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这山脉荒芜,一片土黄,整个群山不见半点绿色,远远望见就可以看到妖风阵阵,似乎有哀怨的声音从风中传来。

    无数亡魂在山脉之上游荡,要啃噬路过之人的魂魄。

    只是,这些鬼魂,皆是凡人的亡魂,非修士之魂,更非鬼修,所以对楚无青并没有一丁点伤害。

    反而楚无青的身影一出现,这许多亡魂便吓得一哄而散,不敢接近半点。

    然而坠在这飞舟后三丈开外的身影,却没有那样令人感到绝望的恐怖气息,反而因为刚刚踏入炼气期的修为,显得他比凡人更加美味。

    楚无青虽然让人忌惮,可他身后的身影实在是太过美味诱人,许多鬼魂抵挡不住诱惑,立刻向着临意奔来,发出一阵阵凄惨至极的笑声。

    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远处望着的楚无青却没有半点表示,鬼魂们的胆子立刻就大了起来,更多的魂魄一拥而上,想要分食临意的血肉,壮大自身。

    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修士,可是却本能的感觉到,吃下临意会对他们有莫大的好处,将会使他们踏入全新的世界,从此脱胎换骨。

    楚无青摸着下巴,微微笑道,“吃掉炼气期一层的骨血,的确可以让百年厉鬼即刻踏入炼气一层,成为鬼修,可让普通厉鬼触摸到气感,而普通鬼魂则能得到一丝真意壮大魂魄,使得魂魄十年内不散。”

    临意在这之前毕竟只是凡人,骤然面对这样的万鬼洞出,脸上出现无比的凝重,只能在鬼魂中苦苦挣扎求生。

    他的剑可以一剑破一鬼,却无法一剑破万魂,四面八方涌来的魂魄,使他的防御露出数不尽的破绽,只要逮到一点点机会,那鬼魂就会在他身上咬出一个小口,撕扯着他的皮肉。

    若是换作普通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早就鬼毒入侵了,可在临意的身上却形成一种特殊的抗体,使得他纵使浑身浴血,却又生命不灭。

    再加上有楚无青在一旁看护,每当他到生命的尽头便丢下一团丹药化解而成的灵力,让他干枯的经脉重新恢复,血肉也一点点复原,周而复始。

    与此同时,啃噬他血肉的鬼怪也越发强大,渐渐地有鬼魂摸到了气感。

    按照这样的情况来说,他应该是举步维艰的,却偏偏越战越勇,使得剑术的进步愈加明显,到最后竟然自行明悟了破空斩,一斩下去便是数十亡魂。

    在这样的血腥杀戮之下,他的神情却越发冷静,黑瞳沉如极夜,望向远方看着他的身影,心中生出一股无法言说的感情。

    这是生死危机,是把自己一次次陷入陌路尽途,将狼狈演给他人看,但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历练,而且在这样的历练中,他并不会有真正的生命之危,相反他的修为却进步的越加迅速。

    这样的机会实在是难得。

    渐渐地,他也有了内视之力,只见丹田之内,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剑气在渐渐成型,虽然这成型的速度极慢,但是在他可以一次击退上百亡魂之时,这剑气有了透明的轮廓。

    一种无形的明悟在临意的心中形成。

    楚无青眼尖地发现,临意竟然在这战场之上,开始明悟剑意了,这万千鬼魂显然都成了临意的磨剑石。

    纵使他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纵使他的头发杂乱的披下,发尾处还流着血浆,却一点也不折损他的气度。

    他站在那里,散发出惊人的气势,仿佛一切外物都沦为了陪衬,只剩下一个剑客,一把利剑,行走于天地间。

    楚无青知道,这满山的鬼魂对临意来说,已经失去了折磨的意义,可是他仍然感到愉悦,有主角光环在临意的成长是无可避免的,但是让他的成长多上更多的挫折,经历更多的痛苦,却能让楚无青感到由衷地愉悦。

    这些鬼魂的啃咬,比起凌迟,比起被楚家人抛弃,一点点的凌迟,片片切下血肉,又一点点地磨去灵魂,算的上什么?

