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六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自己做就很爽,如果别人做了,就会去指责,就会觉得别人是在伤天害理。

    只是他话语才刚刚出口,楚幽的威压就已经到了他身上,筑基与金丹天壤之隔,瞬息之间,这修士的脸色就变得苍白。

    “没错,我就是罪恶之源,你能奈我何?”楚无青一向秉承楚家人不爽,自己就爽了的观念,这下子更加嚣张。

    只是他那副完完全全承认的得意样子,却让筑基修士心里更加憋屈,本来指责别人就是希望别人理亏羞愧,或者恼羞成怒,偏偏被指责却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简直太就像一记重拳砸在了空气里。

    “我就喜欢你们不爽我,却又干不掉我,只能憋死自己的样子。”楚无青对楚家众人传音完,就立刻决定不再与他们多做纠缠,向楚幽传音示意。

    筑基后期修士本就苍白的面色一时铁青起来,竟然说不出的扭曲。

    楚幽按照楚无青的指示对四位金丹长老道:“我与主人路过此地时,偶然感到成丹契机,所以在此成丹,也的的确确想要寻找一处门派加入。”

    楚幽的话语含糊不清,可透露出来的信息,却让四位结丹期的长老心中一惊,要知道修士结丹哪个不是寻找一处绝对安全之地闭关,又如何会将自己暴露在外。

    而且以金丹修士为仆,可谓是闻所未闻,难道这个大道的主人实际上是一位金丹大圆满的人物!

    所以才能够无论何时何地结丹,都可以庇护周全,也只有金丹大圆满的修士可能以金丹为仆。

    虽然这仅仅是一个非常不靠谱的猜测,可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也足以让四位金丹忌惮,因为大道金丹者本就是金丹中的绝对强者所在,是他们无法得罪的人物,若是对方还有一名金丹大圆满,杀他们当真比杀鸡还简单。

    没有人敢去赌。

    随着楚幽话语一落,楚无青也将顾予收到玲珑宝塔之中,自己则越众走出。

    面对四位金丹期的大能,仅仅是炼气八层,却没有一丝畏惧不安,行动神色皆自然,那通身气度更是四位金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似乎仅仅是看他一眼,就能够让人感到呼吸急促,生出一股自卑之心。

    这等气度,也只有金丹大圆满说的过去,而道法圆融,自然会让人觉得天地灵气皆汇在他身上,虽然他表现出的只是炼气八层。

    “道友,请。”一位金丹长老率先道,是不是真的炼气期,看是否可以驾驭飞行法器便知。而筑基期若是伪装成炼气,是绝对无法瞒过金丹的。

    四位长老也知道,邀请金丹修士不可能那么简单,对方自然会深思熟虑,可就算无法拉拢他们加入自己门派,能够彼此留下一个见面交情也是不错的。

    楚无青衣袖轻轻一挥,便有云雾在脚下弥漫,顷刻之间化作一只白玉小舟,将他托起升空,而楚幽则守护在左右,其脚下竟然不是法器,而是一团业火。

    此等业火空行,几乎与元婴才能做到的虚空踏步,有异曲同工之妙,顿时让四位金丹长老心中更为震惊,当即态度更加谦和,引领着楚无青与楚幽飞走。

    剩下的大多数楚家人的目光几乎要喷火了,小世界十大门派,每个门派的核心弟子只有不超过五人,不是从小被门派培养,想要成为核心弟子太难,而楚无青却占据了这样的先机!

    一路之上,四位金丹长老纷纷说了自己门派的情况,更开出了能够开出的最好条件,却都遭到婉拒,虽然被拒绝了,非常遗憾,可四位金丹长老也知道,比起顶级的三大派,他们是竞争不过的。

    上一辈子,楚无青自然是去的顶级的三大门派,凭借可以傲视整个小世界的天水灵根资质和金丹期的随从,自然最终也弄到了核心弟子的位置。

    而男主却在十大门派之末的仙灵门,偏偏仙灵门却与小世界第一宗门清灵宗在同一条灵脉上,只不过一个在灵气最浓郁处,一个在灵脉尾巴上罢了。

    可谁能想到,小世界仙府向外界发出十八枚入门令牌后,一直不肯显露具体位置的仙府竟然在仙灵门的核心弟子居处,使得男主占据了先机,仙灵门之名果然不是凭空得来。

    这一世,无论是为了报复男主,还是为了洞府的先机他都要成为仙灵门之人。

    楚无青站在云舟之上,回忆着这一段剧情,现在的男主应该还没有上山,而仙灵门却处于危机之中。

    说是十大门派之末,可连一个金丹初期都没有的仙灵门早已不符十大门派之名,众多曾经对仙灵门附属仰望的门派虎视眈眈。

    而其中一个门派更是多次提出想要与仙灵门联姻,要娶上代金丹老祖的后人,说是联姻其实不过是想借此插手仙灵门事物,方便之后的一举吞,顺便占有以美貌闻名的苏北辞。

    苏北辞正是《一剑封仙》的第一位女主,男主上山之后对其一见钟情。

    后来,男主以极快的速度崛起于外门之中,引起了苏北辞的注意,两人互许终身,男主发誓对苏北辞永远珍之重之,生死不离,更在三年后的门派大比中夺取第一桂冠,保住了仙灵门十大门派之一的地位,两人正式结为道侣。

