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 第十章 (已补全)

时间:2018-05-17作者:糖心汤圆

    ,!

    大长老倏然睁大了眼睛。

    顾予不懂?顾予当然不懂!

    在顾家没有任何人交给顾予修真相关的知识,甚至没有人将顾予当人过,顾予怎么可能知道。

    地灵根,地灵根啊,虽然比起天灵根差的太远,可是筑基轻而易举,金丹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元婴,说不定他们顾家可以重回楚天城。

    区区南城的局势,区区南城的城主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这一切都被他毁了,这一切都被他们捧在手上的所谓希望给毁掉了!

    大长老张大了嘴巴,可却说不出一句话,他怎么,怎么说的出口,顾予是绝世天才,光是想一想就感觉到心在绞痛,痛到了灵魂里。

    他自以为做出了对顾家最好的决定,自以为顾家可以在他手上起复……可实际上却是顾家最大的罪人!

    他根本不敢回想一丁点那些过往,这些人对顾予做过的事情,还有自己等人的漠视。

    “大长老,您怎么不说话了?”顾予脸上的腼腆更重,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将大长老逼到了极致。

    身为一个修士,竟然被逼到了墙角……最后却不得不亲口说出:“你很好……天,天纵,之姿。”这样一句话说出之后,顾家大长老似乎老了十岁一般,整个人的身上都呈现出一股末日灰败的迹象,哪还有一丁点往日里的高高在上。

    顾家的其他人围观着这一切,却无法开口阻止,顾予的天资实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在这个以天赋为绝对论的修真界,顾予将会达到他们一生无法想象的高度,高山仰止。

    顾家族长的心在砰砰地跳着,每一下都是惊惧,每一下都是噩梦,感觉后背都渗出了冷汗来……顾予,顾予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一定会把他曾经做过的一切十倍还到他的身上,不如,不如趁现在将顾予杀掉!

    “族长。”顾予的声音突然出现,那么小那么软看起来那么弱的一个小不点竟然将族长下了一跳。

    “感谢您这些年的厚待,”顾予抬起头,露出最最真挚的笑容,“小侄没齿难忘。”

    这诚意满满的一句话落在族长的耳中,却恍若催命符一般,现在的顾予不杀他,来日也必定杀他,哪怕顾予现在还没开始修炼,但以顾予的天资超越他三十六年的努力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唯有离开顾家,天涯海角的逃窜!

    甚至,顾予可能成为他的心魔,让他活在只能眼睁睁看着顾予越来越强的恐惧中,自己剩余的生命时间越来越少的惊惶中,导致修为无法再近一步,最后沦为真的完完全全任顾予宰割,连逃也没法逃!

    必须现在就杀了他!

    族长的脸上挂起了和蔼的笑容,看着顾予就像看一个喜爱的后辈,伸出手想要摸顾予的头……

    族长的手上没有任何灵力的加持,看起来是如此的无害,无害到以至于跟来的几个顾家少年都觉得族长是真的改变了态度,眉眼之中都是慈祥与欣慰……想要换取顾予的回头。

    族长想要做什么,楚无青自然知道,他没有动,任由族长的手一点点伸向了顾予的天灵盖,顾予,想做什么,他更知道。

    果然,就在族长的指尖距离顾予只剩下一寸之近时,尚在气息奄奄的大长老突然暴起,一道法光瞬间刺穿了族长的手掌。

    刹那间,鲜血就溅到了顾予的脸上。

    “顾长林,你敢!”一阵风吹过,大长老就到了顾予身前,一抹储物袋,一条鞭形法器飞出,“捆。”

    长鞭将顾家族长牢牢捆住。

    “顾予,过去是我们有眼无珠,一切都错在我们,”大长老高声道:“不敢请求你原谅,但是请你想一想顾家,想一想你父亲为顾家付出的一切!想一想你身上的嫡系血脉,顾家的历代先祖的牌位都在看着你!复兴顾家,是你的梦想,是你历代先祖的梦想!”

