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九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看着兔子强做镇定的样子,只觉得非常有趣。

    他当然知道这只兔子是假的,祖峰周围怎么可能有灵兽闯入不被发现,但显然此人并没有恶意,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变成一只兔子来潜伏着,但他并不介意配合一下。

    毕竟养一只宠物,时常逗弄,看他随时提心吊胆,觉得自己要被发现了,有危机了,不是很有趣吗?

    别看兔子蹲在那里,姿势都没换,甚至还做出一副他在看风景的样子,实际上心里肯定害怕死了,挣扎着要不要变回人,变回人又如何交代?

    光是稍稍脑补兔子心中的万般纠结,楚无青就感到有趣极了,甚至有一丝兴奋感。

    楚无青抓起兔子,拨弄着兔子的脑袋,感受到兔子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却又极力克制不想暴露。楚无青感到更有趣了,脸上却露出一股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指腹在兔子脊背上轻轻划过,仿佛在掂量有多少肉一般。

    手中的小东西,似乎颤抖的更厉害了,那种恐慌感无法再掩饰,几乎呼之欲出。

    却偏偏又不得不强自镇定,然而这样紧张的状态,只会让他出现更多的差错。

    萧衍——怎么办,感觉要被摸得硬起来了,如何才能不被发现?!

    楚无青很快感觉到手中的小家伙,连肌肉都僵硬起来,显然已经害怕到了极致,他终于心满意足地收回了量肉的手指,愉悦地安抚道:“逗你的,放心,你还小,我怎么可能吃自己的宠物?听说现在修真界流行把宠物当儿子养,别怕,父亲怎么可能吃你。”

    几乎,在听到楚无青说出父亲的这一瞬间,萧衍难以自制地挺立了起来。

    看着身下那红色的颤巍巍的东西……萧衍羞恼到了极致,可识海中却□□地因为楚无青的话语而脑补起来,出现一幕幕让人非常激动的画面,羞得他雪白长毛下的皮肤泛出粉红。

    幸好毛够长,才没有被楚无青发现,他还小,怎么可能发情,萧衍赶紧甩掉脑海中的各种逸想,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兔子,到底多大开始发情?

    萧衍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补一下兔子的知识,让伪装更加成功。

    踏月门首战告捷,后面的便是对抗回到宗门的几位金丹长老,这几位金丹长老都是凡道金丹。

    加上有楚幽在,楚无青并不担心踏月门翻盘,于是打算回去闭关,用传音符对顾予道:“我会闭关筑基,希望等我出关之后,可以看到另外一番景象。”

    顾予接到传音,精神一震,打定主意,等踏月门彻底扫平后,便一鼓作气将其交好门派连根拔出,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楚无青决定筑基,便放开兔子去其他地方玩耍,选择了以这片镜湖作为闭关之处。

    镜湖之中被顾予布置了高阶聚灵阵,几乎将这片湖泊变成了道湖。

    “在《一剑封仙》原文中,真正的筑基圆满并不是炼气十层,而是在大圆满之上,逆天而行,强行将炼气期的修为扩散到极致,最后再去化雨。这样得来的筑基,基础扎实,灵气极富,单以灵气论,堪比普通筑基的十倍,使得临意早期可以碾压同等修为之人。最重要的是,以如此浑厚的灵气结成的金丹,更是不凡。”

    楚无青打定主意之后,除了让徐在一边护法外,更是撒下大量法宝符箓,以防自己筑基之时出现意外。

    有这些符箓在,纵使是金丹听到动静想要破坏,都需要一些时间突破才行,否则必定受伤。

    楚无青盘腿打坐,“炼气期想要扩展修为到炼气十层之外,则必须先扩展丹田。上一世,临意用的是从清灵宗夺来的五行造化石,辅助他记忆中的特殊功法,以剑气炼制造化丹,才将丹田扩展,这其中会忍受常人无法忍耐的痛苦,连临意都差点放弃,最后凭借着莫大意志成功。临意筑基之后,便遭到清灵宗的追杀,轰动整个小世界,直到仙灵门开启,而这五行造化石正是清灵宗那几个金丹能够活这么长的原因之一。”

    清灵宗将临意带走,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引狼入室。

    楚无青手一挥,身前就出现二十颗丹药,每一颗都散发出五彩光芒,恍若天地五行蕴藉其中流转不息,其上更浮现出一丝杀戮剑意。

    只是这凶狠无比,令无数修士丧胆的剑意,一碰到楚无青的手指时便变得温和无比,甚至亲切的在楚无青手指间游走,呈现出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欢愉气息。

    楚无青唇角微微扬起,心中微动,“爹爹,”说话间,便取出一枚造化丹服用,“纵使我资质气运都不如临意,但是靠着数量我也要开了这丹田经脉。”

    丹药一入体内,刹那之间便化作一股奔雷之意,流转在楚无青身体之中,这股力道之大,几乎就要撕开他的经脉,整个人因此内伤致死。

    楚无青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意,心中却更加决绝,头脑更加清明,立刻运转功法,以全服精神将丹药之力引导进丹田之中,一下又一下犹如开辟一般将丹田扩展!