    “珍之重之,生死不离,”楚无青冷笑道:“临意的确一生没有违背誓言,只不过他不是只对一个女人珍之重之罢了,而是对一群女人生死不离。”

    “上辈子你抢走我未婚妻,害我名誉扫地,痛失挚爱,这辈子,我也要让你尝尝心爱的女人被抢走的滋味。”楚无青自然知道还未上山的男主身在何处,但他仍然决定还是先去仙灵门安顿好一切,好使自己处于主动的位置。

    最重要的是……他实在是期待男主对苏北辞一见钟情时,却发现苏北辞另有所爱,而那个所爱还是自己时的表情。

    光是想一想那样的画面,就能够让楚无青无限愉悦。

    上辈子,苏北辞就是个对感情极其坚贞之人,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后来临意情感上的背叛令她伤心不已,却又爱得极深无法离开,作者对苏北辞的萌点定位是,深情,爱吃醋,修罗场,以满足部分读者享受有大美女为自己争风吃醋的爱好。

    可这,却注定了苏北辞痛苦的一生,她修的本该是中上之道的斩情道,有一线成就大道的可能,但最后却为了男主结了小道金丹。

    希望这一世,苏北辞能够斩情问道吧。

    等楚无青到达山脉之时,远远就看到仙灵门山门前,似乎乌压压围着不少人。

    楚幽神识一扫后,对楚无青道:“围困仙灵门山门的是踏月宗人,似乎是在替其少主向一位名叫苏北辞的女修求亲,说是求亲其实与打上门来也没有区别了,踏月宗出动了一名金丹初期的修士。”

    而这时候,仙灵门山门腹地之中,一名白衣女子的周围,围坐着三个已经白发苍苍的筑基长老,眼中满是忧虑。

    这女子气质清冷至极,面庞却美艳异常,眉眼间更带着一股勃发英气,使得她魅力非凡,可此时眉心却凝聚着一抹苦涩,摸了摸腰间的玉佩道:“这王卓阳欺人太甚!两位师叔,我怎能因自己一人拖累整个宗门,他素来只喜欢女子,房中更有侍妾数名,若我恢复男儿身份,他自然只有放弃,把怒火转嫁在我的身上,再找不到针对宗门的借口。。”

    说出口的声音,竟然是充满磁沉的男声,透着青年的冰润之意。

    而那两位筑基老人,听到女子提起此话,竟然纷纷以头抢地,“阿辞不可,你明知道所谓求亲不过是借口罢了,拖得了一时拖得了一世吗?你忘了当年老祖临终之时为你朴算的一挂了吗?你修途有死劫,唯有金丹之前皆以女子身份行走世间,方可化解。金丹之时,更可成就逍遥自在道。到了那时,踏月宗不过是一随手可灭的霄小罢了,你在宗门才有希望,你不在,宗门只是早亡晚亡之分罢了。”

    筑基老人话音一落,就面色陡然巨变。

    只见他手中一直握着的玉简出现了裂痕,这意味着护宗大阵快要坚持不住了!

    而苏北辞的手更是狠狠拽在了腰间玄音玉佩之上,脸上一片冰封,“我意已决。”

    不可,另外一位筑基老者情急之下,竟然不顾身份直接扑在了苏北辞身上,将他死死按住,不准他取下幻化掩饰性别的玉佩法器,“苏北辞!踏月宗人破的了山门,也绝对破不了腹地大阵,只要我们还是十大门派一天,他们胆敢闯入主峰,其他九派就不得不出声。”只是这样,外宗弟子们的性命就……

    眼睁睁看着弟子被人凌/辱,宗门却无法出声庇护,只得龟缩在禁地之内,眼睁睁看着……纵使意志坚定的筑基长老都忍不住落下泪来,却仍然道:“不要争一时之气,苏北辞,你只要摘下玉佩,我和你六师叔就一起自爆在你面前。”

    ……满室之中,尽是悲呛。

    此刻山门之外,护山大阵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痕,外门弟子们都已经瑟瑟发起抖来,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被宗门放弃,满目之中尽是绝望。

    漂浮在空中的金丹修士,轻蔑道:“叫苏北辞出来接我家少主聘礼!”话音一落,又是虚空一掌击出,刹那之间便有数道黑光向着摇摇欲坠的大阵飞去,紧接着无数道光环在大阵之上爆开,最终,守护着整个山门的阵法光环,彻底破碎。

    整个仙灵门上下一片沉寂。

    金丹修士杨声大笑道:“曾经的第一宗门仙灵门的护山大阵也不过如此罢了,”话音一落看向仙灵门外峰的通天道,八千年前,这通天道上只有创派祖师,一代元婴始祖,方可在此道之上飞行,金丹者来拜,皆需漫步登梯。

