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三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掌门大殿仍然是那个大殿,同门仍然是那些同门,坐上之人仍然是坐上之人,可是落在他的眼中,他的视界里,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如若新生!

    老者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此生竟然还有筑基的可能!甚至他的满头白发都出现返青的现象,脸上的皱褶都消失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中年,如同中天之阳。

    从此可驾驶法器遨游长天,可以使用真正法术,寿命增加百余年。

    这一幕,落在所有仙灵门弟子眼中,将他们深深震撼,心中生起无限地渴望。而另外几位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彻底失去筑基可能的老者,更是激动得身体发抖,哪还有一丁点修真者的持重,可这一刻没有人能够抑制得住内心狂热的情绪。

    筑基的老者站起身,上前两步,朝着楚幽,朝着楚无青,重重地跪下,“我一生愿为大师兄肝脑涂地,百死不息。

    是楚无青,是楚幽带给了他这一切,让他到达从不敢想的地步,甚至有了去追寻更高层次的道的机会。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看似沉重,可实际上与他内心的激荡相比根本不足万一,而每一个字更是发自肺腑。

    楚无青点头道:“回去后,修行此功法,巩固修为。”说话间,一枚记录功法的玉简飞入筑基老者的手中。

    炼气期的功法就已经非同一般,筑基期的功法可以想象,该是怎样的高妙,所有人都羡慕地望着老者手中的玉简。

    老者也肃然一凝,接过玉简后躬身后退。

    楚无青的目光再一次扫过众人,这一次众人的眼中都不再掩饰丝毫的狂热,人人对筑基丹都渴求到了极致。

    楚无青满意道:“筑基丹的珍贵,不需要我多说,各位想必了然于心,这样的丹药绝对没有平白赐下的可能。刚才那名弟子把生死置之度外,当然也有对应的奖赏,所以他成就筑基,但是你们可不一样。”

    楚无青的话语一落,众人心中却没有任何意外,论功行赏理当如此,更何况还是筑基丹此等逆天之物,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想过楚无青会将此物免费赐予他们。

    但这并不影响丝毫他们对楚无青的敬意。

    楚无青继续道:“踏月宗之战迫在眉睫,经过上次之事,他们说不定会找到其他宗门求援,甚至有可能拉拢到十大门派中的其他门派参战,筑基修士的数目可以想象,你们的未来并不乐观。”

    这几日的接连突破,可以说将众人的士气提到了最高,人人摩拳擦掌,心痒难耐,原本让他们感到惶恐,差点将他们覆灭的踏月门,都在楚无青到来后,对其生出蔑视之心,只觉得门派之战,必定是己方摧枯拉朽。

    此时此刻,听到楚无青的话,犹如当头棒喝,才让这群因为修为高涨,而信心暴增的人冷静下来。

    是了,金丹修士被灭杀,前来谈和失败,踏月门却没有丝毫惶恐之意,必定有其底牌,而踏月门过去如斯嚣张,又何尝不是有其他十大门派在其身后支持,只不过有第一门派压着,不能彻底灭了仙灵门道统罢了。

    经过此次金丹被杀,恐怕第一门派也不会再插手踏月门与仙灵门之争,对于那些虎视眈眈着仙灵门的门派来说,何尝不是机会?

    踏月宗完完全全可以趁此次机会联合其他门派,真正的对仙灵门实施覆灭,而几大门派联合,拥有的金丹和筑基数目,光是想一想便让他们感到头皮发麻。

    楚无青淡淡道:“这筑基丹现在赐予你们,每一粒扣除一千功绩点,想要功法,那就杀敌来换。”

    每一粒扣除一千,那无疑就是赊欠,而门中一切都需要功绩点来换,那么就只有更加努力,但这一点没有人不愿意。

    楚无青当即把剩余的筑基丹赐下,让人在聚灵阵中筑基,可这群人中,唯有一人,楚无青没有赐下筑基丹,等到众人筑基散去后,楚无青将此人招到跟前,问道:“可有怨恨?”

    此人名为柯云,是这六十八人中年纪最小之辈,修到炼气大圆满,也不过二十七岁,其自身更是难得一见双灵根。

    可就算是双灵根这等天资之辈,在灵气稀薄的小世界,想要筑基也并不容易。

    柯云眼中有异色一闪而过,楚无青除了来门派第一日起,就很少露面,更何况找人单独约谈了,这是怎样一种荣幸,虽然他对筑基丹也十分渴求,且按道理来说,以他的资质,才最应该发放筑基丹才对,但他相信楚无青没有,必定是有其他打算。

    更何况,筑基丹此物,原本就不属于仙灵门,楚无青救下他们,免遭灭门之灾,又赐下修炼的丹药功法,只因为唯独自己没有赐下筑基丹,就心生怨恨,这样的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大师兄已经给了我修炼之物和功法,若是因此怨恨,也太不肖了。”柯云回答道,目中一片赤诚,并没有半点虚伪作态。

