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三十七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strong>楚无青竟然能够止住大剑斩下,唐长老心中震惊不已。

    然而想到楚无青能够拥有大能炼尸, 再多一点独特的保命手段也不足为奇, 但是这样的手段往往只能使用一次。

    但是,楚无青居然站在大剑上, 召唤战舟, 他是疯了吧?

    “这个小辈, 莫不是被弑仙舟吓成傻子了, 居然去妄想弑仙舟是他所有之物。”暗中围观之人纷纷大笑道。

    “可惜啊,这样一个天资卓绝的人物,不仅要马上陨落,连死前的最后颜面都保不住,变成了个疯子。”

    “是啊, 只要稍微清醒一点,绝对不会用最后的保命手段去接剑,肯定是以此冲出黄沙逃跑。”

    “狂妄小辈,居然敢痴心妄想弑仙舟, ”唐长老漂浮在战舟之上,哈哈大笑起来,原本以为楚无青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手段, 结果居然是直接吓疯掉了。

    “楚祖姓楚,就以为弑仙舟可以听他使唤了?这是脑子被门夹过吧?”一名筑基战修, 捧腹笑道:“那这样, 岂不是天下姓唐之人, 都可以御使唐长老的法宝了,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今日出征居然能见到这种笑话。”

    世人皆知,弑仙舟乃是凌阳门先祖从秘境中带出,而那位先祖从未娶妻生子,修真界历史上更是从未有过姓楚的修真大族。

    仙灵门的弟子都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望着楚无青,虽然他们早就怀疑过楚无青是出自隐世修真家族,但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不会把楚无青跟凌阳门先祖联系在一起。

    仙灵门内外,除了视楚无青为一切的仙灵门人,所有人都在哄堂大笑。

    楚无青面色不变,只是加快了与战舟的联系,这战舟出现之时,他便隐隐感到有熟悉的气息。但熟悉归熟悉,他并不能马上确定,只有暗中尝试去召唤战舟,战舟果然兴奋了。

    可兴奋归兴奋,战舟并没有过来,因为,他始终不是战舟的主人,这也是后来的楚家弟子,哪怕偶然发现了战舟的秘密也无法带走的原因。

    但楚无青比起前人,有着巨大的优势,他的手上掌握着符阵天才顾予!

    上一世时,顾予便曾通过血脉秘咒,强行为男主瞒天过海,强迫法宝认主。

    楚无青说出召唤之语时,符阵还未完全画完,故只能阻止利剑降下,这个时候若唐长老有所反应,强行用催发第三阵,巨剑便会再次落下。

    楚无青说出此等话语,为的是争取最后两息的时间。

    果然,唐长老大笑之后,手指再次点出,“第三阵,斩!”

    楚无青脚下的剑光再次抬起,这一次,威势比起先前更大。

    “仙灵门,亡了。”清灵门老祖轻飘飘的评价道,甚至站起身打算回去看看临意剑法练得如何了,他一旁的侍从躬身,打算虚扶一般。

    然而,老祖的手没有交到侍从的手上,居然生生从山顶上滑落了下去!整个修真界修为最高之人,从来被所有修士仰望的老祖,居然会如同凡人一般滑落下去!

    侍从惊恐地抬起头,然后整个人怔在了当场!

    只见那高空之中的巨大光剑,居然化作了一道流星,瞬间缩小成了匕首大小,被握在了楚无青的手上!

    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其他围观的修真者,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练功做火入魔了,现在都还没清醒,一直都是幻觉。

    紧接着,便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凌阳门的一位筑基战修,竟然毫不留情地动用法术,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那有着光甲护体的脸颊,居然渗出了血珠,可以想象这一掌有多痛,有多狠。

    他双眼涣散,不可置信地呢喃道:“不是走火入魔,不是走火入魔……”

    唐长老心中惊恐到了极致,但是他不敢想象,不能相信,冷声呵道,“肃静,布阵。弑仙舟,听我号令!”

    战舟依然他的脚下,没有移动分毫,必定只是楚无青用了什么特殊诡异的手段,这是他凌阳门的战舟,是他凌阳门千年来的至宝!

