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二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无青说完之后,躺在浴池之中,双目紧紧闭着,睫毛自然的搭下,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投影,将其下的鼻梁,红唇衬托得更加惊艳。

    他静静躺在浴池之中,这具赤/裸的身体,只有伺候的僵傀见过,除此之外再无人得见。

    雾气蒸腾的灵泉一遍遍洗涤着他的肌肤,涌出的水浪冲到脖颈之处,又迅速回流,肩甲,胸膛,腰身,止于肚脐处……

    临意目色深沉,每一步都迈得虚浮,轻飘飘好似在云端,踩不真切,似乎那雾气中的身影好似幻影一般,他不敢把心思暴露分毫,而这样更是不敬,却偏偏无法制止那些遐想。

    这短短的十步路,走得好像迈过了极长极长的岁月一般,等他终于走到屏风前时,双脚更是重若千钧,用极大的勇气才能抬起双手,推开屏幕,然后看到那无法用任何言语描绘形容的一幕,刹那间红了耳朵,脸色更是一层膘。

    他蹲下身,手臂搭在楚无青的胳膊上,入手的肌肤温润细腻,好像冰玉一般,仅仅是触碰着就让人的心也极速跳动,被灵泉水浸泡后更有一种弹性的触感,让人流连忘返,想在这禁欲的躯体上留下靡丽的红痕。

    临意压抑着呼吸,将楚无青从泉水中扶起,又用细绢一遍遍擦拭着肌肤,将每一滴附着在楚无青肌肤上的水珠吸走,让这具躯体彻彻底底地展露在空气中。

    楚无青看似闭眼,可神识却从始至终都放在临意的身上,临意愤怒屈辱到发红的脸和压抑的呼吸全都尽收于脑海中。

    当临意擦拭的动作来到脚趾之上时,他忍不住恶趣味再次发作,一脚踩在了绢布上,让临意无法扯出,紧接着在临意露出更加忍辱负重的神色后,一点点挪动,踩在临意的手指上,他低声呵道:“你的动作太慢了。”

    脚底的皮肤很嫩,比常人要薄,微微泛着浅红,踩在临意五指之上,与临意蜜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肌肤之下的肉很软,一点点碾压在手指上,带来一种别样的感觉,让人想在他的脚底最细嫩处搜刮,好看他露出绝不会展现在外人面前的难耐笑意,想看他目光错乱。

    楚无青见临意不说话,这样一声不吭的模样,却引起他心中更多的□□因子,脚步一点点从临意的手指碾压上手背,又触碰在手腕间,最后坐落在肩膀上,因为他的动作,从腿腕到腿根形成一种诱惑的弧度,其下风光可见。

    “连擦拭都做不好,还修什么仙?”他出口的话语,极其恶毒,满满地侮辱之意,把临意仙道天骄与僵傀下人并论。

    临意的手抖了抖,最终双手握在楚无青的脚腕上,深深吸了口气道:“尊上教训的是。”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看眼前的美景。

    他将绢布收起,拿起被法术烘干的衣衫,捉住楚无青的脚腕,抬起楚无青的小腿,从指尖开始套入亵裤,一点点地向上,渐渐地把所有景色重新掩藏起来。

    楚无青的一头银发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散发出柔和的光晕,发丝不时的扫拂过熊样嫣红的亮点,也垂落在腰迹,探向更私密处,将楚无青的皮肤衬托的更白。

    临意将所有头发梳拢住,露出了藏在垂发间的耳朵,耳珠浑圆,而那发丝入手冰凉,丝丝缕缕,让人想一直握住。

    临意目色深沉,却表情不变,将楚无青的长发用一根发簪束起,简简单单的道髻透出十二分的禁欲飘逸来,偏偏其下的却是绝世妖娆的身体。

    临意执起楚无青的手腕,握住一段瘦削的手指,将中衣一点点套上,随后将衣襟拉拢,不可避免的,布料在一双红点上轻轻摩擦过,随后又在腋下打结。

    临意抖了抖外套,给楚无青严丝合缝的穿上,彻底遮住了所有春光,看起来一如之前一般,飘渺不可直视。

    穿好衣衫,灵力恢复,楚无青当即决定在此处打坐小睡,调整到明日再赶路。

    两人在路上又是一番纠葛,折腾了十几日才回到宗门。

    楚无青刚刚到宗门所在山脉之时,楚幽就立刻感应到了,他与楚无青有生死血契在,只要进入一定范围内,双方便会产生感应。

    楚幽当即放下教务,朝着山门之处飞去,只是他神识一扫,却发现楚无青的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人似乎吸引住了楚无青全部的注意力。

    又是一个炼气一层?

