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四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nb此剑意冲天而起,注意到的可不只是各派金丹。

    &nb在小世界的某处仙山之中,有一片道湖。道湖之上,一白衣黑发的男子正盘腿虚空而坐,双腿之上摆放着古朴的长琴,他长睫低垂,闭眼拨弄着琴弦,每一声从他指尖流转而出的琴音,都仿佛带着飘渺至极的虚空之意,美妙得如从九天之上传来。

    &nb仙山之上的飞禽走兽不懂什么是天音,也不懂什么乐理,却自然而然地被这琴声吸引。

    &nb电光豹停止了在树枝上地休憩,朝着道湖奔去;狼群停止了对麋鹿的追捕,朝着道湖奔去;焰鬼虎停止了地盘的巡视,朝着道湖奔去;含光雀停止了歌唱,朝着道湖飞去……

    &nb所有能够移动的生命,都向着道湖而去[综]史上第一穿越。

    &nb而男子身下的道湖原本只是一片普通的水潭,因为日日夜夜感受道音,仿佛被注入了灵,才形成了一片道湖。

    &nb当男子再一次忘情拨弄之时,突然一声剑鸣冲天而起,那忘我地沉浸在音乐世界中的青年陡然睁开了眼,琴音戛然而止,“难道是机缘提前出世了?”青年手一翻,长琴便凭空消,那原本温和的气质也陡然变得锐利,望着高空之中的剑影,目中有阴狠一闪而过。

    &nb同样的,在十大门派第六门派内,核心弟子居处。

    &nb楚无丹的身体正僵硬地跪在地面上,他的脖颈处却是平滑至极的切口,甚至没有一滴鲜血流出,这切口好像是经过精心处理的艺术品一般。

    &nb而楚无丹的人头则滴溜溜地滚到地面,他的大脑尚未完全死亡,一双眼睛不甘心地大睁着,却最终越来越灰败,怀着莫大的痛苦走向死亡。

    &nb而第六门派的核心弟子们,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更不敢对这公然行凶之人斥责一句。

    &nb萧衍站在楚无丹的尸体跟前,轻轻一抹法器上的血痕,那鲜血瞬间凝成数颗血珠,滚到楚无丹的尸身下,刹那间便化作了血火,将楚无丹的尸体烧灭殆尽,不留下一丝痕迹。

    &nb萧衍风流婉转的一笑,“楚无青好歹是我师兄名义上的未婚妻,他的命只有我可以取,你算什么狗东西。”秋波阵阵。

    &nb美人绝色,这笑意更是好看至极,却偏偏让所有人只感到一股彻骨寒意从脚底腾腾升起,恨不得马上离开,却又不敢动弹分毫,怕引起了萧衍的注意。

    &nb萧衍继续喃喃道:“难怪楚家的此次试炼要提起举行,原来是为了机缘吗?”他略微沉吟,目中满是自信道:“既然撞到了我手里,这楚家的机缘我便同楚无青的命一起取走。”

    &nb话音一落,就见一柄巨大的剑影出现在空中,似乎要斩破苍穹。

    &nb萧衍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凝滞成了惊愕,这惊愕又立刻转为了杀机,身体化作一道剑光,朝着剑影出现之处飞去。

    &nb直到萧衍的身影彻底消失,掌门大殿之中,太上长老才对其他五位金丹,放开了威压束缚。

    &nb其中一位金丹愤愤道:“太上长老,怎么能够让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杀入我门派腹地,当众虐杀核心弟子了,我门的尊严放在哪里!此人,不过是一区区筑基罢了,纵使有些诡异手段,我等金丹难道还怕他吗?”

    &nb太上长老神情肃然,摇头道:“从他踏入山门的那一刻,我便感受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

    &nb几位金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太上长老金丹后期的修为,更是以离火之意入道,整个修真界内难逢敌手,竟然会因为一个小辈感受到了危机,这真的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吗?

