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二十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在听到临意所说之时,皇帝蓦然睁大了眼睛,无法相信,却又无法反驳。

    长生的丹药,他自然还没有得到,可堂堂神使竟然被人轻易收割掉头颅,那一场对临家的灭族,仿佛只是一个笑话。

    下一刻利剑斩掉了他的脖颈,瞪圆的双眼,如他所封的国师那般,死不瞑目。

    楚无青始终遥遥站着,做完这一切之后,临意一步步朝着楚无青走来,执弟子礼道,“仙师。”

    仙人来时曾经说过,顺手救自己不过是因为一时的兴趣罢了,他一介凡人怎么可能留在仙人的身边,又怎么可能触及到仙人的左右。

    他们的缘分,可能就到此为止。想到数个时辰之前的传道,临意的心中已将楚无青视为启蒙恩师,忍不住在这拜别之时,行下弟子礼,哪怕仙人根本不会接受。

    想到看着上一世的仇敌,整个天道的宠儿,朝着自己弯下身,那副完完全全依从自己的样子,楚无青就感到有一丝愉悦。

    可这样的愉悦,比起被夺走未婚妻,更被侮辱凌迟而死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宁折不屈的傲骨?

    永不变更的意志?

    翩翩出尘的世家公子?

    可以随意剥夺他人性命,掌控世界万物生死的仙帝?

    而现在,他只是一个被自己救出,所有的希望都依附在自己身上的人。

    “跪下,”楚无青冷冷呵斥道,声音之中满是轻蔑,“我不是需要一个弟子,我只是需要一个卑贱的仆从,玩物罢了。”

    楚无青以为,自己此言一出,素来忍受不到一丝侮辱的临意必定会感到深深的折辱,按照临意的性格,哪怕自己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并不会真的在意到心底,反而会因为前后的巨大反差,引起他更大的痛恨,偏偏这时候弱小的临意却无可奈何。

    憋屈无疑是对一个对自己极其骄傲的人的最大折磨。

    楚无青微微低头,发丝从衣衫间扫下,扫到临意的肩头,扫到临意的鼻梁,扫到临意的双唇,扫到临意的脖颈,“怎么不出声了?”

    “滴水之恩,尚需涌泉相报,仙师赐我生命,又引我走向仙途,为奴为仆都不可报万分之一。”临意抬起头,眼中一片坚定,而内心之中更是升起巨大的激动,可是他害怕被楚无青嫌弃,只得将这些激动强自忍耐,将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忍辱负重的伪装吗?

    楚无青唇角微微扬起,衣袖一挥,两人再次回到飞舟之中,腾空而去,却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既然是为奴为仆,又怎能与主人平起平坐,跪下。”楚无青冷冷地道,想要看到临意的脸上露出失望,痛苦的挣扎,和极致的屈辱。

    然而临意却从善如流地跪了下去,只是他的脊背仍然是笔直的,似乎就算这样的下跪,对他本身的信念,本身的傲骨没有任何影响,礼仪不过是世俗外物罢了。

    明明临意的脸上没有一丝桀骜之意,却让楚无青感到临意仍然如前世一般不羁傲然。

    不知想到什么,楚无青低声笑了起来,他抬起头看向远方的初阳,一步步走到临意的跟前,一点点牵动临意的呼吸,道:“这飞舟虽好,可长途跋涉没有一个凳子,一张长椅着实不方便。”

    当到达临意身侧之时,楚无青的手指猛然点在临意脊背之上,整个人就朝着临意的背部坐下,要让临意的脊背弯曲,“就暂且坐坐人椅吧。”

    临意跪着,他的所有神思都被身后之人牵引,能够感受到身后之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更能闻到从其人身上散发出的幽香。

    这幽香与世俗大夫爱好的熏香不同,不染一丝红尘气,仿若雪山之巅传来的冰息,让人从灵魂到身心都被浸透,却又生出一种无端的旖旎。

    下一刻,那人纤长的手指点到了他的肩膀上,而其后,他能感受到重重衣袍扫过他的脊背,听着头顶传来的落座之言,控制不住地红了耳垂。

    一息之后,便有难以想象的柔软落在了他的脊背上,哪怕隔着数道仙衣,仍然能够感受到这柔软的弹性与厚度,能够想象出其包裹在长衫亵裤内的样子。

    临意耳垂上的羞红立刻蔓延至了整个脖颈,他动了动身体,想让楚无青坐的更舒服,也想让双方的接触面积更大,哪怕明知道这样的念想是罪恶的,是玷污仙人,可却控制不住。

    临意的这番表情,落在楚无青眼里却是耻辱的挣扎,以至于羞愤到脸都红了,却又不得不忍耐,而弯腰的动作更是让楚无青心中生出一股满足之感。

    可是,这还远远不够。

    他的手指再次落在临意的肩膀上,轻轻一拍道:“塌下,太陡。”

    这手指细长,落在人的肩膀上,因为带上力道,而有了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临意的身体微微颤抖,他很难控制住身体本能地兴奋,哪怕明知道这是违背圣贤书,违背他过往所有信念的。

    临意的脊背微微抖动,看起来是不堪承受这样的重量,在隐忍着这痛苦的侮辱。

    楚无青唇角微微扬起,臀部点点下滑,从临意的肩背上移到了临意的腰间,这一下子更是让临意脖子上的膘扩散到了整张脸上,连呼吸都急喘起来。

    似乎,连空气都因为他的忍辱负重而变得压抑起来。

    楚无青的唇角上扬弧度更大,内心的折磨,比起他上一世的极致痛苦又算得了什么?他绝对绝对不会让临意过上一刻的安稳日子。

    等到小半日之后,楚无青又想出了别的方法,他蓦然站起身,把临意从飞舟之上丢了下去,冷冷道:“身为奴仆,下/贱之流,又怎么配与主人同舟。”

    然后让临意在下方跑着,他的飞舟则不紧不慢的前行。

    炼气一层的修为和*,又比凡俗之人好得了多少,临意只能苦苦追赶,不敢懈怠一分,才没有被飞舟甩下,一双肉足更是磨起血泡来。

    可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另类的历练,很快便有大量的灵气聚集在他双足之间,浓郁得几乎可以形成肉眼所见的雾气,将他的修为凝练,将他的肉身锻造。

    这样显然不行,楚无青回忆起来时路途所见,立刻便想起这附近有一处山脉,这山脉灵气断绝,寸草不生,上面还有恶鬼盘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