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三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第二日天光破晓之时,楚无青收好徐就早早从楚寰之居处离开。

    他刚刚一走,无数双盯着他的眼睛就将消息传播了开来。

    楚无青竟然是独自一人离开的,没有从楚寰之那里带走一名筑基高手,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随从帮手之事,拼的就是资源人脉,整个楚家又有谁拼的过楚无青?

    这一代核心弟子中,单论灵根天赋,楚无青自然是最高的,但他年纪最小,修为也才炼气八层,唯一让人警惕的就是他身后的楚寰之。

    楚寰之会派出怎样的人护持楚无青,几乎是人人关注的问题,可楚无青竟然就这样走了?

    实在是不可思议。

    楚无青回到自己居处之时,见到一大一小正在打坐,不由得眉头微微皱起,顾予竟然还没有进入到炼气期。

    虽然已经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可真的见到后,难免还是有些微的失望。

    自打进入到楚无青的房间,楚无隽的神识就一直外放,不停地巡视过楚无青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

    八尺宽的绿檀木阔边床,是小弟每日躺过的,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小弟沉沉睡在这床上时的样子,以及偶尔焦虑时的辗转反侧。腰、腿、身无一不接触。

    还有那被子,更是盖在小弟的身上,接触过小弟赤/裸的肌肤,仅仅神识扫过他就能感受到其上小弟的气息,小弟是否曾经有赤身*的包裹在里面过?

    那玄尘木的太师椅,那紫藤蒲团,更是被小弟时常坐过,与小弟……楚无隽感到鼻子里有些瘙痒,整个人的神色却越发淡定莫测。

    桌子上摆放着的茶具,是小弟的爱物,被小弟的手摸过,更被小弟用双唇含过……

    这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他都想要……除了除了身边那个令他厌恶的存在,如果这里只有自己和小弟该多好。

    楚无隽的神识纵使表现出不带任何恶意,只是在用心守护,用心观察的样子,可天生含着雷霆之威的神识却能够带给凡人几乎致命的心神影响,好似千钧鼎压下。

    顾予的额头一直冒着冷汗,从未有过哪一日,时间流逝的如此之快,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天明,四周空气中似乎有乳白色的气体将他环绕,可他一直忍耐,没有将气体吸入其中。

    而楚无隽,从半夜开始,就毫无风度地展开了冷嘲热讽,更是在楚无青的身影才刚刚出现在楚家腹地之时就已经用神识捕捉到,直到楚无青回到房间,皱起了眉头。

    看似打坐的楚无隽睁开了眼睛,关切担忧地道:“小弟,你的想法还是欠缺稳妥了,这顾予虽然灵根天赋不错,可毕竟只是个凡人,纵使有那么几分阵法天赋又能够帮的上你什么?如今,更是连炼气一层都进不了,去了小试炼只会成为你的拖累。像他这样的,都无需你开口,楚家的分宗就可以送上无数个来。我有一个好友,也是阵法之修,虽然只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却能够靠着符阵灭杀金丹,更是在多次秘境中破掉禁制,他与我是生死之交,你若需要不如带他走。”

    最重要的是这个好友是个已经有道侣的女修,还已经有三个孩子了,真是十分安全。

    楚无青呵斥道:“闭嘴,堂兄还是管好自己吧。”

    楚无青眼中的波光随着他的呵斥,集聚到了楚无隽的身上,那瞪视向楚无隽的瞳孔里,更是浅浅映出了楚无隽的影子。

    楚无隽感到脸颊有些烫,唇舌有些干燥,继续劝说道:“小弟……”

    只是他刚刚开口,空中平和的灵气就陡然紊乱起来,俨然以顾予为中心,飞快流动着,迅速抓过了楚无青的视线。

    几乎是刹那之间,顾予的身上就有灵压传出,可这样的快速吸收,使得本就几率极高的灵气暴动更是提升到了十分,很快,他本来就苍白的脸上,就出现了血清之色。

    “堂兄,”楚无青转过头,“不要废话了,快快出手。”