    &nb太上长老将众人的神色收归眼底后,淡淡道:“从今日起开启护山大阵,封闭宗门十年,各自潜修,不参与修真界内任何纷争。”此决定一出,立刻这第六宗整个山脉出现一层薄雾,似乎藏匿了起来,上到掌门长老,下到外门杂役,纷纷回到洞府居处,闭关打坐。

    &nb因为太上长老的这一决定,使第六宗免于了三年后的浩劫,成为唯一整个宗门不损分毫,全体走出小世界的门派。

    &nb临意的剑影引起了所有楚家子弟的注意。

    &nb此刻的仙灵门内,楚无青面沉如水,对楚幽道:“各路金丹你去应对,一切按照我所说的做穿越修仙之七妹有点猛。”

    &nb楚幽的命魂被楚寰之以特殊的秘法与楚无青相连,在这秘法加持之下,只要楚无青想,且楚幽敞开心神,便可以透过楚幽的双眼看到一切,更可以在一定距离内进行神识传音。

    &nb楚幽的身体化作一道焰火,刹那之间便来到仙灵门前,阻止了这些金丹们前进的脚步,威压一瞬间放出,沉声道:“诸位道友不经禀报,擅自闯入我仙灵门,是为何事?”

    &nb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仙灵门有了金丹修士,被楚幽威压一笼罩,顿时惊诧不已,但终究是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可却没有一丁点退后的意思。

    &nb这众多之中,有两位正是那日前来招揽楚幽之人,此时此刻自然认出楚幽,一个大道之修,却来到仙灵门这样的小门派,还成了掌门,必定是因为此处会有重宝出世。

    &nb只是,有清灵宗在,这些人却并不好出声,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清灵宗的金丹后期身上,目中之意十分明显。

    &nb清灵宗自然是知晓仙灵门的变故的,可对于这样的小派之争,他们并不关心,也只是知道仙灵门有了一位金丹,但并不知道竟然是此等道意之修,心中立刻浮现出一丝凝重,开口缓和了许多,“重宝出世的天地异象所有人都见到了,仙灵门难道想独自占为己有吗?”而不是按照最初的想法,直接夺走。

    &nb楚无青立刻被这群人的理直气壮给气笑了。

    &nb他知道这群人打的什么主意,楚幽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个金丹罢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这里一共有二十八人,之后还会有更多的金丹闻风赶来。

    &nb最重要的是,就算他们打不过楚幽,难道还灭不了仙灵门,何况仙灵门中还有自己在,抓住自己便足以威胁楚幽。

    &nb人生中,第一次成为拖累,让楚无青感到无力而愤怒,决定此事一过,不管临意如何,先提升修为再说。

    &nb当然,他躲入玲珑宝塔中,这群人自然就无法再用他做威胁,可是这样他在仙灵门的所有经营便化为乌有了。

    &nb所以,哪怕明知道这群人的打算,却也不能立刻与这一群人开战。

    &nb楚无青通过楚幽的嘴道:“清灵宗的道友说笑了,这天地异象并非是什么重宝出世,此事涉及我派机密,恕不能透露。”此话一出,果然人人色变,而那清灵宗金丹眼中更是出现不耐烦的蔑视,觉得仙灵门竟敢不识抬举。

    &nb但楚幽的反应也在众人预料之内,一个大道金丹,要是随随便便让人进出自家后院才惹人怀疑了,话虽如此,但楚幽的作为仍然让人感到十分不满。

    &nb“仙灵门好大的能耐,只有一个金丹的小门小派,竟然也有产生天地异象的机密在,”清灵宗的长老冷笑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态度嚣张至极。

    &nb楚幽毫不示弱,回道:“我仙灵门有没有这样的能耐,不是贵派说了算的,别说此事涉及我派机密,根本没有什么重宝在,就算有,出现在我派内,那也是我派之宝,干尔等何事?”说话之间,威压再次遍地铺开。