    楚无青含笑道:“你能如此想,甚好。虽然此地灵气稀薄,筑基困难,但是以你的资质,若是服用筑基丹筑基,虽然会一番顺遂,但却少了突破的历练,和那一刻挣脱天地束缚时的顿悟。你若能凭借自身筑基,结丹可望。”

    柯云眼中有光亮一闪而过,犹带着几分不可置信之色。

    要说修士踏入修途,无论资质如何,谁又没有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若能结成金丹,成为一方老祖,万人之上,影响整个修真界的局势。

    可这样的幻想也仅仅是幻想罢了,没有人认为会真正实现,结丹太难,整个修真界加上伪丹明面上的金丹修士不超过七十人。

    而筑基炼气修士则不可统计,可见结丹有多困难。

    艰难的吸收灵气,炼成灵力的突破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摸到自己的道,道之一字玄不可言,结成真丹实在是难如登天。

    猛然听到结丹可望四个字,柯云感到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淡定内心,因为这四个字掀起了惊涛骇浪,可就算如此,他仍然强自镇定着,哪怕掩藏在道袍下的双腿都在发抖,可却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保持平静。

    他不想,不想在楚无青的面前露出一丝的失态。

    楚无青将一只玉瓶,抛给柯云道:“这玉瓶之中是高阶凝气丹三枚,可以助你迅速炼化灵力,将丹田内的灵力凝练到极致后,你尝试自行去轰开经脉,开辟识海。”

    柯云一把接住,双手捧着丹药,双膝下跪,重重扣头道:“我定不辜负大师兄所望,不能筑基便经脉尽碎。”话中全是决绝之意。

    说完之后,柯云踏入阵法之中,拔开瓶塞,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鼻而来,仅仅是闻着,便感到体内的灵气随之波动,这丹药有多珍贵可以想象。

    柯云的眼中满是郑重,内心充满了感激,当即服下一颗,开始炼化灵力,腾腾灵气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包裹,他将灵气不停地压缩在压缩。

    但炼气期没有丹田薄弱,这样的注入立刻让丹田感到巨大的压力,本就已经被灵力撑到极致,再强行注入大量的气流,内壁薄得就像是气球一样,好像随时都会因为不堪承受,爆炸开来。

    柯云的额头之上浮现出细密的汗渍,整张脸也呈现出青白之色,手臂之上青筋暴起,很快他的鼻孔之中就涌出了鲜血。

    柯云痛得发出一声闷哼,那盘腿打坐时绷得笔直的脊椎也呈现出要弯塌的迹象,他的背上似乎有无形的重物正在不停地压下去。

    “忍住。”楚无青的声音淡淡传来,极冷极清,落在柯云的识海之中,让他整个人浑身一震,强行提升意志去炼化那一部分气流,不让自己在这剧痛中昏死过去。

    “不要只顾新吸收的灵气,有七分神识继续炼化你体内原本的灵力,把灵力气团凝练成水。”

    楚无青话语一出,柯云立刻尝试,可说来简单,要将气体炼化成水,真做起来何其困难,他调动神识不仅无法将那些已经凝练到极致的气体挤压,反而因为没有管新的气体,导致丹田更加肿胀,脸上豆大的汗珠落下,好像下雨一般,甚至出现了血汗。

    楚无青眉头微皱,将带着念力的声音注入柯云的识海,“不要一味的去挤压气团,将神识转化成薄薄的一层,均匀覆盖住灵气,然后向内同时压缩……”

    这声音带着一股清灵之意,激得柯云已经有些涣散的神思立刻回复,尝试照着楚无青所说的去做,虽然才开始很困难,可是慢慢地也找到了诀窍,终于将气团不断压缩,同时分出三分神识将新进来的灵气炼化成灵力。

    楚幽一直守在一旁,楚无青的神识传音,自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心中闪过一抹诧异,楚无青不是炼气期吗?为何会对筑基的过程如此熟练,而且此等巧妙的方法,他当初筑基时也未曾想到过。

    不过,一想到楚无青有一个化神后期的父亲,楚幽的疑惑也就退去了。在秘境三年,楚无青是绝对要筑基的,爱子如楚寰之,势必会将筑基的整个过程给楚无青细说。

    纵使用尽全力去压缩,可柯云依旧感到困难,浓郁的灵气再一次撑住他的丹田,甚至连经脉之中也灌满了灵气,似乎要将他的经脉挤破……他的脸色更加苍白,整个人看起来奄奄一息。

    “坚持。”楚无青的声音带着安抚之力传入柯云的脑海中。

    他牙齿已经咬的出血,整个人都恍恍惚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但听到楚无青的声音后,他浑身一震。

    无数的画面在他脑海中划过,一幕又一幕的生死危机,以及年少气盛时许下的长生的愿望。

    小小的孩童,站在金丹祖师的大袖中,意气风发地对同伴们道:“终有一天,我也会成为金丹祖师,潇洒天地间,移山倒海。”

