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九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然后明明已经被伤害到极致的男主,却不知道以怎样的毅力站了起来,主角原本只是想折磨男主而已,男主站不起来他也会带男主去,没想到男主伤到这样的程度,竟然真正站起来了。

    然后还可以去其他罪人的角度刻画一下,这一天如何难忘。

    临意的腿哆嗦着,没有人认为他能站起来,多日的折磨,被刺穿的腿骨,怎么可能站起来?

    那双腿与被切掉没有任何区别了。

    被关在其他狱室里的犯人看到这一切,心中满是唏嘘,谁能想到那个最开始坚持到极致的人,最后会被折磨到此等非人模样,纵使他曾经有着再大毅力又如何,但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废了。

    临家的骨头已经断了。

    临意的手指在地上艰难地抠着,豆大的汗水从苍白的额头冒出,可是他的眉头却没有皱起半分,因为太过吃力,汗水糊住了眼睛,白衣人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像梦一样,隔着整个世界,怎么都抓不住……

    他的喉结动了动,手指深深的陷阱地里,鲜血从指间不断地溢出,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手臂上的性肌肉扭曲着,可见一条条青色的经络,他渐渐撑了起来。

    可这样的动作,对他来说已经极致吃力,几乎身体才离开地面不到一寸之时,手腕就控制不住地抖动着,而整个身体也随之剧烈晃动,上升越来越艰难,六息之后,手臂一软,整个人再次向着地面倒去。

    “站不起来吗?”来人的声音充满冰冷的嘲讽,恍若九天之上的神明俯视着怯懦的蝼蚁。而一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蝼蚁,有什么地方有什么资格值得神明去漏下半点余光

    ……不,他站的起来。

    他站的起来!

    在临意的身体距离地面只有不到一厘距离之时,这无法阻挡的下落陡然停住了,几乎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不容人忽视的气息,捏紧成拳的双手死死抵住地面,整个上身离地而起。

    紧接着,他打直了弯曲的脊梁,而那犹在流淌着鲜血的脚腕颤抖着颤抖着,慢慢地离开了地面,他终究靠着惊人的毅力站了起来。

    浑身上下泥血模糊,几乎不成人形,可狼狈至此,他的身影却一点都不容忍忽视,整个人好像一把埋在尘中的绝世名剑,只需要有人在剑身上轻轻一扫,就必会露出属于他的稀世光辉。

    恰在此时,在密室之中等得不耐烦的修真者打开了门,然而下一刻他便面临了极致的噩梦。

    “站起来了,那么奖励你。”楚无青的唇角微微扬起,目光在男主腿弯上轻轻扫过,与此同时炼气二层的修真者的脚腕上便爆开两个血洞。

    “你是谁?”修真者痛到脸部扭曲,可那在凡人中嚣张的微末修为却根本无法反抗楚无青分毫,“难道说他这么些时日的坚持就是因为已经把宝物献给了你……怪不得,怪不得老夫一直找不到。”

    “宝物?”楚无青的手一摊开,一件中品法器出现,“你是说这个吗?”又一摊开,另外一件中品法器出现,“还是说这个?”再一变道:“也不是吗?”

    法器不同,灵力的波动也就不同,楚无青拿出了数十件法器,每一件都是修真者可望不可求的,而每一件的灵力波动都远远大于他在临家所见,却又完全不同!

    可偏偏这些宝物摆在他的面前,他却连碰都碰不到。

    而显然,那所谓的临家珍宝,根本入不得这位的法眼。

    他喃喃道:“为什么?你我毕竟同为修士……”

    楚无青冷笑道:“没有为什么,”说话之间,又是数道灵气打在修真者的身上,使得修真者浑身上下都是破开的伤口,“我做事只管自己高不高兴,而你,让我不高兴。”

    在修真者脸色彻底青白露出绝望之时,楚无青的目光扫向了临意,“而他,暂时让我感到愉悦。”

    在楚无青的目光之下,临意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了颤,脊背却绷得更加笔直。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监狱中的所有囚徒永生难忘,那位高高在上的神使大人,被一位突然降临的白衣人轻易捉住,更在死前被反复折磨,那所有的刑罚都是曾经施加在那位临家公子身上的……

    可这堂堂神使,竟然连一个凡人都比不过,没坚持过三个时辰便彻底死去。

    临意望着脚下彻底死透的尸体,眼中平静无波,可心中却已经掀起震撼,哪怕明知道这位神使在修真界中只是微末之流,但是被如此轻而易举的弄死,仍然让人不胜唏嘘,这就是修真者的力量吗?