    楚无青面色发白,在剧痛稍稍消失之后,又立刻再服下一枚造化丹,双倍的剧痛到来,终于使得这丹田有了真正的开阔之象。

    楚无青不敢大意,服下一枚凝气青元丹,刹那之间,道湖之中灵气汹涌,汇成一股漩涡,注入到楚无青的丹田之中。

    凝气十一层!

    “不够,远远不够。”楚无青服下第三枚造化丹,丹药的药力成三倍增加,以楚无青的神识几乎难以控制,那样的剧痛更是使得他微微颤抖。

    这样的颤抖,立刻牵动了与楚无青认主后心神相联的徐,让徐同样感受到了剧痛之力。

    “该死,这个凡人到底在搞什么,他不是要筑基吗?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在筑基,还是在闲得无聊炼自己,想体验一下死亡的机会。”

    然而徐却无从反抗,更无法与楚无青传音。

    因为徐的分担,剧痛梢减,楚无青立刻再度运转灵力,这一次不仅仅是充斥丹田,他将灵气与药力引导在经脉之中,试图扩张经脉。

    凝气十二层!

    楚无青张开双眼,感受到炼气期时前所未有的疲惫和强大,整个人神智清明,但身体却已经不堪重负。

    辛烨微微松了口气,“这个凡人终于搞完了吗?除了将本尊当做盾牌用,竟然还敢将本尊用作缓解疼痛的器具,等本尊恢复一定要将他丢给刑房折磨,不,本尊要亲自折磨他。”

    “临意凝气十七层,我才十二,还远远不够。”楚无青淡淡道,这一次,一口服下四枚丹药,汹涌的药力冲击着丹田与经脉,楚无青眼中一片血色。

    这一次的痛苦,加上之前残余的药力,比上一次更添八倍,这剧痛同样传到了徐的身体里,让楚无青可以稍稍一缓,运转灵气。

    随着楚无青的打坐吸收,方圆十里的灵气都向着祖峰奔腾而来,那些在暗中观察窥觑的其他修士,明显感受到空气中的灵气在游走,且越来越少,这样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心惊起来。

    “仙灵门究竟在搞什么!”

    甚至不少人都怀疑起来,是不是有什么珍宝要出事,可是想到楚幽所有人都按兵不动,决定先将修为提升到极致。

    可是,根本不行,那灵气大多数都向着仙灵门奔去,只有少许可以被他们捕获。

    有人按捺不住,立刻被身边人劝住,“别急,谁知道是有宝物,还是仙灵门在计划着什么,现在去不是成为炮灰吗?这样的异变肯定不止一会儿,用不了多久,其他大派也会发现。”

    楚无青脸色苍白到了极致,但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一股莫测之意,在其四周更是形成了十三个凶险莫测的气流漩涡,这些漩涡犹如绞肉刀一般,炼气期入内必被绞杀致死。

    这漩涡,还在不断增加,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只是第十七个想要成型却又很快溃散。

    楚无青尝试了六次,始终无法跨入炼气十七层。

    “到底差了什么,我果然比不过临意,成不了气运之子,纵使砸也不行吗?”楚无青双唇青白的呢喃道,只是,很快,他眼中闪过坚决,“不可能,如果天道只允许临意跨入炼气期极限的话,就不可能让我到达十四层,一定是造化丹还不够。”

    这一次,楚无青直接服下八枚。

    丹药药力化开的一瞬间,楚无青丹田之内便想起数道雷劫般的轰鸣,连灵魂都产生刺痛之感。

    霎时之间,楚无青的体表流出血汗,染红了全身,将他那白色衣衫都染成了红色。

    辛烨的体内也涌出了丝丝血汗。

    “该死,这蝼蚁是在玩自己的命吗?等本尊修为恢复,一定,一定要将这无耻的凡人炼制成僵傀。这样,他就永远乖乖的,他死不了,本尊也性命无忧,更不会做出那些伤害他自己,也伤害本尊的事情了。到时候,成为一具僵傀,在漫长黑暗中渡过荒诞的岁月,想必很有趣,听说有人修国度就是以此来惩罚叛逃的修士,让他们心灵奔溃,最后道消。如此,神魂已死,躯体却还鲜活,可供其他人夺舍之用。”

    楚无青一连服下三枚高阶纳气丹药,撑着被暴/乱药力弄得残破的身体,强行凝聚意志,运转功法,呵道,“炼!”

    汹涌的灵气注入到他的体内,一遍遍运转,散发出五色之力,却又很亏被丹田炼化成水息之气,凝聚在楚无青汽海之中。

    当气海内的灵气汹涌到极致,立刻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化作润雨滋润着楚无青受伤的经脉。

    第十七个漩涡在楚无青四周形成。

    楚无青睁开双眼,眼中有精芒一闪而过,看着双手喜道,“炼气十七层!”

    炼气十七层?

