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楚家腹地核心,祖宅之下,无限深处,正在打坐的楚无隽睁开了眼睛。

    手中的符箓显示着来源,“小弟?”他声音中涌现出一丝难以抑制地惊喜,楚无青竟然会主动传讯给他。

    可打开符箓,收听完传音之后,这份惊喜之中又增添了无数复杂的情绪,“小弟找了随从,还是一个未修炼过的凡人。”

    “只是一个凡人罢了,我根本无需在意,”楚无隽长眉不动,可眼中却有寒芒乍起,“话虽如此,但一想到有一个人可以陪在小弟身边三年,时时刻刻可以看到小弟的样貌,听到小弟的声音,我就感到难受,说不定还可以触碰到小弟的私密之物……”

    楚无隽的手指轻轻按在心脏之处,眼中寒意更浓,“我总有一种此人身上会发生什么意外之事的预感。”明明,只是一个掀不起丁点风浪的微末之流罢了。

    楚无隽收功起身,随着他的站起,身下墨莲台消失。

    在楚无隽十步之远处,重重仙荷之中,正卧着一个男子,墨发随意披散,遮住了他大半面孔,但隐隐露出的轮廓便可见稀世俊朗,微微扬起的唇角,如仙洒脱,如魔狂妄。

    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丁点修仙者的气息,可不需任何威压,他仅仅躺在那里,就足以让万物臣服。

    三天以来,这个男子从未醒过,指点楚无隽的只是他闭关之前留在外的一丝神识印记。

    可仅仅是这一丝神识印记,就足以灭杀化神期

    此人正是楚家当代老祖,整个安阳中界唯一的炼虚后期。

    “师尊,弟子暂时离开一下。”楚无隽没有任何犹豫,禀告一声后不待男子回答就立刻以传送阵离开了地底秘府。

    从始至终,这男子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身形也一动不动,直到楚无隽到达楚无青的居处之后,才有一道虚影从男子身上脱离,呵呵地笑道:“有些意思。”

    楚无隽用神识扫扫过顾予,心里的警惕更浓了,在顾予要起身与他见礼时,淡淡道:“不必。”

    这话语淡漠至极,纵使不用上修为法力,对凡人来说仍然如雷霆之音。

    见顾予面色不变,他高深莫测地在一旁坐下,少宗的气度何等高华,如雪峰巍巍,从始至终都不曾俯瞰过山脚下的蝼蚁,“你只有一次机会,在明日之前跨入炼气期,可以成为小弟的随从。若是不能,会有无数人替代你,你从哪里来,自有人把你送回哪里去。”顿了顿,声音中总算带上了一丝凡尘气,“楚家,就当做一场梦吧。”

    此时此刻,楚无青已到达楚寰之洞府之外,历代族长的居处,三重天宫。

    楚无青的脚才刚刚踏上宫门外的白玉云桥,就有一股狂风从宫殿之中传来,瞬间将他包裹,无视重重禁制,拽着他到了楚寰之跟前。

    落地之时,风散的太快,以至于楚无青脚步不稳,几乎是扑进了楚寰之的怀中,这实在是太不庄重了,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一道有力的胳膊横在了腰间。

    “爹爹?”他诧异地抬起头,就看见楚寰之眼睛中自己狼狈的倒影。

    因为狂风的缘故,他原本规整的发髻变得散乱,几缕发丝贴在额角,更因为后来的动作,连穿得严密的外袍都拉扯开少许,银发蜿蜒进内衫里。

    “青青,别动,”楚寰之叹了口气,声音中是毫不掩饰的关爱,似乎还带着一丝儿行千里父担忧的悲伤,“让爹抱抱你,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我父子之间无需这么多礼数。”

    让爹爹抱抱你。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落在楚无青心中,却激起他万千情绪,前世今生种种在眼前交替,脑海中又浮现起父亲自爆时的画面,只觉得眼前的戮剑真君是那么的不真切。

    让他再顾不得这俗世中的礼数,只想如同凡尘中的孝一般承欢膝下,享受这片刻的天伦之乐。

    少年的眼角带着微微的湿意,将素来的冷漠高傲尽数冲淡,恍若一头小兽一般在祈求着庇护,却又透出一股难言的妩媚,好像万千的春波都醉入到了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

    只需一眼就能让人沉醉在其中,无法拔出,让人不由得遐想,当少年真正哭出来时,该是怎样的风景。

    楚寰之目光缓缓地从楚无青脸上移开,落到了那细白纤长的脖颈间,因为埋头的动作,发丝尽皆下滑,衣领微敞,将那喉间精致小巧的凸起暴露,这凸起随着主人的呼吸起起伏伏,仿佛正在邀人含弄品尝一般。

    楚寰之横在楚无青腰间的手臂更加用力,几乎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想要将手指握在这纤细柔韧的腰间,细细感受这包裹在重重法衣之下的鲜活的*,入手必定是暖玉生温。

    那双抄杀戮之剑,掌世间生死的化神真君之手,却在此时此刻,在距离少年腰迹不到半寸之隔的时候,如同凡人般微微颤抖起来,似乎不被心神所控。

    但最终他修长的手指只是落在了楚无青的腰带之上,在腰带之间来不动声色的来回摩擦,随着他的动作,少年的衣领的开口被一点点拉大,渐渐剥落出内里的单衣,透过单衣可见其下一片雪色,和那引人舔吻的纤弱锁骨。