    “你可以报复,我允许你报复!你想怎么处置顾长林都可以,至于其他族人,只要给他们留下条性命就可,其他的,你做什么我都不管。”

    “现在,我舍下我这条老脸,抛弃顾家大长老的尊严,恳求你,渴求你当顾家的族长,”顾家长老望着顾予,弯下了腰,“如今的顾家虽然弱小,但是却愿意拿出所有的资源去支持你的修炼,我和你的族叔们愿意拿出这把老骨头去拼命,为你争取更多。顾予啊,顾予,你是顾家的嫡系血脉,怎么能够成为别人坐下的奴仆,怎么能够忘记祖先的光荣。以你的天赋,纵使是大门派都会对你重视,直接成为内门弟子,根本无需依附,未来甚至有机会在楚天城争到一席之地。楚天城,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那是一个生活在南城中的人无法想象的世界!”

    大长老越说越激动,见顾予不出声,不由觉得顾予的念头已经松弛,只需要再加一把劲就可以将顾予的执念撬开。

    他一双睿智的眼睛转动着看向了楚无青,为了顾家他可以不畏惧任何人,为了顾家纵使得罪这样一个外人又有什么,只要顾家有顾予就有一切,继续道:“相反,其他人却能够靠着你成为筑基高手,获得无法想象的地位,甚至有朝一日跟随你进入到楚天城中。顾家,纵使曾经再对不起你,但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会为了你拼尽一切。”

    说完,深深地看着顾予。

    楚无青的目光犹如施舍一般,落到了大长老的脸上,在大长老将心提到嗓,惊惶数息后,又移了开来,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掏出一张手帕,对顾予道:“擦了,真脏。”

    洁白无瑕的手帕被握在素色手里,陷在纤长的指间,似乎也沾染上了一丁点手主人的气息。

    顾予接过之时,微微红了耳朵,极力克制才没有让手颤抖失态,他执着方巾的一角,缓慢地擦拭着脸上的血渍,似乎这样就能让那道偷来的气息在脸上停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顾予的沉默,却带给了大长老巨大的压力,他本来就是急中生智后的强词夺理,希望以自己的果断手腕,镇住顾予。

    弃卒保车。

    他修行至今,八十余年,见过多少风风雨雨,却从未有哪一个的压力大过现在。

    “好一个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大长老今日此举与当日决定我任由顾长林随意屈辱我时有何区别?”顾予轻轻笑道:“顾家嫡系历代先祖为了顾家拼尽一切时,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的后辈会活得连狗都不如,每一晚入睡之时都要担心明天是否还能睁开眼吧?”

    “大长老,不知道你每次进入顾家祠堂之时,有没有感觉到无数双眼睛才看着你?”顾予的声音轻轻的,飘忽不定,好像是从异界传来,明明他是笑着,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当他转头看向那几位顾家少年之时。

    这几个原本高高在上俯视顾予,把顾予视作蝼蚁玩物的顾家少年,此时此刻感到了巨大的惊惶无措。

    “有用之时加诸膝,无用之时堕深渊。我想问问在座的诸位,你们谁对家族的贡献大得过我父亲,我祖父,我脉先辈,你们谁的地位又高得过嫡系的历代族长?我尚且如此,你们的后代,或者你们发生意外时会如何?”

    顾予的一句句话犹如重锤,敲向顾家人的心间,敲向他们最最担忧的存在,最切身的利益,哪怕明知道顾予此言是为了乱了顾家,内心深处却无法不去随着顾予所言的去想。

    这就是阳谋。

    “顾、顾……”予,大长老想要反驳,却根本组织不出反驳的话来,他错了吗?他真的错了吗?他的错不仅仅是有眼无珠,连他这些年来实行的一切规则都是错的?

    大长老脑海之中充满了轰鸣之声,被逼到溃散边缘的神智艰难地支撑着身体,让他几乎想要闭眼昏厥过去,可是他不能……他一闭上眼睛,出现的就是顾家历代先祖的牌位。

    仅仅几句话,顾予就让顾家的心散了,一个历代传承的家族,心散了,魂也就丢了,再难有一丁点起色。

    今后的顾家……纵使在这小小的南城,也只会是一盘散沙!

    顾予不再看顾家人一眼,一步步走到楚无青跟前,单膝跪下,用最虔诚地姿态仰望道:“主上,走吗?”那是他的神明啊,怎能受一丁点他人言语的轻慢,“不要抛弃小予。”

    看了一出好戏的楚无青心满意足,奖励似的摸了摸顾予的头,“暂时不会……”在顾予神色亮起来的瞬间,道:“至于以后,看你的表现。”

    话毕,楚无青不再在此地耽搁时间,当即清风一卷,带着顾予破空而去。

    “飞行法器,筑基期?!”楚家的一位长老不敢置信地尖叫出声。

    炼气之修,并没有彻底脱离凡俗,无法使用飞行法器等,只有筑基期对的修士,才能真正逍遥于天地。

    那位带走顾予的仙师,竟然是筑基期修士,原来之前都是在掩藏修为吗?