    有一肚子废话想要说的楚无隽:“……”可恶,这个小鬼,他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

    楚无隽上前一步,手中灵力转动,迅速运转起功法踏入顾予经脉之中,将暴走的灵气瞬间控制住,引导着灵气走向顾予的丹田之中,完成一个周天的运转。

    很快,这灵气就凝练成小小的一团灵力,虽然只是绿豆大小,却昭示着顾予正式跨入了炼气一层,成为了一名修士。

    顾予睁开眼睛,眼中有难以抑制的喜色,望向楚无青的神色中更是满满地忠诚,与不想被抛弃的小心翼翼,纵使他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修士的嘴里的话掺了无数的水分。

    面对这个修士的神识压迫和唇枪舌剑他都能够维持淡定,心神如一,可真正面对楚无青时,却所有的机智都被抛去,只剩下一种感情的本能,楚无青离他那么那么的远,他用尽全力追赶的,不过是一个背影。

    而他,绝不想有朝一日连背影都不可得见,那对他而言,无疑是永堕深渊。

    他像个成年人一样,来到楚无青身前,行下最标准的跪仪,当额头触向地面时,视线里是雪色的长靴,以及被灵气不断掀起,飘飘逸逸的下摆,“主人,顾予已踏入炼气一层。”

    明明身如燕雀,他却偏偏有着占据这个人背影的渴望,想要成为站得最近的人,然后将其他人都远远地镇压在外。

    这样的想法使得他的气质都多了一丝锋锐之气。

    这主仆相得的场面,让楚无隽内心抑郁到极致,这顾予小小一个炼气期的仆从之流,竟然也敢向他示威吗?竟然也妄想接近堂弟……竟然敢算计自己。

    楚无隽微笑着道:“恭喜堂弟,总算不需要带一个一无是处的凡人进秘境了,可就算顾予现在成为了炼气一层,但其他修士杀他比杀鸡仔还容易,难道有了危险,不是仆人护主,难道还要主人看顾随从的性命吗?堂弟,机缘事关重大,我不想你错失一切,我已经传音给好友了,她正在赶来,可与不可,看一眼再决定。”

    楚无青的事情,一旦他打定主意,纵使楚寰之也不能干涉,虽然这其中有楚寰之故意纵容宠着他的原因在,但又哪里轮得到楚无隽来多嘴,还做出此等无视楚无青意志先斩后奏之事。

    这一点,楚无隽当然知道。

    更知道,这会引来楚无青怎样的怒火。

    果然,下一刻,楚无青直接抄起桌子上的一只茶杯,朝着楚无隽砸来,“滚。”

    这茶杯之上纵使附着上了灵力,可炼气筑基天壤之隔,着茶杯落在毫无防备的楚无隽身上,也仅仅是留下一点红印罢了,这杯子顺着楚无隽的衣袖滑落到楚无隽的掌心中。

    他执起茶杯,含向楚无青含过的边缘,将杯中灵茶一饮而尽,赞叹道:“好茶,既然小弟赠杯,为兄就不打扰了。”说完之后,眼神轻轻扫过顾予,目中有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得意。

    顾予微不可察地睁大了眼睛,楚无青的房间他自然也有观察,此处是楚无青的起卧之所,而非待客之处,这白玉茶盏一共就只有两个,可以想象中当中的任意一个都是被楚无青使用过无数次的。

    楚无青的双唇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贴在茶杯的杯缘上,鲜红的舌头更是扫过白色的杯身。

    世上竟然有如此无耻之人,还是楚家的少宗主,顾予的眼神不由得也悄悄望向了另外一只茶盏,那一只楚无青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砸出去了。

    顾予的神色不由得微微一暗。

    楚无隽从善如流的滚走,并没有将楚无青的火气消掉,一个人发怒,自然希望对方害怕,或者让对方同样被激怒,可楚无隽总是这样道貌岸然的化解一切,表现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让他的每一拳都打在棉花上。

    “走,”楚无青吩咐一声,就带着顾予朝祖宅大殿而去。

    祖宅之内,楚家金丹以下核心弟子几乎已经到齐,就在众人纷纷猜测,楚无青没有从楚寰之宫殿之中带人,那么会带谁时?