    临意的眼中闪起向往。

    几乎在临意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里重新亮起光泽的一瞬间,楚无青就牵起了临意的手腾空而起,等到临意反应过来之时,两人已在玉舟之上,虚空飞渡,俯瞰整个王城。

    诺大的王城,纵使纵马驰骋也需要两个时辰,才能堪堪跑完,可是在这虚空之上,人世间的一切似乎都渺小起来,连那王城也仅仅伸出一只手掌就可彻底覆盖住,犹如从这万千山河中深深抹去。

    下意识地,临意就这样做了,伸手覆盖住的却是他前一十八年的人生,恍惚中他抬起头,抬头便看见漫天星辰,而那在高空之上足以遮住王城的手,高高举起伸向天空之时,却触碰不到半片星辰,也遮挡不住天空的一寸。

    俗世间的一切功名利禄,恩怨情仇似乎都在这一刻化为了泡影。

    而那舟头,白衣白发立着的人,似乎已与这夜色,这周天融为了一体,随时随地会飘然离去

    “看够了吗?”

    突然一声冷哼发出,让临意回过神来,人生中第一次感到羞窘,可这样的窘迫却没有让他产生一丝一毫的退缩,反而更加坚定地望着楚无青。

    楚无青长眉微微扬起,伸出一只手,抚摸上了临意的头顶,刹那之间灵力便从他手掌中倾斜而出,犹如河流一般瞬间滋润了临意干涸开裂的经脉,那灵力游走全身,将他千疮百孔的身体修复。

    也是在这一瞬之间,临意感到天地都模糊了,似乎有蕴含着混沌道意的气体向着他涌来,注入到他经脉之中,只有楚无青的身影越发清晰。

    临意的口中也被喂下一枚丹药,十息之后,便有天地灵气从他经脉中游走而出,汇聚到他丹田之内,形成一粒白色气团。

    在这白色气团成型的一刻,所有疲劳伤痛一扫而空,轻灵之感遍布全身,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临意整个人为之一振。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楚无青的瞳孔亦微微一缩,他只是随便一试,竟然就轻易成功了,原文主角果然是原文主角。

    楚无青的唇角扬起凉薄的笑意,低声道:“还记得那些构陷临家的人吗?”

    临意黑瞳沉沉,“回仙长,记得,每一个都记得。”

    楚无青轻轻点头,“那就全部杀掉。”

    这杀字一出,临意的黑色双瞳陡然血红,他没有忘记绝望之时听到的那句话,“站起来,我带你去灭门。”

    俗世中的羁绊虽然微不足道,可连这微不足道的东西都不抹去,又如何让道心趋于圆融。

    楚无青衣袖一扬,一把低阶制式飞剑就落到了临意的跟前,“那就拿着这把剑,去。”

    话音一楼,楚无青的飞舟就载着临意飞向了他所指的第一处,此时此刻已到深夜,可这诺大的府邸之中却仍然载歌载舞。

    主座之上,坐着的中年男人手中正执着一只夜光杯,这夜光杯正是临意太爷爷当年征战漠北之时夺来。

    八十岁的老人却没能渡过安稳的晚年,被以叛国之罪灭杀于闹市,更目睹了族中除临意外的所有晚辈被一同诛杀。

    整个临家,除了临意,九族尽殁,不可不谓是斩草除根。

    临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进入到府邸之中,楚无青只在飞舟之上望着,他并不想沾染临意上这方面的因果,可他仅仅只是目光就给了临意莫大的勇气。

    炼气一层,实则与俗世间的武道高手实力相差不多,仅仅靠着一人一剑,半个时辰之后这府邸再无任何生机,正如临家大宅一般。

    王府,刘府,上官府,明明剧情已经改变,可发展轨迹却如同原著一般,这些府邸尽皆灭杀。

    而这样的动静,自然惊到了皇宫,立刻城防响应,可临意却越战越勇,生出一股虽千万人吾亦往矣的勇气,而那剑术也越发成熟,明明没有修炼过任何剑修法决,可这每一招每一势,却都带上了剑意的雏形。

    这就是剑灵根吗?

    哪怕没有激发,没有带来绝对的修炼速度,却仍然可以使拥有之人,在剑术上的造诣一日千里。

    等到天亮之时,临意终于满身血色杀入皇宫之上,杀向天子明堂之上,而那高高在上,为了一粒所谓的长生丹药,就灭了临家满门之人,竟然吓得尿了裤裆。

    这就是凡俗间的帝王吗?这就是自己曾经想要效忠的人吗?

    何其可笑。

    “临意,不,不不,临仙长不要杀我,”往常高高在上的帝王脸上满是恐惧之色,连爬带滚地往后退着,发出难听地嚎叫:“神使大人救我!”

    话音一落,一颗脑袋就滴溜溜地滚到了他的身下,而这人头之上双目正圆撑着,几乎要脱框而出,可以想象这人头的主人,身死之人是多么不甘。

    “你要找的神使是此物吗?”楚无青慢悠悠地问道,拿出白色手帕轻轻擦过沾染上血迹的手指,这动作在他做来,温柔无比,翻飞的衣袖飘飘逸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