    在临意再一次剑气激荡,横扫亡魂之时,楚无青拽住他后颈的衣领拎起了他。

    多日的赶路,没有丝毫的休息,纵使已经炼气十层,可没踏入筑基,就有睡眠的需求,就有进食的需要,楚无青也感觉到略微疲惫,于是拎起临意,来到一处山洞,打算暂时居下。

    虽然临意在鬼混中得到了突破,那一刻爆发出惊人的气势,可是等厮杀过去,种种暗伤却开始爆发,使得他脸色苍白起来,而用尽的灵力,更使得经脉枯竭,出现碎裂之痛。

    但是,他却没有发出一声,只是被默默地拎着。

    然后又被楚无青摔入山洞之中。

    这山洞身处于群山之内,自然也没有丝毫灵气,这洞府之中怪石嶙峋,楚无青这一摔,可以将他的暗伤更多的激发。

    可是临意的身体才刚刚接触到乱石横生的地面,突然一股灵泉就从石缝中涌出,不到半响竟然就形成了一个水潭,几乎是瞬息间就把临意经脉干枯的身体给修补完全。

    楚无青:“!?”发生了什么?

    哪怕看过原文,有心理准备……楚无青也被这凭空冒出灵泉来的主角光环给深深震撼住了。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在灵泉中的临意,看着这汩汩涌出的泉水,楚无青陷入了沉默。

    临意很快从灵泉中起来,稍稍收拾好身上的脏乱,让仪容得体后,来到楚无青跟前道:“仙长赶路多日,还要护我周全,想必劳累,请用灵泉稍作梳洗。”

    说完之后,便发现楚无青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审视的意味,那双沉沉的瞳孔中有来不及掩饰的惊讶。

    临意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引起楚无青这番表情,要知道在此之前,楚无青对他是完完全全的俯视,甚至随时可以丢弃的。

    “不要叫我仙长,要叫我尊上。”楚无青缓缓开口道,尊上一词对傲气极深的主角而言是怎样的侮辱,他要深深地把今日的一切都烙印在尚且幼小的主角的心灵里,让他永永远远无法忘记他弱小时曾被自己怎样对待。

    楚无青回过神来后,对临意的审视更浓了,似乎有什么埋在脑海里的线索要破土而出,在临意再一次喊出,“尊上请用灵泉。”后,有什么东西在他脑中炸开。

    临·前世仇人要反复虐待·意→临·可反复蹂/躏寻宝机·意。

    这才是临意的正确使用方式。

    楚无青想通过后轻轻点头道,“你先退下吧。”多日赶路他也的确感到疲惫,灵泉可将他的精神状态和灵力恢复到巅峰。

    楚无青手轻轻一挥,常用的家具设备便出现在这洞府之中,有僵傀侍女立刻推平土地,再在洞顶装上夜明珠,哪里还看得出半点之前荒芜的模样。

    临意退出洞府之后,外面一片荒芜,可体内灵气充沛,加上之前的战斗,正是需要多去体悟突破之时,可他脑海中反复萦绕的却是楚无青的身影。

    “尊上,”他喃喃道。

    想到这几日所经历的一幕幕,他明知道自己应该守在洞府外,应该谨守礼仪,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朝楚无青的洞府一步步挪移着。

    每前进一步,临意被鲜血洗练的冷凝的心就忍不住砰砰跳动,明知道这样不对,明知道会面临怎样的后果,违背他过去人生中的所有信念,却如同被魔鬼诱惑一般,一步步踏出底线……最后到了楚无青的洞府门口。