    楚寰之呼吸一滞,那双耀如日月看透世间万物的眼睛里,此时只剩下一片深黑,黑到好似恒星陨落后的黑洞,要彻底吞噬掉他目光中的事物。

    “青青。”楚寰之的声音淡漠至极,可这两字咬在舌尖,却似有千斤重般,牵起他所有情绪。

    楚无青不答应,只是如同小时候一般,用额头脸颊在青年宽厚坚实的胸膛上蹭了蹭,蹭得楚寰之的仙衣之上满是褶皱,带起一种难耐的摩擦,一点点瘙痒进心底。

    似乎那层足以阻挡炼虚全力一击的仙衣,也被少年蹭得如冰封的心一般化了开来,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脸颊上细腻的肌肤……

    “青青,不许这样撒娇,抬起头。”楚寰之冰冷的声音中染上了一丝暖意,微微笑道:“为父此次出门除了弄到上次提及的法宝外,还得到了一瓶千年寒玉髓。”

    本就是楚寰之说要像小时候一样抱抱他,才会触动他的情绪,忍不住神思随着情绪而走,做出为了满足楚寰之的舐犊之情的撒娇举动起来。

    楚寰之却不领情,竟然反过来说他不要如此了,楚无青素来骄纵,尤其在楚寰之面前,更是不会去掩饰一丁点情绪。

    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只会宠他,爱护他,将他宠得无法无天,是树,是山,是他的世界,为他遮风挡雨,更为他奉上一切。

    父爱无私。

    这种在楚寰之面前忍不住骄傲放纵的感觉,纵使重活一世也无法改变,因为一切都已经应在了他的骨血里。

    “爹!”楚无青如楚寰之所言一般抬起头,却朝着自己的父亲不满地瞪了一眼。

    他眼角里的湿意尚未彻底散去,这往日里的冷傲威严,被湿气一滤,变成了波光流转,活色生香。

    楚寰之脖梗间的喉结动了动,虚虚搭在楚无青腰带上的手指,陡然转为握住,另一只手轻轻一挥,这大殿之中就霎时间出现了一汤灵泉。

    楚寰之一边将玉髓倒入泉水之中,一边缓缓道,“将此玉髓滴入灵液之中,辅助以灌顶之法,可以将你修为提升到炼气十层,并且不会有任何其他隐患。此次机缘太过危险,各方天才齐聚,筑基高手众多,纵使有重重保障,你才炼气八层的修为还是太过薄弱,我始终无法放心。”

    话毕,玉髓已经悉数融入灵泉之中,刹那之间泉水之上便蒸腾起了阵阵白雾。

    白雾扑面而来,仅仅是雾气就让楚无青感到精神一震,丹田之中的灵力竟然开始自行运转,虽然速度极慢。

    下一刻,楚无青就被楚寰之抱入了灵泉之中。

    泉水瞬间淹没了头顶,无数灵压从四面八方朝他压来,慌乱之间气息几乎断绝。

    “闭眼,打坐。”楚寰之陡然从头顶传来,威严冰冷,立刻稳住了楚无青的心神。

    楚无青赶紧闭眼打坐,随即感到楚寰之的手指落到了他的头顶之上,一股股奇异之力从楚寰之指间传出,流转至他全身,轻而易举将汹涌奔走的灵力尽皆梳拢,导入他的丹田之中。

    少年的衣衫被泉水彻底湿透,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腰身的形状,挣扎间露出的素白中衣也被泉水打的半透明,隐约露出其下的肌肤。

    冰冷的泉水不停地拍打在少年的身上,使得他胸前柔软的两处渐渐变硬,紧紧贴在其胸膛上的衣衫,微微隆起一点弧度,嫣红若隐若现。

    楚寰之的声音更加威严冷厉,高高在上若从九天之上传来,不泄露一丝情绪,“接下来,为父会为你拓宽经脉,这个过程会很痛。”

    随着楚寰之的话语,泉内灵压陡然增大数十倍,冰寒之息疯狂涌入楚无青体内,几乎就要将他经脉血肉撑爆,痛楚使得他玉白的肌肤上浮现出阵阵膘。

    楚寰之手指在楚无青身上,从头到脚连点数下,元力顺势而出,刹那间在楚无青身体中化作无数光点,将他的经脉从外包裹住,不受一丝伤害。

    但双重压迫之下,疼痛更甚,仿佛浑身上下都被打碎之后重新锻造过一般,楚无青额头之上冒出细密的汗渍,但却紧紧咬住牙关,不曾发出过一声痛呼。

    蒸腾的水雾悬挂在他睫毛之上,好似泪珠一般。

    楚寰之眼中的浓黑被疼惜冲淡,几乎克制不住想要把楚无青搂壮中的冲动,想要舔掉少年睫毛上的泪水,细细宽慰,可施法不能中断,且仙途艰险,大道难求,这点疼痛与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雏鹰,终须在悬崖之上放开,才可高飞。

    而有他护持,楚无青只会滕云直上。哪怕过程险恶,却绝不会有性命之危。

    “青青,疼就叫出来。”楚寰之的声音陡然温和下来,带着无边的暖意,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抚摸过少年圆润小巧的耳垂,雪色的脖颈,阵阵暖流从他掌心中传出,向着下丹田而去,“别怕,在爹爹面前叫不丢人。”

    少年冰冷的身体陡然接触到这样柔和的暖意,微微一颤,胸脯随之起伏不停,可嘴唇却抿得更紧,不泄露一丝痛楚。

    楚寰之压低了声音,浑厚的磁沉透出难言的诱惑;“爹爹想听,叫给爹爹听好不好。”

    真君之言,言出法随,这含了一丝天道规则的声音传入楚无青耳中,落进楚无青识海里,他被蛊惑般睁开了眼睛,眼中水雾迷蒙,潋滟生波。

    “爹爹,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