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二章 (已补全)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一个痛字,因为楚寰之往楚无青身体里注入法力的举动,汹涌的寒气不停漫上楚无青的咽喉口腔,导致喘息阵阵,眼角更是如桃花眼般泛起膘。

    心神受到蛊惑,灵气越来越汹涌,楚无青的身体越来越胀,似乎快要承受不住。

    楚寰之施展法力的手指微微一缓。

    刹那之间爆体之感袭来,“好胀啊,快、快要受不了了。”声音中不自觉地带上了细细抽泣。

    楚寰之唇角微微勾起,整个人越发高深莫测,竟有几分宝相庄严之感,浑身气质更为透彻,只是那点在楚无青头顶的手指却缓缓下滑,一点点移过饱满的额头,又落在悬挂着水汽泪珠的睫毛上,好似在描绘五官的轮廓。

    楚无青挺立的鼻翼之上也挂上了细密的水珠,将皮肤衬托地更加白皙透彻,似乎只需要轻轻地含上一口,哪怕仅仅是半息的唇舌触碰都会在这柔嫩之上留下红痕。

    楚寰之手指收回,指尖之上是一滴晶莹的水渍,夹杂着楚无青泪的味道,他神色暗了暗,送至唇边,将这滴从楚无青睫毛间采来的露水,细细品尝,半响之后发出一声压抑地叹息:“青青。”这一声青青与过去纯粹的亲昵不同,饱含了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楚寰之另一只手的手指则迅速顺着楚无青的几道大穴游走,最终落到丹田之处,一道白光从指间迸射而出,无数衙的符文在其中闪现,依稀间有天地之气不断涌入,将汹涌的灵气迅速炼成灵力。

    楚无青丹田之中的白团迅速壮大,当楚寰之收回手指之时,浑身传出的气息俨然已是炼气十层!

    楚无青神智霎时回笼,炼气期的每一层看似只是一层之增,实则差距极大,体内灵力几乎是曾倍上翻,所以很多四五灵根之人才会终身困在炼气五层之下。

    经脉扩张,浑身的血肉更加凝练,那种强大之感,让楚无青眼前一亮,等眨眼时发现睫毛上有许多水珠落下,不由得诧异,这种黏糊糊的感觉不像是泉水雾气,倒像是泪水了。

    这醍醐灌顶,强行增加修为之法虽然疼痛,但还不至于难以忍受,*之苦他素来不觉得有什么,上辈子难得的几次落泪都是因为修为尽废,众人背叛,而真正地哭泣也唯有被当众退婚,失去挚爱之时。

    “无青,好了就赶快打坐巩固修为,”楚寰之面色一凝,“尽快适应。”

    看来,应当是父亲对他做了什么,让他顺从身体的需求做了些纾解,楚无青心中不由觉得有几分无奈,可更多的却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温暖。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被亲人处处关心,事事在意的可贵。

    楚无青唇角微扬,他有上辈子的修行经历,道心稳固,至少金丹期以下不会出现任何修为不稳的事情,当即摇头道:“不用,我现在就可以起来,修为没有任何问题。”说话间,站起身,被打湿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水珠顺着脊背滑落,又从裤间滚出,溅入泉中,迈出灵泉之时,脚背脚腕上都是水珠流下的湿痕。

    “爹爹,法器和那名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啦?”楚无青问道。

    楚寰之轻轻一个法决,楚无青全身上下就立刻干透,只是那一双雪色的双足□□在外,却越发的显眼。

    尤其这大殿之上,地板乃是琉璃玉石铺就,几乎能够映射出人的影子,每一步踏在上方,都呈现出一种勾动人心的美。

    “先把鞋穿上,”楚寰之无奈道,“让下人看见如何是好?”手轻轻一挥,一双有灵力波动的法靴就穿在了楚无青的身上,浑身上下又是最初那般严丝合缝的样子。

    一只双层宝塔状的法器也随之飞向楚无青。

    “此塔名曰洞虚玲珑塔,里面自成一片天地,五行循环不熄,可将修士放入其中,非炼虚以上不可察觉。”楚寰之说话之间,轻轻击了击掌。

    十息之后,就有一名身形修长的青年进入到殿中,这青年上身没穿任何衣物,赤/裸着强健的肌肉,浑身上下有幽蓝火焰环绕,散发出极其危险的气息。

    因为他的进入,连空气之中都多了火息之气。

    青年屈跪倒楚无青的跟前,低着头,毕恭毕敬道:“属下高冉,修业火之道。”

    业火之道?!

    这可是上上大道之一,上一世自己带入小世界的死士并非此人,而是一位修中流之道的中年修士,能有此等天资之人又怎么会愿意为人奴仆,生死听人掌控。

    而且掌控的对象还是一位炼气期。

    楚无青淡淡道:“抬起头来。”

    暴露在楚无青眼前的是一张剑眉星目却被狰狞刀疤横过鼻梁的极具侵略性的脸,就像草原之上,总是负伤无数,却仍然傲视群雄的头狼!