    真有什么楚家,这战舟早就该被人拿走了,又怎么可能一直在凌阳门,楚无青又怎么可能一开始没有认出来。

    楚无青一步步向前走去,所过之处,黄沙全部聚拢在他身后,竟然如同护卫一般,每一步都让凌阳门战修心中咯噔一下。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离开战舟之上,他们心中的想法都和唐长老差不多,还存在着最后的幻想。

    楚无青的脚步终于停了,停在唐长老令字落下之后。

    他唇角微微扬起,这笑容比起他的来势汹汹,颇有几分天真无邪,就像凡俗之中,在祖辈娇宠溺爱下长大,不知世事,不懂人情的贵公子一般,“老头,听你号令,你叫他名字,他答应吗?”

    老头?!

    唐长老虽然活了已经有四百岁了,但是修士筑基之后,容貌便会停留于筑基时不会改变,直到寿命将尽的时候,才会陡然苍老。单论容貌,唐长老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你,你,你!”唐长老手指向楚无青,竟然被气到有些语无伦次,他辈分极高,从来都是被尊称为前辈,大人,长老,什么时候被一个小辈侮辱成老头过。

    唐长老脸色铁青,迅速运行周天,强行整理自己体内被气到有些混乱的灵气。他唯一的安慰和依仗是,战舟从始至终都没有切断跟他的联系,这意味着,楚无青只能阻止战舟,却不能调动,冷笑道,“你叫弑仙舟名字,弑仙舟会答应吗?”

    楚无青脸上的玩世不恭骤然收拢,体内的血脉之力,已经聚集到极致,他临空一指。

    这一指与先前不同,一股莫测之力从他指尖散开,让唐长老的心脏都骤然一停,危机似乎扼在了颈项之上。

    “货舟,归来。”

    刹那之间,那货舟如同乳燕投林一般,直直朝着楚无青扑去,哪里还有一丁点之前的威势,杀气,哪里还有着一丁点至宝的高冷。

    楚家世家大族,老祖炼虚,长老化神,金丹只能做个执事,被金丹期操作,与金丹对战的法宝,在楚家的的确确只能是个货舟。

    这也是为什么多少代楚家人认不出来的原因,金丹以下的楚家修士不会有家族职务,非嫡系无法调用家族之物,谁又会清楚货舟长什么样。

    唐长老气得几乎吐出血来,心脉神识更是因为与战舟骤然切断联系,遭到反噬,灵力逆行,偏偏那战舟还带去了他全幅身家,五枚上品灵石!

    用尽了他的供奉,却带着他的供奉向一个无知小辈投去!被全派视为至宝的弑仙舟不做,去做什么货舟?!

    唐长老双眼发红,本能地就用出了本命法术,一爪向着战舟抓去,怒喝道:“回来!”

    然而他的本命法术却被战舟上的黄沙刹那之间击溃,唐长老唇角流下鲜血。

    “长老!”筑基战修惊骇道,他想逃,但是被从一直灌输的律例却让他任何时候都必须以门派为先,长老未下令,便不能逃。

    唐长老连点身上三处大穴,忍痛吞下一颗极品丹药,挥手道:“逃。”逃字一出,身上的修为竟然开始燃烧,如此才能换来最快的速度。

    一定要逃回去,逃回去才有护山大阵可以躲避,逃回去才能告诉掌门,战舟有变,门派有变!

    “想逃?”楚无青嘻嘻笑道,“你还没有见过战阵四变。”

    话音一落,楚无青身下的战舟竟然凭空消失,转瞬之间就出现在了唐长老等人的身下。

    “瞬移!”有暗中观察着惊呼出声,这瞬移是只有远古的元婴大能才具备的技能。

    此时此刻,之前的嘲笑,在所有人心中都化作恐惧,不约而同地,他们就想到了凌阳门另外九条战舟。

    千年之前,凭借战阵三变,凌阳门便能称霸整个修真界,如今这战舟到了楚无青的手中还有了能够瞬移的第四变。

    光是脑补仙灵门掌握十条战舟后的场景,所有人便感到头皮发麻,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众人甚至不敢再暗中围观下去,纷纷想要回归门派,将此等大事报给掌门,早做应对。