    突然一道动听之极的乐声响起,这声音似琴非琴,似箫非萧,如天上之人奏出,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几乎在听到这声音的刹那,众人的眼前就浮现出了毕生所能想象到的美好景象,心神空明至极。

    而原本在道台之上闭目打坐的元婴,则突然睁开了眼睛,有惊讶一闪而过,“大道之音,是哪位道友来了我楚家,还请速速现身,让楚家好好招待贵客。”

    他神识迅速在整个楚家大宅横扫开来,并没有发现任何灵力波动,心中咯噔一下,想要向化神期的祖辈们传音之时,突然结丹的灵气漩涡出现在了楚家的边远之所。

    这边远所在荒凉至极,连下人都很少愿意踏足,灵气稀薄,被称作为流放之地。

    可在此处,竟然出现了积累至深,灵气极度浑厚之人结丹时才会出现的结丹期异象,灵气飓风。

    而就在这飓风出现的刹那,那音乐的声响也达到了极致。

    “原来是小辈悟道结丹,大好,大好。”元婴长老竟然在道台之上,大笑起来。

    这满殿的修士十分诧异,是谁结丹,竟然让堂堂元婴长老都喜形于色起来。

    只是元婴长老没有高兴过两息,这脸色就陡然变为了阴郁,“飓风灭了,失败了?”

    而这满殿仙音也陡然消失。

    直到此时此刻,众人才意识到,这天上之乐,竟然是有人悟道结丹之时发出,此人一旦结丹,必定成为绝世天骄,问仙榜提名!

    ……可惜,他失败了。

    就在众人感叹万分之时,突然一个始料未及的身影踏入到了楚家的大殿之中。

    他一身白衣走来,每一步踏出似乎都饱含着极其美妙的韵律,无数灵气甚至向着他的周身汇聚,渐渐地形成了云雾,衬托得他飘然出尘,恍若真仙降临。

    此人到底是谁?年轻的族人眼中出现迷茫,一个如此闪耀的筑基修士,怎么会在楚家籍籍无名。

    而少部份筑基之修们的脸上则出现了各种复杂的表情,使得他们的脸都有些微扭曲。

    “楚云疏,楚云疏,竟然没废吗?”一人惊呼道。

    立刻有人开口询问,“楚云疏是谁?”

    “曾经的金丹少宗序列。”

    楚家的少宗主并非只有一人,而是每一代都有一名序列,炼气筑基是一代,金丹是一代,元婴是一代,而谁先成就化神,敲响楚家主宰腹地的问道之宗,谁就有了向当代族长挑战的资格。

    挑战成功就成为楚家族长,成为安阳中界的天。

    而楚家的少族序列并不是不变的,每十年的族中大比,第一者可以挑战这一代的少宗,争夺少宗的资格。

    而楚云疏就是在三十年前的挑战赛中落败,而那一年的金丹第一,极其心狠手辣,不给对手留半点日后反击的机会,打斗之中直接击碎了楚云疏的金丹,使得楚云疏的境界跌落到了炼气大圆满。

    这样心狠手辣之举,不但没有受到责罚,反而被众多元婴长老们赞赏,认为的手段无异于非常适合一个想要开拓发展的家族。

    从天之骄子跌落凡尘,所有人都认为楚云疏今生再无筑基可能,曾经的少宗将自己放逐,再也没有人听到过他的消息。

    曾经两字道尽一切,大殿中不明就已的年轻修士们瞬间就懂,懂了之后更加惊诧,“他竟然重新筑基了,丹碎还能重新筑基?”