    &nb虽然明知楚幽双拳难敌四手,可是这样明显能让人感受到性命之危的威压下,众人也并不敢轻易动手。

    &nb在小世界,金丹已经是修为的极致,几乎可以说是只要不去招惹金丹大圆满,整个小世界都可以横着走,想要权势富贵,伸手可得,所以这也使得小世界的金丹极其惜命。

    &nb尤其,当众人看到仙灵门门派之上悬挂着的金丹人头之时,这忌惮更是升到了极点。

    &nb楚幽不仅仅是道境比众人厉害,手段更比在场众人都狠辣无情。

    &nb这群来人之中,自然也有踏月宗的金丹,面对楚幽的威压,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比起什么重宝,他更渴望楚幽被围攻致死克夫长公主。偏偏第一宗门的人在这里,清灵宗的长老面对此事,尚未开口,他一个小宗门之人,也只得忍耐。

    &nb众人的反应自然都落到了楚幽的眼中,落到了楚无青的眼中,可他们也知道这样的忌惮只是暂时的,而拥有数位金丹大圆满的清灵宗,更是不会真正的在乎楚幽的威胁,被楚幽牵着走,一旦彻底激怒清灵宗,将会面临非常棘手的局面。

    &nb所以,楚无青借楚幽之口,在清灵宗长老开口前道:“话虽如此,我也知道众位道友对重宝的渴望,我若硬挡住道友们的探查的脚步,必定只有两败俱伤,当然,让道友们当着我这个大道金丹的面,随意进出仙灵门,践踏我的尊严,更不可能。道友们想必都有探查宝物的法器吧,虽然不能让道友们进入仙灵门中寻找你们口中的至宝,但是我可以允许众位在这山门处施展任何手段查探。”

    &nb楚无青的话很巧妙,踩着众人会被激怒的底线,又给了一个甜枣,偏偏又用大道金丹的压制性实力踩着众人的三寸,让众人在他这番话下,不得不服软。

    &nb过去的仙灵门几乎占据了半个大青山,而如今却只剩下寥寥几座伤透,金丹期的修士想要用神识探查是非常容易的,而且顶级门派的手里也的的确确如楚幽所说,有着探查宝物的秘器。

    &nb众人的脸色虽然不好看,却不得不按照楚幽所言去做,各自展开了手段。

    &nb这些手段落在仙灵门弟子眼中又是怎样的一番触目惊心,同时更对自己的无用生出深深地愤恨,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若非楚幽掌门挡在山门外,面临他们的将是怎样的浩劫。

    &nb在众人探查之时,楚无青随手招过一个内门弟子问道:“苏北辞和临意在哪里?”

    &nb弟子不敢有半分隐瞒,且见楚无青神色急切,干脆直接拿出一枚玉简,将苏北辞和临意所在刻印在了玉简内,比语言来得更加清晰。

    &nb楚无青到时就见临意席地盘腿打坐,他周身的衣服满是血色,浑身的伤口触目惊心,若是随便换一个人,必定会生死。

    &nb可是,他是临意,身为凡人之时,被人以各种严刑拷打三月之久,也生魂不灭的临意,纵使浑身破败到此地的地步,他的面色仍然没有一丝改变,那身临危不惧的气势甚至让人从心底感到畏惧。

    &nb那些伤口之中可以见到森森白骨,却同时散发出惊天剑意,这剑意似乎正与高空中的剑影形成共鸣,源源不断的天地之力涌入临意的体内,使得当场跨入了炼气四层。

    &nb而苏北辞则站在距离临意十步之外的位置,浑身上下都是被剑气肆虐过的痕迹,一双黑瞳深沉如海,在神识察觉到楚无青走近之时,蓦然色变。

    &nb他修的是斩情之道,走得却是逍遥自在之路,纵使当日踏月宗金丹逼临山门,想要做出同归于尽的决定时,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仿佛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引动他的内心。

    &nb却偏偏在此时此刻,因为楚无青而神色大变,甚至内心中都升起惶恐之意。

    &nb这份惶恐是因为在乎,更因为对自己的愤恨,他不想不想看到楚无青的眼中对自己流露出失望。

    &nb他口口声声说着爱,却偏偏因为自己一个争风吃醋的举动,把楚无青把整个宗门都推向了危险之境,他……是个罪人。

    &nb楚无青到了,同样停在临意十步之外,他淡淡地看向苏北辞,问道:“是谁让临意激发了剑灵根?”

