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临意望向站在下方的楚无青,试图从楚无青眼中找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波动,只要有一丁点的不舍不愿,他都可以强行去说服自己,这个施以自己恩泽,带给自己一切的人,是他的救赎,是他无上的信仰。 乐文移动网

    可偏偏,现实却一点点的打破,他以为禁欲,高高在上,不敢触碰一点的尊上,却当着众人的面与人卿卿我我,还被吻成那般模样。

    为什么,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唯独他就不行。

    那一刻,临意无比渴望强大,渴望有朝一日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楚无青面前,将楚无青拥入怀中,然后看着楚无青露出绝对不会在他面前露出的神情。

    是否那双望下他时冷酷无情的眼睛中会染上层层水光,而眉梢眼角更会微微泛红。

    他好想好想将楚无青从那妖人手中夺过来,可是他没有资格,在楚无青眼里他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他庆幸于这个身份可以使他接近楚无青,可那一刻却无比懊恼,这样的身份终究只能偷偷仰望。

    作为一个炼气期,才刚刚踏入修真途的小修士,在众多金丹围困门派之时,被推出来。

    可以想象,稍有差错,会面临怎样的怒火,怎样的结局。

    而将自己的所有秘密完完全全地暴露,如玩物一般展示,又是怎样的羞辱,和没有一丁点尊严。

    纵使心中在如何自欺欺人,临意对楚无青的一切幻想都不得不在此时此刻破面,纵使有一万种方法说服自己,都不得不屈服于真相之下。

    他微微低垂了眼睑,没有人看到那双云淡风轻的透亮眼睛变得漆黑深邃,像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没有一丁点光明的存在,更没有一点生的痕迹,压抑寂静。

    只有成就大道,只有剑指真仙,只有将同一时代的所有天骄全方位压制,楚无青才会看到他。

    而那时候,楚无青的目光会真正落在他身上,或许是愤恨是嫉妒亦或者是他不敢想象的赞赏,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好喜欢啊。

    光是想一想接近他,占据他的目光,让他的世界被迫的只剩下自己,临意就感觉到兴奋起来,“尊上,为了得到您,我可以不择手段,我如此忠心,尊上您是否感到愉悦。”心中道。

    这样一种完完全全告别过去的想法,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在临意心中扎根,几乎一瞬间就成了参天大树。

    临意抬起头,眼中黑云消散,似乎仍旧是那个心如止水,淡定出尘的剑修,他望着老者,没有立刻的回答,转头扫视了众人一眼。

    将所有人的目光收归眼底,也更加清楚这个老者有着怎样的力量。

    但,那又如何?

    临意淡淡答道:“谢前辈赏识,但为剑修者不可改志。”这金丹真人虽强,但却远远不到可以指点他的地方,更何况他临意的剑有需要何人指点?

    而且,楚无青就站在一旁,他是绝对不会做出当面叛离楚无青的事情的。

    临意的目光微微在楚无青身上扫过,看似余光一扫,实则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楚无青的身上。

    楚无青站在山门之后,那一瞬间有一种被猛兽盯住,自己随时会被吞噬其中的错觉,但这感觉消失的极快,仿佛只是错觉一般,下一刻就感到临意的目光依旧如绵阳榜温顺,带着丝丝仰慕。

    可这仰慕,却让他再也感受不到过去那种纯粹的崇敬,而是如同羊毛一般,轻轻在他身上擩过,仿佛他周身不着一物一般。

    这感觉实在怪异至极,楚无青心中一阵莫名,却想不出理由,只能想到这或许是临意的雏鸟之心?毕竟他是将临意引入仙途之人。

    不想被抛弃,不想分别的雏鸟之心也可以理解。

    楚无青神色未动,人却站在了山门更后,只露出一片衣角。

    临意的唇角微微扬起,心中道:“尊上,我如此忠心,您是否更加感动了,未来应当好好奖赏我。请您放心,您忠诚的奴仆绝对不会叛离,我一定永永远远在您的身边,让您时时刻刻感受我的忠诚。”

    被临意一番反驳,金丹老者面上的慈祥不变,可笑意却不达眼底,临意说的的确对,真正一心求剑之人,又怎能因外物改志,更何况因此就叛逆宗门了。

    真这样的做了,必定会影响剑心,从而走上歪路,离剑道越来越远。

    虽然对临意欣赏,可同样的老者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足以威胁到宗门的顶级天才存在于其他门派中。

    临意淡淡道:“前辈的剑,不够诚,执着于外物修为,自然也困于外物修为,唯有以剑问心,抛弃所有,方可以剑问道,达成圆满。”到了那时,纵使有灵气稀薄作为困扰,也无法阻挡一个剑修成就元婴,甚至化神。