    洞府上挂了层层重重帘,透过帘缝,临意又紧张又刺激地往里望去。

    只见楚无青一拔发簪,长发倾斜而下,被雾气蒸腾地飘逸摇曳,又湿润成一缕缕贴着他的两颊,贴着他的衣衫,蜿蜒而下。

    紧接着,楚无青褪下繁复的外套,又一点点地敞开中衣,露出修长的脖颈……常年包裹在禁欲仙袍下,极少被人窥见过的雪色双肩……漂亮得让人想舔/吻的锁骨……再脱一点……再脱一点就可以看见胸堂上的红樱了……

    临意感到自己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楚无青向来是个极其谨慎之人,更何况现在与前世仇敌处在同一处,哪怕现在的仇敌弱小地可以一掌拍死,但仍然无法令他全然的安心。

    毕竟,主角光环在那里,没有谁会傻到把自己全盘暴露。

    所以,从决定沐浴起,他的神识就笼罩了整个洞府,自然发现了临意的靠近和偷窥。

    想要知道他的弱处,研究他浑身几处大穴吗?楚无青心中一阵冷笑,当即抓起挂在衣架上的外袍扔出去道:“洗干净。”

    待到迅速进入到灵泉中后,楚无青难得慵懒地眯了眯眼,将银盆盛满水,一挥出了洞府,随后把亵裤也脱下道:“一同洗了。”

    修真者的衣物并不需要进行凡俗的清洁,只要过了炼气五层,就可以学会净体咒,使通身保持整洁,更可让衣物一尘不染。

    但楚无青,偏偏要这样去折辱临意。

    想一想一个男人,替另一个男人洗衣物,这是怎样的折辱啊,尤其这衣物中还包括亵衣,而且这被折辱之人还是自尊心极强的原文主角。

    楚无青泡在灵泉之中,感到有阵阵欢愉之意涌出,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心神空明起来。

    临意的手中抱着楚无青的外袍,这雪白的衣袍上不染一丝尘俗,正如尊上的人一般,上面还传来阵阵清香,这柔软的布料更是刚刚才从楚无青的身体上脱下。

    正当他感到情绪起伏之时,那银盆便装着亵裤出来了。

    临意的脸上一阵躁红,这幅模样落在楚无青眼中又是一番忍辱负重。

    抱着衣物,临意来到外面,一遍遍清洗外袍后,才拿起那条亵裤。

    这亵裤自然也是洁白素色,只是因为紧紧包裹过楚无青的肌肤,清冽之味更浓,可以想象其主人穿戴此物时是何等样子。

    临意的手有些颤抖,他身在公候之家,自然什么事情都见过,可作为大儒的得意弟子,名士楷模,他的私生活也是极其严格的,坚守着君子的一切,禁欲到令人发指。

    可是那所有的道德坚守,所有的礼仪诗书到了这一刻似乎都化作了泡影,从他的血脉之中消失,只剩下那道从天而降的洁白身影,以及手中的素白私衣。

    他闭上眼睛,耳垂泛红,将亵裤一点点地放在鼻翼下,又大着胆子伸出舌头舔了舔,这曾经包裹过楚无青私密处的位置,血脉中似有长流滚滚而过,烧得他面色更加绯红,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却变得黑意沉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

    他深深嗅了一口,似叹似吟,“尊上。”这一声似乎饱含了太多的情绪,他天生聪慧,对楚无青的某些情绪不是不懂,可是那又如何,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够接近这个人的身边,并且让自己一点点强大,强大到可以真正去占有的那一天。

    他还会一点点地深入到这个人的生活当中,让楚无青习惯,他在他的身后,他在他的左右。

    书卷中并不缺那些关于倾国倾城的佳人引发战争的故事,可无论是怎样的倾国倾城都不及楚无青风貌半分,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不会有无数疯狂的仰慕者。

    恐怕半个眼神,都是施舍,更何况这样的亲近了。

    楚无青沐浴完后,便感到修为更加凝实,看来只要多加修炼,应该能够在五个月内达到真正的炼气大圆满,到了那时,他便可以筑基,继而问道。

    楚无青站起身,唤道:“临意,来服侍我穿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