    楚幽眉头微微皱起,想要用族中先辈赐下的此行演算神器掐算一番,却没有任何结果,“所谓的气运之子到底是谁?”他的手按在胸膛上,眼中似有两团火焰灼灼,“此行极其不顺,先是算错那杀戮真君的实力,纵使有先祖魂血在仍然让我被炼成了死士,不得不听其子所有号令。二则,我的心似乎也乱了,乱得根本不听我大脑指挥……”

    待到楚无青到时,他立刻换上了不可思议地面孔,问道“主上,此人是谁?”话中是毫不掩饰地探究意味,似乎含着淡淡敌意。

    楚无青寻味地看了楚幽一眼,半响后道:“我去凡人地界逛了逛,看他有趣便捉回来当个仆人。”

    “主人,有我还不够吗?何须这样一个奴仆。”要知道,在楚家,想做楚无青的奴仆,需要极高的资质,更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严格审核后,才能成为安阳界楚家天的儿子的近身侍从,从而其本身和背后家族都将获得巨大的资源,地位提升。

    楚幽的目光探向临意,可临意却没有丝毫退缩,明明只是炼气一层的修为,却竟然几乎不受楚幽的目光影响。

    要知道,楚幽这样的大道金丹,目光一旦带上威慑之力,哪怕是同为金丹的小道修士都会受到影响。

    可临意竟然只是略微脸色苍白,一双深目依旧神采奕奕,与楚幽对视也丝毫不被压制,目中似乎有尖锐之气,破开重重业火。

    此子不凡。

    楚幽心中一沉,想到出发之前,祭祀窥天所言,不惜任何代价接近安阳界族长之子,随同进入楚家的试炼小世界中,可找到此方三千界气运之子,从而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

    他本就觉得此言荒唐可笑,修真之人,不修本心,不修己身,却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怜悯看顾上,妄图以恩德挟制,希望别人他日以报,会照拂整个家族,何其可笑。

    但祭祀在,则人心聚,家族兴,他不能反驳,身为少宗更是必须要身先士卒,纵使心中不愿,既然已经被派遣去做,当然要做到最好,如此才不浪费这一段时间。

    可偏偏,看到这位极其可能是预言中的气运之子时,他却无法做到对此人以好颜色,似乎他们天生便八字相克一般,仅仅是目光所及就让他心中生出无限敌意来。

    是了,真是气运之子,又怎么会让他生出此种极其不舒服之感,此人必定不是。

    就算真是,他乃业火大道之修,哪怕有朝一日魂飞魄散,也可通过鬼道凝结成新魂复活,成为鬼修,再问仙途,又何须去依附这样一个人。

    气运之子有运气,他又何尝没有,不若试图夺之,看看到底是谁,更得天道钟爱。

    楚幽心中念头几转,楚无青自然不知道,可楚幽此时此刻的异样他还是能够察觉到的,可察觉到又如何,他才不会因此就去多注意楚幽,探究楚幽的目的。

    他只需要知道,楚寰之的术法修为可以将楚幽彻底镇压,让楚幽无法反抗丝毫,在仙府开启之前彻底为他所用,

    “你护我周全,又要坐镇宗门,与这等伺候之人自然不同。”楚无青淡淡道。

    “楚幽与这等人不同,阿青,可是我啦,我难道伺候你还不够吗?”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却带起千般醋意,似乎无法容忍一丁点临意待在楚无青身边的样子。

