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三十八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strong>“看这宝光, 分明是低阶法宝。”围观的修士中有人羡慕的惊叹出声,第一门派出手实在阔绰,连他们这些被敲诈的人都忍不住眼热起来。

    要知道,修真界中大多数修士使用的都是法器,法器分为十阶, 法器之上才是法宝。

    比起纯粹作为法术载体的法器, 法宝有着自有的绝招术法, 修士只需要将灵力注入,配以口诀, 就可以将术法催动,例如弑仙战舟。

    穷一些的修士,修到金丹,小世界的顶尖修为,都没有一件法宝, 甚至极少数还用着七八阶的法器,这法宝一出, 众修士的羡慕, 可以想象了。

    偏偏, 此法宝是清灵门老祖当众赐下,没人敢抢,抢了便是对清灵门的蔑视。

    其次,哪怕没有清灵门老祖在, 众人也畏惧于仙灵门现在的实力, 不敢擅动。

    原本楚无青喊出要围观的大能门掏钱的时候, 仙灵门的弟子心中就陡然一惊,大师兄竟然敢对着这些大能敲竹杠,哪怕对楚无青信任无比,心中也觉得惶恐不安。

    仙灵门都做好了万一犯了金丹大能的众怒,就拼命的准备,万万没想到,清灵宗老祖居然真的掏钱了?!

    还可以这样吗?

    看起来这宝物还非常不凡,如果说之前仙灵门的修士只是感到了超越以往,一雪前耻的强大,现在才是真正建立起来了属于强者的自信。

    一个月前,他们还是任人欺辱,连传承不保的弱小门派,为了一点点修炼资源苦苦挣扎,被其他宗门任意嘲笑,别说尊严,连性命都随时不保。

    现在……只见漫天宝光降下。

    有了清灵宗老祖开头,谁还敢不付出所谓的表示,偏偏拿出来的东西还不能是普通货色,否则定会被其他付出了大代价的宗门惦记上。

    那些宝物铺陈在地上,众多金丹修士,名门大派,在暗中窥视,却没有人敢动手织染,甚至要好声道:“明日定会派人前来恭贺仙灵门战舟回归。”

    这是绝对实力带来的震慑,带来的平等,带来的无人敢犯。

    仙灵门原先的筑基长老,一个个红了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包裹在了眼中,一滴滴渗透在土地中。

    不知道是谁最先跪下,一时之间,所有修士都接连跪拜下来,如同浪潮一般。

    祖峰之下,那些被楚无青庇护的低阶修士也已经归来,纷纷跪下,纷纷朝着同一方向,朝着那站在战舟上的人影,叩拜!

    眼中的狂热如火焰般燃烧着,仿佛楚无青就是他们的道。

    道者未予长生,但楚无青却给了他们无法想象的一切,更给了他们无限的未来。

    窥视者已经渐渐离去,楚无青站在战舟之上,眼前这一幕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期。

    但随着这万修一叩拜,他感到体内的灵力竟然沸腾起来,这沸腾程度仅次于突破筑基之时,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身体里缭绕,却转瞬即逝。

    楚无青眼中一亮,“信仰,香火之力?”

    信仰,香火之力并非修行界所知道的修炼方式,楚无青上一世自然无从得知,还是死后从原文段落里偶然看到。

    临意在一次秘境寻宝中,遇到了上界大能残魂,那残魂便提到过,仙界有人没灵根却飞升得道,靠得是香火信仰之力,肉身成圣。

    楚无青所知道的有限原文中,对香火信仰仅仅模糊提起过这一次,没有做出任何具体解释。

    直到此时此刻,感受到那股蓬勃生命之力,楚无青才恍然想起。

    楚无青心中猜测道,“因为信仰之力还非常微弱,所以灵力沸腾才会转瞬即逝,”楚无青手轻轻一挥,想要验证这股力量到底是不是信仰香火之力。

    柯云跪在地上,从楚无青让他成功筑基开始,他的心中就已经立下了要追随楚无青一生一世的誓言,哪怕献出生命,献出尊严,献出他的道也在所不惜。

    所有人都单膝跪下,所有人都低着头,明明心中怀着莫大的虔诚,但柯云却忍不住偷偷抬头仰望,只抬起一点,抬起一点不会发现的。

    大师兄站在战舟之上,宽大的衣袍在空中无风自动,整个苍茫夜色中,群山都已经隐去,只剩下这一抹白,好像是从月光中降下,却夺走了天月的所有光华。

    柯云感到胸腔之中,有什么东西在鼓鼓跳动,只一眼就不敢再看,连撑在地上的手指都微微颤动。

    明明那么近,柯云却觉得大师兄比天际更远,可望而一生不可即。

    恰在此时,一件法器,随着楚无青衣袖的挥动,落在了柯云的面前。

    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顾予用传音符,高声道:“柯云所率小队在此次踏月宗之战,斩杀敌方一名金丹,二十名筑基,上百炼气修士,立下头等战功,又在与凌阳门对战中挺身护主,赐七品法器。”

