惊讶万分地看到,这只兔子居然流出了两管鼻血!

    楚无青眉头微微一皱,把兔子嫌弃地扔进顾予的怀抱中道:“是我捡到的宠物。”

    自己不过离开了一天一夜,主上就捡到了一只来路不明的兔子?顾予嫌恶地把兔子按住,不让兔子重新回到楚无青的怀抱中,一边飞速地道:“主上,这只兔子实在是诡异,正常的一品灵兽怎么可能有如此快的速度,更不可能破除属下的防御,尤其它到来的时机还那么凑巧。属下怀疑,这只兔子其实是被高阶修士炼制的寄魂傀儡,故意撞到主上的身边,想要有所图谋。”

    兔子原本可以轻易挣脱顾予的束缚,但在听到顾予的话后,所有动作不得不克制下来,故意装作挣扎得很困难的样子,然后把鼻血抹在了顾予的手上。

    “而且,它的动作也绝对不是一只正常的兔子,正常的兔子怎么可能不用跳,反而用飞用跑,为了以防万一,”顾予郑重请愿道,“主上请将这只兔子赐给属下解剖研究,能够让元婴以下修士分神寄身的傀儡阵法,一旦破解应用,必定能让仙灵门大军如虎添翼。”

    说到最后几个字,顾予整张脸都扭曲起来,那兔子竟然把顾予的手划得血肉模糊,划完后还嫌恶地在草地上擦了擦爪子,似乎顾予的血是什么肮脏的东西……嗯,比地还脏。

    最肮脏的人修小崽,不对,他又不是真的兔子,为什么会下意识地用出人修这两个字,这样想着,兔子的利爪划得更狠了,甚至不至于手心,向着手腕发展。

    为什么修士不是凡人,可以割腕而死。

    等楚无青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兔子飞快地把小爪子藏在胖乎乎的肚子下,一双红色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楚无青,浑身上下散发出我是弱小动物的无害气息,看起来更不像是一只真兔子了。

    “的确不像是一只正常兔子,”楚无青评价道,评价时楚无青把手按在了兔子的身上,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说出这句话时兔子的紧张,紧张到脉搏的跳动都能隔着皮肤清晰地传递过来,真是有趣的小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个修士,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来到自己身边,但是楚无青并不想探究,因为这只兔子显然对自己没有恶意,甚至在他打突破打坐时,这只兔子守护在了身边。

    而且,哪怕这兔子真的有恶意,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最重要的是,一次次拿捏住兔子最紧张处,让他在变人和被发现的边缘挣扎,不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尤其,还被当做宠物对待,不知道被他戏弄时,这只兔子的心中会不会感到耻辱,会不会感到愤恨。

    但是,就算他怎样愤恨,怎样耻辱,都不得不装出一只兔子的模样,还要把他当做主人讨好,不能泄露一丁点情绪。

    楚无青的唇角微微扬起,兔子的紧张刹那消散,整只兔子就像戳爆的球,四肢瘫开在了楚无青的手掌上,然后再次不争气地流出了鼻血。

    楚无青把兔子掂了掂,大袖的袖口后缩,露出纤弱白洁的手腕,隐隐能见一段小臂,兔子的鼻血流得更多了。

    如果不是知道它的本体,这大概会成为史上第一只因为流鼻血而失血过多死亡的兔子。

    楚无青眉头微微皱起,“怎么回事,是吃错了什么东西,走火入魔了吗?”

    一只兔子怎么可能走火入魔,如果目光能够做刀剑,顾予的目光大概足以把兔子反复杀死千百次了,但是对上楚无青时却瞬间转换成了忠诚的仰望,第一次逾越道:“主上,此物妖异实在不可留在身边。”

    “无妨,”楚无青淡淡道:“这或许是一只变异的兔子,一只兔子和异兽杂交,所以才生出了这样诡异地东西,”在兔子松了口气后,又道:“不过,你说的的确有道理。”

    顾予从未想过,自己可以说服楚无青,他要的只是楚无青意志的一丝松动,只要一丝就够了,乘胜追击道:“依主上的本事,如果实在喜欢,把妖物留在身边也不是不可,什么样的妖物能够翻出主上的掌心,但至少应该让它学会宠物的规矩,”顾予微笑着道,“至少不能随随便便走火入魔。”

    该死的走火入魔,他才不信这兔子是什么走火入魔,分明就是流鼻血了,他也好想,但是却不能。

    顾予从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对一只兔子如此嫉妒,不,这不是兔子,这是一堆连野狗都不吃的傀儡肉。

    这样想着,顾予的语气变得更加真挚,眼神变得更加赤诚,单膝下跪道:“还请主上把这只妖宠交给我管教,三日后奉还。”

    妖宠说一次或许不会相信,但任何事情强调上多次后,哪怕再坚定自己的想法,也会在下一次看的时候,潜意识的出现谣言提及的一切,使得原本坚定的看法出现动摇。

    顾予眼睑微微下垂,目光第一次柔和地看向那只仗着种族对楚无青撒娇的心机兔。

    三日,他有信心自己可以炼制出一只真正的寄居分神的傀儡灵宠,可以代替这只兔子再送回到楚无青的身边。

    然后,死无对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