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八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此话一出,苏北辞漆黑的瞳孔之中,绽放出阵阵光亮,低头呵呵笑道:“我也喜欢无青,不过不是喜欢,”他抬起头,眼中尽是楚无青的倒影,“是吾心,吾神,吾魂皆悦你。”

    说话之间,那搭在楚无青脖颈上的手指就向下移动,比起楚无青之前的挑逗不输半分,楚无青的挑逗带着刻意为之的生涩,可苏北辞的动作却带着一股凶狠霸道之意,似乎想要在这雪白脖颈上留下痕迹。

    在楚无青回过神来之前,苏北辞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楚无青的腰侧,带着楚无青翻身一转,刹那之间两个人就换了位置,变成了楚无青落在座椅之上,而苏北辞俯身看他。

    不等楚无青有所反应,苏北辞的吻就落了下来,最初的时候是落在额头上,接着落在睫毛上,那样密集的亲吻带起阵阵楚无青从未体会过的感觉,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白玉似的脸颊上更被一层膘覆盖。

    现在的女子都这般不矜持了吗,他想要出声斥责,却刚刚一张开口,就被人捉住了双唇亲吻,更因为想要发声的动作,未曾守紧过牙关,导致异物入侵,舌头也被勾连住。

    楚无青岂肯让来人如意,舌头想要躲闪,可这样的动作却似乎让异物更加兴奋起来,似乎戏弄起他来,他抬舌抵抗的动作暴露出了舌根,与牙齿,使得来人的舌尖在这些地方不停蹉弄迅游,让他的舌头越来越软无力抵抗,只得被迫共舞起来。

    少年人的身体本就容易冲动,他上辈子加这辈子都从未经历过这样刺激的事情,虽然心中抗拒,可身体却本能地做出了反应,那推拒的动作越来越小,渐渐地也配合起了来人的亲吻,舌尖密集的感官,将这难以描述的滋味不停地传向他的大脑他的头皮,让他的双眼也变得迷离起来,眼中水雾迷蒙,而唇角更有一滴晶莹的液体落下。

    这液体顺着下颌,滚过脖颈,又滚入重重衣襟之中,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湿痕。

    亏得修仙之人,呼吸绵长,否则这持续时间极长的一吻,是楚无青绝对承受不住的,炼气之修还未彻底脱去*凡胎,仍然需要呼吸。

    等到苏北辞收回唇舌,楚无青已经是气喘阵阵,想要说话却也说不出来了,他努力运转功法想要聚集起气力,可苏北辞显然不肯就此放过他。

    “无青的嘴好甜,其他地方不知道是否一样甜。”苏北辞轻轻笑道,才刚刚离开楚无青身体的舌头便落在了脖颈之上,一点点吻过白皙的肌肤,留下浅浅的红痕,路过凸起的喉结之时一点点打转,挑逗起这具身体最深层次的*,又在这小巧精致的喉结上轻轻一咬,使得楚无青立刻呜咽出声。

    这样陌生而又舒服的反应,令楚无青不知所措,他虽然知道男/欢/女/爱这一回事,可上辈子不曾听过见过更不曾感受到,使得对于这回事始终有一种禁忌的感觉在,现在打破这种禁忌,让刺激感伴随着电流更加上升,本能地……身下就起了反应。

    而这一幕当然没有逃过苏北辞的眼睛。

    他虽然也未曾跟其他人做过这种事情,可楚无青的生涩却是显而易见的,心中涌起巨大的喜悦,可身下的冲动却要不停地压制,不能让楚无青感受出来,可在看到楚无青身下反应之时,他却感到自己要控制不住了,右手更是颤抖着想要按在那凸起一块的白袍上。

    然而,他嘴上动作的停止,却使得楚无青骤然回过神来,惊觉自己正在与原女主做什么。

    苏北辞伸向楚无青下袍的手则被牢牢握住。

    “苏姐姐,”楚无青喘息着道,“姑娘家应该矜持一点。”声音却是冰冷至极。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了楚无青的控制,他虽然想苏北辞爱上他,可从未想过跟苏北辞做这种事情。