    &nb剑灵根?此种灵根苏北辞从未听过,整个修真界多少年的历史中也从未见过,但苏北辞何等聪明之人,结合眼前异象和临意暴增的修为,立刻明白过来。

    &nb此地只有他二人在,除了他还能是谁?

    &nb“是我,”苏北辞没有解释半分,更没有试图去推脱责任,而是坦坦荡荡的承认了,他上前一步,单膝下跪在楚无青的身前,“青青,我错了,不会再有下次韩娱之虐男神日常。”

    &nb这错字念在口中,念在生性自傲,天纵之才的苏北辞口中若有千钧重,但他却念得珍重,面对爱人,他不会行一丝虚假。

    &nb楚无青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设想过一万种可能,也绝对没想过会是苏北辞这个前女主对临意出了杀手。

    &nb苏北辞吃醋能够吃到一个男人身上去?楚无青觉得荒谬至极,可偏偏,没有任何人能够让苏北辞去冒领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

    &nb楚无青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不过一想到临意被自己钟爱之人下死手,心中会是怎样的痛苦,他心中的无语便消散了许多,对苏北辞道:“阿辞,同门相残,你,自去禁足吧。”

    &nb苏北辞过去的愿望,自然是时时刻刻呆在楚无青的身边,让他禁足无疑是最大的惩罚,也同时可以让楚无青清净。

    &nb苏北辞身形一震,答道:“领命。”苏北辞的目光看向威临仙灵门的众多金丹,又看向以一人之力对抗数十人的楚幽,眼中出现悲恸之色。但这悲恸很快被坚毅取代。此次禁足,他会自闭死关,不到金丹,不成大道绝不生还。

    &nb这样的他,才有资格站在楚无青的身边。

    &nb苏北辞站起身时,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一变,褪去了少年人的釜,沉淀下岁月的锋芒,却比起之前更加的吸引人。

    &nb十息之后,临意睁开了眼睛,异象随同剑意一起消散。

    &nb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比过去更加澄澈,却偏偏深邃至极,让人看不分明,似乎有一种道的韵律在他眼中流转,去留无意,宠辱不惊。

    &nb可这样的临意却给人极致的危险之感,看不破,摸不透。

    &nb楚无青双眼微眯,激发了剑灵根如何,炼气四层又如何,对此时的他而言,临意仍然是蝼蚁之修。

    &nb楚无青的手轻轻一招,临意的身体就像被无形的大手抓住一般,瞬间离地而起,楚无青带着他,迅速朝山门而去。

    &nb除了不能让这群人踏入仙灵门外,他更不能让任何人误会这仙灵门中真的有至宝,等到仙人洞府出世之时,必定会吸引住所有目光。

    &nb仙灵门地盘小,所以探查起来也极为容易,众位金丹施展了各种神通,更动用了秘宝,却没有查出丝毫法宝的痕迹。

    &nb楚幽道:“正如众位道友所见,我仙灵门中的的确确没有至宝,还请各位道友回去吧。”

    &nb虽然查出来没有,但并不表示楚幽没在短时间之内,以瞒天过海的神通将至宝藏了起来,虽然这样的可能微乎其微,但让众人无功而返,又怎么甘心。

    &nb只是,楚幽已经做出了让步,他们难道能够说要搜楚幽的身吗?或者真的直接围攻楚幽吗?