    所有人皆面色一变,抬头往山门之上望去,只见一道白衣身影踩着紫云而来,掀起层层气浪,竟然让这满山的苍天灵木都纷纷枝条散开,如同让道一般。

    三息之后,这白衣身影降临,孤傲不可一世,但看向楚无青时,眼中却化作了万千柔情,“无青。”这声音看似娇柔,却半点不容楚无青后退,一定要楚无青给出个说法来。

    苏北辞,竟然连一个男人的醋都要吃吗?楚无青觉得无语,可无语的同时却感到愉悦,忍不住将目光扫向临意,却发现临意整个人都呈现出一股极致戒备的状态。

    这样的戒备,使他看起来锋芒毕露,似乎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柄利剑,一双黑瞳中有白光闪烁,望着苏北辞,一眨也不眨。

    呵呵,可惜,他这辈子再次对苏北辞一见钟情又如何,想方设法要引起苏北辞的注意又如何,苏北辞却不会半点为他所动。

    这样想着楚无青就忍住不适,上前两步,揽住苏北辞的脖颈吻了起来。

    他本就没有苏北辞高,揽住苏北辞的动作,倒像是双手吊在了苏北辞的脖子,努力地抬起头,踮起脚尖,一点点地戳吻着苏北辞的双唇,说不出的青涩可爱。

    苏北辞心中一荡,简直想搂住楚无青的腰,将楚无青抱起来,好想再像上一次般,把楚无青吻得气息喘喘,让楚无青露出平日里绝不会展露的羞射无措和满面春光。

    可偏偏他不行,这里还有两个人在虎视眈眈。

    临意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楚无青的方向,目中有惊骇一闪而过,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高高在上的仙长,不染尘埃的神明,只可在心中隐秘的仰望,不敢在其面前暴露出一丝一毫的龌蹉思想……都在这一刻彻底破碎。

    临意眼中的愤怒和不可置信没有逃脱楚无青的眼睛,自己一见钟情的女人却对另一个男人情有独钟,还当众拥吻,那种滋味可以想象。

    楚无青越发得意,双手攀附在苏北辞身上更紧,伸出舌头在苏北辞唇上舔过,留下潋滟的水渍,“卿卿,你在意他?”

    苏北辞目光更加深沉,好似藏有巨兽的深潭一般,现在越是平静,之后就会掀起惊涛骇浪,吞噬掉所有岸上之物。

    苏北辞唇角微微扬起,克制不住地张开口轻轻咬住楚无青的舌头,然后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将这挑逗的红舌含入唇中,细细品尝,将楚无青的腰楼得更紧,吻得楚无青眼中神情微微涣散,浮起一层水雾后,原本仙气的面孔更是被吻出绯红一片。

    临意的眼中震撼更甚,楚无青竟然可以是这样的吗?

    不可以……不可以让楚无青被这妖人玷污,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夹杂着信仰破碎的凄然。

    苏北辞的目光扫过临意,眼中满满都是示威,,更显示占有欲和所属权般咬上了楚无青雪玉般的耳垂,将楚无青的耳垂舔得粉红,轻轻往耳蜗中吹气道:“只要无青每天都像这样吻我,我就不在意他。”

    这一刻的气氛凝重到了极致。

    而楚无青也愉快到了极致,看吧,临意该是怎样的痛苦,自己一见钟情的人却偏偏只钟情于他。

    楚无青很乐意在临意紧绷到极限的神经上再放上更多的重量,直到把这根线彻底压垮崩断,对苏北辞假意回道:“自然每日每夜都想吻着阿辞。”这番话,他说的情意绵绵,声声尽是撩拨之意。

    使得苏北辞心中的醋意稍稍放下,趁楚无青态度松弛,极富占有欲地吻上楚无青的脖颈,这吻带着霸道凶狠之意,几乎像是要把楚无青的皮肉吸入嘴中,很快这玉白的肌肤上便出现了红痕,如同在宣誓所有权一般。

    苏北辞的小女儿心性让楚无青觉得好笑,摸了摸脖颈上的吻痕道:“离门多日,我要先去处理事务。”