    而且苏北辞是一个女修,在原著中应该是羞涩的,是绝对不会去想这种事情的,怎么会变得如此奔放起来。

    在他想来自己一番撩拨,苏北辞应该是感到又愤怒又害羞,却又隐隐期待,然后推开他逃跑的。

    楚无青讨厌事情完全出离自己掌控的感觉,心中的不安更是升到了极致,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感到了一丝后悔,数道清心法咒打出,整个人回归了最初的平静。

    楚无青的声音也同样将苏北辞惊醒,现在还不是时候,大殿之外还守着那位大道金丹之修。

    苏北辞亦冷静下来,只是他丝毫没有为楚无青的话语所动,反而如楚无青最开始所做的那般将楚无青困在其内道,“不是无青说对我一见钟情吗?既然我二人两情相悦,做此等事情不是天经地义吗?”

    苏北辞的话语,楚无青根本无法反驳,只是原著之中,苏北辞的定位不是冰山美人吗?男主苦苦追求多时,又历经十万字才将其打动,两人才有了第一次真正的亲密接触。

    苏北辞虽然逼着楚无青要承认他们的关系,无法否认他之前的话,可也知道楚无青并不会喜欢真正的那一个自己,他也不敢太过,将自己暴露,引起楚无青的怀疑。

    苏北辞的手摸上楚无青的脸颊,指腹之间带起阵阵酥麻之感,好像有电流刮过,他努力回忆着妇人被抛弃时的神色,学道:“无青是不喜欢女子太过主动吗?我等修仙之辈,追求本真,遵从本心,所以我才会情动之下,一时失态。”

    苏北辞本是冷艳中透出英气的女子,而之前的一番举动更是强势,使得此时的示弱显得尤为可怜。

    毕竟之前还是有过亲密接触之人,虽然自己是被半强迫,可也没有感到厌恶,楚无青自然无法再说出狠心的话来,只得握住苏北辞的手安抚道:“是啊,来日方长,我和阿辞你互相还不够了解,实在没有必要把自己太早交付出去,享受两情相悦的过程也无疑是件美好的事。何况,如今宗门垂危,而修仙者寿命悠长,实在不必急于一时。”

    苏北辞点点头,黯然伤神道:“我懂了。”可身体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反而抬起头,用法术伪装出泪水道:“既然现在不适合太过亲密,但你我既已互明心意,总要送互相一件私密之物吧。”

    只是苏北辞话音刚落,突然之间殿门洞开,楚幽就闯入了其中。

    若是换作平常,楚无青必定会斥责的,可此时此刻却有了那么一丝微妙的庆幸,于是道:“何事?”

    楚幽单膝下跪,看也不看苏北辞一眼,禀告道:“主上,踏月宗来人。”

    楚无青冷笑道:“他们是想和谈还是想索赔,还是都有?”不等楚幽回答,走到大殿中央道:“不必理会他们任何言论,只需用留影符记录下来,放给所有弟子观看即可,还请阿辞一个时辰后将仙灵门所有门人集中在主峰之外,我届时有事情宣布。”

    苏北辞只得离开。

    楚无青道:“灭踏月宗对你而言只是一件小事,但这样仙灵门只是依附于我们生存,成不了一股势力,我所需要的是能够帮助我的势力。三年之后,仙府之门洞开,会降下十八枚入门令,届时小世界必会大乱,战争四起。这仙府之门最开始时并不会显现,若是占领住其他门派,伪造出仙府,则可短暂时间吸引其余修士的注意,使我先人一步,更可以此设立陷阱。”

    “我这里有诸多功法,皆是中阶以上,可让仙灵门中人短时间内修为快速提升,待会儿你便将一阶段功法赐下。”楚无青一挥手,一个储物袋飞入楚幽手中,继续道:“这储物袋中除了功法,更有百万不入流丹药,可供炼气修士服用增加修为,五千一阶丹药,可供筑基修士服用增加修为,凡仙灵门弟子每三日可领取一颗,更多则要靠立功。修为突破算立功,诛杀一踏月宗门人亦算立功,你与仙灵门的筑基长老一起将功勋量化为功勋点,十点可领一瓶修炼丹药,百点则可领下一阶段功法,若是立下大功,就赐其低阶法器。”