    &nb这显然不现实,于是便形成了暂时僵持的局面。

    &nb那踏月宗金丹,本就怀着的别的心思,此时此刻见场面被楚幽稳住,连清灵宗的金丹后期都不出声了,立刻出言挑拨道:“天地异象不是重宝出世还能是什么?仙灵门中也就只有你一个外来的金丹,还是金丹初期,我倒想知道是什么机密,可以以你们这样的修为引发此等异象?你仙灵宗主是当我等修士都是三岁小儿吗?”

    &nb踏月宗金丹咄咄逼人,可却说到了每个人的心里群,原本稍稍缓和的气氛再次陡然一变。

    &nb清灵宗修士亦道:“还请楚门主解释一二戒指。”

    &nb见清灵宗修士都开口支持自己的言论,踏月宗金丹更加得意,见楚幽不发一言,立刻想要继续说道:“楚门主……”

    &nb只是他才刚刚开口,便有业火以无尽威势袭来,刹那之间那火焰就环绕他全身,而那饱含滔天怨气的蓝焰更是一下下地撩拨在踏月宗金丹的脖颈上,只需要楚幽一个念头落下,便会在两息之内被焚烧而死。

    &nb且楚幽的火焰乃是业火,业火缠身比坠入九重地狱更加痛苦,也只有百鬼入体吞噬之痛,方可比拟。

    &nb踏月宗修士心中一颤,但是一想到在仇丹众多,还有清灵宗之人为自己撑腰,这楚幽敢杀自己便是犯了众怒,点燃战争信号,又立刻挺直腰板冷笑道:“楚门主你是做贼心虚吗?”

    &nb楚幽冷冷看了一眼踏月宗金丹道:“我数两声,你不闭嘴,便死。”

    &nb清灵宗金丹亦面色一变,呵斥道:“楚幽,尔敢!”

    &nb楚幽的声音饱含威胁,恍若从九幽传来,判决人生死,恐怖至极,踏月宗心中越发很怕,但是听到清灵宗修士为自己撑腰后,转念一想,这楚幽上次杀人根本不给人任何说话时间,此次说什么两息,分明是在虚张声势!

    &nb有清灵宗在,有众位金丹在,他不敢!

    &nb踏月宗修士轻蔑一笑道:“楚幽你作为大道金丹,为何会在一个月前突然来到仙灵门,分明是早就算到重宝出世吧。”

    &nb楚幽面色不变,目光却冰冷至极,看踏月宗修士如看死人,“一。”

    &nb这一字一出,众修皆惊,这楚幽怎么敢当众数数,而清灵宗金丹见楚幽竟然丝毫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更是面色大变,当即就要招出本命法宝,命令从属门派的金丹上去围杀。

    &nb这一字落在踏月宗修士心中更是涌起强烈的危机,但是看到清灵宗的举动,看到众人的神色,他又瞬间释然,继续道:“楚幽你不敢杀我,你杀我就是犯众怒,就是做贼心虚,此地所有修士都不会放过你,你仙灵门会被灭门……”

    &nb“二。”楚幽的声音很轻,可这清清淡淡的声音却犹如夺命之音。

    &nb声音一落,踏月宗的修士便被业火当场烧死。

    &nb举座皆惊!

    &nb与此同时,那五名从属金丹更是一同杀来,楚幽转过身,目中尽是冷意,业火一扫,那五位修士便被掀飞在地,落地之时,纷纷喷出一口鲜血。

    &nb楚幽的目光淡淡扫过众人,冷冷道:“诸位先是不经通报想要侵入我仙灵宗山门,而后更是想屠戮搜山。众位的心情我理解,才放下门派尊严,让众位以诸多手段搜查,让整个宗门暴露在众位眼下,我做的还不够吗?就算泥人也有三分脾性。诸位在搜查无果后,还想借题继续侮辱我仙灵门,也未免太不把楚某放在眼里。楚某的确无法在斗法中护着整个宗门的弟子,但是要杀死几个金丹,还是轻而易举,各位道友修行不易,还是别太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的好。”

    &nb威胁,□□裸的威胁!