    临意对于修真的知识虽然浅薄,但拥有剑灵根,便等同于剑修中的绝对君王,化神以下,只要没有真的剑意大成,便可一眼瞧出不足之处。

    剑修老者的修为,已到小世界极致,想要成就元婴,唯有不破不立,舍弃一切灵气的炼化追求,一心只走剑道,只悟意境,方可开辟出一条蹊径。

    临意的话,无异于是稚子之言,但却指出了最关键的所在,困扰了这些修士不知道多少年的所在,哪怕这条路只属于明悟了剑意的剑修。

    这样的话,如果是一个金丹后期的高手,或者一个大道修士说出,众人自然会去深思一二,可是从临意这个刚刚踏入仙途的后背小儿口中说出无疑是万分可笑的。

    这大概就是一个刚刚开始学爬的婴儿,告诉一位成年人如何跑得更快一般,没有人会相信,只会觉得他自不量力自以为是。

    尤其,他还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打了一位修为几乎碾压整个修真界的前辈,大能者的脸,这位前辈大能的脾气可从来不是和善之人。

    众人的心中不由得可笑和可惜,纵使天资纵横又如何,独得大能亲耐又如何,却偏偏能够蠢到把这一切化为乌有,甚至性命不保。

    剑修老者沉默,这样的沉默带给众人巨大的压力,想到老者每一次沉默后在修真界掀起的腥风血雨,不由得胆战心惊。

    老者的目光带着锋锐的剑意,俯视着才炼气四层的青年。

    可那样的目光之下,青年却没有丝毫的退缩,更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平平静静地与老者对视,又平平静静运转心法,以炼气期的修为与金丹的威压相抗,竟然立于不败之地。

    可越是惊才绝艳,落在众人眼中就越是可笑,婴儿挥斧,必伤自身。

    寂静五息之后,剑修老者却陡然笑了起来,在所有小世界修士都以为临意必死无疑之时,金丹老者竟然对着临意行了一个平辈之礼,“小子,你说的没错,老夫的的确确是着相了,才困在金丹六百余年,至极摸不到下一步的门派。论修为,你虽然浅薄,可论剑意境界,你远胜老夫,老夫的的确确没有资格做你剑道上的老师。你若愿意,可成为我清灵宗客座长老。”

    剑修老者再次相邀,说出的话再一次震撼住了所有人。

    这位大能前辈,竟然会对一个冒犯他的小辈,不计较一丁点,反而夸对方说的对,难道这临意真的说的对吗?这是怎样的天纵奇才?众人都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觉得这世界真是越发的玄幻了。

    而清灵宗太上长老的姿态,放得越发的低了,这样的诚意邀请,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人都会答应,可以想象一旦答应会享受到怎样的待遇,而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过寸进的修为将会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最最重要的便是寿命,清灵宗太上长老可是远远活过了金丹期的极限,还有比这诱惑更大的吗?

    此时此刻,在座的所有人都恨不得代替临意,然后痛快地答应。

    可偏偏,临意的答案仍然是,“前辈赏识之恩,临意愧不敢受。”

    到了这样的地步,临意的答案仍然是如此!

    剑修老者慈祥的气质陡然一变,“愧不敢受,也必须受。”大袖一挥之间遮云蔽日,远超过金丹大圆满的气息瞬间降临,逼得在座所有金丹都生生退后百步。

    几乎是瞬息之间,这衣袖就包裹着临意离去。

    清灵宗太上长老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强抢了临意!

    可以想象,不到百年,清灵宗将会添上一枚横扫所有同阶修士的金丹,让清灵宗本就高高在上的地位变成真真正正的制霸!

    众人心思各异,很快从仙灵门离开。

    楚无青回到大殿之中,不由感叹剧情的威力果然强大,这其中有女主的功劳,肯定主角光环也起了作用,哪怕他想办法偏离了,剧情也能够绕回去。

    不过,那又如何,男主在金丹之前,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伤他分毫的,相反,他可以一次又一次侮辱男主,让男主尝试从云端跌落的滋味。

    正如这一次抛弃一般。

    楚无青召集众人到大殿听候,各位长老都以为是因为临意的事情要查究处罚,谁知道楚无青却淡淡道:“踏月宗五日之内,必会像我们发起进攻,传令下去,所有人整装待发,于今夜偷袭踏月宗。顾予担任此次行动的总指挥。”

    大长老不由得诧异道:“踏月宗怎么会突然提前行动?今夜出发,如此之急,许多事项都来不及准备,真的可以取胜吗?而顾予更只是一个炼气二层的小修士,学的也是符阵之学,怎么能够懂得兵法部署。”

    楚无青目光扫过大长老,语气不变,“今夜全宗出发。”

    楚无青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可以的威压,但此话一出,却所有人信服,不再有异议,纵使大长老心有不甘,也不得不按捺下来。

    与此同时,踏月宗掌门殿内,听完金丹长老汇报的仙灵门一切,踏月宗掌门眉头微微皱起,“这临意虽然被清灵宗太上长老强行掳走,可心一定是属于仙灵门的,这一点是太上长老的大忌,太上长老必定希望仙灵门覆灭,可是又不能亲自出手。然而仙灵门多留一天,便是太上长老心中的一根刺。我们能够征讨仙灵门,必定能够得到清灵宗的暗中支持。”

    “陈长老,你去九离门,说服九离门与我们联手。周长老,你去幻楼。冯长老……”

    踏月宗的几位金丹,除了掌门王家父子外,其余的所有人都被派出去其他宗门游说,务必让他们联手相助,争取三日之后,以雷霆之势一举灭杀仙灵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