    楚幽欣然应诺,他本就是经过修界之战之人,此时听到楚无青的话语,眼中一点点亮起异色。

    “若我估计不错,踏月宗最多忍耐三月,三月之后必会发起正式战争,在此期间,一定会付出代价说服十大门派中的其他门派不要插手,更会找到盟友对仙灵门形成围困之势。”楚无青微微笑道,“踏月宗便是我给仙灵门人的磨刀石。”

    仙灵门虽然有着十大门派之末的虚名,可实际上从高层到弟子都要差上踏月宗等这样的门派许多,备战三个月,对于外界之修,楚幽自然是有信心的,可是对于仙灵门……,而且楚无青还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他忍不住问道:“若是刀反而被磨卷了?”

    楚无青的目光清清淡淡地在楚幽身上扫过,却让人无端生出极大的压力来,“废物要之何用?”

    这一句话是对仙灵门中人说出,却同样在楚幽心中形成震慑,楚无青这人远远比他所想,所以为的要高深莫测许多,不知道他的目的还能不能够达成。

    至此之后,除日日打坐的楚无青外,整个仙灵门上下都忙碌起来,弟子们陷入极其狂热的修炼之中,更对楚无青充满了崇拜之情,对门派的未来生出无限的向往,似乎不再有一丝过去的颓唐模样。

    人人都知道,他们今日的一切,均是得楚无青所赐,要知道这样的待遇纵使在顶阶门派的内门弟子也不会有,也更不想有朝一日因为资质问题被抛弃,打回原形。

    而三个月后若是能立下大功,可以得到楚无青亲自赐下法器,则足以令所有人震动。

    如此,过了半月,楚无青算计着时间和剧情走向,“现在的男主应该已经在监狱内待满三个月,明日便会迎来第一次生死危机,临意的剑灵根极其特殊,没经过生死危机便不会显现。”

    原男主临意出生俗世公候之家,十八岁三元及第,但紧接着就被满门抄斩,打入天牢,更在三个月后遭人残忍虐杀,可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激发了剑灵根。剑气冲天而起,直接灭杀了行刑之人。

    原本读的是圣贤书,学的是礼义廉耻,做的是风流名士的男主,至此彻底黑化,一举屠杀了所有陷害他的家族,走上了你伤我一分,我灭你全族的爽文男主路。

    而冲天剑气也引起了修真界的注意,以为是重宝出世,修真者来到凡俗之中搜魂记忆之后,知道了原来是男主引起,以为男主是传说中的天生剑体,纷纷出动,找到男主想要收为弟子。

    但通过检测后却发现男主没有这样的修炼体质,连灵根也是五灵根,就纷纷离去,把男主放逐了,只有仙灵门的人把男主捡回去做杂役。

    然而事实上男主却是剑灵根,是比天生剑体更加可怕的存在,真仙之下没有任何修炼瓶颈。

    修真界根本没有人知道世间还有这种灵根存在,灵界也没有,所以才会检测不出,只有仙界有剑灵根的传说,也仅仅是传说。

    仙府主人正是仙界的那位传说存在,根本没想过去找到一位剑灵根的继承人,所以才开启试炼之门,只要拿到令牌,任何资质都可以参与,哪里想到竟然会遇到临意。

    思及至此,楚无青决定去救下临意。

    若是没有经历过生死一刻,也就暂时无法激发剑灵根。

    而没有激发的剑灵根修炼速度只比三灵根好一点。

    虽然能勉强称上一句资质尚可,却不再是高不可攀,令世人不可匹及的存在。

    而且他想做的不仅仅这些,他还打算带着临意去灭杀仇敌。不过可不是为了帮助他,而是要给其更深一层的折磨。

    在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被仰慕之人抛弃厌恶,以及在得到希望后被堕于更深的绝望之地。