    他伸出手,想要感受高空中驰骋的感觉,哪怕被罡风划破了手指,鲜血淋漓,也不退缩。

    这一刻他感到有无尽的力量从经脉中传来,大脑一片空明,神识更是高涨到极致,一股作气之下,那无法压缩的气团终于凝练成水。

    第一颗水滴在丹田中滴落,泛着淡淡金光,刹那之间真正的神识之海在丹田中形成。

    他长呼一口气,脊背骤然挺直,眼前一片清明,越来越多的气体被凝练成液,他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红润,可是随着凝练达成,很快他就发现之前堆积如山的灵气,几乎顷刻之间就被消耗一空。

    明明十息之前,还是灵气快要胀破经脉,可现在却感到了枯竭,这一次不用楚无青言语,他立刻服下第二枚丹药,并迅速将汹涌而来的灵气吸收,炼化。

    “别只靠丹药,快运转功法吸收灵气。”楚无青淡淡道。

    是了,两颗丹药下去灵液才刚刚形成一小滩水,根本无法覆盖住识海,无法覆盖,就意味着这些灵液最后会溃散成气体,他的修为将再次跌回炼气气,甚至有可能因为灵气的爆发,爆体而亡。

    丹药,只是辅助,而不是成功的捷径。

    柯云立刻云转功法,阵法中的浓郁灵气,被他快速吸收,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整个识海都被覆盖,且比起筑基丹所得,那灵液要厚重上数倍。

    柯云睁开眼睛,这一刻他感到自己真正的强大,调动识海,神识笼罩之下,整个主峰纤毫必现。

    他来到楚无青跟前,重重地磕下三个头后一点眉心之间,一滴鲜血涌出,“柯云愿一生供大师兄驱使,以此魂血明志。”

    那滴血液传来一阵阵灵魂的波动,带着其主人的滚滚赤诚之心。

    楚无青动容,将魂血收入其中,这一次又拿出一枚玉简道:“此玉简对五百常见道法皆有分析,你可拿去参悟一二,可金丹之路终究是要自己走出来,我希望你能够成功。”

    柯云身子一震,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在楚无青将他魂血收走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楚无青真正想修为,炼气十层,与所有人猜测的都不一样,

    虽然楚无青的修为与猜测完全不同,但却令他更加动容,炼气十层之时都能将一个走向灭亡的门派带来生机,更能从容指点人筑基,这是怎样的天才和怎样的气魄,他的未来更加令人期待。

    柯云心中的敬重更浓。

    接过玉简,柯云感到自己的手心都在发烫,纵使会在楚无青面前失态,也仍然克制不住手腕地颤抖。

    金丹道法,这样的玉简,便是第一宗门清灵门的掌门弟子都不会有,更何况传给下属了。

    “退下吧。”楚无青挥手。

    柯云再次磕头,面上满是恭敬之色,三响之后退去。

    众人一走,这大殿之中,便只剩下楚无青和楚幽二人。

    楚幽不得问道:“主人打算何时筑基?”

    楚无青笑道:“等安顿好临意,我便入玲珑塔中闭关修炼,等到筑基再出来。”他为人谨慎,哪怕有楚幽在,也绝不留人可乘之机,说到安顿二字时颇有咬牙切齿之意。

    楚幽虽然与楚无青相处时日不多,可不知为何却已经形成一种默契,许多事情,楚无青无需说明,楚幽便已经懂得。

    此时听到楚无青说安顿二字时的语气,立刻明白了临意在楚无青心中的定位,对临意的敌意消散不少,只是……不知为什么,他仍然生不起想要去接触临意帮助临意的心。

    明明楚无青想要折辱临意,正是他蓄意接近的最好时机,偏偏现在的他却乐见其成。

    楚无青继续道:“至于踏月门之战,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们是否成功都不必打扰我。”

    楚幽默默点头。

    就在二人商议定,楚无青打算稍作休息之时,突然一声剑鸣破空而起,响彻整个大青山脉,远近百里可闻。

    这剑鸣响起之时,楚无青心中生出一股极致不妙之感,他慌忙跑出大殿,抬头仰视,果然见到一道巨大的剑影正冲破层层云霄。

    这道剑影,仅仅遥遥远望,就让人产生一种惊心动魄之感,恍若天威降临。

    怎么回事!?

    楚无青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心中郁闷到快要吐血,他千算万算,让临意免去各种生死危机,如今仅仅分开一天,临意的剑灵根竟然就被激发了?!

    何况还有前女主在一旁看护,到底是谁能够在苏北辞的眼皮子底下,去要了临意的命?!楚无青实在想象不出。

    随着临意的激发异象产生,立刻引起了这四周门派的注意,天空之中有数道长虹以极快的速度飞来,每一道长虹都是一位金丹修士。

    甚至,连那素来高高在上,脱离众派之外的清灵门都有数位金丹长老飞出,向着仙灵门而来。

    此时此刻,楚无青终于忍不住大骂一声粗口,“操!”

    心累无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