    得罪炼气修士或许还不足以令顾家产生太大的恐惧,但得罪筑基修士,却足以令他们感到绝望!

    大长老于恍惚中惊醒,“筑基期?”那位修士看起来最多不超过十六岁。

    十六岁的筑基期,光是想一想就能够让他感到呼吸都困难,能够十六岁筑基者,必定是变异灵根的修士!而且其身后必定有无法想象的庞大势力,作为依靠,为其提供大量的修炼资源,方可达成。

    想到自己之前的言论,大长老就感到一阵阵铁腥味涌上喉咙,这哪里是对方靠着顾予,分明是顾予就此一步登天!

    一口黑血喷出,大长老彻底昏迷过去。

    **************************************************

    楚无青带着顾予回到楚家之时,已经是三天准备的最后一日。

    出于私心,楚无青并不想顾予跟楚家接触,更不想顾予成为楚家的弟子,而是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的班底幕僚。

    符阵一途,楚无青虽然只知道皮毛,但是身为化神修士的独子,他有着普通修士难以想象的可以调动的资源,甚至还可以从楚寰之那里拿来复刻有上古杀阵的玉简来给顾予研究。

    原文男主当年与顾予相遇之时,正被楚家追杀逃窜,身上自然没有什么有用的阵法书籍,让顾予学习的不过是市面里流通的几本基础阵法入门。只是这简简单单的阵法入门,都可以让顾予自学成才,并且创造出一套连环法阵,那阵法的厉害之处使得不少阵法大师都为之赞叹,纷纷以为是什么失传的上古法阵。

    如今自己倾力培养,顾予的成就必定更胜前世,想必也能更早的成为符阵宗师,他最后又能达到哪种地步?楚无青很是期待。用男主的小弟对付男主,只是想一想那样的画面,楚无青就感到心情愉悦。

    但是,比起这一切,现在的顾予更需要的是产生气感,踏入修士之门。

    楚无青带着顾予回到自己居处后,立刻拿出九九八十一枚下品灵石,摆出低阶聚灵阵。

    核心弟子居处原本就灵气浓郁,现在聚灵阵一聚,更是让灵气浓郁到了极致,几乎将他的衣袖袍角都鼓动起来。

    连没有产生气感的顾予,都在这一瞬间感到有无数天地之气贯穿全身,心神空明。

    “打坐。”楚无青手掌一翻,掌心中出现一只玉色小瓶,“这是一瓶高阶引灵丹,可以助你感应到空中灵气,将灵气引向丹田,打开修行之路。”

    顾予立刻服下丹药,盘起腿来。

    纵使有丹药阵法辅助,一个凡人想要在短时间内感应到灵气,并将其成功炼化仍然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一个不慎就可能将好不容易感应到的灵气放走,甚至有可能因为控制不住灵气,让□□的灵气在身体内流窜,导致经脉受损。一旦受损,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甚至很多人因此留下心理阴影,再也无法引起入体。

    半天时间从凡人成为修士,哪怕对于悟性极高的单灵根来说,时间都非常吃紧。

    但小世界内变故太多,楚无青不得不去赌。

    恰在此时,楚寰之的传音到了,“无青,速来我洞府。”

    楚无青眼中一亮,“爹终于回来了。”

    以楚无青现在的修为,顾予哪怕出现灵气乱窜的情况,楚无青也没有办法,能够止住这种情况至少也得是筑基期。

    楚无隽素来喜欢跟他装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在这种事情上来表现出自己的能力与大度,过去,他拒绝楚无隽的所有帮助,不想让楚无隽的奸计得逞,可现在他很乐意利用楚无隽的这一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有楚无隽在还可以带着顾予感受一遍修士的灵力是如何流转全身,从而把顾予成功的几率性提升到八层以上。

    楚无青当即传音道:“堂兄,我带回来了一个双灵根的随从,他现在正在我屋里感受气感,我要去父亲处,还请你来替我护法,让他在明天之前进入炼气一层。”
小说推荐