    元婴,那是存在传说中的境界,那是上古修真界才有的境界。

    金丹修士一脚踏入通天道上空,“等王某走后,这条道便毁了吧。”说完就朝迈过之地一掌轰去,可以想象这金丹一掌轰下,带起的力量会将外门弟子们伤到何等地步,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外门弟子们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区区小道假丹之修,也敢破我仙灵门通天路。”一道轻蔑的声音从金丹修士身后传来。

    而那轰出的一掌,竟然没有出现惊天爆破之声,更没有出现巨石飞溅,外门弟子们慌忙睁开了眼睛。

    只见天空之上幽蓝火焰灼灼,竟然将那金丹一掌的威势化为无形,不留一丝余压泄出。

    而火焰散后,则露出两道人影。

    一道,看似炼气修为,却高飞于玉舟之上,其容貌不可窥见,可仅仅是一道模糊的身影,就让人生出无限向往之心,心潮澎湃不尽。

    一道,业火缠绕,仅仅是目光遥遥触及,就能够感受到其火焰之中的毁灭之意。

    金丹修士也恐惧地回过头,可看到楚无青只是炼气期时,心中却没有任何的轻蔑,只有深深地忌惮,你见过炼气期驾驶飞行法宝的吗?

    你见过金丹期被炼气期接近不可察觉的吗?

    你见过大道之修居于炼气期身后一射之地,俨然以其为首吗?

    “道友,此事是误会……”只是他刚刚开口。

    楚无青已经道:“没有误会,犯我仙灵门者必诛。”

    “我也是金丹之修,还是踏月宗老祖之一,你别欺人太……”甚字尚未说出,楚幽的业火已经逼近他身前,刹那之间燃烧,竟然将其血肉金丹尽数吸收,只剩下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这一番变故来得太快,外峰之中唯一一位炼气十层,操控阵法的执事长老,控制不住滚下眼泪,眼中是震撼,是敬畏。

    楚无青手隔空一挥,将头颅抛到这位长老手中道:“将此人头颅挂在山门之上。”落月宗,三个结丹,两个初期是小道伪丹,一个是小道金丹中期。

    陡然接到这头颅,执事长老猛然一震,眼中泪水竟然被他以法术烘干,眼神中除了惧怕,更有了底气与希望,一步步走到山门前,将头颅高高挂在了山门之上。

    楚无青笑道:“从此以后,这头颅就是我仙灵门护山大阵。”

    仙灵门没了护山大阵,可金丹头颅悬挂于山门之上,谁人敢闯?

    楚无青的话落在下方数千外门弟子心中,生出无限震撼膜拜,尽管他们之前从未见过楚无青,可这一刻却对楚无青的所有话深信不疑,并且产生浓浓的归属感。

    而在内峰之中,守护内峰禁制法阵的长老则赶快赶了过来,刚想开口问楚无青是谁?竟然自称仙灵门中人。

    楚无青就已经开口道:“仙灵门上代金丹老祖与我父亲有旧,曾经托付我父亲替他照看仙灵门,在此期间,楚幽以金丹修为任掌门,威慑四方,而我天水灵根则为核心弟子,在门派大比中为仙灵门荣誉而战。”说话间,楚无青手一挥,无数低阶的丹药便如漫天花雨撒下,纷纷一枚补灵丹一枚疗伤丹的落入所有弟子手中,俨然一副看顾后辈子侄的模样。

    筑基期长老微微一怔,老祖在世之时他从未听说过此事,而且老祖不过是小道之修,又哪里去结识此等人杰?何况老祖一生都志在传承仙灵门又怎么可能让人入主门派?这从未见过的修士来仙灵门究竟是何目的?

    偏偏,楚无青说出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法反驳,因为仙灵门的确需要一位金丹修士,因为这满门弟子没有人不对其认同,连飞快赶来的几位内门弟子眼中也满是狂热崇拜之色,而那位挂在山门上的金丹头颅,又何尝不是在提醒他们?

    他只得认下,与之后赶来的几位长老对望一眼道:“拜见掌门。”

    这之后,则是所有仙灵门弟子对楚无青抱拳头,“拜见大师兄。”这一声无不心悦诚,满是恭敬。

    说是大师兄,实则又与掌门何异?

    楚无青一挥手,在众位长老思考他究竟有何目的的担忧之中,与楚幽顺着通天路向着掌门大殿飞去,而众位仙灵门弟子的神色则更加激动。

    等到掌门大殿,殿门关闭之后,望着众位长老眉目间的踌躇之色,楚无青一挥手,数张长几出现在众人身前,几面之上放着茶盏,浓郁的灵茶之气从杯盖中悠悠飘出,似乎能够让人的心神都宁静下来。

    待众人喝过茶后,楚无青微微笑道:“我与苏叔家的阿辞姐姐有私密话要讲,还请大长老安排她来见我。”说话间,一枚玉佩飞到大长老手中,这玉佩之上竟然雕着一对鸾凤,精美无比,其上宝光流转可见非凡。

    楚无青继续道:“请将此物也带给苏姐姐。”

    大长老眉心一阵跳动,只觉得这手中鸾凤如烫手山芋,可偏偏他却无法反驳楚无青的话,只得将玉佩交到了苏北辞的手上。

    三盏茶后,苏北辞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