    恰在此时,战舟之上出现数道铁链,黄沙包裹,铁链结牢,刹那之间便将唐长老等人逮捕。

    这逮捕的一瞬,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想到了自己,自己是否能够在战阵四变之下逃脱。

    楚无青站在战舟之上,从始至终他都知道,暗中有人观察,换做是他自己,也铁定会派人留意突变的仙灵门的状况。

    所有人都以为可以悄悄撤离,不会被修为仅仅只有筑基的仙灵门掌门发现之时。

    楚无青微微转过头,他手上握着巨剑化作的匕首,漫不经心地一下下敲打在掌心上,“各位前辈,今日的戏,你们看得还满意否?”

    众人惊惧不已,这楚无青想做什么,满意如何,不满意又如何。

    仙灵门能够获胜,不仅仅因为弑仙舟,还因为唐长老是战舟操作者,法宝被夺,心脉受损,无法发挥金丹期巅峰的实力,才会被轻易捕捉。

    以仙灵门现在的实力,纵使有弑仙舟,也绝对不可能同时对抗他们所有人,仙灵门想要真正崛起,必须是凌阳门灭门之后!

    “各位前辈莫要慌张,我仙灵门从来都是爱好和平的,从来不去主动侵略其他门派,只在其他门派想要欺凌我仙灵门时才无奈反击,”楚无青笑道,“但是,前辈们既然围观了这么一出好戏,我派贫穷,众所周知,怎么能够不有所表示,这天下的戏哪有白看的。”

    说着,楚无青还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他的确身家颇厚,喜欢挥霍,但并不表示他特别喜欢做冤大头,这世上没有人不爱财,有钱之人更爱财。

    何况,光明正大勒索人,何其好玩。

    楚无青话说到了这般地步,没有人好意思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围观者之间并非好友,门派更是有利益相对,没有人会因为出血而去跟楚无青拼命,拼命的后果只是为自己的门派带来强敌,然后再被仙灵门和其他人吞并。

    然而,楚无青的话实在是太无耻了,什么爱好和平,爱好和平会一举歼灭踏月门吗,会将踏月门金丹长老的首级至今挂在山门上吗?

    而且,祖峰之上此时此刻,可是遍布了数千具尸体,这些尸体全都是仙灵门掌门一人所杀!

    无耻,太无耻!

    贫穷,过去的仙灵门穷,但现在筑基丹都能随便发放,对于楚家,弑仙舟仅仅是货船,你居然好意思说穷?

    偏偏他们理亏,无法反驳,暗中观察的目的何尝不是跟凌阳门一般,只是不想做出头鸟罢了。

    而且,楚无青有一句话的确没说错,从始至终,仙灵门都没有主动去侵犯过任何门派,只是在被侵犯后反击,虽然那反击乃是让所有围观者感到心惊的雷霆手段。

    非生死存亡,强敌莫树,所有人只得噤声,都等第一门派清灵门的反应,好见机行事。

    “小友说笑了,清灵门与仙灵门千年比邻而居,怎么可能在仙灵门危机时作壁上观,”清灵门老祖传音道,“只是因为信任小友的实力罢了,老夫一直坐在这里,就是怕万一有莫测危机时好出手援助。幸好,小友天纵奇才,这点危机根本不配称之为危机。明日,我门掌门会上门祝贺仙灵门战舟归来。”

    清灵门老祖话语一出,所有人再次震惊了,跟清灵门老祖睁眼说瞎话比起来,楚无青的无耻算什么。

    而且,第一门派,竟然就这样轻易服软了?

    清灵门老祖心中也苦,有临意在,他们如何能够光明正大对清灵门不利,唯有给彼此一个台阶下。

    没有人知道,话语中言笑晏晏的老祖,此时已经脸色青到了极致,敢在清灵门头上动土的门派,仙灵门还是第一个!

    好大的胆子,却偏偏无可奈何,他堂堂第一宗门,堂堂老祖被削了面子,还不得不忍下去。

    甚至,清灵门老祖一抹储物袋,刹那之间一件闪耀着宝光的物品便飞了出来,跨越仙灵山脉,落在了楚无青的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