    而他要的,便是要让临意以为自己是来救他、带给他一切之后,再将他狠狠折磨,置入凄惨的境地。

    摩挲着手中的飞行宝器,楚无青随手将其抛出,而后越于其上。

    临意,是时候见一面了。

    只不过这次,我才是你唯一可以攀附期冀的救赎。

    楚无青低笑出声,清凌的眸子满是玩味的狡黠,看起来残忍而美丽。

    “爱则加诸膝,恶则坠诸渊。临意啊,这就是我要带给你的,希望你好好享受。”

    ****************

    千里之外,俗世皇城之中,天牢之下,临意被关在最阴暗的狱室里不得见天日。

    三个月前,他尚为天之骄子。

    金殿之上,被圣人御口提名,言曰:“龙章凤姿,芝兰琼华”,特钦点为探花郎。

    可却在打马游街的前一刻被人逮捕入狱,满门抄斩。唯独他因被公主钟情,公主以死相逼圣人,方使他得以苟活下来。虽然仍被没入狱中,但好歹暂且保住了一条性命。

    原本他以为这仅是朝堂上的一场博弈,只要挨过,便能柳暗花明,为家族翻案。可当他被提审时,才清楚的明白,一切厄运的来由,竟缘于一个修真者的贪念。

    该修真者是一个落魄修真世家的后裔,因祖上遗留下来的一本残卷入道,勉强踏进修真者的大门。只可惜,天资不足,难成大器。此人修炼了一百多年,却始终停留在炼气二层,止步不前。一次意外,让他发现临家宅院有灵气波动,且纯粹程度颇为不俗,不似凡物。于是便起了贪念,勾结大臣蛊惑皇帝,一起陷害了临家。

    虽然此人在修真界,仅是个不值一提的蝼蚁,但在这个凡人界,却足以被封为“国师神使”,地位可跟帝王并肩。神使降下神谕,

    帝王为了长生,为了仙术,自然配合。

    男频修真爽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向从长相平凡的男主变成了各种高颜值,《一剑封仙》这本大爽文也不例外。男主临意是全文当中被作者描述容貌次数仅仅次于楚无青之人。

    虽然被监狱折磨的双颊下陷,有点骨立形销,但临意一双桃花眼却依旧温柔多情,眼尾微微扬起,便好似一根钩子,一盼一顾,皆能夺人心魂。

    破烂的囚服,已经□□涸的血迹以及肮脏的尘泥沾满,多日不得梳洗的长发也纠缠成结。可纵然如此狼狈,亦无法折损他的风华气度,使得这监狱之中总是有人偷偷望向他。

    “吃饭了,探花郎!”伴随着戏谑的声音,一只满是脏污的碗被摔在牢房门口的茅草上。过大的动作让其中的粥水泼出来不少,反而愈发凸显剩下的浑浊。

    临意依旧安静的靠在墙角没有移动。

    苍白的指尖无力的落在地上,格外脆弱,可他隐隐绷紧的脊背却始终不肯垮下。

    “啧!”狱卒站在门口,饶有兴致的欣赏着他狼狈不堪的模样。

    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也已沦落凡尘。谁能想到这位枯瘦的少年,三个月前曾三元及第,金榜题名,更被皇帝点为探花,要赐婚公主与他。

    纵使是明经擢秀,天纵奇才,可那又如何?

    一旦落入牢狱,不过也便是和那些囚犯一个下场。

    怜悯的看了临意一眼,狱卒用脚将碗往他身前踢了踢:“别再端着架子,没有用了,仙师早已下了命令,再过一个时辰,便送你上路。”

    “……”临意始终沉默,不发一言。纵使听到即将面临死亡的噩耗也丝毫没有什么畏惧的神色变化。可他垂在身侧的手,却攥的很紧,指甲没入掌心,沁出猩红的血色。

    终于还是耐不住了吗?弯起的唇勾一抹嘲讽的弧度,万分薄凉。

    那个小炼气修士原本是想的直接将临家剿灭,然后顺理成章将失去旧主的宝物占为己有。可随料刮地三尺,都未能搜出、反而庆幸,没有将他杀死,留下活口。

    为了得到宝物的具体消息,这位国师大人天天对他严刑拷打,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而原本丰盈的灵力波动,也随着临家覆灭,自己被缚下狱而彻底失去了踪迹。