    这赏赐之声,回荡整个仙灵山脉。

    七品法器!

    刹那之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火热起来,如果说自身修为的提升,尊严得到保障属于内力,那么此时此刻的论功行赏,就是所有人都渴望的外力了,与切身实力息息相关。

    别说仙灵门震惊眼热,就连还没有离去的外门修士都眼热无比,他们身在大门派中享受供奉,更在各种秘境洞府中出生入死,才弄来高阶法器。若是运气不好,不被天道所爱,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得到高阶法器。

    在仙灵门却可以凭借战功获得!

    一时之间,听到顾予传音的不少筑基高手,心思都活络起来,寻思着,现在去仙灵门当个供奉长老,还能不能被收走。

    被当众赏赐的柯云,内心中却极其复杂,这种复杂不是因为被各种目光艳羡乃至嫉妒,如芒在背。

    而是因为,他永远是被赏赐者,接受恩惠者,那么他在大师兄眼中,与所有仙灵门弟子都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是,他更加忠诚更加好用罢了,距离心腹却十万八千里。

    他跪着的位置距离顾予那么的近,但却如同天堑,他知道卑微如他,不应该去幻想根本不可能的东西,但是却控制不住内心中的野望。

    手拿在法器上,柯云想要变强的心在此刻来得前所未有的炽烈,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大师兄才会真正注意到他。

    供奉如神明。

    楚无青能够感觉到下方仙灵门众人对自己强烈的崇拜,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而这种崇拜,在他赐下法器后到达顶峰,那股消散的灵力沸腾之感又回来了。

    虽然仍然很快消散,但消散得却比之前慢了一拍,汇聚成一股无形的气息,钻入他四肢百骸之中,将他的灵气更加凝练。

    之前能够以一人战千万,并非楚无青自己做到,而是因为楚寰之以虚影降下,带着楚无青进入一种传道的玄妙状态,方能以一杀万。

    楚无青感到,沸腾的那一刻如果自己一剑挥出,足以发挥出筑基中期的实力,甚至能够依稀模拟出剑道的影子,使出杀戮剑道的第一式!

    这种发现让楚无青感到格外的兴奋,三年后仙府出世,他的底牌又多了一张。

    沉吟少许,楚无青示意顾予继续行赏,赏赐之后便赐下伤药,令众人尽快打坐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排除战舟和顾予,仙灵门的整体实力,与其他真正的名门大派,还有着非常大的差距。别看这次可以轻易夺取战舟,很大原因在于凌阳门金丹长老的轻敌,和没有人想到战舟竟然会是楚家所有,打了个措手不及。

    经过唐长老身死,经过战舟一事,仙灵门与凌阳门已经是死敌,绝对没有和解的可能,不趁着现在凌阳门还不知道状况出击,给凌阳门时间布放,再想打下,会变得很难很难。

    哪怕没有了战舟,一个大派,养军千年,他们已经有了非常完善的战斗体系,从小作为战修培养的修士,也远非一月速成的仙灵门可比。

    何况经此一夜,没有门派会愿意看到仙灵门坐大,必定会暗中资助凌阳门,到时候必将成为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战争时间延长,必定会出现诸多变速,其他楚家弟子也会发现端倪。

    仙灵门修士打坐恢复之时,楚无青便让顾予重新去布置仙灵门大阵。想到之前的大阵被众多修士合力之下轻易攻破,楚无青道:“顾予,你看能不能够将战舟纳入阵法之中,护山大阵纯粹的抵抗攻击,始终太弱了。敌人甚至不需要派出金丹,只需要以人海战术攻打,哪怕是炼气筑基都可以靠着破掉大阵。如果把战舟融入护山大阵中,就可以转被动为主动。战阵一变二变战魂出击,战阵三变的黄沙,若是能覆盖整个山门,哪怕是金丹都可以困住不少时间。”