    &nb这话语若是之前说来,在众人心中自然引不起太大的反应,可是这楚幽手段之果决,竟然当着他们的面杀了踏月宗修士,实在是让众人难以不被郑重。

    &nb而那五位金丹同时袭击,却反被扇飞,更是把楚幽修为的强横体现的淋漓至尽,没有人敢侥幸,楚幽口中死的那几个金丹不是自己。

    &nb但重宝在眼前,众人又岂会轻易退缩。

    &nb而且,等的越久,来的金丹越多,把握也就越大[韩娱]非好感搭档。

    &nb“楚幽,你此举不智。”清灵宗金丹并没有因为五位从属门派的金丹受伤,而感到畏惧,反而居高临下的评判道。

    &nb此地其他的金丹怕,他可不会怕,清灵宗传承至上古,底蕴之雄厚,非常人可以想象。

    &nb而清灵宗的三位金丹大圆满,更是半婴之境,若非小世界的限制,早就可以成就元婴。

    &nb几乎就在这清灵宗金丹话音一落的刹那,就有一只巨大的手掌虚幻而出,几乎遮盖住了半个天空,从其上传出堪比元婴的威压。

    &nb满地之人除了楚幽,尽在这威压之下跪下。

    &nb楚幽摇头道:“非是不智,乃是不得不为。”楚幽的手虚空一招,立刻便把临意招至了众人跟前,“我知道众位今天说什么都不会退却的,我也知道重宝出世,清灵宗的三位前辈定有兴趣,但此事的的确确只是我宗门秘密。也罢,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劝退众位道友,唯有将秘密公开了。”

    &nb楚无青通过楚幽道:“还请清灵宗的道友测试此子资质。”

    &nb一个炼气期修士的资质与宗门秘密有何关系?

    &nb此事虽然滑稽,但楚幽说的郑重,更有清灵宗太上长老在后压阵,楚幽也不可能当众欺骗,只得将疑惑压下。

    &nb清灵宗金丹摸上临意的头骨,三息之后道:“五灵根,废柴之资。”

    &nb楚幽又对第二宗门的金丹道:“还请这位道友测试。”

    &nb第二宗门测试之后,仍然道:“五灵根,不堪造化之辈。”

    &nb楚幽如是又喊了三人,清灵宗金丹终于不耐烦了,“楚道友有话还请直说,门派机密什么时候跟一个杂役资质的弟子有关系了。”

    &nb楚幽点头道:“那么,不需要测试了吗?”

    &nb众人自然纷纷道是,催促楚幽有话快说。

    &nb于是,楚无青借楚幽口道:“临意,盘腿打坐。”

    &nb临意盘腿打坐,运行心法,明明只是炼气四层的修为,却引动周遭灵气的波动。

    &nb这波动虽小,可金丹却能感受到,修炼时引起灵气波动,只因为吸收炼化灵力的速度太快,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单灵根身上,这个五灵根弟子……

    &nb清灵宗金丹问道:“难道那重宝已经被此子滴血认主?纵使滴血认主又如何,天地异宝本就不是区区炼气蝼蚁可得之物。”

    &nb这蝼蚁二字一出,临意蓦然睁开眼睛,眼中有剑意幻化而出,几乎刹那之间奔袭金丹长老而来。

    &nb炼气金丹之间的差距犹如不可逾越的天堑,这剑意自然被金丹长老轻轻一袖化解,呵斥道:“小辈,尔……”敢字未出口便蓦然色变,他袖子之上竟然留下了一道划痕!