    “不,不是重新筑基,而是……筑基大圆满,刚刚要结丹的人就是他。”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摇头道。

    “不是结丹失败了吗?为什么他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修为也没有跌落。”

    “不,他不是结丹失败,他是强行抑制了修为的波动,将修为压在筑基与金丹的边远。你以为他到这里来做什么?他是来抢夺机缘的!”筑基后期修士说到这里几乎咬牙切齿起来。

    而一旁装作没有听到众人议论的楚无丹,第一次面色一变,这楚云疏将会成为他此次机缘的劲敌!

    “楚家本宗弟子楚云疏见过长老,”楚云疏越过众人,向着元婴长老道:“不知道我可有资格成为楚家核心弟子,参与此次机缘争夺?”

    “好好好,云疏你没有资格,谁还有资格?”元婴长老走下道台,竟然主动迎接一位筑基之修,“云疏,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能领悟完整的乐之道。楚家,这一次就靠你了。”

    对于那机缘,楚家最初只有一半把握,可现在有了横空出世的楚云疏,这机缘在元婴长老心中已成为楚家之物,以至于说出了这样的话,俨然把楚云疏看作了几乎与自己平等的位置。

    元婴长老又道:“云疏啊,此次试炼是可以带一名随从前往的,你若有人选,速速联系,我们可以等你随从,若是没有人选,我便联系老祖,为你择上一名。”

    楚云疏摇头道:“不必,谢长老美意,我不需要随从。”他语气谦虚,可出口的话却全是狂放之意,这样的话说出口,却没有人一个人生的出反驳之心。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

    元婴长老被扶了面子也不在意,只是含笑点头道:“云疏你有把握就好。”俨然宽容至极。

    看得在在座的诸位低阶修士,纷纷羡慕嫉妒不已。

    恰在此时,有人道:“楚无青来了。”

    原本被楚云疏慑住心神的众人立刻回过神来,纷纷朝大殿外望去,只见楚无青身后跟着的,俨然是一个炼气一层的孩童。

    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一个念头,楚无青疯了吗?

    而楚无丹因为楚云疏带来的阴郁,也因为楚无青的出现一扫而过。

    小世界里可没有楚家的长老在,更没有楚寰之,这楚无青果然被楚寰之给宠傻了,区区一个炼气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竟然带一个炼气一层的小儿,可笑啊,可笑,杀他根本不需费吹灰之力。

    楚无青一踏入大殿就看到众人各异的面色,只是他并没有在这些人的脸上多做停留,他的目光很快被大殿之上唯一没有看向他的人吸引。

    那人坐在大长老身侧,似乎对这满是喧嚣,充耳不闻,出离于众人之外。

    楚云疏!

    有前世之机在,此次试炼之行唯一能让他深深忌惮的只有楚云疏。

    与楚无青,楚无隽等阶段性小boss的定位不同,作者对楚云疏的定位是亦敌亦友!

    在原著之中那灵物更是楚云疏与主角临意共同发现,以楚云疏的修为完完全全可以夺取,但他极其自傲,不以外物添翼,只在乎大道本心,就将此物给了临意。最后争夺机缘,与他失败被废去双臂不同,楚云疏只是输在了血脉上。

    而从小世界出来之后,楚云疏就叛出了楚家,再一次销声匿迹,后来楚云疏再次出现,俨然成为了魔修中的尊者!

    而那场楚家的灭族之灾,楚云疏更是唯一活下来之人。

    更加可怕的是,这楚云疏实际上是一体双魂,在他之前,除了主角外,从未有过碎丹还能重修的先例,一切皆因为这楚云疏实际上是一体双魂!

    一名楚云疏,一名楚云止,这件事,楚家却无人知道。

    而楚云疏会对男主留手,却绝不会对楚家人留手,灵物争夺,与男主碰上,他会留手,若碰上的是楚家人,那必定是会废掉丹田的。

    楚无青走到众人的最前方坐下,调息打坐。

    一如上一世般,楚云疏从始至终都没把目光落向其他同辈修士,这当中,自然也包括楚无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