    顾予听着楚无青的想法眼睛一亮,略微思索后道:“主上你将战船交与我研究一下,我试试能不能够破解战阵。若能破解,我可将四变的符阵直接炼制到护山大阵之中,不需战舟同样能达到效果。”

    “好。”楚无青赞赏道,“你若能做到,我便将战舟连同其内的五枚上品灵石一同赐予你。”

    上品灵石何其少见,三大门派中掌有实权的金丹长老,一生的积蓄也不过如此。

    在顾予过去的那个小家族,更是全族一整年的收入也不过六百下品灵石,一千下品灵石等同一枚中品灵石,一千中品灵石才等同一枚上品灵石。

    这种等价还只是市面流传,实际上上品灵石非常少见,往往作为救命之物,突破之物,几乎没有人会拿一枚上品灵石换取一千中品灵石。

    若在过去,听到这样的赏赐顾予必定会激动不已,一夜巨富。

    但现在,楚无青却只看到顾予的耳垂微微泛红,竟然没有一点外露的激动,是自己对他太好了吗,把胃口都养刁了?楚无青的心中闪过失望,他不能容忍一丁点背叛,哪怕只是并没有什么关联的火苗,要不要,要不要给顾予下禁制,用另外一种手段牢牢掌控。

    然而没过一息,他就见顾予抬起头,那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瞳仁中闪过小心翼翼的乞求。

    顾予的双唇哆嗦着张了张,又犹疑地闭上,牙齿紧咬住下唇的动作,格外卑微。

    他望着楚无青,上半身一动不动,脊背挺直,如剑如松,右腿却一点点弯曲,单膝跪地。

    看起来那么骄傲,却又那么……孤独,软弱。

    “主上,顾予不想要赏赐,顾予只想,”声线颤抖着顿了顿,“只想要主上摸摸顾予的头。”说出这句话,似乎用掉了顾予所有的勇气,他唯一高昂着的头颅都低垂下来,那笔挺如剑的脊背更是骤然崩塌,骄傲被全部抽空。

    但纵使如此也没有擦到一丁点楚无青的衣角,严守着随从该有的陈规,该有的距离。

    楚无青眨了眨眼睛,他万万没想到顾予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这还是他记忆中那个傲慢无比,狡诈阴狠,漠视一切的顾予吗?

    眼前的顾予,卑弱得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宠物。

    虽然意外,但楚无青心中却感到非常喜悦,他当初故意在顾予被肆意侮辱时救下,不就是为了顾予对他忠心耿耿吗?现在的效果,比他预料的更好。

    顾予的内心在成熟,也是个孩子,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只是在上一世的环境中他不得不靠着獠牙生存,炼就狠辣无比生存,才会磨灭掉最后的脆弱,对温暖的渴求。

    顾予对自己,大概是一种雏鸟情节,在他万念俱灰,最后的骄傲都要被打破的时候,自己出现了,这一切不正是他从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吗?

    偏偏,自己是主,顾予是仆,这种雏鸟情节的依恋自然得不到依托,只有埋藏在心中。

    楚无青心中越想越愉悦,上辈子,顾予对自己何其残忍,绝对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会视自己如同君父吧?

    而这样的顾予,若是与临意相杀,该是怎样一种乐趣。

    那么,就将顾予的依恋加深吧。

    楚无青的手摸上了顾予的头。

    少年的手指格外纤长,每一寸肌肤都如同雪玉凝成,细腻到极致,那么近的距离,能闻到其上传来的阵阵冷香。

    明明是孤高的香气,却偏偏撩人至极,让人疯狂的想要触碰上他的皮肤,想要握住他的手腕,想要一点点推开他宽大的袖袍……

    想要……

    顾予低着头,不被人察觉的双瞳变得诡暗幽深,身上的卑怯孤寂更甚,唇角却微微上扬,他就着楚无青的手掌微微扬起脖子,慢慢地,上移的脸颊一点点蹭上了楚无青的掌心,触感比想象中更美好。

    好想吻一吻柔嫩的掌心,好想舔一舔细长的手指,带着膜拜之情。

    当眼皮抬起的一刹那,顾予的目光变得清澈明亮,带着淡淡水光,“主上,顾予,可以抱抱主上吗?”

    得寸进尺,真是个美好的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