    修真者的手段,远远高于俗世。

    搜魂炼骨,那些看似平常的举动,竟是剖心挖骨之痛也不及其万分之一。

    而临意也在连日的折磨中,得到了许多关于修真界的基本讯息。

    大道三千,这个世界由众多不同的位面构成。俗世之上,还有修真界,修真界之上,还有仙界。修士也分三六九等,强者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与天地同寿。至于弱者,凡胎*,百年命数,同凡人无异。

    而所谓的“国师神使”不过也便是修真界的无名小卒。若不是仗着这里是世俗,无人可以匹敌,这般嚣张视凡人性命如轻贱浮萍的做法恐怕早已被人人诛之。纵然能够侥幸逃过*,亦会因为孽业太多而心魔不断,在修行路上滞怠难行。

    可那又如何,仇人的结局再悲,也都和他无关,因为他已经无法在看到……

    突然双脚之上就上了铁钩被人拖走,临意的思绪被行刑的刽子手打断,不能继续。

    无法愈合的红肿伤口被粗粝的地面摩擦,不停的流出鲜血。

    生命在一点点流逝,他几乎可以看见早已步入黄泉的临氏族人的容貌和昔日笑言。

    “不……”低哑的声音自喉咙中逸出,临意剧烈的挣扎起来。

    大仇未报,临家的冤屈尚未洗清,他如何甘愿赴死?

    回想临家世代忠烈,每一个功勋皆是靠鲜血和衷心铸成,可末了,却被按了一个“谋逆”的罪名,是何等讽刺悲凉。

    如若他就此放弃,不过是提前解脱,可在死后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不……”他用尽全身力气,双手死死的扣住地面:“临意冤枉,临家冤枉!”

    嘶哑的声音在阴森的牢狱中回荡,宛若黄莺啼血,字字哀鸣。

    就连最铁石心肠的刽子手,也不禁在这一瞬停住了步子,回头看了一眼被拖行的男主。

    而这一眼,却让他终身难忘。

    昔日的临家大少,翩翩君子,俊秀无双,可此刻却衣不蔽体,遍身是伤。

    倘若是换作其他人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的眼睛中却一直有着光,但现在这个光也渐渐暗了。

    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刽子手狠心将手中的铁链拉紧,继续朝不远处的铁门走去,可他的步子,却下意识的变得沉重许多。

    因为他知道,在那扇拷打的门推开之后,等待着这个少年的,将是真正的死去……

    周遭的气氛变得越发沉痛,而那扇代表着修罗地狱的大门也尽在眼前。

    精铁铸成的大门,布满斑驳的痕迹。乍一看好似陈年的锈迹,实则却是血迹干涸之后沉淀的污黑。而自其中蔓延开来的浓烈的腐臭味道,不是经久未做清洗的污秽,而是死不瞑目的冤魂留下的刻骨之恨。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划破空气中的静默,令人窒息的压抑也随之充斥在周遭的每一个角落。

    临意的心一点的一点的沉寂下去,神采奕奕的眸子也失去了往日的颜色。

    迟了,一切都已经迟了。

    最后的理智带给他的是更深刻的绝望,始终挺直的脊梁,也放弃了挣扎。

    他紧紧地闭上眼,不愿意在接受任何外界的讯息。就连刽子手们投来的同情和怜悯,对于此刻的他来说,都好似莫大的羞辱和责骂。

    他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无法保住家族荣耀的废物!甚至,就连苟延残喘,守住性命都不能做到。

    晶莹的液体,沿着眼尾划下,沾湿了俊朗非凡的面孔。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可就在他即将被绝望完全侵袭之时,栓住他的铁链突然无声无息的化作粉末,一个修长飘逸的身影,俊美宛如天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牢房之内。

    华丽的白色仙衣,袖口衣角皆由金银二色丝线绣出反复的铭文。

    素色的指尖瓷白如玉,绝美的五官清雅至极。

    靡颜腻理,容色无双。

    纵使穷尽前人之言,亦无法形容一二。

    而此刻,他正站在临意的面前,勾起唇角,用傲然的语气说道:“站起来,我带你去灭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