    苏北辞依依不舍地放开楚无青,破天荒地头一次没有非要找诸多借口留在楚无青身边,想要更多的耳鬓厮磨,而是把目光投向临意道:“这位道友,才刚刚踏入炼气一层,想必对修行之路有诸多不熟悉,对仙灵门更是完全不了解。无青,你去忙,我来带他熟悉门派,顺便教与他修真界的常识。”

    苏北辞上一刻还醋意满满,缠着自己索吻,下一刻竟然一反常态说要带临意熟悉门派,让楚无青当即警惕起来。

    怎么会这样,难道哪怕他已经更改了剧情轨迹,可是临意的强大主角光环,仍然把一切掰回了原点吗?在这样的情形下,都能够引起苏北辞的兴趣,让苏北辞选择去与临意独处。

    “阿辞,”楚无青出声道,想要让苏北辞不必如此,让一个杂役带临意去了解即可,但话才出口就看到苏北辞情意绵绵地望着他,根本没有丝毫动摇的迹象,便把余下的话语咽了下去,道:“也好,你带临意多熟悉下门派吧,顺便测试下资质,不必看在我的份上特殊对待,该是什么弟子就是什么弟子。”

    按照上一世,临意检测出来的五灵根,只能做一个杂役,这对他是怎样的打击,偏偏情敌却是天之骄子,连性命都是被这侮辱玩弄他之人所救,临意的心中该是怎样的痛苦。

    只要,苏北辞对他心意不变,放两人独处,只会将临意的痛苦加大,他心中的女神,哪怕跟他走在一起,想的也是另外一个男人。

    而且,他低下的资质更会暴露在女神的眼下,却偏偏改变不了分毫,只有暂且忍辱偷生。

    楚无青感到整个毛孔都舒畅起来,忍不住大笑一声,对楚幽招招手,一同向掌门大殿走去。

    楚无青离开半个月,门派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仙灵门身为十大门派之一,招收的弟子资质自然不差,只是因为这几年老祖死后,门派资源被各种侵吞,才使得修为耽搁下来。

    楚无青的功法和丹药一发下,立刻使得许多心境已到,只差灵气滋养的弟子突破,一时之间竟然出现了不少炼气后期的外门弟子。

    其中,更有六十八位炼气大圆满。

    对于小世界的人来说,筑基是非常艰难的,炼气与筑基犹如天堑一般,多少人都被打在了这道求仙的门栏外,几乎可以说三十名炼气大圆满里才有一人可能成功筑基。

    在这里,没有充裕的灵气,更没有筑基丹,能够达到炼气大圆满已经是许多修士毕生的梦想。

    这六十八人,楚无青当然尽皆召见,纷纷赐下功法丹药,使得众人更加感激淋涕,因为有了楚无青,他们才能活到如今,才能达到过去不敢达到的修为。

    正当众人以为赐下丹药,便该散去后,楚无青淡淡道:“我这里有下品筑基丹一百,药效适用于三灵根以上的修士。尔等之中,有八人乃是四灵根之修,如今修到炼气大圆满,已经是年过八十,用此药筑基很有可能丧命当场,可愿一试?”

    筑基丹三字一出,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这样的丹药他们只在传说中听过,根本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出现在现实中,而且还是一百之数,简直如同做梦一般。

    如果这话换一个人说出,没有人会相信,只会觉得这是在忽悠,说大话,可此话偏偏是带给了他们一切的楚无青说出,就不得不让人深深动容了。

    哪怕,楚无青接下来的话语表明服用此药有生命之危,也当即就有一白发老者走出,单膝下跪道:“请大师兄赐药。”

    楚无青沉吟道:“你要想清楚,若是不适用,你会魂飞魄散,连夺舍重生的机会都没有。你如今八十一岁,还有三十九年的人生可以享受。”

    白发老者神色从容道:“闻到者,朝生夕死足矣。”

    “好,”楚无青赞赏道,当即将丹药交予楚幽,同时,招出玲珑宝塔,轻轻一抹,正在研究阵法的顾予便陡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怎样的大神通,竟然可以将修士收入其中,更可随意招出,所有人都被楚无青这一手深深震撼,眼中露出狂热之色。

    场景陡然转换,顾予微微一愣,可很快就回过神来,收起正在研究的阵法,对楚无青道:“主上,何事传召?”