    辛烨闻言一惊,这是什么,他怎么从未听闻过,这蝼蚁是玩自己玩疯了,在开玩笑吗?可是辛烨一感受……他作为域外妖魔王族千年的认知彻彻底底被颠覆了。

    楚无青身上传出的威压远远超过了灵气,却又与筑基不同,那种感觉非常玄妙,难以口述,如果非要说只有那闻所未闻的炼气十七层符合。

    逆天而行,难怪会经受此等剧痛。

    纵使看不起人修,纵使对楚无青厌恶到了极致,辛烨心中也第一次生出了佩服和感叹。

    虽然此人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但是光凭他对自己如此狠辣的心性,就可想象未来是如何的不可限量。

    纵使是妖魔,也很难做到对自己狠到此种地步。

    “他若是不再冒犯本尊,等本尊恢复,便收他为座下门人吧。”

    萧衍不敢掉以轻心,露出本体的形态,一直在祖峰附近装作吃草的样子,实际上一直在严密注意着楚无青所在的上峰。

    楚无青筑基之时产生的天地灵气变故,虽然让小世界的修士们心惊不已,但是对萧衍来说却已经习以为常。

    清波大世界何等宏大,天才涌现,而上元宗身为清波大世界五大宗门之一,更是聚集了各方天骄,而他师兄澹台子延,筑基之时便引发结丹才有的异象,又如何会让萧衍吃惊。

    更别说萧衍本人,以筑基修为杀金丹,被誉为上元宗仙修一脉的传承希望。

    当灵气波动结束,萧衍立刻神识一扫,只是这一扫之下,他嘴中的青草就掉落出来,整个兔子都呆住了。

    炼气十七层!

    那是什么鬼。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萧衍感觉他身为上元宗宗主之子,一直令他骄傲的眼界见闻竟然被颠覆了。

    他实在难以想象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纵览古籍也未见过。

    难道是筑基失败后,以特殊方法达到一种假筑基的境界,给人一种仿佛炼气十七层的错觉?

    也只有如此,能够勉强解释楚无青此时的状况。

    可萧衍仍然觉得不靠谱,按道理来说楚无青是水系单灵根,除非他脑抽筑基筑到一半不玩了,才有可能筑基失败,何况他还有如此多的法宝丹药在身。

    难道,真的是炼气十七层?

    萧衍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受到了重击,整只兔子都有些晕乎乎的,赶紧啃了两口草压压惊,并且第一次把草吞了进去。

    “呸呸呸。”草药一入胃部,萧衍反应过来,赶紧吐出,他又不是真兔子,吃什么草,立刻钻入草丛中,化作一股青烟跑走。

    楚无青如此筑基,必定会引起极大的动静,虽然赶不上白日临意的剑气,但肯定会引起不少宵小的注意,他且去护法,同时也想看看,炼气十七层的筑基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萧衍心中,第一次生出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他家青青,果然厉害,与众不同。

    心中默念着青青二字,萧衍就感觉有一种偷了蜜糖般的满足感,而且这种满足还是从别人手中夺走的,幸福也就更甚了,立刻又吃了两口草,“呸呸呸!”

    楚无青看着剩下的三枚丹药,微微沉思道:“父亲一共请人给我炼制了两瓶五行造化丹,每瓶二十枚,现在还剩下二十三枚。七为定数,八为虚数,九才为极,炼气十七层很有可能根本不是炼气的巅峰。”

    随着楚无青的话语念出,辛烨心中已一片沉重,头痛不已,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他就不该以这张方法修炼,否则也不会在此时此刻如此被动!

    刚才的炼气十七层,楚无青明显已经到了极限,在做尝试还是冲击所谓的十八,十九,就分明是真的不要命了。辛烨可以想象,丹药入体的那一瞬间,他和楚无青的身体都会爆开,灵魂散去。

    该死,他一代帝尊,怎能死得如此窝囊,还是因为一个炼气期蝼蚁而死!

    仿佛是读到了辛烨心中所想一般,楚无青召唤出另外一频丹药,眼中凝着坚定道:“全部服下,剧痛必定是之前的至少十倍,纵使是上辈子同一阶段的临意都无法承受,何况是我的肉身了。但这又如何,造化丹拓展丹田经脉之痛,又怎么比得过凌迟而死,灵魂被人一片片剥落。”

    楚无青服下三枚造化丹后,立刻将另外一瓶倒入丹田之中,巨量的药力几乎形成一股洪荒猛兽的冲击,楚无青的经脉和丹田纵使经过了前面七次的历练也变得破败不堪。

    可是,楚无青不肯放弃,身上越痛,脑中却越发清明,运转功法吸收灵气。

    在这股吸力之下,镜湖中的湖水进入被蒸腾成了浓郁到极致的灵雾,疯狂钻入楚无青体内,与楚无青丹田经脉中的造化药力形成前后冲击之势!

    剧痛更翻一倍!

    明明脸色苍白,虚弱,身上满是伤口,楚无青的唇角却勾勒出一个冶艳无双的笑意,“造化丹之痛对别人来说无法承受,对我而言,可不一定,我楚无青偏要做到九之极!”</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