    &nb一道被炼气期留下的划痕,不可思议!而这个袖子之上弥留的剑意,与那破空剑影的气息极为相似,虽然一微弱如蝼蚁,一浩淼如苍穹,但气息却出自同源。

    &nb然而,修真界中,想要明悟剑意极其困难,可以说十万剑修之中,方可有一人明悟剑意。

    &nb可以说,整个修真界如今明悟剑意的修士,一只手数的过来。

    &nb这几人莫不是天资纵横之辈,明悟剑意之时修为最低者也是筑基中期。

    &nb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炼气小儿的身上,还是一个五灵根战斗吧!我的男神!。

    &nb剑意,饱含剑修的意志,死而不屈,是绝对不可能作为法宝易主的。

    &nb清灵宗金丹所想,也是在场众多金丹所想,纷纷神色郑重的看向临意,难道是传说中的剑灵体?难怪修炼吸收灵气之时如单灵根般霸道。

    &nb可是,清灵宗历史上并不是没有记载过剑灵体,那剑灵体比寻常剑修明悟剑意要容易九层,且以剑意结丹百分百成功,但明悟剑意之时的异象也没有这般霸道的。

    &nb清灵宗长老脸上的神色一时惊疑不定。

    &nb楚幽抬起头,对那覆盖了仙灵门上空的手掌道:“还请前辈感受一下,我这核心弟子的灵力运转。”

    &nb楚幽话音一落,那巨大手掌便消失,幻化而成一道虚影,竟然是一白发苍苍的老者,这老者虽老却焕发出极强的生命之力,随着他每一步走来,竟然能够听到剑鸣之音。

    &nb剑修!

    &nb老者来到临意跟前之时,两指指向临意头顶,踏入神识,立刻便发现临意吸收灵气的是灵根,而非身体,而且这灵根吸收灵气的速度比单灵根更快!炼化灵力之时,更是没有半点凝滞。

    &nb老者的脸上闪过讶然之色,立刻再次检测了一遍,的的确确是五灵根,以他的修为,没有人可以掩盖他的查探。

    &nb“这是?”老者沉吟道。

    &nb楚无青通过楚幽道:“此子身具剑灵根。这剑灵根比剑灵体更加难见,万年难出一人,我也是从先辈古籍上才得知。且这灵根,需要通过特殊条件才能激发,一旦激发,修炼速度会快过单灵根,剑意大道上更是没有任何瓶颈。刚才那异象,便是此子,激发灵根时发出。这剑灵根乃是被天道宠儿之修,其资质非我等可以探查,便会误认为五灵根。”

    &nb剑灵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众金丹虽然觉得荒谬,可也的的确确只有这样才说的通,为何此子炼气四层便悟出剑意,而剑意的气息更是与苍穹剑影系出同源。

    &nb难怪,难怪仙灵门要说此子是门中机密。

    &nb这样的天才,任何宗门得到都不会公之于众,只会暗中培养,假以时日,此子必会成长为碾压众修的骄阳,到时候其门派也会水涨船高。

    &nb何况,三年之后便是十大宗门大比,有此子在,已经垫底无数次的仙灵门必将在大比中崛起。

    &nb难怪,难怪。

    &nb若非清灵宗大长老前来,这楚幽定然不会让人知道一丁点此子的存在的,难怪之前会如此愤怒。

    &nb要知道,在仙灵门,过去并不是没有过狩猎天才之事。

    &nb天才,要长成了才是大能,天才一字仅仅代表了潜力而已,一旦在炼气期身死,就永永远远都止于天才的称呼,而非碾压众修的大能。

    &nb老者收回手指,眼中闪着赞赏之芒,对临意道:“你可愿做我之徒?”

    &nb临意不答。

    &nb“仙灵门太小,无法提供配的上你的资源,更没有可以指导你剑道的修士,入我门下,做我清灵宗传承弟子,老夫以毕生修为为你炼制本命飞剑。”以老者在小世界的通天修为第一次解释,更是第一次当做许下承诺。

    &nb“你可愿意?”

    &nb老者三言一出,在场的所有小世界金丹俱为震惊,看向临意的目光满是艳羡,恨不得以身相替。</c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