    楚无青道:“你现在可能摆聚灵阵?”

    顾予拱手回道:“可摆四阶循环聚灵阵。”

    四阶循环聚灵阵,纵使知道顾予的天赋,楚无青也微微吃了一惊,所谓循环乃是将灵气聚拢之后生生不息,阵不除,则灵气不散,过上百年,便可成洞天福地。

    在楚无青向来,顾予只要能够会二阶聚灵阵,就可将筑基几率提高,现在真是喜出望外了。

    顾予从说出这话时,便微微紧张,他被楚无青带入小世界后,只待了极短时间,便被收入宝塔之中,纵使这点子时间,已足以让他察觉到小世界灵气的稀薄,心中便猜测,楚无青未来很有可能让他摆聚灵阵。

    于是,从进入宝塔起,他就开始着重研究,不想让楚无青失望,此时被召唤出来,只觉得紧张不已,一双眼睛紧紧注视着楚无青,生怕楚无青露出丝毫不满的神情。

    楚无青点头道:“很好,你现在就摆吧。”

    顾予只感到长长舒了一口气,眼中泛出异样的光彩,他踩着玄妙的步伐,在不同方位之上扔下阵盘,捻指如花,打出一道道法决。这每道法决似乎都带着天地之意,甫一出现,就使得大殿之上有威压降临,更有玄奥之意流转,让人望而生畏。

    一炷香之后,所有阵盘之间,如被某种契机牵动,联合在一起,犹如一体,刹那之间爆发出各种光芒。

    顾予神色严肃,姿态优雅,将最后一道法决从指间幻化而出,这法决甫一落下,便如同在这阵法群众注入了生机一般,刹那之间,光芒消散,却有无数灵气滚滚而来。

    这些灵气聚集在阵法之中,因为浓郁到极致,而化作了雾气。

    灵气化雾,对于楚无青来说并不少见,可对于这些小世界的修士们来说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场景,大殿中的不少人在这浓郁灵气的包裹下,都感到修为松动起来,似乎稍作引导,便可就地突破。

    楚无青淡淡道:“楚幽。”

    立刻,楚幽出列,右手轻轻一招,便把那位白发老者招入阵法之中,上前一步,将五枚筑基丹探入老者嘴中。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老者的身上,想要见证奇迹。

    丹药入口,化作蓬勃的灵力,冲击着老者的经脉,几乎就要将老者经脉震碎,而老者丹田之中更是出现阵阵金光,只是这原本开拓宽丹田,化神识为识海的金光却极其微弱,根本无法容纳引导那磅礴的灵气,老者的脸上出现苍白之色,汗渍细密。

    痛到极致,却不发一言,楚无青的眼中难得出现赞赏。

    而老者因为这份赞赏,更加坚持。

    楚幽伸出手指,点在老者几处大穴之上,那磅礴的灵气便随着楚幽手指所指之处化作道道金光,涌入到老者丹田之中,很快便将丹田开拓,神识化海,顷刻之间磅礴的灵力注入到丹田之中,也化作雨露,附于识海之上。

    老者的面孔也由灰白惨淡,渐渐出现了一抹红润,身上更有一丝道意传出,使得围观的众人露出羡慕之色,所有人都察觉到,老者开始掌握灵力的主动权了。

    楚幽收回手指,再抬手虚空一抹,那灵雾竟然被他抓住,化作了晶莹的液体,陡然按入老者头顶,刹那之间便被吸收。

    老者脸上的青白彻底散去,整个人也多了一丝飘渺之意,看起来似乎已与过去大为不同。

    与此同时,大量的灵气朝着老者的身体涌来,老者的身体似乎已经化为了灵气的熔炉,这样的场景让所有人欣羡不已,心中对楚幽对楚无青更加敬服。

    半个时辰后,老者睁开了眼睛,他的整个世界,都不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