    铁骨不折。

    偏偏这样的人物,他上辈子却从未见过。

    这只有唯一一种可能,那就是此人出现在他死后,且极具潜力,有着几乎媲美主角的升级速度,才能在后文成为主角的打脸对象,或者衬托对象。

    “父亲,你是从哪里得到他的?”楚无青没有理会,开口问道。

    楚寰之淡淡道:“在界战场上抓来。”

    界战场,淡淡的三个字却仿佛有血腥气扑面而来,修真界面繁多,自然不可能各个界面都维持和平,为了资源,为了原修行界环境突变后的生存可能,为了占领一个秘境,甚至仅仅是纯粹为了满足侵略*而发动的战争并不少见。

    难怪此人的面孔上会有这样一道疤痕,更浑身业火缠身,甚至得证业火大道,这样的道直指道之本心,甚至直指大乘!

    可此人无论今后有怎样的造诣,会成为怎样的枭雄,掀起怎样的风云,都注定成为过去了……他只会成为他的奴仆,为他所掌控。

    无论他到底是真的被逼无奈抓到这里,还是……根本另有所谋,所图甚大,他都会被楚寰之镇压,数百年内都只能听自己驱使。

    而数百年后的事情?又与他楚无青何干。

    少年细长白皙的手指挑上青年的下颌,居高临下的视觉,将青年全身上下都巡扫无余,半响之后,低声笑道:“既然成了我楚无青的人,那就应当忘记前程往事,从今天起,你改姓为楚。”

    少年的身体瞬间低了下来,逼近青年的脸庞,吐息几乎喷到青年的脸上,眉眼张扬,“赐名为幽,取业火幽幽之意。”顿了顿,又是一声浅笑,“怎么样,喜欢吗?”

    青年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似乎对自己奴仆死士的身份认识极深,指腹之间磨砺出粗茧的修长手指执起少年下摆的袍角轻轻一吻,眼中有火焰在腾腾燃烧,“谢主上赐名,属下很喜欢。”

    “楚幽,”楚寰之的声音淡淡传来,没有加持一丝修士的威压,却令青年的手臂陡然下垂,整个人都收起了烈焰的锋芒,“退下。”

    青年不得不站起身,只是他的身体才刚刚腾起,就被一只白皙的手按在肩膀上,深深按下。

    “爹爹,他是我的人。”楚无青道,他原本就性格霸道,经历了上一世的重重背叛,更是对自己的事物充满了占有欲,这种占有欲,哪怕是父亲楚寰之也不能改变分毫。

    “收。”心神一动,楚无青就将楚幽收进了玲珑塔中。

    “青青,”楚寰之无奈道,虽说无奈,却伸手摸了摸楚无青的头,双眼之中满是纵容,“你明日就要离开,今晚就在这歇下吧。”

    “好。”

    试炼即将开始的前夜,整个楚家并不平静,有人紧张,有人期待,有人信心十足,也有人……

    楚家某处本家洞府内。

    “不就是收了些贿赂,给予人便利吗?楚家掌权之人又有哪个是清清白白,不为私利的。可笑!”中年金丹男子的眼中满是狠戾,“为了一个炼气期的小辈,剥夺我的一切职务,罚掉我十年修炼资源,还让我对一个小辈道歉,楚寰之真以为在这楚家,在这安阳界就能只手遮天了吗?”

    “父亲,你那日不是自己辞去职务的?”青年惊诧道。

    中年男子的眼中有哀叹一闪而过,“你懂什么,我不自主请罪,表现出后悔莫及的样子,就不仅仅是丢掉职务这么简单了。甚至,可能你核心弟子的身份都会被剥夺。无丹,我们这脉,我楚家刑罚堂长老的身份失去,你其他几位堂叔的势力也被连根拔起,族中地位一落千丈,咱们这一脉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小世界中人蛇混杂,此次变故没有了元婴长老坐镇,你找机会将楚无青暗中除掉。”

    名为楚无丹的青年更加诧异,“可是……父亲,你不怕族长知道吗?”

    中年男子一阵冷笑,“小世界中人蛇混杂,你们不仅要与互相竞争,更要与小世界之人竞争,他区区炼气八层的修为,连筑基都不是,可以杀他的人太多了。以他这幅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性格,很难不得罪惹怒比他修为高太多的修士,只要不做在明处让其他楚家人看到,谁会知道是你除去了他。而且机缘之争,人人都有嫌疑,若是你最终无法争夺机缘,就将他身死的原因,嫁祸在夺走机缘之人的身上。”

    “父亲放心,此次机缘我有八层以上把握,”楚无丹肃然受教:“我已经摸到了金丹道意,一直隐藏是为了下次少宗序列之争。没想到,此次机缘竟然出了这等变故,合该是我扬名之时。”

    中年男子眼中精光闪烁,“不愧是吾儿,竟然已经摸到了金丹道意的门栏,等你夺得机缘,再夺走楚无隽的少宗序列之位,哪怕有朝一日楚寰之知道了是你杀死楚无青他也无可奈何,自有老祖保你。”顿了顿拿出一粒丹药道:“我和你堂叔倾尽所有财产,以高阶传送阵去大世界雇下筑基榜排行前一百的杀手,有此杀手助你事半功倍。此丹表面是补充灵力的高阶丹药,实际上是一枚蛊丹,为父明日会将此丹赐予该杀手,让他服下,他就只能听你差遣,若是暴露,就让此杀手自爆,以自爆之威杀死楚无青。”

    楚无丹唇角微微扬起,眼中满是睥睨之色,舔了舔唇角道:“如此美人,被爆成一滩血肉,实在可惜。天水灵根是顶阶修炼资质,也同样是顶阶炉鼎资质,若是暴露,我便擒拿下他炼做炉鼎采补,等采补够,再送予其他楚家人,想必他们很乐意分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